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方便面存在的意义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便利面存在的意义

    没错,就是便利面是也,原来世界最普及,最便利,制作起来也不算很难的快捷食品之一。

    固然虽不是很难,其实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只是相对维拉丝这样的厨艺高手而言,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不可,要捣鼓出炸面饼,要调配出配料包,看起来没什么复杂的工艺,可是想要做好吃,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初我和维拉丝两个,加上还有莎拉和三无公主从旁协助,连续不竭的试验,也整整弄了好几天,才做出了让自己满意的面饼和配料,所以这块面饼里面,以及配料包,是倾注了我们的大量努力和诚意,这一点都不夸张。

    没有回应观众的惊讶声,甚至连本该在这种时候上来询问的主持人菲妮,似乎都被新奇的事物所吸引,瞪大眼睛,仿若有一双好奇的猫耳在脑袋两侧高高竖起,一抖一抖。

    “好嘞,看我的。”

    迅速取出准备好的三个大海碗,放入面饼,两手飞快划动,一包包配料均匀的洒在上面,然后加上热水,迅速盖上,一眨眼之间,三个大海碗就整齐并列的摆在台上。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跨越五秒钟,哼哼,看来,即使过了九年,我的宝刀依旧未老,看着这一幕,我发出嗤嗤的满意笑声。

    原来世界,一包袋装便利面从撕开到撒好配料包,这个过程要是跨越八秒钟,都欠好意思自己是宅男,桶装更是得控制在五秒钟以内。

    虽然仔细想想的话,就算做到了也完全没什么好满意的就是了……

    稍微等上个三四分钟吧,虽然规定是三分钟,不过观众和评审员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大概控制在这个时间段附近就行了。

    合上双眼,双手环抱,闭目养神的算着时间流逝,台下的观众也在不竭窃窃私语,在讨论着这个三分钟的可能性。

    如果只是煮个面条,实现准备好开水的话,或者是炒个鸡蛋什么的,简直,三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可是台上的那位长老大人,他的举动以及准备,却似乎不在所有人的预料之内,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三分钟的时间,对怀着一颗好奇心期待的人来,似乎变得格外漫长,千呼万盼,终于,台上的长老大人睁开了一直紧闭的眼睛,上前一步。

    这一刻,竟然是让大部分的观众,气息都微微一窒,目光紧紧盯着三个并列排放的大海碗,都想尽快一睹里面开水泡着的,那块四四方方,像是干面条一样的工具,究竟酿成什么样子了。

    “两位评审员大人,我的参赛作品,已经准备好了。”

    微微一笑,我将碗口上的盖子一一掀开,蒸腾的水汽立刻迫不及待的冒了出来,陪伴而出的,是阵阵宜人的面香味道。

    光是选择制作面粉的原材料,就花了我和维拉丝很多心思,这股浓郁的手工面香味……果然是要比原来世界那些冷冰冰的机械打磨出来的面粉,要浓郁很多。

    连二十八名选手,都被这股陌生的香味所吸引,纷繁围了过来,看着大碗里面,在浓汤概况一层清油的覆盖反射之中,而显得如同金子一样闪烁美丽的卷曲面条,张大嘴巴。

    台下的观众更是心痒痒的,恨不得也能和其他选手一样,凑上来瞧一瞧。

    两位评审员大人,请测验考试吧,泡太久的话反而会影响口感味道。

    我将两大碗便利面条,摆到阿尔托莉雅和阿卡拉面前。

    “吴亲自给我们下的厨,这可不多见,光是这一点恐怕就要加分了。”阿卡拉笑呵呵的和阿尔托莉雅讥讽了一句。

    “那我们两个就不客气了。”

    拾起旁边的筷子,夹起面条,送入口中,呼噜呼噜的吸了起来。

    这样吃了一口之后,两人又端起大碗,喝了一口汤,然后放下筷子。

    什么,就只有这样吗?

    看到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的动作,观众不由的倍感失望。

    就只是吃了一口面,喝了一口汤罢了,和里肯的死亡炸鸡腿,汉斯的死亡大汉堡,让两人全吃了下去,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神诞日里,总是能带给大家新奇的节目表演,让所有人都度过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鲜欢乐的节日,这位已经被许多人开怀的称号之为奇迹的凡长老,他的点子终于失灵了吗?

    台下诡异的恬静一片,数万观众似乎都不肯意相信,而屏吸期待着两位评审员的开口,不定,奇迹就是从这里开始。

    “这臭子做的,该不会有毒吧……”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天堂的酒吧里拐了一个弯到回来的老酒鬼,捧着最后一个碗,呼噜噜的吸了起来,吃了一口,嘀咕一句。

    “味道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完以后,就三两口将面条扒光,再一个豪迈的巨鲸长吞,仰起脖子将里面的面汤也统统灌入了肚子里面。

    不止是阿卡拉大长老和阿尔托女王陛下,连这酒鬼的反应都那么平淡吗?

    台下的观众已经有点绝望了,原本还期望着反应最大的卡夏,能有什么惊人之举,这样看来,不是完全比不上之前的里肯和汉斯,一个返婴,一个死亡的巨大反应吗?

    换言之,在味道方面,也有着这样巨大的不同吧。

    “吴,这碗面……事先尝过了吗?”阿卡拉慢吞吞的擦着嘴角,不慌不忙问道。

    “吃过。”

    “那么认为,和里肯的死亡炸鸡腿,以及汉斯的生命大汉堡相比,味道方面,能比得上吗?”以评审员的目光,阿卡拉这样直接切入,言辞尖锐的问道。

    “虽然没有尝过,可是我认为,在味道上,完全无法相比。”我依然大声回答道。

    这句话落音,台下的观众真是一片失望叹声,完全断了最后一丝希望,看,连长老大人本人,都已经认可了味道方面无法和里肯汉斯的作品相比较了。

    “是吗?”

    阿卡拉微微一笑,将手帕轻轻放下,突然将那双眯着的眼睛睁开。

    “那么,我再问三个问题。”

    “第一,这面的本钱如何?”阿卡拉比出第一个手指。

    “如所见,一块干面,一些最寻常的调料蔬菜调配成的调料包,仅此罢了。”

    “第二,制作体例是否简单?”

    “简单,只要知道了制作体例,普通的主妇也能轻易做出。”我依然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最后一个,认为这种食物,能够获得大家的喜欢吗?”

    “我认为可以,虽然大家喜好的口味各有不合,可是,想必两位评审员大人也能看出来,这种食品,只要稍微改变一下调料包里的调料蔬菜组合,就能转变出各种不合的味道,甚至面饼自己,也能制造出各种口感的面条,而改变这一切的体例很是简单,普通主妇就算在自家的厨房里,也能自由调配,创作发现出适合家人的口味。”

    没错,就连量产以后的包装袋封面图案,我都已经想好了。

    由卡洛斯来担负形象代言人,画面是从一个俯角的角度看到的卡洛斯,一手捏着筷子咬在口中,另外一只手将泡好的,上面摆着各种丰富奢华配菜的汤面,高高举起,突出放大显现在画面之中,而卡洛斯则是热泪满盈的样子。

    他台词是:我以后终于不消煮面条了!!

    听到这一切,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对视一眼,微笑的互相点了颔首,似乎内心之中,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谜底。

    “好的喵,虽然呈现了一点的意外喵,不过最后一名选手的作品,也经过了评审员大人们的品尝喵,下面,就让我们掌声有请阿卡拉大长老公布最后的角逐结果喵!!”

    见两个评审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菲妮慌忙反应,回过头,微笑的向着场下观众娇声宣布道。

    “那么,就让我这个老婆子,继续刚才的宣布吧。”

    阿卡拉先是笑眯眯的扫了台下一眼,再次回过头,目光在后面一排二十九名选手身上,逐一看过,没停留在一名选手是身上,城市让大家心中的紧张感升级,瞪大了双眼,生怕在自己

    一眨眼之间,阿卡拉的目光,就会停留在某个选手身上。

    “我宣布,联盟第一届厨神大赛的角逐优胜者是——”

    “故意拉高着声音,最后,阿卡拉的笑容,停留在上面的其中一名选手上。

    “我们年轻的联盟英雄——德鲁伊吴凡!!”

    “哦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所有的观众,还是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庆祝着这场让人窒息的激烈角逐角逐,终于降生了最后的胜利者。

    其中,表示最惊讶的就是里肯和汉斯,固然,还有他们的家族,似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一个个板滞着面孔,宛若死人一样。

    “等等,阿卡拉大长老,阿尔托女王陛下。”

    迟疑了片刻,体内的厨师之魂,还是让两人鼓起勇气,站了出来叫停。

    而这时候,,恍如大家早就猜到他们会站出来抗议,台下的欢呼声也十分派合的完全停下,恬静下来,让里肯和汉斯的声音能够传到所人耳中。

    “两位评审员大人,我并不是想质疑们的决定,只是,能否告诉我们原因,告诉我们,我们究竟输在了哪里。”

    定了定神,里肯憋足一口气道,汉斯则是朝我投过来一记抱愧目光,这个胜负的判决,无论如何他们都想知道自己到底输在了什么处所。

    “也好,我就解释一下吧,免得大家以为我和阿尔托偏私。”

    阿卡拉笑呵呵的道,简直,对优胜者某联盟长老来,眼前这两个评审员,一个是对他寄以厚望的尊长,一个是他的妻子,寻常人就算产生这种想法也不出奇。

    “岂敢。”

    汉斯和里肯慌忙应道,就连台下观众也是一片支持声,没有人相信他们的精神支柱阿卡拉大长老,以及第一眼望去,就能看出其强烈的人格,宛如散发着纯粹无暇的金色光芒的阿尔托莉雅女王陛下,会做出偏私这种事情。

    我,怎么就没有一个人相信一下我的能力,给我露出一点“以凡长老的能力,就算打败里肯和汉斯两个也层见迭出”这样的目光?

    站在后面,看到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获得的一片欢呼声,我的心情有些微妙,难道是因为最近节操卖多了致使公众威信度直线下降?话我身上有威信度这种工具吗?

    好吧,们赢了。

    两位评审员的目光又交流了一记,然后又是由阿卡拉站出来,似乎要代表白,整场角逐,阿尔托莉雅很是完全的,从头到尾都在打酱油。

    “里肯,汉斯,们两人的作品很是超卓,纯以味道而言,场上所有的选手都不及们二人。可是……”

    “阿卡拉突然指着高高挂着的联盟第一届厨神大赛的牌匾。

    “可是,这次厨神角逐比的是,是最超卓的一道菜,而不是最美味的一道菜,们知道这两者的区别吗?”

    里肯和汉斯一愣,摇了摇头,又点了点,不知道是不是懂了点什么。

    “们认为,一个厨师最大的成绩是什么?是做出最美味的菜色吗?”

    阿卡拉接着问道,这句话让两人陷入了缄默之中。

    “虽然不知道们两个人是怎么想,可是在我,以及阿尔托女王看来,一个厨师,一道菜色,最能让吃下去的人感到幸福,才算是成功。”

    “不,等等,阿卡拉大长老,难道我们的作品,无法让吃下去的人感到幸福吗?”里肯和汉斯连忙问道。

    “我可没有那么。”

    阿卡拉温和一笑,轻轻压着双手,让两人冷静下来,继续道。

    “只是,能够让人幸福的菜色,其实不一定要美味,打个比较极真个例子,一个灵魂被折磨着的人,或许一盘毒药,对他来,就是最让他幸福的一道菜。”

    着,阿卡拉咳嗽几声:“话题有点开了,总而言之,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和阿尔托女王的评分标准,那就是——谁的作品,能够让其他人获得更多的幸福。”

    回过头,那双泛白的双眼,紧紧盯着陷入寻思,似乎觉悟到了什么的汉斯和里肯二人身上。

    “我认可,们两个的作品,简直美味之极,能够让一个人获得最大限量的幸福和满足,可是,我问们和刚才问过吴的几个同样问题,们的作品,制作是否简单,材料陈本如何?给们一天的时间,们究竟能做几多?”

    汉斯和里肯,以及台下他的族人,都一阵哑口。

    “我猜,掌握这两道菜色的人,不会很多吧,制作体例,也不会那么简单,而们,仅剩不多的两个掌握了制作体例的人,也不克不及扔失落冒险者的身份,全心投入去做,那么我再问问,们一天能做几多,能让几多人感到幸福?”

    阿卡拉的神色,略微严肃的扫了两人一眼。

    “不竭研究,立异,做出更加美味的食物,诚然这是厨师们的梦想,可是,如果因为这个梦想,而忽略了厨师的天职,只是一味追寻更加高超的技巧,那么,就和迷失了自我,一味着想要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却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开始自己为什么想要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忘记了那些原本对自己十分重要,想要变强,去呵护的人,这样冒险者一样。”

    “为什么我会判定吴是优胜者呢?大家还记得我问过他的那三个问题吗?”

    阿卡拉一脸认真的继续道。

    “简单的制作体例,低廉的本钱,有助于普及,并且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这种食物的保存时间,只要包装适当的话,应该不会少于半年。”

    着,阿卡拉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我点了颔首,肯定了她的估算。

    “那么这种食物,不单能大量供给平民食用,作为冒险者在历练中的干粮取代品,甚至能够在关键时刻,作为紧急的物资补给。”

    “大量的需求,会创作发现大量的财富,而制作上的低门槛,可以让更多家庭拮据的人介入进来,分享这笔财富,过上温饱的日子。”

    一口气完,阿卡拉深深呼吸了一口,扫了整个台上台下一眼,微笑道。

    “现在,还有人质疑这次的优胜者吗?”

    整个赛场,都被阿卡拉刚才一番讲话给镇住了,谁也没想到,一块这样的面饼上面,竟然包含着如此重要的意义。

    这大概就是普通人和领导者之间的最大差距。

    落针可闻的宁静之中,稀稀疏疏的掌声逐渐响起,最后酿成了一片掌声的海洋,就连里肯和汉斯,以及他们的家族,也都羞愧的低下了头,竭诚的给予掌声喝彩。

    自此,对优胜者的最后一点质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后来我才觉察到,这时候的自己,思想是何等的天真乐观和纯真,完全忘记了准悲剧帝光环在体内随时待命,伺机发威。

    一个月后,由联盟开设的便利面制造工坊正式投入使用,阿卡拉亲自提名,将生产出来的第一包丝凡便利面珍藏起来。

    丝凡妹呀!!!我要康哔傅!!!

    好吧,厨神大赛终于结束了,神诞日还剩下最后一天,敬请期待某凡的歌声吧……

    求推荐,求,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