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阿琉斯的野望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阿琉斯的野望

    解开了昨天的疑惑之后,我心情大畅,和蒂亚不约而同的哈哈畅怀大笑起来。

    “喵?”

    旁边的菲妮看着这一幕,发挥着她作为伪娘的敏锐第六感,不解的歪起了头。

    好奇怪的感觉喵,总觉得蒂亚姐和表哥……看起来似乎互相释了疑的会心笑容,却完全处于一个不同的世界喵。

    菲妮张张嘴,刚想冲口而出点什么,却在瞬间身体窜过了一道凉飕飕的寒意。

    又是弱动物一样的敏锐第六感,提醒了她,要是随便乱话,会死的很惨也不定。

    那股凉意的矛头,指着的方向,正是对面发出那灿烂阳光,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笑容的蒂亚。

    好……好可怕,虽然不清楚是为什么,但是总觉得蒂亚姐好可怕。

    一时之间,菲妮被自己的第六感吓得魂不附体,颤颤地抱着头畏缩起来,如同一只在电闪雷鸣暴雨黑夜中躲在树洞里不断害怕打颤的松鼠。

    至于她的第六感所提示的信息,究竟只是一股错觉,还是真有其事,就只有天才晓得,或者菲妮亲身尝试过之后才知道,无论其他人信不信,总之,菲妮是信了。

    “菲妮,怎么了?”

    和蒂亚重新找回以前相处的感觉,正为此而高兴着,不经意回过头,却发现菲妮似猫见老鼠一样躲在一旁远远的颤颤发抖,眼睛乱转,就是不敢看向蒂亚。

    “身体不舒服吗?”善良的蒂亚,也露出担心神色。

    “呜呜~~”

    菲妮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真是的,难得蒂亚那么关心,就表达清楚点行不?

    “一定是着凉了。”

    蒂亚娇憨的双手抱胸,嗯嗯点着头,一副孩子装医生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我也是,的时候,因为睡觉的时候喜欢张开嘴巴,所以很容易着凉。”

    “咦?张嘴睡觉会着凉?”

    我似乎又学到新的知识了,因为没有打呼噜的习惯,完全不知道竟然有这回事。

    “我想是的,爷爷是这样告诉我的。”蒂亚轻轻点着食指。

    我:“……”

    多好的女孩呀,明明是那么为老不尊的爷爷,却倒现在还如此相信对方,以前一定是吃过不少的苦头吧。

    “真的不要紧吗?”

    见菲妮拼命摇着头,泪眼汪汪的都快哭出来了,蒂亚不放心的又问了一边。

    “呜呜~~喵呜呜~~”

    躲避着蒂亚的目光,菲妮像是狼穴里的兔子一样,不断后退畏缩。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勉强,不过,要是觉得难受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哦,我这里可是有赫拉迪克族秘制,专门治疗这种病的药膳哦。”

    蒂亚背着手,指了指身后台上放着的诸多食材,冲菲妮露出一个大大的,阳光灿烂美丽纯洁的笑容。

    点头,点头,菲妮拼命的点头,后退着,和蒂亚已经拉开十米以上的距离。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算了,不用管她,偶尔是会莫名其妙的犯傻。”

    我温柔地摸着蒂亚的头,以示对她热心善良的夸奖,让她不用再担心菲妮,让这伪娘自生自灭去。

    不过,以菲妮的悲剧帝光环,大难险那几乎是天天都在上演,却出奇的安然活到了现在,可以看出,她不但有着悲剧光环,同时也是不死强的属性,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刻避凶趋吉,真不知道该她是倒霉好,还幸运好。

    “,时间不多了,抓紧时间采访最后一个吧,蒂亚,我先走了,这边也要努力,快点完成,可别让大家久等。”

    看看周围的比赛,我皱起眉头,朝蒂亚摇了摇手。

    “好的,没问题,看我的吧,凡凡,等会比赛结束以后要一起玩哦。”

    蒂亚蹦蹦跳跳的笑着朝我挥舞双手,真是个长不大的丫头这赫拉迪克公主,不过看到这副样子,却让我松了一口气,这才对头,现在的她,才是平时的她。

    莞尔一笑,我带着迫不及待跟上我身边,十分明显地摆出一副想要尽可能远离蒂亚的举止神态,如此莫名其妙的菲妮,走向另外一名神秘选手。

    这名神秘选手……怎么好呢?越是靠近,越是能让我产生一股“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的冲动。

    当然,我要是将这个“大斧”,换成物品栏里的对某某某神器卷纸筒,想必大家多少都已经能猜出对方的身份了吧。

    “咳咳,好的,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让我们来看看最后这名神秘选手的庐山真面目,以及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虽然很想掏出卷纸筒直接拍下去,但是身体里面的主持人之魂,却在阻止着我做出这种破坏节目气氛的举动。

    翻了翻手中的名册,我很快就找到了这名神秘选手的神秘名字。

    超神秘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让我看看,这位神秘选手的名字叫……”

    目光落到名字上面,我原本带着好奇的表情,突然一僵,就像掀开盖子,满心期待里面摆着的是一盘美食结果却是一条咬人的加拉鳄。

    “这……这名选手的……的名字叫……叫……”

    结结巴巴的,就好像强迫着自己将脑袋伸入鳄鱼的嘴巴里,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咬牙切齿,每一个都仿佛从牙缝里恶狠狠的挤出来道。

    “吴非凡。”

    非凡哥这是肿么了非凡哥!!!

    “咦……咦咦咦!!!”

    伪娘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觉得在什么地方有点不妥的样子,轻咦了一声,然后才发出尖叫。

    “表……表哥喵,难道是的兄弟喵?”

    第一个反应果然是这样,菲妮惊声疑问道。

    “是妹!!”的冲口而出。

    “难道是……是我的表妹喵?也就是……是表哥的妹妹喵?”结果这句话被菲妮神理解了。

    总而言之……我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行,得赶快解开误会才行,不然还不知道要被传成什么样子呢。

    “看来,我们这名选手又是用了假名,呃……还蛮……蛮奇特的名字,好了,让我们采访一下,看看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名选手。”

    我露出大大的灿烂笑容,将扩音器伸了上去。

    “请一口气用五个字来段自我介绍吧。”

    “我叫阿琉哈呜~~”

    我:“……”

    菲妮:“……”

    阿琉斯:“……”

    “观众们大概都没听清楚,再来一遍。”

    “我叫阿琉哈呜呜~~”

    “什么?”

    “我叫阿琉哈呜呜呜~~”

    “真可惜,就差一点点了,再来一次吧。”

    “表……表哥喵,这样欺负人似乎不大好喵~~”

    就连不明真相的菲妮,眼看着对方已经泪眼汪汪的捂着发疼舌头,话都变得含糊不清了,对于我这种肆意的作弄行为,她也看不过去了。

    似乎吸了一口气,这腐女不屈不挠的再次出声。

    “我叫汉娜。”

    哦哦,原来竟然还有这招。

    我对这腐女的脑筋急转弯能力表示万分惊奇,有两个名字就是方便。

    “看来我们这名神秘选手的身份已经揭晓了。”

    随着阿琉斯轻轻将头上的帽子掀开,台下的观众又是惊呼一声,尤其是男性,那震惊的目光,有多惊艳,就由多惊艳。

    反差太大了,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畏缩胆怯,娇气无比,看上起似乎不怎么起眼的家伙,竟然是一个有着火红色美丽长发,巧精致美丽,神色冰冷,仿佛万众瞩目的明星般光彩夺目,浑身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刺人气势的冰山美女。

    掀开帽子的前后,气质截然相反,如果不是就在自己的眼前发生这一幕,台下的数万观众绝对会以为刚才带着宽大帽子,将自己紧紧包裹在黑色之中的胆怯怕生娇黑影,已经被偷偷置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过,观众里面肯定也有不少认识阿琉斯的人,乃至是她的家人。

    露了个脸之后,阿琉斯又在一大片惋惜的叹声之中,迅速戴上帽子,将她那耀眼的长发和容貌遮盖起来,重新变成那个气质如同大门不出的深度宅女一样的她。

    “好了,原来是汉娜选手,遮盖名字有点耳熟,难道那另外一边的汉斯选手有什么关系?”

    我故作不知的问道,而以台下观众的八卦程度,相信很快,汉娜就是汉斯的妹妹这个消息,就会为大家所知。

    “好了,汉娜选手,有什么想的话吗?”

    我再次将扩音器伸到阿琉斯前面。

    “……”

    “……”

    沉默了一阵……

    “搞毛!”

    然后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数万名观众为之绝倒。

    这笨蛋,还真就与世隔绝的只会我教她那几句了吗?

    我也不禁泪流满面,这该是宅到什么程度,才能宅出如此性格。

    “咳咳,那个……汉娜选手,有什么想对观众一吗?”

    僵硬着笑容,我试图挽救点什么,拜托了阿琉斯,给我句大家好,大家好就行了,这真的不难我以爷爷的名义发誓!!!

    “……”又是沉默了一会后……

    “是好人。”

    斗篷帽子里面的双唇微颤,发出似从久未吐言的人口中发出的生硬呆滞的问候。

    好吧,我姑且将其当做是问候,明明有一副清脆悦耳动人的好嗓子,却不会多加利用,这腐女究竟得有多暴敛天物,心上帝将变成大海里的泡沫。

    “咳……咳咳咳,好,感谢汉娜选手带给我们如此个性的招呼,接下来让我们和这位选手聊一聊,冒昧的请问一下,汉娜选手,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比赛,目标是什么,想到夺得这次比赛的冠军吗?”

    这个问题,与其是采访,倒不如我的疑问。

    这腐女没事跑来参加什么比赛,她可不是擅长于出现在这种众目睽睽场合的人。

    摇头,摇头,流露出动物一样气质的阿琉斯,努力的摇着头。

    “不是为了冠军吗?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能和大家吗?”

    在厨具之间来回忙碌着的阿琉斯,首次微微的抬起头,目光落到对面,争得热火朝天的汉斯和里肯身上。

    刚才的采访,明明已经通过魔法扩音器,响彻了整个赛场,但是汉斯的样子,却是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妹妹也出现在了这里般,可见他现在的精神是多么集中,完全已经忘记了其他一切,只一心想着打败延续了数千年的宿敌。

    看到这一幕,那双被阴影笼罩着的明媚大眼睛,闪过了一丝担忧,以及决心。

    然后,阿琉斯严肃的,一点一点的坚决道。

    “我想要……打败……汉斯……和里肯。”

    “哦!!真是了不起,这位汉娜选手竟然是怀着如此巨大的目标而来,想要将两位最具冠军相的汉斯和里肯选手打败。”

    在观众的一片哗然之中,我惊叫起来。

    其中,只有极少数几个人,包括我在内,知道阿琉斯内心的真正想法。

    阿琉斯……应该是早就知道了,或者猜测,这场史无前例的厨艺比赛,会让自己的哥哥以及里肯爆发,而陷入一种对胜利,对荣誉的盲目状态,所以才抱着如此巨大的决心,站在这里,想要打败这两个人,让他们彻底清醒过来。

    看来,似乎是我给大家,给阿琉斯添麻烦了,没想到这场比赛会让汉斯和里肯如此痴狂,如果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搞什么厨神大赛。

    “抱歉,阿琉斯,给添麻烦了。”

    不顾那些明里暗里又在高喊万恶的后宫男又要伸出魔手的家伙,我伸出大手,隔着斗篷帽子在阿琉斯的脑袋上轻轻抚摸起来。

    “不是老师……的错……是汉斯……大笨蛋……”

    阿琉斯轻轻摇着头,如同发出呼噜呼噜声的舒服猫咪一样,微微仰起下巴,享受着我的大手轻揉。

    “要好好加油哦,我绝对支持。”

    此刻的我,内心暖和无比,只想对阿琉斯用尽自己的温柔,希望能转化成为她的力量。

    目光不经意落到她正在捣鼓的砧板上,这股温柔,立刻变成了无语。

    该……该怎么呢?阿琉斯,虽然的想法很好,但是人,总是会有擅长的事情和不擅长的事情。

    看着眼前被切成大一块,一块,宛如河边随处可见的石头一样,大不一,菱角分明的南瓜块。

    最坑爹的是,连皮都没有削!!

    再返回头,看看汉斯那边,和他那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刀工和厨艺比较一下,脑海之中顿时回想起在原来世界看过的一个笑话。

    话有一个农夫,看到邻居家将他的两个儿子的名字,分别取为红和红b。

    农夫顿时觉得这个方法不错,简单,容记,于是将他的第一个儿子取名为沙,两年后,他的第二个儿子出世了……

    好吧,我承认这个故事是自己胡乱杜撰的,其实也不用的那么远,就拿眼前的人来吧,比如……高露洁姐妹。

    妹妹完全继承了骑士之道,并且恪守着侍女本分,正直,诚实,勤劳,但是她的姐姐却以卖节操为乐。

    传颂之物还在上传,估计明天就能传完,到时候统一一起发链接,评论里某位童鞋的对,一人一个帖子太乱了,七也不好分辨,所以顶置了一个邮箱账号贴,大家都把自己的账号发到里面去吧,这样七也比较方便整理。

    :虽然点娘傲娇,把邮箱数字串什么的都屏蔽了,邮箱账号不好发,但是七想以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点娘什么的,是绝对阻止不了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