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出击!日式……乳猪王!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出击!日式……乳猪王!

    看来这两个家伙是动真格的了,要代表自己家族数千年流传下来的餐馆,在这个斗味场……哦不,是联盟第一届厨神大赛里一较高下,比比谁才是第一。

    一时之间,整个赛场弥漫上了一股悠久古老的比赛气息,仿佛千年的怨念以及期盼都积聚于此,不断膨胀发酵,酝酿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沉重气息。

    观众是乐得见到比赛如此激烈,才更有看头,不过作为那两个家伙的朋友,我真心觉得,这个第一还是不要决出来的好,至少不要哪出那么认真的气势,仿佛一个输掉,就是将祖祖辈辈的份给一起输了,这种背负太沉重了,哪怕冒险者的心志,都输不起。

    咳咳,总而言之,让我们期待黑马的出现吧。

    撇下开始熊熊燃烧着黑焰的上校和教主二人的快餐店之斗,我将目光转到其他地方。

    要说最近的话,现在当然是离丽莎阿姨的厨房最近,没看见刚才菲妮踉跄几步,就扑到了她的厨台砧板上,差点就要酿出惨案,变成一道美味可口的菲妮布丁吗?

    不过,刚刚采访完里肯和汉斯,比赛的气氛因为两人将家族责任感代入,而倍感压抑,这种时候还是来点让人轻松的采访,缓和一下气氛比较好。

    握着菜刀的丽莎阿姨,肯定不会是一个轻松的好选择。

    我看看……找谁好呢?卡丽娜大姐?虽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卡丽娜大姐确实是个温和开朗美丽的御姐,但作为主持人,老是偏向自己的熟人似乎不大好吧。

    所以我的目光再次转了一个角度,最后落到大概四点钟方向的某个散发出一脸和善气息,具有着草原上独有的淳朴和豁朗气质,一看就知道是在罗格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大妈身上。

    “大妈你好。”

    走到面前,首先,我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打了一声招呼。

    “啊……咦,长长长……长老大人您好诶。”

    大妈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上电视,对于我的突然出现,显得局促不安,连忙停下手中的活以后,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紧张地一个劲傻笑。

    “听大妈的口音,似乎是凯德村的人吧。”

    为了缓和大妈的紧张感,我开始尝试着曲线救国,先拉拉家常。

    “诶,是滴,长老大人真厉害,一猜就着,我就是凯德村的人诶。”大妈露出佩服和荣幸的笑脸。

    我:“……”

    这也不是特别厉害的事情吧,在营地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多多少少都能听出一些村落的独特口音,我只不过是恰好知道罢了,看来果然是长老光环的效应啊。

    “咳咳,凯德村人啊,凯德村可是个好地方。”

    轻咳几声,我继续套近乎的说道。

    “是诶,虽然不敢说是罗格草原的第一村,可是我们村滴人啊,一个个都是顶呱呱诶。”

    果然,我这样一说,大妈的表情立刻舒缓了不少,带着无比自豪的微微仰头说道。

    “看来我们的这位大妈选手,很喜欢自己的家乡呢喵~~~”

    菲妮朝台下,俏皮可爱的轻摇了摇纤细手指,那纯天然的伪娘萌属性,刹那间就萌杀了一大帮人,似乎有越来越多人往菲妮粉丝团那边凑了。

    “能代表这样一个让自己自豪的村子,站在比赛台上,想必大妈的厨艺应该非常出色吧。”

    话题一转,我不着痕迹的回到了正题上。

    “啊呵呵,也……也不没有长老大人您说的那么夸张诶。”大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是脸上的自豪表情却没有褪去。

    “不过说到在凯德村滴话,那到不是我自夸,长老大人您看看我这手诶。”

    说着,大妈将一双手伸出来,亮在我面前,这是一双极其常见的劳动妇女的双手,指甲干燥歪曲,掌心粗糙,而又有力,手指上面长了不少的老茧。

    “能给我们说说大妈你这双手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左看右看,我都没看出什么不同的地方,不由疑惑问道。

    “不得了,这可是太阳之手诶。”

    自豪而又害羞的,大妈一字一句的,仿佛其中蕴含着什么天大秘密般,微微压低下巴,凑上来一分,郑重有力的告诉我。

    “太……太阳之手?”

    虽然原因不同,但我和菲妮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教练,版权问题真的大丈夫?

    “表……表哥喵,虽然不大明白,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喵~~”

    菲妮拉了拉我的衣袖,紧张兮兮的说道,看着大妈的眼神,也变得肃然起敬起来。

    就仿佛,突然知道了眼前的貌似普通,其貌不扬的猪肉佬,就是传说中的国产凌凌漆一样。

    “能给我们说说这双太……这个名字有什么来头吗?”顿了顿,我决定还是将名字含糊过去,尽量减少一分侵权的危险。

    “这双太阳之手诶,就是想太阳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太哔之手的影响,大妈的声音和表情,在我们眼中都突然变得比前一刻深沉和沧桑了许多,仿佛是藏着无数故事的隐姓埋名的女人。

    “太阳是啥,对我们来说,太阳就是生命,有太阳,我们滴庄稼才能生长,我们养滴鸡鸭,才能活下来,我们才能看到光明。”

    大妈有板有眼的板着指头给我们说道,最后来了一句陈词。

    “所以说,长老大人,太阳,就是生命诶。”

    “原……原来如此。”

    刹那间,我也被镇住了,感觉眼前这位大妈十分的不简单,按照她这个说法,她这双手,那……那岂不就是生命之手,可以掌控着别人的生死光明?

    “好……好厉害喵,难怪表哥要说自古高手在民间喵~~~”

    菲妮就更别说了,小脸上的震惊和仰望洋溢于外,两腿都哆嗦起来了。

    不……虽然字面上是可以这么理解,但是眼前这位大妈明显已经完全超出高手的范畴了,我在心里暗暗反驳了一句。

    “大妈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咕噜的吞咽了一声,小心翼翼,怀着虔诚的心态问道,接着意识到什么,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这也没啥大不了滴。”

    对于我的肃然神色,大妈似乎颇感不好意思,一脸腼腆的整理着头上戴的粉色发箍,两根像蟋蟀一样高高翘起的发丝一抖一抖,然后朝我们咧开嘴巴,露出草原女子特有的清爽笑容。

    “我啊,以前是帮村里的猪接种接生滴。”

    我:“……”

    菲妮:“……”

    “这……这位大妈选手还真有文采,太阳之手,真是个好名字,哈~~啊哈哈~~”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我在心里,已经将帝国大厦怒倒倒了一百遍。

    坑爹啊这是!!!

    “表哥,喵呜呜~~”

    大起大落的菲妮,则是直接像被淋湿的小猫一样,垂头丧气的悲鸣着,若是头上有一副猫耳,现在也肯定是顺着两侧,软绵绵无力的垂贴下去吧。

    “也没什么特别诶。”

    笑容特淳朴的大妈,显然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情绪,继续腼腆的摆弄着自己的发箍,说道。

    “只不过是因为做了大半辈子,比其他人熟练一些诶,所以大家都管我起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话?”

    十分害羞的大妈,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跟我们说了一句。

    “摸谁谁怀孕,瞪谁谁流产。”

    我:“……”

    菲妮:“……”

    “真……真是十分不得了的比喻,哈~~啊哈哈~~”续帝国大厦之后,五角大楼再次被我踏平了一百次。

    “好了,让我们来看看,今天大妈要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菜色,能给观众们说说吗?”

    为了避免继续在这个太阳之手的话题上面纠缠下去,我连忙转移话题,并将魔法扩音器摆到大妈面前。

    “这个……这个……诶……”

    第一次见识到如此高魔法的玩意,大妈显得不知所措,死死盯着眼前的扩音器,似乎完全搞不懂,这黑不溜丢的东西,咋就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诶?

    “我……我今天……今天要给……给做的是……是凯德式烤乳猪。”

    好一会儿,大妈才结结巴巴的这样说道,那副坐立不安,左盼右顾的样子,让台下的观众一阵好笑。

    “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材料吗?”

    “是……是滴诶,主要就是这个,刚刚一个月大的猪崽子诶。”大妈指着盆里已经处理干净的一条小猪,局促说道。

    “给猪接种接生,然后擅长用猪崽子作为材料吗?大妈还真是……杀伐果断的人啊。”

    就常理而言,自己亲手接生出来的幼小生命,都会觉得特别有意义吧。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微汗,突然觉得,这个平凡的大妈,或许还真有那么点不平凡,要是年轻时代能够成为冒险者的话,说不定现在也是搅起一片腥风血雨的大人物。”这道菜的菜名……凯德式烤乳猪,是以大妈的村子而命名吗?难道说里面有什么历史故事?”

    作为一个主持人,就是要在这种时候,发掘这些让大家感兴趣的题材。

    “是诶,的确是有那么点……”

    当我这个问题问出的时候,很明显的,大妈的瞳孔一缩,然后微微眯起,仰望着天空,浑身散发出一股这里面故事大大的有的气息。

    “这个凯德式乳猪滴名字,其实是第一次出现,是我擅自命名滴诶。”

    “喵喵喵,大妈就是创始人喵?”

    菲妮又露出那么一点小崇拜的目光,我说你这小伪娘,太容易被带入气氛之中了吧喂!

    “为什么会以自己的村子命名,能和我们说说里面的故事吗?”白了菲妮一眼,我继续问道。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不过,这是我滴梦想诶。”

    大妈有点难为情,但却又十分认真严肃的看着我们,看着观众。

    “大家都知道,我滴工作是给猪接种接生,在这份工作中,我逐渐意识到一件事情诶。”

    顿了顿,在我们好奇的目光中,她继续缓而有力,表情严肃说道。

    “那就是,为什么在我周围滴地方,有伊格里斯烤乳猪,有扎玛尼烤乳猪,有法兰奇烤乳猪,却唯独没有凯德烤乳猪呢?”

    你接个生关烤乳猪个屁事呀!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吧!是狼外婆吗?就那么想将那些自己赋予的生命放到上烤架吗!!!

    我在心里怒吼着,重重的掀飞一百张茶桌。

    而且这样真的没关系吗?已经严重侵权了吧,我似乎已经听到了警笛声了,无论是谁,快点给我住手吧混蛋!!!

    “所以,我滴梦想就是创造属于自己村子滴烤乳猪,凯德式烤乳猪诶。”一扫前面的腼腆,大妈气势满满的朝我们比出四个指头,大声宣布。

    “今天就让大家看看,凯德式烤乳猪四号,连马也爱吃的烤乳猪诶!!”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非得强迫马吃这种东西不可,但是一般说来,马爱吃的肉,人未必……不,应该说绝对不会符合人的胃口吧……

    我已经懒得去解释版权问题了,只希望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去一趟时空管理局,捎上一瓶丽莎阿姨特制的果酱,给苦逼上帝探探监什么的。

    “好……好了,我们的大妈选手给大家带来了非常精彩的发言,让我们用掌声鼓励她,祝她的凯德式烤乳猪能够顺利诞生吧。”

    虽然我一点都不看好眼前这只被大妈磨研出的青草汁,抹成油绿诡异颜色的生猪,能烤成如何好吃的烤乳猪。

    结束了对大妈的采访之后,我感觉无比虚脱。

    虽然采访的氛围很快乐,将刚才里肯和汉斯带来的压抑气氛冲淡了不少,但是……怎么形如这种无力感好呢?

    心里总感觉好像少了一点什么,比如说节操,再比如说节操,又比如说节操。

    而拉耸着的肩头上,似乎又多出了点什么,比如说版权危机,再比如说版权危机,又比如说版权危机。

    这样的节目……真的没问题吗?

    求推荐,求,求订阅,明天继续7000字补完,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