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家猫的【从容】
    “我还以为死定了。”

    在琳娅她们的及时抢救(?)下,这些女孩终于幸免了成为寡妇,年幼丧父的不良少女以及被装在纸箱里头扔在路边的遗弃侍女等等的可能性。

    整整一大锅奇怪的料理,就这么给这两个笨蛋侍女灌到了肚子里,我都已经看到奶奶在河对岸向自己亲切招手了。

    “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等劳累了整天的琳娅她们”吃了晚饭,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歇一口气之后,作为一家之主的本德鲁伊,将脸色一板,翘起二郎腿,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罚跪坐在冰冷的地上,我勒个去,什么时候地上竟然铺上毛毯了,你们是受罚还是享受?

    “因为会弄脏裙子。”

    有着洁癖的黄段子侍女如是解释道,区区待罪之人还要求那么多,鬼才理你什么洁癖不洁癖啊混蛋!!

    “这是妈妈,留下的宝贵衣服。”

    三无公主整理着她那身万年不变的漂亮雪白裙袍,有着另外一种说法,啊啊,这种时候母亲这种设定还真好用怎么平时就没听你说过啊混蛋!我的小命也是亲切的父亲母亲留下来的呀混蛋!!

    冷静,深呼吸,这时候一定不能让她们牵着鼻子走。

    “大哥哥,小茉li姐姐和洁露卡姐姐,一定不是故意想这样做的。”

    莎拉扑了上来,在我怀里蹭了蹭,仰起头,用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眼睛弄着我”那双绯红色的瞳孔深处,似流转着这个世界上最纯洁无垢的红莲焰火。

    我的莎拉宝贝,心地真是太善良了,和旁边那两个嚣张的侍女相比”一个就像从天而降”拯救世人的洁白天使,一个就像是地狱深渊里跑出来诱惑男人的邪恶魅魔。

    这样可不行,就算是莎拉你求情也不会轻易原谅她们,有些家伙就是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凵属性,一味纵容的话反而会让她们更加嚣张起来。

    “将一锅子的奇怪玩意灌到我的肚子里,这也叫不是故意吗?”

    捏了一把莎拉的娇嫩小脸”我故意板着脸,这样大声说道。

    “可是,可是小茉li姐姐和洁露卡姐姐,一定有在反省,一定是这样。”

    莎拉的眼睛一转”继续蹭上来,亲昵的在脸上厮磨着,那光滑柔软的触感,以及从这小萝li身上传来的诱人幽香,不断消耗着我的意志以及怒气。

    看在莓拉的份上,也不是不能原谅这两个……

    目光落到旁边,本来已经逐渐平息的怒火”像泼了一把油般”突然又熊熊燃烧起来。

    这两个笨蛋侍女,不好好在那跪坐反省”竟然乘我和莎拉亲昵的时候,泡起茶捧在手上咝咝的喝了起来。

    吼吼吼,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让她们知道,就算是我,发起火来也是很恐怖的,整个m78星云都会为之战栗!!!

    不过”琳娅和莱娜她们,肯定已经倦了”现在先不闹”这笔账先记着,哼“哼。

    这样想想”我装作一副气消的样子,放任两个嚣张侍女的举动,和莎拉耳鬓厮磨的窃窃私语着。

    话说回来,维拉丝一回来就躲躲闪闪的躲避着我呢,就像是一只拼命游离于猫的视线之外的小老鼠般,连晚饭的时候,也是几乎将小脸埋到饭碗里,菜也不夹,以惊人的气势三两下将一碗白饭扒了下去,然后立刻闪入厨房。

    躲在里面,时不时会突然俏脸泛红的轻捂着小嘴,露出仿佛在梦幻中一样的闪闪发光表情,暗地里偷笑一声,既天然可爱,又让不明真相的人觉得诡异。

    视线偶尔和我接触,会立刻触电似的一缩,捂着快要冒烟的滚烫脸蛋,满是羞涩的背过去,额头不断轻扣着墙”发出“啊呜啊呜”的悲鸣,显得不知所措。

    又在害羞了,这小妻子。

    并非是第一次看到她出现这种奇怪举止的我们,在心里暗暗偷笑着。

    一定还在为今天上午,在丛林那那一句“我爱你”而害羞吧,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这小妻子”还真是格外天真淳朴……,天真淳朴的让人产生欺负的**呢。

    本来这种时候,按照我的良好个性,是说什么也要乘着她躲在一角独自偷笑的时候,悄悄地潜伏上去,一把从背后将她搂住,然后便可以肆意欣赏这小妻子被束缚在名为害羞囚笼的自己怀里,无法脱离的越发娇羞可爱姿态。

    想了想,还是因为大家都劳累了一天,不忍心再作弄她,而以抑制这股诱人的冲动而告终,看来,虽然在神诞日得到了很多平时无法得到的乐趣,但也失去不少,我这样遗憾的想着。

    说起来,和维拉丝举止相似的,今天我还见到了一人。

    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蒂亚。

    当然,和维拉丝的羞于和自己的目光对视不同,蒂亚似乎真的在躲着我”目光才刚刚望去,就蹭蹭的闪入了人群里面,但是,目光一旦挪开,她又会不知道从那条人群缝隙里,钻过来一道仿佛能发出“叽”这样的声音一样,十分让人在意,浑身充斥着股似被一大群好奇的小动物围观时的别扭感。

    总而言之,即使我觉得这种结论完全无法成立,但是,她给人的感觉,的确像是做了什么瞒着自己的不好事情”想要上来问清楚而又担心着什么畏缩不前。

    所以今天一整天,其实她就在联盟比赛节目的会场上,可我愣是没能看上她几眼。

    这小丫头,也稍微长大了一点”心思变得无法捉摸起来了。

    不由的这样感叹一声,我琢磨着明天是不是要抓住她问个清楚的好,省得这个小丫头老是对着自己投过来让人十分在意的目光。

    回过神,我突然发现”怀里的小莎拉”不知何时已经轻轻合上子那双漂亮的眼睛”发出细微均匀的呼吸声,睡过去了。

    辛苦你了,我的小天使。

    在那泛着淡淡的健康红晕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大家也都是一副疲惫的哈欠模样,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公主,已经蜷缩在椅子上,互相搂着睡着了。

    除了某两个侍女还精神奕奕以外。

    将莎拉抱回房间,安顿好之后我催促着其他人也去睡觉,最后独自一个人躺在冰冷的被窝里,眯了一会儿眼睛,又睁了开来。

    过了一会,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紧闭的房门突然发出轻微的吱呀声,被推开一道缝隙。

    又来这招了这h卜公主。

    忍不住发出咕噜一声吞咽,我露出预料之中的表情。

    从哪里开始解释好呢?

    总之,每次惹我生气的时候,若是恰好遇上晚上没有陪着维拉丝她们,某个小三无就会偷偷的潜入房间,钻入自己的被窝做出美名其曰将功赎罪的各种大胆举动。

    虽然方法很老土,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效果拔群。

    “咳咳,这一次我可不会像以前那样,轻易原谅你别以为每次用这招对付我都能凑效。”

    事实虽然让人无奈,但是至少,我还是要嘴硬一下以表内心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哦嚯mn不会像以前那样……吗?”,突然,从潜入者口中发出的一声别有深意的轻叹,让我猛地惊醒,蹦了起来。

    我家的三无才不可能发出如此富有感情的叹声!!

    “是你这家伙!”,从听到声音的瞬间,我就猜到是谁了,但是真正用双眼确认了以后,还是不可抑制的发出惊声。

    另外一名待罪者,黄段子侍女。

    那深邃美丽的紫眸,如同黑暗中两颗璀璨夺目的紫宝石一样,紧紧盯过来,嘴角意味深长的勾了起来,不过再仔细看的话,脸颊似乎比正常的时候要鼓一分。

    这大概就和被小美从后面蒙住眼睛,然后你自信满满说了一声”我的亲亲宝贝小丽,别闹了,我知道是你,那种感觉一样。

    分外让人心虚。

    “不是亲王殿下期待的人”还真是抱歉了。”,掩饰不住气呼呼的情绪,这黄段子侍女,这样狠狠瞪着我。

    “不…………怎么会呢。”我心虚的将脖子一缩,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

    “这种时候来……有什么事情吗?”,“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突然想看看会从亲王殿下嘴里说出哪个人的名字,或者还是说哪几个。”

    迅速冷静下来,这黄段子侍女露出十分恶劣的笑容。

    “你这家伙啊……”,我无奈的摇起了头,虽然知道这家伙是言不由衷,但还是特别火大。

    “我也是……我也是拼命的鼓起勇气才……,笨蛋亲王……”洁露卡微微颤抖着肩膀。

    “什么?”,“没什么”只是说笨蛋亲王干脆被十万匹马踹死好了。”

    “感觉……”,“反正欲求不满的禽兽亲王,会以惩罚为借口做出这样那样的兽行”

    丝毫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这黄段子侍女欺身压上来,大而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一股晶莹的,名为羞耻的泪光。

    “所以所以我才不会让你这个笨蛋为所欲为,至少要要掌握主动权……呜呜”

    前面还逞强的拉高声音,透露出一股强势的意味,但是越说下去,到了最后,声音就越小,最后几不可闻,因强烈的羞耻而颤抖着的娇躯,畏缩起来。

    “真是个笨蛋啊你。”

    在洁露卡忍不住想掉头溜掉的瞬间,我楼上了她的小腰,翻身压在了床上”对着那颤抖的可爱樱唇,吻了上去。

    “是在担心我和西雅图克的战斗吗?我的笨蛋侍女。”,温柔而炙热的湿吻过后,我凝视着目光渐迷的洁露卡,轻轻抚揉着她的俏脸,问道。

    “才……,才不是,我可是天天盼望着禽兽亲王被马踹死,被避孕药灌死,怎么可能在意那种事情。

    眼睛躲闪着,这嘴硬的小侍女鼓着脸颊说道。

    “喂,洁露卡nm”

    “什…………什么,有话就快点说吧,你这个好色亲王,反正…………反正一定又是想让我做出羞耻的姿势,变态,禽兽……”,无视洁露卡的叫骂,我轻轻在她的唇上一吻,然后认真无比的对她说道。

    “有时候,我觉得你这家伙,还真是可爱的不行啊。”,“呜!!”,仿佛命中红心一样,洁露卡发出一声惊鸣,脸蛋瞬间熟透起来。

    “反反反反正又是花言巧语对吧,只是想哄我配合你的兽行对吧!我我……我才不会上当你这笨蛋!!”

    紧紧闭着眼睛,这个全身都在娇羞颤抖的小侍女,这样毫无气势的,仿佛要说服她自己似的大声说道。

    “随便你怎么想,难得我家的洁露卡那么热心,我可要不客气的开动了哦。”

    说着,不等这傲娇的小侍女再说些什么”我重新吻了上去,大手开始在那即使用尽华丽的辞藻,似乎也无法形容十分之一的娇躯声,轻轻抚摸起来。

    不一会儿,洁露卡娇美动人的呻吟声便自房间响起,可惜尽数被隔音结界阻隔开来,埋藏在深深的夜色之中……,房门外面,一个意想不到的黑影,背靠着墙壁,站在那里,一会儿之后”黑影缓缓直起身子,迈着优雅的碎步”缓缓回到自己的房间。

    借着从窗外一掠而过的月色,小茉li那张如同人偶一般完美的侧脸轮廓,显露出来。

    在那照亮的一瞬间,漠无表情的脸蛋上,那紧紧抿着的嘴角,似乎十分生硬的,如同生锈的机器一样,颤抖着微微勾起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

    说不上好看,但是,却配合着她轻轻迈出的优雅步伐,却如同一只一看着窗外的主人喂着一只野猫的画面”而显得雍容大度的波斯猫……

    ……………………!~!

    尽在,告诉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