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擂台赛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擂台赛

    一路悱恻着老酒鬼的无聊阴谋,我回到联盟赛场,发现十多个擂台已经高高立起。

    “娇妻多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真是一场无妄之灾啊,凡长老。”

    假笑王子克里斯眯着眼睛上来打招呼。

    “那么迟才到回来,肯定又是一番卿卿我我吧,人家凡长老可是乐在其中。”

    站在玛玛加大长老旁边的露西亚,双手环抱,挺着让男人直咽口水的诱人酥胸,满脸妩媚戏谑的笑容,看不出喜怒。

    和这只小天狐相处久了之后,其实可以很容易判断,诀窍和三无公主有点类似,都是不能看脸。

    三无公主,是要看她无意识的小动作,以此为判断。

    而想要知道这只小狐狸的情绪,则要困难一点,是看她的狐狸尾巴没错,但有时候一个轻微的甩动角度不同,可能就是代表截然相反的情绪,加起来,林林总总可能不下于百种,想要一一弄清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现下她的情绪就很好辨认,你看,那条毛茸茸的棕色狐狸尾巴,微微翘起三十度,不断向地面甩动拍打,是代表笑里藏刀的意思,也就是说这只在大家面前带着一脸外交官式的妩媚动人笑容面具的小狐狸,其实心里又在酸溜溜了。

    和这些各族代表一一打过招呼后,我来到似乎有话要说的阿尔托莉雅面前。

    “凡,待会的擂台赛我就不参观了。”

    “有事吗?”我好奇问道。

    “想去我们一族的舞台看看。”

    阿尔托莉雅简单的点点头,将一袭普通披风披在身上,看样子是要来出微服私访了,当王还真是辛苦啊。

    “抱歉,虽然想陪你一起去,但是这边尽是一些不安分的家伙,走不开。”

    我使劲的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双手合十,作为精灵族亲王,却连一次精灵的表演都没去亲临参观,当的还真是不合格啊,虽然这样想可能有些自作多情,那些精灵们也未必会有多看重或者期待我这个亲王殿下的到访就是了。

    “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代表阿卡拉大长老的身份,将神诞日管理好,才是你现在最重要的责任。”

    虽然带着一些淡淡的失望,阿尔托莉雅还是很宽容的露出笑容,上前几步,轻轻将我肩膀上,或许是刚才舞台坍塌下来的时候落在上面的灰尘掸掉。

    这一幕也不知道羡慕了多少人,这可是精灵族的女王陛下啊,有着整个大陆最高贵的身份,以及最犀利的呆毛,如同太阳一般耀眼不可直视的存在,能让她做出如此温柔的举动,那个男人,就算立刻被摁到沉沦魔的锅子里面烹煮,这辈子也值了。

    “卡露洁。”

    “是的,陛下。”

    随着阿尔托莉雅轻唤一声,黄段子侍女上前几步,恭敬的弯下腰。

    “你暂时就留在凡的身边吧,我一个人过去便行了。”

    “遵命,我的陛下。”

    “凡,要和卡露洁好好相处。”

    留下一句不知道是不是意味深长的话,阿尔托莉雅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而在她身边的小跟屁虫贝雅,看了看她的阿尔托姐姐,再望望我们这边,只是犹豫了不到一秒,便义无反顾的朝我抛下一个鬼脸,追了上去。

    “要好好相处哦,小卡露洁。”

    目送着吾王远去,我回过头看了言行端正,肃然而立的黄段子侍女一眼,突然恶从心生起,一脸的乘火打劫笑容,大手落在这侍女的紫色长发上,隔着侍女的发带,在上面揉啊揉,揉啊揉……

    总之下欺负一下她再说,我心里是这么想着,丝毫没有去考虑后果。

    “谨遵命令,亲王殿下。”

    果然,在大家面前,这笨蛋侍女一点破绽也不敢露出来,只能忍气吞声的接受着我的摸摸头,做出一副在主人的欺负下,依然恪守本分的乖巧完美侍女姿态。

    “咳咳,吴,我可不记得教过你欺负柔弱的女孩子哦。”

    对于我这种像欺负可怜无助的小动物一般的无耻行径,拉尔看不下去了,咳嗽数声,一脸肃然的瞪着我。

    “就算你现在装作一副正义骑士的样子,也难以挽回在莎拉和丽莎阿姨心中的渺小形象了。”

    “不————!!”

    果然,被我一言揭穿的圣骑士大叔抱头悲鸣起来。

    “这都是暂时的,莎拉和丽莎都是爱着我的!!”这样大吼着,不肯面对现实的拉尔泪奔而去。

    紧着,小狐狸也面带笑容,气呼呼的摇着尾巴,去看她们狐人族的表演了。

    “你不跟着去吗?”我看了看小狐狸离开的身影,回过头看向克里斯。

    “不,我对这边的擂台赛比较感兴趣。”

    这假笑王子微微一笑,仿佛会闪闪发光的外表以及气质,足以让无知少女的双眼变成无数星星。

    “不是你们的表演吗?”我歪着头。

    “我们狼人族的表演,应该还排在后头吧。”克里斯也困惑了。

    “你们两族不是在一起的吗?”

    “虽说走的很近,不过我们狼人族和狐人族的风格还是有较大区别,各自有各自的风俗表演,根本无法融在一起。”

    “但是无论尾巴还是耳朵都很相似吧。”

    克里斯:“……”

    “怎么了,难道说其实差别很大,比如说尾巴上的毛数是对方的好几倍之类的巨大区别?!”

    我大吃一惊。

    “这个……”克里斯困惑的挠挠脸颊,然后轻笑道。

    “一言难尽,大概就和凡长老与阿卡拉大长老之间的区别一样吧,明明是人类长得很像但区别却十分巨大。”

    “总感觉你所说的这个巨大区别似乎另有所指。”

    “凡长老多心了,呵呵呵~~~”

    带着一路吐槽满满的对话,我们来到比赛区,见到之前将拳皇争霸赛搅得一团糟的罪魁祸首,老酒鬼这家伙,一脸没事的样子,又在那兴风作浪了。

    虽然之前是为了惩罚这好吃懒做的家伙,而将这两场比赛的负责人重担,全都扔到她身上,可现在回过神来,我发现这不过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举动,因为这家伙,大家反而变得更加忙碌了。

    果然当初应该果断让她去伐木场呆上五天啊,我在心里悔不该当初的叹息起来。

    撇过头,又见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两个,似乎被老酒鬼逮住了当苦力,在赛场上跑来跑去,如此高级的苦力,可真是让我们一帮人泪流满面,浪费人才也该有个限度吧。

    “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抓住从旁边路过的卡洛斯问道。

    “差不多已经分好组了。”卡洛斯将怀里抱着的一叠名册递给我,擦擦额头上的微汗。

    “没想到这样一分,琐碎的事情还真是多了不少。”

    “没办法,总不能像比武大会那样,一刀切吧。”我接过名册随便翻了几眼,苦笑道。

    前几年举办的比武大会,规则是凡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都可以参加,当时的比赛宗旨是决出第一世界的第一强者,这样规定也无可厚非。

    只是这一次擂台比赛,谁是第一世界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让每一个冒险者都能参与其中,才是目的,所以不能生搬照套,而具体如何分组,是按照区域,分为五个级别的赛事,还是按照等级阶段,分为六个级别,当初也讨论了许久,最终还是按照后者进行分级。

    打个比方,拿库拉斯特级冒险者来说,这个区域的冒险者级别大概在三十级到四十级之间,但是其中却隔着一个四阶,也就是说,最弱的三十级和最强的四十级之间,不但有着十个级别的差距,还有一个阶段的划分。

    按照阶段划分的话,比如说在三阶,级别最低的冒险者是二十四级,最高级的则是三十五级,虽然之间差距是十一级,比前者还要多出一个级别,但却没有阶段上的鸿沟,至少比前者公平。

    所以这次擂台比赛,也就按照阶级划分,一到六阶,一共六个赛事级别,让哪怕是才刚刚转职,可能还没出过野外的一级小菜鸟,也有上擂台去送菜的机会。

    “为什么会没有我们的级别!!”

    西雅图克不知道从哪里凑上来,在我们耳边不甘的抱怨道。

    “这里的擂台可经不起你去折腾。”听到抱怨,大家都不由的翻了翻白眼。

    已经达到领域级别的西雅图克,整个营地,也只有北区训练营里,我们经常用来练习的那个训练场,上面所刻下的法师公会特地给我们几个破坏分子所做的超强防御魔法阵,才能勉强抵挡得了他的蛮力。

    “我原本还以为这次一定能和吴师弟好好打一场。”西雅图克呼噜呼噜的摇头晃脑,甩着他的野蛮辫子,心中郁闷都全写在那狰狞大脸上。

    “谁让你不好好看节目表,白瞎期待了吧。”我顿时乐了。

    “不过没关系,等神诞日忙完了后,我陪你战个痛快就是了。”

    “真的?你的身体已经没事了?!”

    前一刻还满脸失望的西雅图克,在我说完以后,立刻就兴奋起来。

    “应该没问题了,放心吧。”

    “好,太好了,啊哈哈哈哈!!!”

    张狂的大笑起来,内心畅快的西雅图克,狠狠在我肩膀上拍了几下,满脸的战意,似乎恨不得立刻就拔出武器大战一场。

    “我可是一直期待着你这句话,看看提升到领域以后,我们的差距还有多大。”

    “你可能会失望也说不定。”

    那夹着流星般力道的大掌落下,疼得我一个咧嘴,肩膀都歪了,嘴里却不甘示弱。

    “那就让我看看,你那份能让我失望的力量是如何强大吧。”

    最后拍了一记,西雅图克大笑着转身,跑他的腿去了,一路上那副样子也不知道吓坏了多少心灵脆弱的冒险者,都以为这厮是被魔王护体,邪神降世了。

    “吴师弟,你的身体……真的已经完全恢复了吗?”

    西雅图克走后,卡洛斯怕我在逞强,犹自不放心的问道。

    “不好……似乎又被那家伙拍成重伤了。”捂着半边发麻的肩膀,我无语望天。

    “记得你上次说过,还要等神诞日过后的十天半月才能完成恢复,而且前些天因为堕落联盟的事情,强行使用力量,也让身体损伤不少,我看你还是再休息休息吧,西雅图克那边我去喝他说,不急于一时。”

    见我这个样子,似乎不大分得清玩笑和实话的卡洛斯,一本正经的劝道。

    “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

    我打了一个哈哈,含糊不清的应付道,总不能实话和卡洛斯说:大丈夫,萌大奶,我身边带了一个补魔小侍女。

    想着这个,我偷偷回头撇了一眼,结果被记仇的黄段子侍女,暗地里气呼呼的剐了一眼,似乎在说,想利用本侍女来恢复身体,你想的到美。

    哎呀哎呀,立刻就遭到报应了,刚才真不应该乘机欺负她。

    我无奈的挠挠头,不过随即雄起。

    嗯哼,落到本公爵手上的侍女,有哪个还能脱离得了魔掌的,吓哈哈哈哈哈~~~~~~

    噢噢噢!!说笑,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我的节操瓶子哟!!!!!

    等六组赛事全都结束,决出六名冠军以后,天上已经挂满了繁星,这还算快了,本来如果时间不够,预计是要延期到明天进行。

    六个阶段的前几名中,前一二个阶段,大多被狼人战士,野蛮人,矮人战士,以及圣骑士这几个近战职业所包囊,并不算皮粗肉厚的狼人战士意外入围,也能充分看出在苦寒之地培养出来的战士的强大实力。

    而接下来的三阶和四阶,则是比较均匀,比较平衡的职业,如德鲁伊也能占据一席之位,技能强大起来的刺客以及亚马逊,精灵弓箭手,优势更是凸显出来,这个阶段,走肉盾流的圣骑士就要苦闷一点了。

    而在五六阶这个阶段,作为法系的职业也开始崭露头角,尤其是赫拉迪克族的法师,有些在前面几个阶段就展示出了十分不俗的单独作战力,排在前十,几乎是等于向所有人宣布了这一种族在魔法上面的天赋,是任何其他种族都无法比拟的。

    当然,这些排行,也只不过是在超级天才的级别以下,到了超级天才这个程度,就不能用职业去衡量优胜了,最简单一个例子,假如塔拉夏再生,无论是在第几阶,甚至是越阶,都能完压任何职业。

    这种人,是不能以常理去衡量的,上帝有时候就是如此不公平,让人觉得它是在抽取了成千上万天才的天赋才能,然后赋予到一个宠儿身上。

    话说回来,我这样的存在,算是上帝制造的畸形儿吗?

    还是不要多想的好。

    总之,这次比赛,各族似乎都非常有默契的认为,只是一次让冒险者们热热身,让他们对其他各族战士的能力有一个充分了解的普通比赛,所以并没有出现十分出彩的天才冒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