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KOF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kof

    *********************************************************************************************************

    刚冲进来,我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是向琳娅和莱娜道歉,二是防止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偷袭。

    要是这两个老家伙敢真如我想的一样在我冲进来的时候施展恶狗扑食,那么,我早就准备好的旋风腿,必将将这两个暗黑大陆的公敌扫出这个营地,然后再连一记火焰升龙拳,让他们彻底化为宇宙的垃圾。

    可惜似乎有点失算,帐篷里面一片风平浪静。

    当我问出心中的疑'惑'时,琳娅'露'出微微困扰的笑容。

    “法拉大人……和穆拉丁大人两个,昨天的确是在营地里闹的天翻地覆,说什么也要将吴大哥你抓住,不过没到一会就消停下来了。”

    “这两个老家伙,究竟在打什么注意。”听琳娅这样一说,我反而更加警惕。

    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像是那么不记仇的人么?我宁愿相信阿卡拉其实是地狱势力派来的间谍。

    “吴大哥,你要小心哦,他们两个,一定在打着什么注意。”

    见我沉思的样子,琳娅柔声提醒道,你看,就连这小妮子都不相信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他们两个,也离世界公敌差不远了。

    “放心吧,我自有准备,对了,他们在抓我的时候,有没有说些什么?”

    我暗自哼了一声,细心的和琳娅打听起来,不放过笼罩着自己的阴谋的任何一丝线索。

    “那个……咳咳……”

    不知为何,琳娅好像捂着小嘴,撇过头去偷偷的噗笑了一声,但是立刻借以咳嗽掩盖过去。

    可恶,两个老匹夫,是说了我的什么坏话吗?还不接受教训的家伙,小心我将手上的励志宣传当成是营地每日早晨新闻的片头曲。

    “两位大人说……咳咳……”

    好不容易忍住笑意的琳娅,目光游离,似乎难以启齿的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

    “要将吴大哥的【那个样子】,吊在法师公会门口三天三夜。”

    “那个样子?”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顿时,无边的战斗焰火在瞳孔中熊熊升起,拳头一握,发出一连串阴险的笑声。

    好两个老匹夫,就看谁阴谁吧。

    时间倒回十个小时前,在联盟举办的表演【顺利】谢幕后的将近一个多小时的夜晚,惊天的阴谋,正在训练营里面,一座小小的帐篷里面酝酿着。

    帐篷内面没有灯火,只能在漆黑之中,看到四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宛如游戏里的幕后boss,绕着一个圆圈的位置,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秘和阴谋的气息,在黑暗之中不断积累,看似要将小小的帐篷撑破。

    “咳咳,那个……请问各位大人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双眼睛眨了眨,'露'出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被卷入事故之中的委屈'迷'茫眼神。

    “事先说明,我可是很忙的。”

    在旁边,另外一双闪烁着狡诈目光的眼睛,慢悠悠的说道,黑暗之中还发出“咕噜”的一声,似乎在喝着什么,悠闲的姿态和所说的话完全相反。

    “别那么说,酒鬼,你和那小子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何不乘着这次大家齐心合力,给那臭小子来一次难忘的教训。”

    坐在对面,两只手肘八字撇的撑在桌上,十指交叉虚握,下巴抵在上面,十足模仿了某天鹰战士里面的某司令姿态的第三双眼睛(碇司令满赛),缓缓地,深沉地抬起眼睛,用自信能让对方上钩的,信心满满的口吻道。

    “好处呢?”

    第二双眼睛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吓倒,丝毫不含糊的伸出手。

    “在大义面前,还要计较私人利益吗?”

    第四双眼睛,高度明显比其他三双矮了一大截,这样粗声粗气,大义凛然的责骂道。

    “好处呢?”那双眼睛不为所动,继续伸着手。

    “可恶!”

    两双眼睛开始交头接耳,小声嘀咕起来。

    “这酒鬼果然忽悠不了。”

    “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不能太指望这家伙。”

    “分明就是吸血鬼,不拿出足够的好处给她不行。”

    “代价太大了,即使报仇成功也高兴不起来。”

    “是这个理,不能让这家伙做主力,否则我们两个都得被讹诈的倾家'荡'产。”

    “稍微给点好处,让她从旁协助一点点就行了。”

    打定了主意的两双老'奸'巨猾的眼睛,开始跟第二双眼睛谈判起来。

    “请……请问,我的存在呢?找我过来有何贵干?”

    第一双眼睛弱弱的举起手。

    “当然是报仇,难道你对那臭小子的什么励志宣传,就一点也感不到愤怒吗?”

    两双眼睛异口同声回答道。

    “愤怒,为什么要愤怒?”第一双眼睛微微困'惑'的歪起。

    “那是我主动配合吴拍的,老实说,效果还真不错,这样一来,一定会有更多人认识到在河边'裸'奔的魅力,从今以后就不用孤单一人了。”

    第三双眼睛:“……”

    第四双眼睛:“……”

    “不行了,也不能指望这个家伙。”

    “没错,不但是笨蛋,而且还是变态,我原本还以为他有一丝的利用价值。”

    “请……请问……”第一双眼睛里涌出了泪光。

    “就算你们说的是事实,就不能稍微顾及一下当事人也在场听得见吗?”

    当然,这番话又被无视了。

    “就算不指望其他人,只要我们两个能齐心协力,就算是四魔王和三魔神也不用畏惧。”

    “没错,就让那臭小子见识一下,罗格第一吝啬和矮人族第一吝啬联手起来的恐怖。”

    “合作愉快。”

    抹香鲸和深海章鱼的手,历史'性'的握在了一起。

    “我已经有计划了,你看。”

    漆黑之中,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纸张脆响声,然后大手一指上面。

    “看,机会就在第五天。”

    “没错,让那小子自投罗网,自食其果。”

    “我们……”

    两双眼睛刚想展开交流,突然齐齐望向第一双,第一双则是无辜的眨了眨,似乎在说,你们说啊,我在听呢。

    片刻之后,这双眼睛的主人被一把扔到了帐篷外面。

    “这家伙太笨了,一个不小心会暴'露'我们的计划。”

    然后,另外三双眼睛窃窃私语起来,逐渐的,帐篷里面发出一连串的阴险笑声……

    时间回到十个小时后。

    “琳娅,擂台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就绪,随时都可以开始。

    指挥营里,一群人在来来往往,忙碌着今天的节目准备。

    连精灵族都那么卖力,身为神诞日举办方的我们冒险者联盟,自然也每天都准备了一个***节目。

    神诞日第一天,不用说,自然是祭礼仪式,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则是舞台表演。

    而在今天,联盟准备的节目是

    擂台赛。

    没错,说到节日的话,对于我们这些冒险者来说,怎么能缺少得了战斗,找个人比试比试呢?一来可以活动筋骨,二来,平民们也能一尝所愿,近距离目睹冒险者之间的惊心动魄战斗,还能起到宣传的作用。

    你也想成为擂台上的一员,拥有强大的力量吗?心动不如行动,现在,只要是未满20岁的小伙子,就可以立刻向联盟申请天赋测试,检查自己是否拥有成为冒险者的潜力。

    当然,也要顾及到一部分平民,并不喜欢这种战斗,没问题,我们联盟准备的比赛有两场。

    第一场是娱乐比赛,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娱乐观众,上台的选手不一定……不,或许应该说,很少会用战斗的方式决定胜负,而是通过抓阄的方式。来确定比试的内容,宗旨是让大家都笑起来。

    娱乐赛之后才是正式的擂台比赛,想必先一步从节目表上知道今天的安排的冒险者们,都已经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了。

    “吴大哥,娱乐赛已经快要开始了。”琳娅看了看时间,突然出声。

    “让卡夏大人做主持……老实说心里有点不安,能不能麻烦哥哥走一趟,确保比赛能够正常进行。”

    “谢啦,琳娅宝贝。”

    不顾帐篷里面其他人的暧昧目光,我在这体贴的小妻子额头上亲了一口。

    有些小害羞的琳娅,在他人目光注视下,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和莱娜一起,联手将我推搡出了帐篷外面。”

    “快点去吧,这里交给我和莱娜就行了。”

    琳娅轻轻上前几步,仔细的帮我整了整斗篷系带,'露'出目送丈夫出门的温柔体贴妻子的笑容。

    站在她旁边的莱娜,也同样微笑着,恍惚间,她脸上的笑容似乎和琳娅重叠在了一起。

    怎么可能,像妻子什么的,莱娜可是自己的妹妹呀,她也把我当做哥哥一样看待。

    我摇了摇头,在两道目光的目送中,迅速离开,不一会儿,就远远看到了被里一层外一层的观众包围着的舞台。

    这样看来,昨天联盟举办的表演应该是大受好评,所以今天前来围观的人数,比昨天还要多出不少。

    看来,比赛才刚刚开始,我这边响起了作为主持人的老酒鬼,那通过魔法扩音器传来的震耳鬼叫。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观看联盟举办的娱乐比赛,先自我介绍一下……什么,不用了?啊哈哈哈哈,这到也是,这里面应该没有不认识我卡夏的人吧。”

    的确,罗格第一害虫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样在心里暗暗吐槽的,想必应该不止我一个人吧。

    “吴师弟,你怎么才来。”

    这时候,两道高大的身影,从人群里缓缓步出。

    卡洛斯,西雅图克。

    “哪里,这不是刚刚好赶上吗?”我看了看台上,狡辩道。

    “下面让我们有请第一队选手。”老酒鬼的声音,将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台上。

    只见她粗鲁的将一条胳膊,伸到封闭的箱子里面,不断搅着,然后随意取出一个纸团。

    没错,就连比赛选手,也是通过抓阄决定的,由三个人组成一个小队参与。

    因为这个,这场娱乐比赛的官方正式命名是【拳皇争霸赛】,至于是谁取的,请自行想象。

    “哦哦哦,不得了,第一个上场的竟然是这三个人,难道说比赛在一开始就要进入高'潮'吗?”

    摊开纸团看了一眼的老酒鬼,突然发出惊呼,让台下的观众更是心痒痒,都想知道能让这泼皮无赖脸厚如墙的老女人,如此惊讶的,究竟是哪一队选手。

    “想必大家已经等不及了吧,下面有请我们的第一队选手……”

    咚咚咚的大鼓声响起,吊了好一阵胃口,直到我们忍不住想向擂台上扔石头砸鸡蛋的时候,她才大吼一声。

    “我们营地的最强的组合,全明星队伍,名字一如既往的傻到爆的卡西凡小队!!”

    什么叫一如既往的傻到爆,这可是我苦思了一个小时才想出来的队名啊!!

    我对台上的老酒鬼施以记恨目光,无奈那家伙脸皮太厚,估计就是我的目光能化成碧蓝怒火,也刺不穿她那张厚脸皮。

    “是我们?”

    西雅图克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

    “什么是不是我们,不是早就已经决定好了,我们的队名吗?”我回过头,也瞪了西雅图克一眼。

    “不……那个……”

    西雅图克无奈的抓了抓后脑勺,目光朝卡洛斯一撇,似乎在说:你就不能阻止一下这家伙吗?北斗有情破颜斩的苦头还没有吃够吗?

    卡洛斯避开西雅图克的责难目光,嘴角一抽一抽:我能解释我是被一个饭盒威胁着点头的吗?

    “好了好了,我先上去再说吧,没想到第一个就是我们。”

    我推着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走上舞台,当我们出现的一刹那,台下响起一片震惊声。

    原来卡西凡小队指的就是这三个人啊,名字取的还真有够……咳咳,有够通俗易懂。

    是这三个人的话,刚才主持说是最强的全明星队伍,可就没有一点水分了,光是凭战斗力,这三个人绝对能稳拿比赛的第一。

    这样一来,只要不是太离谱的比试方式,结果应该就没什么悬念了。

    “让我们看看三人的对手究竟是谁,是谁会那么倒霉,第一个就要遇上他们呢?”

    卡夏又在箱子里抓了抓,取出一个纸团展开,突然瞪大眼睛,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这还真是命运啊。”

    将手中的纸片翻向观众席上,卡夏大声宣布道。

    “让我们热烈欢迎第二队选手,昨天联盟表演里荣获第一的三位。”

    呆了片刻之后,人群里突然一阵大声哄笑。

    “昨天联盟表演究竟是谁拿的第一。”在励志宣传后,被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追杀的我并没能参与最后的***,自然不知道是谁拿了那个第一。

    回头一看,就看到卡洛斯苍白的脸'色',我只好将目光转到西雅图克身上。

    “是你和维拉丝的话剧。”

    西雅图克牙齿一闪,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和维拉丝的话剧?那……那不是说,是西'露'丝她们获得第一吗?

    我原本没有预料到她们能拿第一的,毕竟角'色'的匹配太差,而且在最后的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可听西雅图克的解释,她们是以绝对的票数优势,拿到了这个第一。

    这样看来,即使是在暗黑大陆,萌即正义这种理论也是能行得通的。

    等等!!!

    也就是说,我们的对手是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三人?!

    我的脸'色'和卡洛斯一样,也唰的一下惨白起来。

    难怪老酒鬼笑的那么开心恶劣,难怪台下的观众会起哄,里面夹着一些【原来是内斗啊】之类的惊奇感叹。

    没想到第一个遇到的对手,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果然,从舞台另外一边,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三人娇小可爱的身影,缓缓走了上来,两个小公主一脸俏皮的朝我轻轻吐了吐舌头,看见我,卡洁儿则是萌爆的含着小手指,欢欣发出“叽~~~”的一声,似乎想投向敌人的怀抱,幸好西'露'丝和艾柯'露'从后面死死拉住了她。

    才不会让你这个笨蛋洁去和爸爸撒娇!!

    见各站在舞台一边的选手配置,台下的观众笑声更大,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等待着卡夏的最后一次抓阄。

    决定以何种方式比赛。

    带着一脸痛快笑容的老酒鬼,脸上的笑容在我看来说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只见她将手伸向最后一个箱子,很是努力的捣鼓了一阵,最后才缓缓抽出纸团,在手中展开。

    然后捧腹大笑。

    “这……这还真是稀有签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卡夏,断断续续说道。

    “比试的内容……竟然是……竟然是战斗,直到其中一个队伍完全倒下,规则只有一个,不许投降。”

    “什么?你这个混蛋在搞鬼是吧。”

    我气冲冲的一把从老酒鬼手上抢来纸张,看了一眼。

    没错,上面的确是这么写的。

    而且这歪歪扭扭,如蚯蚓一样的字迹,除此一家,别无分号,就是自己写上去的。

    这么说来的话,好像当时准备这些纸签的时候,我的确有顺手写了这么一个比赛方式……

    自作孽不可活啊。

    明白这并不是老酒鬼徇私舞弊,而是由数个巧合组成的上帝玩笑,我顿时泪流满面,内心呈现otz的跪倒了下去。

    另外一边,西'露'丝和艾柯'露'听到比赛规则以后,也是不知所措。

    她们原本的打算,是想等会无论抓到什么样的比赛方式,都立刻认输,让爸爸能够晋级,没想到竟然会有一条不许投降的规则。

    相比之下,卡洁儿就显得无忧无虑了,她现在只想扑到对面某人的怀里面撒娇,比赛什么的,规则什么的,全都是浮云。

    “我宣布比赛开始!!”

    快意的笑着,为了避免横生枝节,卡夏立刻大声宣布,迅速的退下舞台,对上面脸'色'苍白,狼狈不堪的某两个女儿控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

    怎么办?

    我和卡洛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答案。

    这不是我们唯一的选项吗?

    '露'出同作为女儿控的回心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办法了,虽然是你们几个小家伙,不过我西雅图克的字典里,可没有输字,不想受伤的话,就自己乖乖的躺下去吧。”

    西雅图克狰狞的大光头一闪一闪,不断摁着十指骨节,光是那喀嚓喀嚓的脆响,就仿佛是死神的冷笑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然后,他向前踏出一步,打算对对面的三人施加多一点压力。

    时间就在他跨出这一步的时候,突然缓慢下来。

    当西雅图克的那条腿,缓缓抬到最高点时,无声无息,两个硕大的拳头向他那大光头狠狠挥了过去。

    西雅图克的脚,一点一点的落下,两个拳头也一点一点的在靠近,当他的脚步终于踏在地上时……

    “咚!!”

    两声巨响,神情还有些茫然的西雅图克,变成了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飞上半空,庞大的身体夹着一股凌厉劲势,重重地摔下了舞台,将地面都摔成一个大坑。

    里面,西雅图克睁大眼睛,显得有些死不瞑目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是被两名队友给背叛了。

    合力将危险分子西雅图克送下去以后,我和卡洛斯面对面站着,神'色'冷峻,在呼啸寒风的衬托下,仿佛在上演着一场决战紫禁之巅的终焉对决。

    几乎同时,我和卡洛斯动了。

    “原谅我,吴师弟。”

    如幻影般踏出一步,拳头化作咆哮的龙牙,向对面袭去,卡洛斯嘴里这样喃喃了一句。

    “卡洛斯师兄,这一次我不会再留手了。”

    和卡洛斯一模一样的姿势,拳头则是化作怒吼的巨熊之掌,毫不留情的击向对面。

    “咚!!”

    “动!!”

    两声巨响,两个拳头,几乎在同时到达目标。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我和卡洛斯欣慰的对视了一眼,片刻之后,身体轰然倒下。

    “哦哦哦,胜负似乎已经分晓了,真是一场十分精彩的内斗。”

    看着台下台上三具倒下去的【尸体】,舞台下面的卡夏,已经笑出了泪水,'揉'着眼睛,脚尖一蹬跃上舞台,她转过身朝众***声宣布道。

    “获胜者是我们的小公主们。”

    顿时,台下有欢呼声,也有失落声,大家都没想到夺冠热门,竟然在第一场比赛中就被淘汰了。

    “爸爸爸爸,没事吧,都怪西'露'丝(艾柯'露')不好。”

    这时,获胜者却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带着一脸的焦急表情,她们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对面倒地的父亲,紧紧将其搂抱起来。

    至于躺在旁边的卡洛斯,则是被卡洁儿【顺路】从他身上飞过时,【顺手】抓住一条腿,像是拎着一团轻飘飘的棉花,轻轻松松在空中抡了好几个圈,然后一把甩下舞台。

    一直装死着的卡洛斯,紧闭的眼睛里渗出了悲情泪光。

    “好了好了,父女情深就回到家里再说吧,时间有限,赶快进行下一场。”

    本想多享受一下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宝贝的照顾,结果被老酒鬼识破,一把扫下了舞台,第二场比赛开始。

    在箱子里'摸'了'摸',卡夏再次取出一个纸团,展开看了一眼,念道。

    “下一队选手是……***三人组?”

    大家一阵莫名其妙,这名字猎奇的组合是谁啊?

    “吴,你这个混蛋!!”

    人群里响起了一声怒吼。

    “哦呀,看来这几位就是***三人组了。”卡夏眯起眼睛。

    不一会儿,拉尔,道格和格夫便一脸悻悻然的走上舞台,还不忘记回头瞪台下窃笑的某人一眼。

    既然是拳皇争霸赛,那自然要按照规定,取胜的一组将继续比试下去,直到输掉为止,这样一来,虽然对较早上台的选手十分不利,而被抽到最后一个上台的选手,则是能轻轻松松的踩着无数先辈的尸体,直接来到终点站,没有公平可言,全凭运气。

    不过,既然是娱乐比赛,也就不用太计较那么多了。

    因此,按照规则,拉尔道格和格夫的对手,依然是西'露'丝三人。

    “哼。”

    台上的拉尔发出一声冷哼,目光严肃。

    “西'露'丝,艾柯'露',卡洁儿,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比赛很不公平,但是……”

    猛地瞪大双目,拉尔气势滔天的指着对面三人。

    “谁让你不是我的女儿呢?认命吧,我一定要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让我的宝贝女儿看看父亲英勇的身姿,啊哈哈哈哈哈……”

    不……欺负三个小女孩,就算胜利,也完全算不上是什么英勇吧,不如说丢脸更加恰当。

    看了看从旁边凑过来,生气而无奈的瞪着台上父亲的小莎拉,以及笑容温暖,但却不知为何让人心生一股寒意的丽莎阿姨,我心里顿时产生了些许失去战友的悲哀。

    拉尔大叔,现在投降的话,还能来得及捡回一条小命哦……

    *********************************************************************************************************

    下午开始头晕发烧,去医院打了两瓶消炎退热针,状况有所好转,回到家码了7000字,病情又开始恶化了……

    明天就是百年一次的超级光棍节,祝光棍们节日快乐,小七也要去买个蛋糕庆祝庆祝……呜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