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过犹不及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过犹不及

    “凡凡,庆祝胜利,干杯”

    蒂亚两手握着酒杯,似乎很是兴致高涨的大声欢呼着,高高将杯子举起,但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如果这时候摊手心的话,上面一定全是紧张的汗水,用两只手握着杯子,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手颤抖罢了。

    “真是的,不安分的iǎ丫头。”

    对于蒂亚的活蹦跳,我十足大人样的摇了摇头,不过,这不也正是她的风格吗?除了这iǎ丫头以外,还能有谁,能凭着这几碟寒酸的果仁,两杯清酒,就制造出喧闹庆祝的气氛?

    话说这酒是淡蓝-的还真稀奇啊,要不是这是暗黑世界,我还想怀疑是不是添加了大量的-素呢。

    “干杯”

    微微看了一眼,我也端上酒杯,和翘首以待的蒂亚,碰了碰杯子,含到嘴边,下意识的先用轻轻沾了一点,吧嗒几下。

    农夫三拳,有点甜。

    然后仰起脖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什么呀,这真的是酒吗?不如说是果汁好了,不过也不像,味道有点怪怪的,像是往果汁里加了参鹿茸,枸子……

    从舌头上传来的无法解析的新奇味道,让我困的皱起眉头,不过也罢,反正不是难以下咽的东西,比酒要好。

    如果是这玩意的话,别说三杯,就算是三十杯,我也能一口气喝下。

    渐渐地舒展眉头,这时候,我才发现,坐在对面的蒂亚,不知为何一直保持着刚才碰杯的动作,一动也不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仿佛要从我喝酒的样子里,瞅出一朵uā儿出来似的。

    “蒂亚,你怎么了?”

    顺着蒂亚的目光,我直看向她的瞳孔深处,希望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不,没什么,诶嘿嘿,没什么。”

    回过神来的蒂亚,慌忙举起杯子挡住眼睛,像是要遮掩什么似的,仰起头,以夸张的气势和姿势,一口气喝了下去。

    这丫头,有点奇怪啊今天。

    不过……以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丫头,除了发育良好的部,呈现纤细玲珑曲线的腰肢翘以及两条让顶级模特儿也自卑的修长大ui以外,还是有不少隐藏的感地方嘛。

    盯着蒂亚因为高仰的动作,而特别凸显出来的美丽颈项和锁骨,我心里暗自琢磨着。

    咦……咦咦?

    我注意这个干什么,无论身材再好,再怎么感,心理年龄也不过是iǎ丫头等级罢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深思一下蒂亚刚才的奇怪举止才对吗?

    捂着逐渐发涨的脑袋,我的思绪莫名开始起来,难道说奇怪的不是蒂亚,而是自己?

    好热啊,明明是大冬天,却感觉到空气弥漫着一股无名的燥热,是因为神诞日的关系吗?

    我松了松前的斗篷系带,微微敞开,让冷风从里面灌入,感觉凉爽了一些,又不自觉的iǎn起了突然变得干燥的嘴

    “凡凡,来,再来一杯。”

    蒂亚还真是体贴,我刚觉得口渴,她就将第二杯酒递上来了,啊,不好,说不定我已经m-上了这个体贴的iǎ丫头了。

    开玩笑的打着哈哈,我从蒂亚手中接过酒杯,轻轻一碰。

    “为了胜利,干杯”

    哈,怎么说得好像决赛前夜似的,也罢,这种iǎ事就不用理会了。

    第二杯也一口气的喝下去了

    “呼哈~~”

    咦?突然感觉……这酒的味道……喝着喝着……竟然还不错

    而且……身体好像更热了。

    这时候,我终于发现了那么点异常之处,这股诡异的燥热感,已经无法用因为神诞日聚集了大量人导致整个营地温度上升这样的理由解释过去了。

    是这酒的问题?

    我终于朦朦胧胧的反应过来。

    虽然喝着甜甜的,味道怪怪的,感觉不到一点酒的味道,但其实是可以和萨克水晶酒媲美,甚至超越,达到物极必反,因为酒太烈反而感觉不到酒的味道的恐怖存在?

    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蒂亚是赫拉迪克族的iǎ公主,虽然生活朴素,平时用的都是木木枕什么的寒酸用品,但只要有需要,身上却能够随时拿出一些普通人十辈子也想象不到,接触不到的稀奇古怪玩意。

    这才叫内敛,是暴发户和贵族的真正区分。

    虽然很想仔细分析一下目前的状况,但是,如果说平时大脑只有普通人十分之一的思考能力,那么现在,这头晕脑胀的脑袋,就只剩下百分之一不到了。

    自我吐槽能力到是一点不减啊蛋

    “蒂亚……这……这酒是……”大脑发热,意识模糊之间,仅余的理智,让我这样困问道。

    “嗯~~,是爷爷给我的。”食指轻点着口的蒂亚,这样娇憨可爱的应着。

    原……原来是这样,原来是爷爷给的啊。

    话说,这是我想要的答案吗?

    我完全糊涂了。

    “来,凡凡,还有最后一杯。”

    蒂亚连忙又给两个杯子添满,然后在心里将拳头一握,给自己打气。

    很好,似乎有效的样子,就这样一口气俘虏凡凡

    此时此刻,蒂亚眼中的神就如同擂台上完全占据了上风,正打算给予对方最后致命一击的果决拳击手。

    “这是……这是最……最后一杯罗。”

    我感觉到了不妙,直觉提醒自己,喝完这杯以后,还是早点离开,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先褪去这股让人不安的燥热感比较好。

    “干杯”

    最后一杯酒也顺着喉咙,流了下去。

    似乎……似乎变得更加好喝了。

    身体摇摇晃晃的,被一股无法言喻的燥热感所充斥,全身似乎只剩下舌头还在发挥作用,将酒的味道,点点滴滴传到大脑里面。

    “喝……喝完了……我……也要……回……回去了……”

    刚刚站起来,又摇晃的坐了下去,甩了甩头,眼睛和意识一起,在逐渐的模糊着,周围的景-变得朦胧不清,对面传来蒂亚不断的叫唤,在脑海中变成了一声声遥远的回音,就仿佛是从相隔几公里的悬崖对面传来的一样。

    勉强的撑着桌子抬起头,看向声音对面,蒂亚那俏脸轮廓,已经完全模糊一片,恍惚间,仿佛变成了维拉丝,眨眼间又换成了琳娅,莎拉,洁l-卡,iǎ狐狸……

    一张张熟悉的面庞,在朦胧眼中不停掠过,不变的,只有这些绝美脸庞上,所带着的妩媚动人气息,大脑在这一刻突然膨胀起来……

    噗通一声,以五体投地般的华丽气势,上半身扑倒在桌子上,让蒂亚吓了一大跳。

    “凡凡,凡凡?”

    她iǎ心翼翼的探上前,推了推对方的身体。

    没有动静。

    糟糕,会不会是喝太多了。

    蒂亚马上就想到了这一点,不禁懊悔不已,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明明爷爷叮嘱过一杯就行了,自己偏偏让凡凡喝下三杯,结果过犹不及,反而晕倒过去了。

    “唉,我真是没用,为什么几次三番都失败……”

    等等

    蒂亚头一歪,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恍然地一拍手心。

    自己太纠结于酒了,虽然现在的状况的确是出乎意料之外,没有达到原本的目的,但是,凡凡现在不是已经晕过去了吗?

    俏脸逐渐染成一片绯红-彩的蒂亚,所具备的无以伦比的行动力,让她的大脑活跃起来。

    晕倒的凡凡=可以随便自己怎么样的凡凡

    也就是说,虽然不是最好的情况,但也不是最坏,只过是需要自己多付出一些【行动力】罢了。

    脑袋上似乎有一个iǎ灯泡在一闪一闪的蒂亚,深呼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诶嘿~~

    还是先将凡凡扶上再说吧。

    沙漠的少nv法师,并不缺乏体力,那没有一丝赘纤细而充满张力的身体,与她平时的大量运动(或者说四处窜)脱不了关系。

    因此,虽然对方是以结实而闻名的德鲁伊,蒂亚也并没有uā费多少力气,就搀扶起来了,考虑到特殊情况的话,就算用一只手拎。也完全没有问题。

    首先,先放在上躺好。

    然后回过头,收拾一下刚才因为倒在桌子上而变得一片狼藉的碟子和酒杯。

    紧接着,坐在边,呼吸有些紧张急促,想了想,伸出去的iǎ手又缩了回来,贼兮兮的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本书,翻看起来,一边看,一边了解的点头,并时不时将目光落到上躺着的男人身上,仿佛要印证什么一样,iǎ脸越发的红润害羞可爱。

    啪啦,重重地把书合上,收起,蒂亚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一丝m-茫,正如别人所形容,她是一个超级行动派,一旦决定了要做,就会全力以赴,罔顾其他。

    “凡凡~~凡凡~~凡凡~~”

    轻轻地,上了瘾似的,不断呼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就仿佛这两个字有着神秘的魔力一般,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在嘴里念出这个名字,心跳就会开始加速,连在睡觉之前,都会轻轻的念上几遍。

    蒂亚已经忘记了,但是不要紧,只要明白自己现在的渴望就行了。

    如同一只优雅美丽的猎豹,蒂亚挪步上跨坐在对方的结实腰上,轻轻低俯着上半身,一点一点的靠近那张熟睡的脸。

    “不能怪我哦,凡凡,都是凡凡太笨,一只把我当做iǎ丫头,一直不肯回应我,不得已才用这种办法……”

    这呢喃着,感觉到膝盖和手肘上传来的冷硬感,蒂亚困的轻轻眨眼。

    已经成为她的生活一部分的木和木枕,第一次让她感到些许的不妥,凡凡应该不喜欢这样又冷又硬的睡吧,玩意因为这样,他以后不肯跟自己睡怎么办?看来,还是得改变一下。

    想着想着,她那微微撅起的,弧度优美的嘴已经离身下的脸庞不足三分之一尺距离,从对面传来的呼吸打在脸上,痒痒的感觉。

    “凡凡真是大傻蛋~~”

    纤纤细指,轻轻捅了捅他的脸颊,蒂亚不禁l-出幸福笑容。

    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啊。

    要是凡凡能醒着,该多好啊。

    啾~~

    没有逆推时的少nv式羞涩和犹豫,在强大无比的行动力催动下,蒂亚毫不犹豫的ěn上了那近在眼前的嘴

    紧紧的贴在一起,湿润香甜的娇生涩的挪动着,脑子里回忆起刚才树上的内容,不由尝试的将粉舌伸出,在上面轻轻一iǎn。

    顿时,宛如触电一般的陌生感,让蒂亚骤然缩回舌头,继续保持着与的缠绵,酝酿了一会儿后,再次iǎ心翼翼的探出香舌,做第二次尝试。

    这一次坚持了稍长一点的时间,但还是败给了那股触电般的陌生感觉,以及少nv的羞涩,再次缩了回去,但是很快,第三次尝试又开始了……

    直到最后,蒂亚的香舌,终于能够停留在对方的间,开始尝试慢慢撬开闭着的牙齿,探向里面未知的地方。

    不知从何开始,或许连蒂亚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一丝淡淡的娇声,正无意识的从她口中漏出,整个空旷冷清的房间,逐渐被粉红-的暧昧气息所笼罩,带着青涩的妩媚以及yin靡的亲ěn,就仿佛是新婚之夜,初经人道的娇羞妻子一般,更加让人热血沸腾。

    陡然间,一双大手搂住了蒂亚的腰肢,突如其来的接触,让本来就处于紧绷状态的蒂亚,猛地睁大眼睛,但是紧接着,却又轻轻的眯上。

    聪明如她,以及猜出这是酒的效果发挥出来了,即使意识还在昏m-之中,但是被媚所发的y-望,却支配了这具身体。

    慢慢的,这双大手在蒂亚的娇躯上游离着,纤细光华的腰肢,手臂,腰肢,肩膀,在这些出来的肌肤上,不断轻轻地抚mo,粗糙的手指掌心和细腻jing致的肌肤所带来的强烈摩擦感,让蒂亚嘴里漏出的呻声逐渐放大,连她自己都开始察觉到了。

    紧接着,原本只有她单独的茫的忙碌着的香舌,突然得到了回应,被另外一条舌头突袭,席卷,吸允,从未有过的猛烈感觉,让蒂亚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气息逐而炙热,有些不知所措的承受着这股触电般快感。

    “呜呜~~啊~~~”

    突然间,那双原本在身体上游离的大手,竟然直接穿过她的兽皮短衣,握上那两团最是敏感的高耸**,蒂亚的瞳孔猛地放大,然后被一股股m-离水光所覆盖,取而代之的是越发娇媚的在房间里回着的呻

    凡凡……凡凡……蒂亚想……想给凡凡生宝宝,只要生下凡凡的宝宝……比凡凡的其他妻子都要快……那样的话……凡凡的目光……一定会更多的停留在蒂亚身上吧……哪怕只是多一点点也好……请好好的注视着我吧……凡凡……

    眼角里,轻轻渗出一滴幸福的泪水,蒂亚缓缓的,坚定的将iǎ手背在背上,一阵悉索轻解,片刻,她的兽皮短衣便从身上脱落下来,被衣服包裹着的后背以及前两团丰盈出了仿佛沙滩nv孩一般,和身上出来的淡淡iǎ麦-肌肤层次分明的nǎi白似白雪一样美丽。

    兽皮短衣被蒂亚解开后,原本还有些束缚的那双粗糙大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蒂亚两团丰满的上搓着,变幻出各种形状,而且还似不满足一般,一只大手悄然向下面滑了下去……

    “蒂亚,你在里面吗?”

    突然外传来的一声傲气呼喊,让蒂亚口中的呻声愕然而止,眼睛越发朦胧炙热的媚意,在也瞬间变成了惊愣和慌张。

    怎……怎么办?

    从未经历过这种抓jiān在的情况的蒂亚,心里了起来,出于少nv的本能,一个手刀往对方脖子上砍下去。

    抱……抱歉了,凡凡。

    蒂亚心里悲鸣一声,将**上的大手挪开,迅速穿上兽皮短衣,从上窜下,整理凌的发丝,让满是妩媚光泽的俏脸,冷却下来。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由此可见一个人的潜力,都是给bi出来的。

    然后,还没等蒂亚来得及藏好上的人,木就被一把推开,jing灵族的iǎ公主,贝雅那张稚气傲气的俏脸,从外面探了进来。

    “蒂亚,你刚刚去哪里了?”见蒂亚在里面,这丫头一点也不客气的推而入。

    “有……有点事……联盟表演已经结束了吗?”蒂亚做贼心虚的低声应道。

    “刚刚结束,走的时候没见着你,就顺便过来看看,对了对了,蒂亚,你看了吗?傻蛋吴的那个什么励志宣传,噗噗噗——实在是太……咦?”

    贝雅总算是发现,屋子里不止蒂亚一个,在上还躺着人。

    “是谁是谁,难道说蒂亚你竟然藏着男人?”

    八卦心大胜的贝雅,停下了刚才的话题,目光猛地往上凑。

    神诞日要推倒的nv孩,其实在1178章已经有提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