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好戏开锣
    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身边入手一名补魔助手iǎ跟班洁露卡,也不知道算是大收获,还是类似大富翁里面的踩中了大衰神的效果。

    以至于回到指挥帐篷里后,琳娅和莱娜惊讶的看到洁露卡跟在后面,纷纷对我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凝聚力表示敬佩。

    只是,让iǎ孩子喜欢,可以称之为nǎi爸光环效应,那么转一圈就能勾引个iǎ侍nv呢?

    禽兽公爵光环?

    上jiā了道具资料后,我考虑再三,又接下来了后续的道具安排任务,如果是靠我一个人的话,肯定是无法完成这些琐碎的事情,可是身边多了一个洁露卡,一切问题似乎就能迎刃而解了。

    刚刚入手的消息千万别忘记,这黄段子侍nv,可是有着华丽的舞曲骑士之称,对于这些工作,肯定有不少的经验。

    就连帮不上忙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也在指挥帐篷里为大家端茶送水,用笑容治愈着众人的疲惫,我这个临时总指挥,也是想尽量帮琳娅和莱娜减轻一些工作负担。

    很快,身兼重任的本总指挥又离开了帐篷,手里抱着的,还是刚才那叠道具资料。

    然后,还有一百名负责跑腿的士兵。

    紧接下来的工作,让我深刻感受到了一场表演的来之不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说的不仅仅是演员的演技,还包括各种准备。

    如果是常见的道具,稍微在仓库里找一找,还是可以找到,但既然是涉及到各个种族部落,拥有风格迥异的文化和艺术,那许多象征种族部落特-的表演道具,自然就不是那么容易准备。

    还有数量方面的困境,比如说一场舞蹈,无论再怎么随便,总之舞者身上的衣服必须有要求吧,像这种“因为事出突然,所以麻烦为我们准备二十套一模一样的舞服可以吗”的要求,实在让人忍不住怒掀茶几。

    突然个屁呀明知道会让人为难就不要心血来在表演开始之前才更换节目,给我好好的按照原来的安排表演屁股碎核桃的绝技呀混蛋你看我们都已经jing心准备了九十九个晒足三年的超硬核桃,甚至还为观众添加了惊喜,做了一颗和核桃外形一模一样的钢珠偷偷混在里面

    简单的道具还可以立刻准备,营地里不缺好的木匠铁匠和裁缝,但是稍微复杂一点的就没办法了,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改变,甚至是修改剧本,没办法,谁让这帮混蛋老玩什么心血来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吧。

    其中,洁露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作为在有着艺术种族之称的jing灵族里面,也受到崇拜和追捧的舞曲骑士,她的见识的确不是盖的,在无法解决道具的情况下,不但提供了许多有用的折中建议,甚至连剧本,只是略略扫过一眼之后,也能作出了更加合适的修改。

    虽然只不过是从三流提升到二流的程度罢了,不是导演不给力,是演员没功底,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一个上午的奔跑,感觉就像和领域级的怪物大战了一场,我差点没累成死狗,到是洁露卡jing神奕奕,不知道是因为实现了自我价值还是什么的原因。

    这个时候,一部分表演已经如火如荼进行中了,乘着准备的空挡,我们混在人群里偷偷瞄了几眼。

    “哦哦哦————”

    我发出惊叹,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台上演出的故事,应该是改编自某本骑士iǎ说吧,因为莎拉还iǎ的时候(虽然现在依然很iǎ),很喜欢听我给她讲一些骑士iǎ说,为了让iǎ天使高兴,我着实恶补了许多,所以现在一眼就看出来了。

    只不过……该说原创还是怎么呢?本来应该在最后打败魔龙王,和在故事开头就被掳走的恋人重逢,迎接大团圆结尾的故事,在刚刚还没开场几分钟,主角似乎就被村子外的iǎ怪给撂倒,现在呈血泊之势倒在舞台上,已经没有声息了。

    反而是被那位被掳走的恋人,开始逐渐适应了新的身份,然后和魔龙王的后宫,其他nv人展开了一场明争暗斗的争宠之战……

    原来竟然是宫剧呀混蛋

    反应过来之后,无法接受这种神展开的我,心中涌出了一种被坑惨的感觉,而且好像还不止自己一个人,观众席上已经有人愤然朝台上扔石头了,难道是那本骑士iǎ说的作者?

    “我说,如果不习惯的话,一开始就不要看好了。”

    从快要爆发的人群里钻出来,我无奈拍了拍蜷缩在怀里,脸-苍白,嘴唇颤抖的洁露卡。

    神诞日嘛,自然是很多人,就算有七个舞台分流,就算台上的故事再怎么坑爹,也起码站了几千人,身在其中,对于胆iǎ怕生,尤其是十分惧怕和男接触的洁露卡来说,她脸上的表情,简直就像刚刚一级从长老那里接过五百金币然后踏出新手村打算先练练级打打装备,就被本应该在游戏最后才出现的大魔王给半路拦堵的勇者。

    不过,我刚才的脸-绝对要比她更苍白,心里比她更害怕,生怕这傻蛋侍nv一个不iǎ心就暴走了,在这满是平民扎堆的地方,要是让洁露卡抓狂,那神诞日就要变成屠杀日了。

    “没问题,绝对会比亲王殿下的**晚一步爆发。”

    到了这种时候还不忘记吐槽我的黄段子侍nv,在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脸-逐渐转而红润。

    估计是想赖上我的怀抱,她干脆不走了,只是仰着头,眨着那双亮晶晶的,如同紫水晶一样富含着神秘和知的眼瞳,在近的能感觉到彼此吐息的距离下……

    互相吐槽着。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互相倾诉绵绵情话才是王道吗混蛋还我的纯情混蛋

    “话说回来,你那边的表演也快开始了吧,不去看看真的没问题吗?”

    我看看节目安排,jing灵族那边的表演,应该在大概十分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难怪在刚才,突然感觉到身边一下子走了许多观众。

    “没问题,她们都是专业的,出不了差错。”

    像慵懒的猫咪一样,舒服眯着眼睛的洁露卡,露出一道自信满满的笑意。

    “而且剧本舞蹈都是我安排的,这个世上,没有比作者特意去看自己的作品更加无聊的事情了。”

    “请向那些无聊的人道歉你这个大傻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反驳,总而言之,我觉得我必须得这样说一说,以便让某些人的心里好受一些。

    “到时间了,得赶往下一个舞台,看看道具布置的怎么样。”

    洁露卡拉着我的iǎ手,不由分说的iǎ跑起来。

    “唉唉?我还想看看结尾是什么样啊。”

    目光投向刚才的舞台上,我露出恋恋不舍的目光,虽然剧情的确很坑爹没错,但正因为这样,反而让我产生了一种【结尾会不会更坑爹】的观看下去的y-望。

    难道说……台上那些看上去演技和智商都只有三流的艺人,其实是故意设置这样的坑爹展开,掌控了观众的心理的可怕家伙?

    即便是发出任的抱怨,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被洁露卡拖着向前走,没办法,谁让她是伪领域级高手而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心境级的iǎ德鲁伊呢?

    而且能感觉到,这样手牵着手穿梭于街道的洁露卡,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在不断来回的奔跑中,很快,让人分外身心疲惫的上午过去,我们终于赢得了一个中午的休息时间,紧接着,下午的重头戏即将开始了。

    没错,就是身为主办方的我们联盟,所准备的舞剧表演,终于要开始了,两个宝贝nv儿和卡洁儿倾情演出的我和维拉丝不得不说的故事,也名列其中。

    让我看看,两个iǎ公主的节目排在……呃,挺靠后的。

    对了,我和阿琉斯的表演呢,踏出用歌声拯救世界的第一步在哪里?

    我记得也是安排在第二天里面的……

    将今天的节目从头到尾足足找了三遍,我愣是没有找到,结果最后,在第五天的傍晚,几乎是神诞日快要结束的时间,才找到了自己的节目。

    等等,究竟是哪个家伙,把我的演出移到第五天去的?

    我一个怒掀心灵茶几,立刻就找来羽笔,打算将节目顺序重新调整过来,以免影响自己征服……咳咳,不,是拯救世界的前进节奏。

    “吴大哥,节目已经安排好了,就算是你也不能改哦。”

    在一个微妙的时间,琳娅出现,将我握着羽笔的手臂紧紧抱在怀中。

    是打算使用胸器攻击吗?为了这个宇宙,无论是什么样的惑,我也不会有丝毫的m-茫

    咬紧牙根,额头冒汗,胳膊颤抖,手上的羽笔,在我的信念驱使下,在以一点一点的速度,逐渐向纸面上bi近。

    “大哥哥,口渴了吗?喝杯水吧。”

    “大人,忙了一个上午,肚子已经饿了吧,我已经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哦。”

    强力的援军出现,仅仅在瞬间,就让我高举白旗。

    仔细想想的话,在这个时间点,也算是压轴表演吧,虽然晚了一点,但那时候的观众绝对要比平时多好几倍,从长远看来,显然更加有利自己踏出征服宇宙的第一步。

    我找到理由说服自己,然后心安理得的从莎拉手上接过杯子,从维拉丝手上接过饭盒,并陶醉于手臂深陷那让人**的【大峡谷】之中。

    下午约二时,联盟的演出即将开始,台下早已经聚集了数万名观众,而且还在不断有大群大群的观众涌入,演出还未开始,就已经比早上的jing灵族表演,观众多出一倍不止了。

    由此可见,咱们联盟在民众心中受拥戴的程度,这个数据还是蛮乐观的。

    我和维拉丝几个,早已经出现在特等席上,一边吃着从观众席那边买来的爆米花,一边等待表演开始。

    “阿尔托莉雅,你也来了?”

    快有一天未见的阿尔托莉雅,落座在我的旁边,身后跟着的,正是中午刚刚分别的黄段子侍nv,还有jing灵族的iǎ丫头公主贝雅。

    “阿卡拉nǎinǎi亲自筹备的节目,不来看的话可是会遗憾终生。”阿尔托莉雅含笑的向我们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到舞台上面。

    “听洁露卡说这一天时间你转了许多地方,怎么了?”我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

    “一来是完成分配的任务,二来,也是为了学习。”

    “学习?”

    “没错,虽然在我们一族里,神诞日也是十分重要的节日,但是对我们来说,还有更加重要的jing灵祭,阿卡拉nǎinǎi策划的这次空前盛大的神诞日,可以学到很多经验,在将来,我也想举办同样盛大的jing灵祭。”

    阿尔托莉雅颇有些雄心勃勃的这样说道。

    灵祭?

    好像有听说过这个名词,不过印象实在不大。

    作为jing灵族亲王的本人,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站在阿尔托莉雅身后,以一脸严肃正直的侍nv骑士姿态欺骗世人的洁露卡,也悄悄投过来一记鄙视目光——我就知道你这傻蛋亲王,连jing灵祭都不知道是什么。

    “虽然可能有点任但是jing灵祭那天,我还是十分希望凡也能够出席。”

    回过神,阿尔托莉雅正用她那威仪的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的碧绿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只要到时候,手头上的任务不是很着紧,我一定会空出时间参加。”对于阿尔托莉雅的请求,我只能做出这样的,最大限度的承诺。

    “有这句话就够了。”

    比太阳还要耀眼和纯粹的笑容,自阿尔托莉雅绝美的脸庞上绽放开来。

    在我们两个聊着的时候,又陆续有人向这边走过来。

    比如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卡洛斯来我可以理解,毕竟有卡洁儿的节目,如果不是任务在身的话,恐怕这nv儿控骑士心中的那份激动和期盼,会让他从昨天夜晚就睡不着觉,早早的来这里等候了。

    但是西雅图克这厮……他怎么看也不像是喜欢看话剧的人啊。

    虽然我很清楚,就和某个身具疯狂之血,冷漠残酷的家伙,其实内心十分讨厌暴力一样,西雅图克这家伙,偶尔也会看到他坐在树下看书的震惊世人一幕,不过我内心里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反差设定。

    紧接着,蒂亚,iǎ狐狸,克里斯,穆矮冬瓜,老酒鬼,法拉老头,这些希望看到和不希望看到的家伙,也一一登场,看来这场联盟举办的演出,召唤力还真是相当的惊人。

    “听说会有我们矮人一族客串表演,我就勉为其难的过来看一下。”

    穆矮冬瓜恬不知耻的说道。

    “哦,扮演的是路边的冬瓜吗?”老对头法拉,立刻就出言讽刺起来。

    “闭嘴,你这老匹夫,瞧你瘦成干柴的样子,就算拉去扮演路边一颗老槐,观众也会嫌上面的树须太少,假的不行。”穆拉丁不屑回了一句。

    “你这矮子才是,就算剁掉四肢也不过像个咸菜坛子。”被戳中痛处的法拉,心疼的捂着他所剩无几的稀疏胡子,破口大骂道。

    这时候,台上的表演已经开始了。

    “咦?”

    左边数起的第二个座位上,响起了iǎ狐狸的惊疑声,她盯看着手上的节目表,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然后妩媚俏目,直瞪过来。

    “第一场话剧,竟然是你这傻蛋编的。”

    众人也露出恍惚的表情,连忙看向手中的节目表,果然,第一场话剧后面,编剧的名字赫然写的就是本人。

    哼哼,终于发现了吗?你们这些家伙。

    我不可一世的仰起下巴,发出轻哼,用高傲的眼神提醒众人,你们身边的文艺青年,可不止洁露卡一个啊。

    “哼,反正又是从哪本iǎ说里随便抄来的东西。”老是喜欢和我作对的iǎ丫头贝雅,如是判断道。

    “不,如果是这样反倒能松一口气……”

    对我【天马行空】的思想,有更深入了解的iǎ狐狸,抖着茸可爱的狐狸耳朵,重重叹了一口气。

    说话间,台上的表演已经完全展开。

    只见五名身穿着不似暗黑大陆风格的青铜-铠甲的少nv,正东倒西歪,嘴角流着鲜血,似乎受了什么严重的创伤,不远躺着一名胸口中箭的野蛮人。

    “坚持住,星矢子”

    “别担心,紫姬,我不会倒下的”

    “冰丽,坚持住,我马上来帮你。”

    “别管我,辉娜,往前冲,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舜nv,光明就在眼前”

    “我们一定要……”五个伤痕累累,但是目露坚强的nv孩,异口同声。

    “一定要救醒我们的战神奎托斯”

    “斯巴达万岁”

    唰啦唰啦,只见目瞪口呆的众人,正将手中的爆米花往鼻子里塞。

    “吴师弟,是我的错觉吗?那个倒下去的野蛮人,叫奎托斯什么的,模样怎么有点眼熟?”西雅图克郁闷的指着自己。

    “没有那回事,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正视着西雅图克的目光,没有丝毫的心虚。

    西雅图克悻悻然的抓起一大把爆米花塞到嘴里,似要发泄心中无法宣泄的不知名郁闷般,大口大口嚼起来。

    “五位英勇的战士哦,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绝对不允许战神复活。”

    这时候,新的敌人登场了。

    身穿华丽铠甲,里面套着白-的公主服,头戴皇冠的美丽少nv,手持三叉戟登场,后面跟着七个全副武装的iǎ矮人。

    “你是什么人?”五少nv大惊。

    “海皇。”华丽的少nv,口中威严而轻雅的吐出四个字。

    “海皇.白雪”

    大矮人:“剑士。”

    二矮人:“枪兵。”

    三矮人:“弓兵。”

    四矮人:“骑兵。”

    五矮人:“魔术师。”

    六矮人:“暗杀者。”

    七矮人:“狂战士。”

    “我们是,海皇座下七大海将军”七名矮人异口同声道。

    不知为什么,座在一旁吃着爆米花的阿尔托莉雅,额头上那根金-呆又在拼命戳我的脑袋了。

    “哼,过家家就到此为止吧,让我来结束这场战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是谁?”海皇和五名少nv同时喝道。

    “冥王”

    从yin影之中,缓缓走出一名身着黑暗铠甲,体型娇iǎ,头戴iǎ红帽,手挽iǎ餐篮的iǎnv孩,用深沉的目光注视着场上所有人的人。

    “冥王.iǎ红帽”

    “还有我们,冥界三大巨头”从她身后跳出一男二nv三名战士。

    “野狼”

    “灰姑娘”

    “农夫的nv儿”

    “第三家伙的名字完全就是意义不明吧混蛋”

    无法忍受而抓狂的贝雅,拼命摇着我的肩膀吐槽起来,其他人已经是不断机械的把爆米花塞到眼睛上,目露呆滞。

    “你不觉得这样的三强对立,很有看头吗?”我擦了擦脸上贝雅的口沫,苦口婆心劝道。

    “还是继续看下去吧。”

    这时候,台上的激战已经展开,首先倒下去的是冥界三巨头野狼,谁让这方的人数处于劣势呢?

    “野狼”iǎ红帽抱着倒在血泊之中的部下,哭泣不已。

    “冥王大人,其实杀死你外婆的凶手是……是……”野狼话没能说完,就歪头倒下了。

    “看我的无限剑制”

    “都给我化作流星吧,天马流星拳”

    “统统去死,曙光nv神之宽恕”

    “已经……完全套了吧。”看着台上的大斗,坐在旁边的维拉丝苦笑不已。

    “最后的剧本是怎么样来着?”

    “我想想看……嗯,没错,是直到剩下一个人站着为止。”我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

    结果被莫名的一阵拳殴打了。

    舞台上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场无差别的大斗,比如说七矮人将身为同伴的三矮人弓兵一刀砍倒,舜nv一记星云锁链爆了姐姐辉娜的菊花之类的……

    出乎意料,台下的观众到是看得津津有味,大概是觉得这样的战斗也蛮有意思,总比骑士iǎ说里那些老掉牙的剧情要好。

    顺便一说,最后的结果是全灭。

    最后,我是被一旁的维拉丝给摇醒的。

    “大人~~~大人~~~”

    “怎……怎么了,维拉丝。”

    我捂着还青肿的脸颊,暗暗将刚才浑水摸鱼痛揍自己一顿的某些人记在了iǎ本子上。

    “西露丝她们的表演就要开始了。”

    维拉丝羞涩的凑上iǎ嘴,在我耳边这样轻轻呵气道。

    “什么?”

    我连忙摇摇头,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天离晕倒之前,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iǎ时了。

    这些家伙,下手还真够狠啊。

    维拉丝在一旁温柔的帮我着肩膀,脸蛋一直绯红绯红的。

    “呜呜,真的要演吗?”她不好意思的悲鸣着。

    “我十分理解你的感受,但这是阿卡拉nǎinǎi的恶趣味,我也没办法阻止。”

    我同情的看着眼前的nv孩,自身的经历要在台上被表演出来,而且还有数万观众看着,对于害羞的她来说,是多么大一个挑战啊,能站在这里已经算不错了。

    “还好还好,赶上了。”

    这时候,琳娅和莱娜竟然也赶了过来。

    “拼命的将接下来的工作完成了,空出半个iǎ时的时间,嘿嘿~~~”

    朝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两个nv孩择位坐下,聚jing会神的看着舞台。

    瞪着舞台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察觉到什么的莱娜,脸红红的来到我面前,求共享视野。

    啊哈哈,原来我家的莱娜,也会有天然呆的时候。

    就在这时,原本喧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今天的重磅表演终于开始了。

    慌忙之下,我不顾莱娜微弱的抗议,直接就抱着她娇iǎ的身体,放在膝盖上面,手握着手,开启了共享视野。

    恰在这时,男扮nv装,一身皮甲斗篷的打扮,宛如俊美王子一般威风凛凛的西露丝登场了。

    哎?这服装的还原度真高啊,那时候我身上就是这么一套行头,只是同样的着装,西露丝穿起来像是nv扮男装的俏丽王子殿下,而我则像是土八路。

    看到一幕幕熟悉的剧情,在台上展开,我不禁感慨万分,那些已经有些模糊的回忆,在脑海之中,又开始逐渐的鲜明起来,望着台上的眼睛一片朦胧,仿佛穿过了时间的束缚,再次回到了七年前,那个怪物袭村的岁月。

    这章写的有些混本来是能写的更好,更加吐槽满载的,果然还是被昨天的事故打了节奏,思绪有点跟不上,自己是十分不满意这章。

    希望明天的章节能够回归正常吧,某凡蓄谋已久的复仇行动就要上演了,可千万不要iǎ看罗格第三吝啬的iǎ心眼程度,那些帐,都一笔一笔的记在iǎ本子上呢,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