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汪~~~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汪~~~

    “大……大人,已经睡着了吗?”

    蹑手蹑脚从打开的一道缝里钻进来的维拉丝,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轻轻唤道。

    我说,你究竟是想叫醒我,还是不想?

    迅速反应过来之后,我躲在被子里偷笑。

    真是多此一问,维拉丝这个慌慌张张的小笨蛋,我又不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毫无察觉,而且,难道说我没醒,就打算撤退吗?

    想了想,作心大起的本德鲁伊,果断选择了装睡,并且发出一阵阵睡熟的呼噜声,心里也在暗暗思索起来,维拉丝那么晚了,还跑过来做什么?不可能是想找自己做啪啪啪的事情吧。

    不好,节又被三无公主那大盗偷走了!

    “大人?”

    细微的声音,从面前传来,维拉丝已经挪步来到床前,即使闭着眼睛,我也能想象到她现在一副困扰的样子。

    “还……还在装睡吗?啊呜~~,大人又在欺负人了。”

    被识破了吗?不可能,我如此完美的伪装。

    心里一惊,我突然想到,这难道不是小说里经常会出现的试探情景吗?某个配角大喝一声,那里的朋友,躲了那么久,不出来见个面吗?于是主角惊出一声冷汗,等察觉到对方看着的方向,和自己所在的位置完全相反,才知道原来是对方的惊弓之计。

    就是这种感觉的样子,没错,维拉丝一定是在用这招试探我。

    于是,我继续装睡。

    然后,鼻子和嘴巴果断被气呼呼的维拉丝堵住。

    “我要是真睡着了,被你这样一岂不是要在梦中蒙主召唤?”

    睁开眼睛,我泪流满面的瞪着眼前的小娇妻……不,现在的身份应该是杀夫未遂的准犯人。

    “大人以为,我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维拉丝轻轻摁着我的鼻子,露出温柔笑容,里面似乎有一些幸福的得意之

    “大人睡觉,可是从来不打呼噜哦。”

    原来是这里露出破绽了呀混蛋!

    看来做人果然不能太想当然,尤其是对于笨蛋来说,自认为完美的伪装,说不定在别人面前已经是破漏百出。

    “咳咳,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尴尬咳嗽数声,我故作正经的从床上坐起,将置于床前的魔法灯打开。

    “那……那个……”

    淡淡的白光照映下,维拉丝白皙俏脸浮起了一片红晕,吞吞吐吐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就是……就是关于今天早上的事情。”

    “今天早上怎么了?”我承认,我的确有点睡m-糊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是瞒着大人的事情……”

    维拉丝做错事的,两只小手紧紧抓在胸前,低声说道,那双乌黑圆亮的大眼睛里,满是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光泽。

    “哦!!”

    大脑读盘完毕,启动d1.0系统,开始加载逻辑软件……哔哔哔,警告!警告!发现笨蛋病毒入侵!为避免重要资料被盗取,自动爆炸程序启动,还剩5秒

    才怪呢混蛋!!

    “大人!真的有在听我说话吗?呜~~!!!”看出了我在走神的维拉丝,投以险恶目光。

    “当……当然,是说瞒着我暂代阿卡拉职务那回事是吧,我当然在认真的听着。”

    就和攻略路线里的最后一个选项【追上去/就这样吧】一样,选择后者的话,无论前面的选择多么完美,也会迎来悲剧的柴刀鲜血结局。

    在这样决定的flg分支面前,我果断选择了能让自己见到明天的太阳的选项。

    “大人真是的……”

    维拉丝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歹刚才那股险恶的气息,是缓和了下来。

    “所以呢?今天早上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吗?”

    “就……就是……大人真的……真的已经原谅我了吗?”恢复到刚才那副紧张兮兮而又可怜兮兮神态的维拉丝,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袖。

    不要抛弃我嘛——仿佛是紧紧咬着主人裤脚的可怜小狗的举动和目光。

    “哈……”我惊讶的看着维拉丝。

    今天早上不是明明已经败在了她那小狗撒娇的攻势下,亲口原谅了她吗?

    而且下午逛街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生气的意思,即使是世界上最亲密最甜蜜的新婚夫妇,也比那时候的我们好不到哪去。

    到了现在,心里还不踏实,睡不着觉,所以要跑过来再确认一遍吗?

    真的,那么的在乎我?

    心里一股激的暖流,在明白了维拉丝现在的奇怪举止,所代表的感情以后,瞬间涌遍全身,恨不得将这个惹人怜爱,让人无法不爱的小妻子,紧紧搂在怀里,一辈子也不放手。

    但是……该怎么形容这种内心冲动呢,越是爱着这害羞的小妻子,我心里就越发的想——欺负她一下,看着她露出泪眼汪汪的为难表情,然后在一把搂在怀里拼命疼爱。

    难道说潜意识里,自己其实是个抖?

    也罢,虽然不大喜欢抖这种属但无论怎么说,总比以前认为的隐藏m属要好。

    “咳咳。”我重重的咳嗽几声。

    “是呢,被最喜爱的妻子欺骗的感觉,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到现在,那道伤口还在我幼小脆弱的心灵上滴着血,究竟要不要原谅你呢?让我想想,嗯哼~~~~”

    维拉丝乌溜美丽的眼睛里充盈着水光,等待着我的最后判决。

    “好吧,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在紧张的目光注视下,我将手心一拍。

    “什么要求,大人说吧。”明知道我有着爱欺负她的恶劣格,但是,维拉丝还是义无反顾的点着头。

    “呃~~~对了,就这么如何,汪~~~的叫一声给我听听。”

    “咦……咦咦?!!”

    对于这个出乎意料的简单,但是又出奇的难为情的要求,维拉丝瞪大美目,脸颊两边迅速染红起来。

    “不……不能再换一个吗?”

    “不行,男人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做大义凛然状。

    “真……真的只要这样……这样叫了,就会原谅我吗?”

    抬起头,那双不断颤抖着的睫娇小的鼻梁,羞怯泛红的脸颊,微张吐息的樱唇,以及半跪坐在床前,探出曲线玲珑的半身的人姿势,融合着房间里昏黄的光线,让维拉丝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暗媚气质。

    “当……当然!”

    吞了一口口水,我呆呆的看着维拉丝,有些结巴和慌张的应道。

    然后,维拉丝低下了头,不断把玩着自己的衣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既感到万分的羞涩,又有着担心自己做不好,无法让对方满意进而原谅自己的不安。

    因此,酝酿了好一阵子,她才微颤颤的重新抬起头,睫抖动,眼睛里蓄满了羞涩和不安的水光,在灯光的照映下,里面镶嵌的乌黑瞳孔,就好像黑宝石一样,在闪烁着无尽的璀璨光辉。

    脸颊至耳根和脖子上,都红透了,小小的鼻翼轻颤着人的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如此不断重复,最后,才轻轻从那喉咙深处,带着浓浓的鼻音,发出一声。

    “汪~~~~”

    细微的,娇小的,柔弱的,仿佛刚刚出生不久的幼犬一样,第一次在主人的怀里抬起头,冲温柔抱着自己的主人,充满了依赖和撒娇的一声叫唤,从维拉丝嘴里发出。

    笃笃笃的连续击破,我的心里,回起了被一根粉红-的箭矢,直接贯穿数十个靶心的响声。

    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萌了啊混蛋!!!!!!!

    有好一段时间,我的呼吸窒息,五脏六腑完全被那一声萌音给填满了,真的以为自己要被活生生的萌杀。

    “可……可以原谅我了?”

    维拉丝娇羞不安的声音响起,看她现在的脸颊,通红熟透的似乎真的能滴出汁来了。

    “当然……当然……”

    陶醉而不可拔,我傻呼呼的点着头。

    “太好了。”

    捂着胸口,维拉丝似乎放下了最后一块心头巨石般,一直绷的肩膀,放松了下来。

    “那……那我先回去了,大人也要好好休息哦,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感觉到似乎足足把一个月的害羞分量,在刚才那“汪”的一声中爆发出来,维拉丝捂着发烫的脸颊,只想快点逃离这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她的羞耻气味的地方。

    “等等,哪里跑。”

    察觉到维拉丝的小动作,反应过来的我嘿一声从后面搂住了维拉丝。

    “呜~~呜啊~~”

    维拉丝惊叫一声,害羞的蜷缩起来,被我搂了上床。

    “不……不是大人亲口说的,明天有很多工作,要早点休息吗?”

    从我的眼睛里,看出想要做什么,维拉丝紧抓着衣领,羞答答的低着头,不敢面对我的目光。

    “的确是有这么说过没错。”装模作样的沉思起来,我点点头。

    “但是维拉丝,不是有一句俗话说,送到嘴边的不吃,就是在犯罪哦。”

    “大人又在糊人,才……才没有这样的俗话,而且我过来也不是想……想做……做那种……”

    紧紧蜷缩在怀里的维拉丝,声音越来越低。

    “想做那种什么,我没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在那娇滴的发烫脸蛋上,亲了一口,我促狭的问道。

    “大人欺负人。”维拉丝干脆将脑袋拱入了自己怀中。

    “我啊,只喜欢欺负维拉丝一个哦~~~”

    轻轻挥手,随着魔法灯的熄灭,房间重新笼罩在黑暗之中。

    一阵滋滋的亲吻声,伴随着细微娇腻的呻响起,紧接着是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声,不一会儿,只穿着单薄睡衣过来的维拉丝,就被剥成了赤luo羔羊。

    “呜!不……不要,这种羞死人的姿势,怎么……怎么能从后面……”

    “乖露露,以前不是已经试过了吗?”

    伴随着一问一答,比刚才更进一步的撩人娇喘声,开始缓缓地在黑暗的房间里漾起来。

    “话……话虽然是……是这样说,但总……总觉得这次……大人……大人心里……在想一些……想一些不好的东西……”

    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在不断急促和娇媚的呻里,回着。

    “没有……没这回事。”

    “真……真的?”

    “骗你是小狗……”

    我:“……”

    维拉丝:“……”

    一会儿后……

    “小露露,再叫一声怎么样?”

    “果然是……是这样!才……才不要,大人……是,恩~呜~,是……小狗!!”已经变得高昂的娇喘声里,勉强分离出一句气呼呼的声音。

    “不要拒绝的那么快嘛,又不是没有叫过。”感觉到维拉丝的意识正在被快感逐渐吞噬,我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起来……

    片刻之后,享受着高余韵的维拉丝,满足的在怀里磨蹭,伸出那湿滑娇嫩的粉舌,不断在自己脖子上亲昵的iǎn舐着。

    然后,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怀里突然发出“汪~~”的一声,这样娇媚的轻叫。

    就像是战争的导火索,在再次被瞬间萌杀的同时,也引起了下一场征伐。

    然而,无论是被维拉丝萌杀,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某人,还是已经完全沉醉在与爱人的温存之中,忘记一切的维拉丝,都没有察觉到,裂开的缝里,正有两双乌黑美丽的大眼睛,在看着里面的一切。

    本来,维拉丝只是打算着过来确认,然后安安心心的回去睡觉,并未预料到这样的【后续发展】,所以打开的那道缝,当时并未掩上。

    结果,一会儿后,自觉大家都已经睡着了,便着勉强睁开的犯困眼睛,怀里抱着一个大枕头,准备实施蓄谋已久的【和爸爸一起睡大作战】计划的西露丝和艾柯露,这两个小公主,顺理成章的看到了这一幕。

    两个小小的脑袋叠在缝上,一眨不眨的看着,不知过了多久,西露丝和艾柯露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的缩回头,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间,才松一口气,然后捂着发烫的脸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黑宝石一样的眼瞳,倒影着对方的模样,两张一模一样的稚嫩美丽的俏脸上,都泛着丝毫不逊-于维拉丝“汪”一声后的红晕。

    “艾……艾柯露。我们好像……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更加害羞的西露丝,将脸颊深深的埋入怀中枕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

    虽然未像西露丝一样,但是艾柯露的脸蛋,也泛着丝毫不逊-的深透红晕,同样有些不知所措。

    两个小公主,就这样抱着枕头,呆了好一会儿,发热发涨的脑袋,才逐渐冷却下来,抬起头,眼神互相对视着,心灵相通的属让她们都清楚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艾柯露,你先来。”

    西露丝害羞的抱紧枕头,脸上好不容易才褪去了一点的红晕,又有加深趋势。

    “你才是姐姐诶。”

    甚少直接叫西露丝姐姐的艾柯露,这时候到是想起了这样的设定。

    “好吧,我先来就我先来。”

    不过,艾柯露很快又下定了决心,她也知道,这个姐姐比自己要害羞许多,所以只能先上了。

    在西露丝的注视下,艾柯露的小脸,红晕逐渐加深,变得比刚刚溜回房间里的时候,还要红透。

    然后,用她带着满满地纯真和清澈的动人嗓音,模仿刚才在缝里所窥视到的,所听到的东西,轻轻发出一声叫声。

    “汪~~~~”

    如果这时候,某德鲁伊在场的话,非要将自己的头种在地上不可,当然,某只温顺害羞的小狗,则更是羞耻y-绝,躲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敢露脸都有可能。

    “西露丝,轮到你了。”

    叫完以后,艾柯露不好意思的连忙催促道,至少,如果是共犯关系的话,这份羞涩会减轻一些。

    “汪~~~”用着和艾柯露一模一样的悦耳声音,西露丝也羞羞答答的轻叫了一声。

    然后,两个小公主细细品味了各自的叫声,一会儿,突然变得垂头丧气。

    “果然……和维拉丝妈妈有很大差距呢。”

    “西露丝也是这么觉得吗?”

    “看来,只有维拉丝妈妈才适合这么做。”

    “看来的确是这样,爸爸以前不是也说过吗?维拉丝妈妈是【忠犬属

    “原来如此。”

    两个双胞胎皱眉沉思。

    “每个人的特点都不同,一味去模仿别人,终究会落于下风,我们得找到属于自己的特点,可以让爸爸像看维拉丝妈妈时那样m-醉的特点。”

    西露丝这时候到是发挥了姐姐的成熟,头头是道的分析起来。

    “没错,一定要像维拉丝妈妈那样,彻底把爸爸虏获。”艾柯露气势满满的高举双手。

    “但是……我们有什么其他人没有的特点呢?”西露丝苦恼的将半个脑袋,缩入杯子里面。

    “也对呢,究竟有什么呢?”刚才还是气势满满的艾柯露,也抱起了头。

    看来,这对小公主,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们的双胞胎属是何等的特殊,只要能充分利用,对男人的杀伤力之大,恐怕就连莎拉,莎尔娜和阿尔托莉雅那样的天之骄nv,也要逊-一分……

    小七我啊,只要想做还是能做到的,哼哼。

    :新的一月,大家别忘记推荐月票订阅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