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祭礼开始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祭礼开始

    从气势上看,阿尔托莉雅的队伍,更像是国王出巡。

    “哥哥,加油哦。”

    莱娜的小手,轻轻从我的手心里钻出,退后一步,这样对我鼓励着说道。

    加什么个油啊,难道你认为哥哥我,现在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就会变得很挫不成?嗯哼。

    抱歉,我吹牛了,很挫谈不上,但是人格魅力上,自己的确无法和阿尔托莉雅比较,这时候只能借助主角光环进行作弊……

    纳尼,阿尔托莉雅也有主角光环?!

    绝对了,对这个既然是关系很好的夫妻,又不得不代表两个不同的种族进行暗中较量的无情世界绝望了!

    两支队伍在岔路口相逢,本来,如果我和阿尔托莉雅不是夫妻关系的话,那应该像是两名冲刺路段的田径选手一样,保持泾渭分明的距离,扯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大旗,暗中你争我赶,势要从天南地北到宇宙星河三百六十度角互相较量一番才对。

    可惜,这只是假设,我和阿尔托莉雅,根本就是关系要好的夫妻一对嘛。

    结果,本来摩拳擦掌,像红了眼的斗牛一样注视着对方,鼻孔里喷着粗气的两族士兵,尴尬的发现,随着自己要保护的人,走在了一起,两支队伍也jiā错到了一块。

    还有什么能比在百米赛跑的最后冲刺争夺阶段,正打算拼个你死我活,比赛却突然宣布变成二人三足的配合,两个原本要争夺第一的人被绑到了一起前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更让人感到尴尬的事情?

    至少现在,两族的士兵暂时没有找到,只能默默接受这种最为尴尬的设定。

    还好,营地现在不止联盟和jing灵两个种族,虽然最大的竞争对手变成了队友,让他们觉得一拳打在了空气上,但好歹还有兽人族,赫拉迪克族,至少得让他们看看我族威风。

    哦,差点忘记了,还有矮人族……矮人族……还是算了吧。

    “早安,阿尔托莉雅。”

    我开始感谢我们两个是夫妻这种设定了,这让自己无需用太正式的言辞举止,也不会显得很突兀。

    “早安。”

    身披青-的绒皮大氅,微微敞开一条缝隙的前神,隐约露出着银-的铠甲光泽,显露出一股雍容华贵的气势,这样一副威严的让人几乎不敢抬头与之对视的阿尔托莉雅,正含笑的用目光上下打量着我,额头上的金-呆一个劲的转动着。

    “十分贴衬的斗篷,是出自维拉丝之手吗?”

    “你怎么知道?”我对阿尔托莉雅的敏锐察觉力,表示吃惊。

    “能够做出这样合适的衣服,并且拥有这样的手艺,维拉丝的可能最大,不是吗?”

    阿尔托莉雅含笑的,将她那掌管着整个jing灵族数以亿记的生命,却让人觉得分外纤柔的小手,轻轻抬在我面前。

    “真是明察秋毫,我的nv王陛下。”

    牵过阿尔托莉雅的小手,目光余光,无意间落到她身后的贝雅身上。

    哎呀呀,真是抱歉了呢,长得太矮了,刚才一时没看见,我们的贝雅小公主居然就是眼前。

    向对方投去这样的揶揄目光,本来以为这个打扮地漂漂亮亮的jing灵小公主,会立刻气的暴跳如雷,就算不是,也要深呼吸三大口,将小嘴高高的鼓起。

    岂料,她正在瞪大眼睛瞅着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我刚才那道充满恶意的目光。

    难道说……是被我今天帅气十倍的样子给m-住了?

    虽然我是很想这么认为,但是这让人羡慕嫉妒恨的jing灵族,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nv,光是这支jing灵队伍里面,随便拉出一个男灵,就能将自己比下去,所以这种想法还是早早打消掉为妙吧。

    那让这丫头惊讶的事情,就值得琢磨了。

    呸呸呸,这笨蛋吴,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是太恶心了,还老说我装成熟,虚伪,虚伪的笨蛋!!

    此时,贝雅心里正在破口大骂,她觉得自己很委屈。

    为什么这家伙装模作样就可以,我学学阿尔托姐姐的样子,却要被他脑袋一口一个矮子小丫头的嘲笑,明明是个笨蛋还那么嚣张。

    哼,只不过是穿的好看一点,平时是狗模狗样,现在不过是人模狗样罢了,和阿尔托姐姐一比,还差天地那么一大截呢。

    贝雅鼓着因为生气而变得通红发烫的俏脸,那双水媚媚的大眼,一路都在恶狠狠瞪着走在前面的宽大背影。

    至少,在别人看来是这样。

    和莱曼长老打过招呼后,这只将近扩大了一倍的队伍,在路上引起了更多人的瞩目,目光大多数都落在手牵着手,走在正中间的我和阿尔托莉雅身上。

    “凡,变得更加像样子了。”阿尔托莉雅侧着脸,向那些注视过来的目光轻轻点头,话却是对着我说。

    “嗯?”

    我有些m-惑的将视线追随过去,只见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所及,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包括那些经常在酒吧里喝高了以后,哈哈大笑的说“就算jing灵nv王来了又怎么样”的笨蛋冒险者。

    有那么点霸气侧漏的味道啊,我的这位jing灵妻子。

    “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是,正如我猜测的那样,凡一定能成为优秀的领导者。”

    和那些欢呼的群众打完【招呼】以后,阿尔托莉雅回过头,面对着我,报以一个炫目的让我忍不住要眯上眼睛的微笑。

    虽然平时看不出来……吗?感觉像是被阿尔托莉雅无意间吐槽了。

    “没办法,要是到了关键时刻,还不好好干,可配不上你这样优秀的妻子。”

    撇着脸,被阿尔托莉雅这样一夸(吐槽?),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安心吧,凡只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就行了,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的身边,不是约定好了吗?如果凡就是那把划破黑暗的剑,那么,我将成为你的盾,剑不折,盾不破。”

    另外一只纤柔的小手,覆盖在了我的掌背上,被两只小手紧紧包裹着,轻轻侧过身子,将她那双饱含强大意志的碧-眼瞳,庄重着注视过来的阿尔托莉雅,语气亦是坚定和自信无比。

    “我相信,只要我们夫妻两个齐心合力,这个世上,不存在突破不了的障碍。”

    “被你这样一说,我现在都想自信满满的去挑战三魔神了。”

    我钦佩的看着散发出太阳一般耀眼光芒的阿尔托莉雅,她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觉得只要有她在的话,无论要做什么事情,前路都将充满光明和自信的家伙。“这样可不行,我可不会陪凡一起去犯傻,也会将凡牢牢的栓回来。”阿尔托莉雅将俏脸往另外一边撇去,似乎在闹别扭一般眉头蹙起,合着眼睛,大声说道。

    哦哦哦,没想到这呆竟然会也作出那么可爱的举动,真是萌呆了。

    幸好,在我和阿尔托莉雅窃窃私语的时候,周围的士兵护卫,非常机灵的加大了包围密度,让站在外面的人,难以窥到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表情以及对话,不然我这个做丈夫的,今晚可是会懊悔的将枕头都哭湿掉。

    当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就比如说一直死死的从后面投过来让人骨悚然目光的贝雅小丫头,就瞪大了双眼,两那尖细可爱的jing灵耳朵,都竖了起来,一副突然受到9999点文化冲击的惊讶姿态。

    换做以前,打死贝雅也不会相信,自己所崇拜的,成熟威严无比的阿尔托姐姐,竟然会……竟然会如此自然而然的露出这样一副小……小nv人一样的神态。

    要是让那些倾慕阿尔托姐姐的jing灵们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们该痛哭还是大笑呢?

    “说起来,狐人族和狼人族那边……哦,一说就来了。”

    我和阿尔托莉雅,停下队伍,视线从让开一条通道的人群外,看向远处而来的烟尘滚滚。

    虽然隔着大老远的,让人无法分清究竟是哪个族的队伍,但我心里却是亮堂的很,是那只俏狐狸的气息没错。

    果然,不一会儿,狐人族的隐约身影就出现在视线之中,一起过来的还有狐人族。

    作为一个中等部族,狐人族的规模和实力,自然是无法和联盟jing灵以及矮人族比较,虽说这也没什么大碍,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就在谈判桌上摆出强势态度,但对方也有对方的自尊所在,盟友之中就自己一个最弱,任谁心里也会不舒服吧。

    所以,在联盟和狐人狼人两族结盟的时候,狐人和狼人这两个老邻居,似乎就私下里抱成了一团,有了更加亲密的攻守联盟关系。

    两族加在一起,也有数百万人口了,虽说比起jing灵和联盟以亿记的数量,还是很微弱,但是在哈洛加斯那种苦寒之地,能够繁衍下去的种族,可不能光靠数量来判定,打个比方,联盟一千人里面能出一个冒险者,说不定狐人族狼人族一百个人里就成出一个,而且,即使同样身为平民,也肯定是在哈洛加斯那边的更加强壮,更加勇猛。

    最好的例子就是野蛮人一族,身为野蛮人故乡的哈洛加斯,里面的野蛮人数量加起来也不过是数百万,但是,打个比方,如果jing灵族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要占据哈洛加斯城,那么,纵使有阿尔托莉雅领导,她们也将面临着一场不一定能够取胜的苦战。

    虽然这里包含天时地利的因素,但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那片苦寒之地里面走出来的战士的质量和数量,狐人狼人两族虽然没有野蛮人那样天生的强大躯体,但是,她们却有最敏捷的战士,最狡猾的法师。

    果然,狼人族和狐人族的战士,也是并在一起,走过来的,加起来虽然只有五六十个,但是从他们并不算高大身体上,却有着jing灵和联盟两族无法比拟的,一股被深深隐藏起来,普通人无法察觉得到的彪悍气质。

    小狐狸,玛玛加大长老以及克里斯,三人一马当先,并排走在最前面。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想过,玛玛加大长老当初反对我和小狐狸的原因,最主要的一条,恐怕是她想让小狐狸和克里斯走在一起,让两族的关系更加密切。

    只可惜,她始终不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领导人,小狐狸和克里斯也不可能如她所愿,克里斯钟情于安亚,而天狐与生俱来的痴情,注定了玛玛加即使有过这种想法,也不过是纯属yy,和任何真实人物事件无关。

    “你这个坏蛋,又在发什么呆?”

    回过神来,就看到小狐狸在凶巴巴的瞪着自己。

    事实证明,每次和小狐狸见面,就有80的几率触发她露出这样凶巴巴的瞪人表情,只不过深知她格的自己,觉得这种为了掩饰内心的害羞及欢喜而故作出来的傲娇姿态,实在是萌呆了,所以从来没打算就此抗议过,要是哪天,这只小狐狸突然娇滴滴的凑上来,娇声软语,媚眼抛,我反而会怀疑她是不是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yin谋。

    “哼!!”

    余光似乎偷偷瞄到了我和阿尔托莉雅手牵着手,这只小狐狸立刻经发出一声冷哼,摇摆着狐狸尾巴,也不等我说话就撇过头去,和其他人打起了招呼。

    真是过分。

    看我撇着嘴的样子,假笑王子大概是想起了他和安亚,心有戚戚然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

    去去去,谁和你一样了,我家的小狐狸只不过是在傲娇罢了。

    另外一边,憋足了气势要给兽人族战士一点“颜瞧瞧的联盟和jing灵士兵,也傻了眼。

    就好像被追上来的另外一支双人三足选手,拍拍肩膀,竖起大拇指爽朗一笑:“嗨,战友,不来一发吗?”

    结果就变成了四人五足队伍。

    狐人狼人两族的士兵同样也在傻眼,他们正打算霸气侧漏一下,好让这些家伙知道,虽然咱的人数少,但是质量高,不是你想菜,想菜就能菜的对手。

    紧跟在狐狼两族后面,赫拉迪克一族的队伍到来,全法师的阵容,一下子就将气势烘托起来,至少在平民眼里,法师应该是最为睿智和高贵的职业,所以对赫拉迪克族也报以尤为敬畏的目光。

    感觉就好像几十个白骨jing,和数百民工大军走在一起的区别待遇,这让士兵们心里尤为不是滋味,幸好,这些法师也在毫无心机,天真烂漫的赫拉迪克族小公主带领下,没有丝毫犹豫的加入了这场多人n足比赛。

    只剩下矮人一族了。

    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个矮冬瓜的身影,这些人不由的失望拉耸着肩膀,彻底放弃了内心的竞争念头。

    在最末一段途中ā入几十个矮冬瓜这种事情,就不多说了,就当成是葱香面里的一根蒜叶,浇汁牛排旁边摆着的一片圣nv果吧。

    我暗暗这样吐槽着,抬起头,终于迎来了跨入新区的道路标识。

    从这里开始,平民和冒险者就要分开,从两条不同的通道,直穿过半个新区,到达那足以容纳数十万人的巨大罗格广场。

    想想以前的神诞日吧,街道闪人头涌涌,数万人,甚至是十多万人挤满一片地方的景象,你绝对想不到,也不乐意遇到,冒险者们为了不将平民给挤坏了,只好上演飞檐走壁的功夫,树上,房顶上,到处窜,因此一到神诞日的早上,站在地上,就都能看到一道道黑影宛如乌鸦群般接连的从头顶上掠过。

    阿卡拉还记得这个细节,设置了两条通道,真是太好不过了。

    来到这里,周围的目光就要骤减下来了,这让我大松了一口气。

    莱娜,贝雅,小狐狸,克里斯这些家伙,也都将脸上一本正经的神情,稍微松懈下来,毫无顾忌的凑了上前。

    “啧啧啧,瞧你这个坏蛋,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小狐狸立刻就迫不及待的上下打量着自己,然后道出早已经酝酿好了的说辞。

    贝雅在一旁拼命赞同的点头。

    “胡说,难道不觉得我变帅了吗?”我居高临下的瞪了这两个没有眼光的nv人一眼,抖擞着身上的白袍。

    “由虫变成了蛹的变化。”小狐狸细细看了我一眼,这样下定结论。

    “还真是微妙的变化。”

    我实在判断不出究竟是虫可爱一点,还是虫蛹更加帅气,只能对以困惑的神情。

    “不过早晚有一天会破蛹而成吧,变成美丽的蝴蝶。”

    “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凡是结了蛹的,就能变成蝴蝶吧。”小狐狸一脸鄙视。

    “没错没错,你这种笨蛋,就乖乖的变成青蛙吧。”贝雅在一旁附和。

    “你才是笨蛋,笨蛋才从蛹里钻出来,给我回到河边去冻青蛙吧笨蛋!!”我毫不留情的一记吐槽手刀,敲在了贝雅头上。

    “对哦,贝雅,青蛙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至少说飞蛾才对。”博学多才的蒂亚,在一旁好心的帮笨蛋jing灵公主普及昆虫小知识。

    我:“……”

    虽然飞蛾的确是正确选项,但是你的无私答案已经深深地伤了我的心呀蒂亚。

    “飞蛾扑火……那真是一种十分耀眼的存在呢,是吧,哥哥。”莱娜柔弱无骨的小手,神不知鬼不觉的绕上了我另外一只胳膊。

    “是啊,在死亡的最后一刻绽放出美丽光辉。”

    “只有在死的时候才能绽放出光辉吗?活着的时候就是默默无闻,轻而易举的被火光吸引过去的笨蛋吗?这就是我吗?”

    在意外的地方,我纠结起来了。

    谈话间,顺着人流,我们终于来到了罗格广场,或许称之为【新罗格广场】才对。

    还真是能让我立刻联想到【新罗格酒吧】啊,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不过,我还是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宛如古罗马斗兽场一样的结构,占地上万平方米的中央广场,为错落有致的圆形高台围绕着,从外面看去,罗格广场比原来世界最大的足球场,还要大上数倍不止。

    坐台四周,整齐有致的立着数百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雕刻的花纹和图案都有所不同,这是根据我的一时突发奇想,让每个村落,每个种族,将代表它们的花纹图案刻在石柱上,结果就有了这个数量。

    一根根传承了每个村落,部落,乃至种族的沧桑历史的图腾石柱,以玄乎的魔法阵布列方式,高高耸立在广场四周,从上面散发出来古老的气息,让这个新建的广场,仿佛突然有了数千年数万年的历史沉淀,变得更加庄严浩瀚。

    广场的一切,都是靠着罗格平民那长满了老茧的双手,以及他们宽阔坚实的肩膀,一点一点的垒起,没有科技的结晶,也不依靠魔法的力量。

    这是宛如金字塔,万里长城一般的艺术奇迹。

    那时候,我也问过阿卡拉,为什么不用冒险者的力量呢?这样的话,可以节省十倍的时间和劳动力吧。

    阿卡拉只是淡然笑着,跟我说了一句话:“那样做,营地人还会记得这上面曾流下谁的汗水吗?”

    那时的阿卡拉,教会了我一个新道理,有时候,过程和结果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代表的意义。

    “哥哥,在发什么呆呢,快点坐下吧。”

    回过神,我才发现,队伍已经来到广场正面对着的最前排位置,简而言之就是传说中的领导席上。

    其他人都已经纷纷落座。

    “这小子已经傻了吧,哈哈哈。”

    背后传来讨人厌的声音,回头一看,是先到一步的老酒鬼。

    本来作为联盟长老,她和法拉也应该跟着队伍一起来,只是这两个家伙早已经声名狼藉,怕丢了联盟的脸,所以才没有勉强他们一起跟上。

    “送你伐木场的五天四夜游怎么样?”

    我恶狠狠的回瞪了她一眼,果然,这酒鬼立刻就抱头悲鸣起来了。

    看来,至少在自己代替阿卡拉掌权的这段时间,能够稳稳的抓住这老nv人的弱点,让她不敢造次。

    能够容纳数十万人的高台,已经坐满了一大半,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流从四面八方的数百个入口涌入,这样看去,真是人头的海洋,黑压压一片,即使是处于寒冷干燥的冬天,大家也变得汗流浃背起来。

    过了差不半个小时,天-已经亮堂,第一缕阳光,终于越过于地面耸起的数百米高台,从头顶上空,投入中央广场上。

    仿佛在宣布着什么,大家的目光都被这一缕金-光辉所吸引,原本喧闹无比的广场,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那是一双双翘首企盼着什么的目光。

    看看入口,已经鲜有进入者,和原来世界磨磨蹭蹭的习惯不同,营地勤劳的人们,绝对不会有人在如此重大的节日,无故迟到,宁愿提早一两个小时来到也好。

    咳咳,看来已经可以开始了。

    位于整个广场最最最中间的座位上,感觉到屁股下面时刻传来一股火辣辣般的炙热感,我不安的挪了挪身子,看了一眼居左而坐的阿尔托莉雅,以及右边的凯恩,感觉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时候,只要站起来大喊一声开始就了吧,因为之前的神诞日都是以普通冒险者的身份围观,我对接下来的流程有些m-茫。

    “吴,轮到你出场了,上台演讲啊。”旁边的凯恩朝我挤眉眼。

    “昨天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

    我顿时哭丧着脸,昨天的记忆……已经没有了。

    “没错没错,快点去吧,可不能丢了联盟的脸。”老酒鬼和法拉老头在一旁,煞有其事的点着头。

    闭嘴,给联盟丢了最多脸的你们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还要上台演讲吗?阿咧,以前看神诞日祭礼的时候,我怎么没有这段记忆?都是直接开始的没错吧,都是直接进行祭礼,开始颂唱圣歌没错吧,你们绝对是在忽悠我对吧!!

    “凡,好好加油。”

    我正想站起来,义正言辞的指责这些唯恐天下不的家伙,结果某呆在一旁的附和一句,将让我瘫了下去。

    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威风凛凛的将我推下水,不愧是吾之王妻,阿尔托莉雅。

    结果,像是赶鸭子上架一样,我被士兵带到了广场外面。

    正前方,是一条铺满大理石的庄严通道,从这里进入,能够直接到达中央广场。

    早已经蓄势待发的祭礼队伍,已经整齐排列起来,而站在祭礼队伍中央,一名身穿洁白圣nv袍的美丽少nv,正用充满了好奇心的纯洁无垢目光,不断偷瞄着自己……

    好像在说,长老大人,您也要来唱一首吗?

    这几天天气突然变凉了,一个不小心生病头晕,恰好又赶上7000字补完,真是倒霉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