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我们的节日……在未来!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我们的节日……在未来!

    要开始了吗?

    一再深呼吸着,告诉自己,别怕,只要当高台上的观众一个个都是麻瓜就好了。

    然后,向着中央广场那黝深深的通道入口,迈进了第一步。

    喂喂喂,身后的某伪小圣nv同学,不要在后面投过来让我倍感压力的目光啊笨蛋!

    硬靴和清脆的大理石所击响的规律脚步声,在长达数百米的昏暗通道上不断回着,前方唯一的光亮口,只有米粒一般大小,只有脚步声,呼吸声和心跳声组成的孤寂回音,沉闷的仿佛将这条通道无限拉伸开来,发光的终点,似乎永远都是可望而不可即。

    回过神来,才发现,并非是通道变长了,而是自己的脚步,在迟疑着,迟迟不敢踏前。

    尤其是在知道终点上,有数十万目光等待着的时候,自己能够回应这些目光的期待吗?自己有资格走在这条通道上吗?

    自己又是谁,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一个又一个m-茫的问题,在这个黑暗而寂静的世界里,悄然展开。

    但是,黑暗终将被光明划破,回过神来的时候,抬起的脚步,已经轻轻的跨过了那条黑暗与光明的jiā界线。

    刹那间,璀璨的光线,夺走了一切视线。

    眯着眼睛,迎向那白茫茫的一片光明,我已经分不清,此刻向自己身上投来的,究竟是一缕缕的,数之不清的光线,还是一道道炙热的目光。

    当眼睛适应了这片明亮的天空和景-时,脚步已经穿过了半个中央广场,立于中心位置的高台上,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此处,印在身上,不再显得刺眼,那是十分柔和的,美丽的,让人平静的金-光辉。

    驱赶了经过那长长的漆黑通道,所残留在身上的最后一丝黑暗同时,也将内心的最后一丝m-茫所驱散。

    四面八方望了一眼,一排一排递增升起的高台上,坐满了人,一个空位都找不到,数十万人围成一个椭圆形,椭圆形围绕着中央广场,没有任何时候,能比这一刻更加深深地体会到“强势围观”这个词语的适用

    数十万人的广场静悄悄一片,数十万道目光凝聚在一起,宛如实质,在中央广场上无声无息的刮起一道旋风,将身上的雪白斗篷微微吹拂起来。

    “诸位……”

    在这片宁静蔚蓝的天空底下,一道沉着嘹亮的声音缓缓升起,顿时,数十万人屏住了呼吸。

    “很高兴,这一次能够代表阿卡拉大长老,站在这里,和大家说话,也感谢各个族落的朋友,能够赏脸光临这次由联盟举行的神诞日……”

    “虽然还想多说点场面话,但是很抱歉,我擅长于做一名战士,多过于联盟长老,太漂亮的话,一两句还可以,太长,我说不出来,大家真那么想听的话,找个时间,我去求求阿卡拉大长老,让她一次给大家说个够。”

    高台上传出一片轻笑声。

    “接下来,我要告诉诸位一件严肃的事情。”

    轻笑声顿时停下,寂静的气氛维持了片刻……

    “想必这几天,大家或多或少也听到了一些传闻,为什么最近没有见到阿卡拉大长老的身影?而又是为什么,这一次由我来代表阿卡拉大长老,站在这里?”

    jiā头接耳的议论声,纷纷响起。

    “那是因为,阿卡拉大长老为了准备这个神诞日劳过度,累坏了身体,需要好好的修生养息,所以没办法站在这里和大家打招呼。”

    顿时,刚刚的小声议论,变成了大声惊呼,一片惶恐不安的情绪笼罩了整个罗格广场,仅仅是因为知道阿卡拉累坏了,需要休息,就能引起如此巨大的波动和恐慌,由此可见她在营地人心中的地位。

    “肃静!!!”

    一声怒吼,将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之所以告诉大家这个消息,那是因为,我想让大家知道,阿卡拉大长老为这次的神诞日,付出了多少,因此,在坐的诸位,如果你们真心尊敬大长老阁下,就请认真努力的,在此次神诞日玩个痛快,哪怕是勉强,也要高兴起来,让大长老阁下的身体康复以后,第一眼能见到你们开心的笑容,这是对她的最好回报,诸位能做到吗?!!”

    偌大的广场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冲出让天空上面的云朵也为之震散的吼声。

    “哦

    “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见,还是说,你们对阿卡拉大长老的爱戴和感激,只有这么一点吗?!!”

    “哦哦哦哦哦

    更加嘹亮的吼声,冲破大气,直穿向那飘渺虚无的天空尽头。

    在广阔的无垠天空下,足足响彻了长达半分钟之久,回的吼声才燃烧殆尽。

    “大家的诚意,我确实感受到了,在这里,同样作为一名大长老阁下的崇拜者,我非常感动,也下定了决心,要身先士卒,在代替阿卡拉大长老的职务同时,自己也要尽可能的在神诞日里玩个痛快。”

    又是一片轻笑声,刚才那股彷徨不安的情绪,在两声激动沸扬,热血澎湃的怒吼,以及此时的会心微笑下,已经冲淡的几近消无。

    “以上,是我作为一名联盟长老,以及阿卡拉大长老的代理者,想要说的东西。”

    声音落下,广场顿时又安静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样的话下面,一定还会有后文。

    “接着,我想作为一名战士,一名联盟的冒险者,以这样的身份,和大家说几句话,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我太啰嗦。”

    看看一片安静的人群,我闭眼深呼吸着,缓缓睁开眼睛,声音也缓和以及随意下来。

    “我的朋友,以及对我有所了解的人,应该知道,我,德鲁伊吴凡,是在八年前来到这里,正式开始作为一名联盟冒险者的历练。”

    “这八年来的经历,我不想,也不适合在这里说,大家想要了解的话,没问题,咱们可以找个时间好好聊一下,包括让大家窥视已久的凡长老的泡妞秘籍,虽然可能会让你们失望就是了。”

    台上一片哄笑。

    “我想和大家说的,是这八年来,我在这个营地,所经历过的三次神诞日,来到营地之后的第二年,一次,三年前,一次,以及现在,一次,共三次。”

    “虽然比起在座许多在营地生活了一辈子的人,三次神诞日的经历,真的少得有点可怜,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认真的想了一下,并且想问一问大家。”

    声音在这里顿了一下,广场也再次变得安静一片。

    “大家可曾记得,三年前的神诞日究竟是什么样,六年前呢?更久以前呢?甚至追溯到数百年前?”

    一片片小声的窃窃私语……

    “更久以前的神诞日,大家比我更加清楚,至于在数百年以前是什么样,想必大家是一样清楚,因为都是从书上看到的,我只把我所知道的神诞日,我的感想,和大家说一说。”

    “数百年前,即使是到了神诞日,人们依然是人心惶惶,一个神诞日举办的跟丧礼似的,甚至有好几次没能举办成功,到了六年前,我所经历的第一次神诞日,和数百年前比较,的确好了不知多少倍,但是那时,是怪物袭村的第二年,那一年冬天,饿死了,冻死了不少人,所以,虽然许多人在神诞日,过的十分开心,却并不包括在那场灾难中丧失亲人的人,以及为此黯然伤神的阿卡拉大长老。“

    回想起七年前的怪物袭村事件,广场上数十万人都一脸的戚戚然,这里的大部分人都经历过那一次灾难,都知道那一段日子的艰辛。

    但是,那绝对不是他们经历过的最艰苦和黑暗的岁月,在更久更久以前,那样艰苦的日子,每年冬天饿死冻死一些人,几乎是常有的事情。”三年前的神诞日,营地没有一个人冻死,饿死,贫民们都得到了及时的救济,那一次神诞日,我以为,将是自己看到的最灿烂,最为欢欣的日子。”

    “但是今天,本次神诞日,却是从一天延长到了五天,按照理论上的计算方法,大家将收获到五倍的喜悦。”

    一片哄笑。

    “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想说什么了,没错,是变化,从数百年前,到现在,我们联盟,真真正正的强大起来了,从苦苦的抵挡地狱一族,连神诞日都无暇顾应,到此刻,享受五天的神诞日欢乐。”

    “面对地狱一族,我们开始变得余裕起来!!”

    掌心重重的按在胸膛上……感觉,一股和历史岁月一起起伏跌宕的心跳旋律,在胸口处激开来,迅速的化为冲天的热血与战意,思想和声音变得不受大脑控制。

    这该死的人来疯……还真会挑时候来。

    “所以清醒过来吧,混蛋们!!!!”

    一时之间,全场惊呆。

    “这五天,或许是普通人的节日,但是决计不是我们战士的节日,现在只不过是前奏,五天以后,未来的日子,历练的时间,才是我们的狂欢节,战场才是我们的舞台!!!”

    轰隆一声巨响,一把五六米高的巨大骑士剑,ā向地面,魔法阵加持的坚硬地板未能阻挡剑锋分毫,剑身深深的陷了进去,高高耸立在高台中央。

    整个广场,都随着这一剑而嗡嗡震鸣起来,朴素的,毫无华丽光泽的骑士巨剑剑身上,散发出一股足以让数十万人呼吸窒息,热血沸腾的血腥以及战意。

    这并非是可以依靠杀戮数量累积起来的剑意,只有斩杀过强者,沾染了强者的鲜血,将将他们一缕的意志囚禁在里面,才能迸发出如此森寒威严的气势。

    究竟沾染了多少强者的鲜血,才能拥有这股让数十万人都为之血脉喷张的战意,所有冒险者心里,在战意高涨的同时,都忍不住不禁涌出这股深深敬畏的念头。

    这就是台上的那个人的剑,那个人的战绩吗?

    “知道吗?每过一个神诞日,每次看到神诞日越发盛大,我心里都会感到由衷的兴奋——不单单是因为可以开开心心的度过一个更加美好的神诞日,最重要的是,一个更好的神诞日,代表着更强大的联盟!我们终于可以在地狱一族的压迫下抬起头,并与之对抗,我们终于拥有足够的资本,发动反击,曾经压迫我们的敌人,我们要让它付出千万倍的代价,每当想到这里,我就会热血沸腾,对于我们战士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这样复仇更加高兴的事情?!”

    “对于我们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将侵略者的头颅砍下来,拎在手中,更加痛快?!”

    “对于我们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将那些怪物的鲜血,染红每一寸土地,颜-更加美丽?!!”

    “没有——没有——没有

    一时之间,高台上的冒险者们沸腾起来,甚至连各族战士,以及许多平民都站直身子,握拳高举,发出热血战天的怒吼。

    “今次格外盛大的神诞日,毫无疑问,是我们联盟的重大转折点,不但证明了阿卡拉大长老想要实现联盟富足强盛的梦想,几十年来的努力,才跨出的第一步,同时,也是我们对地狱一族吹响的反攻号角,战士们,是时候了,接下来才是我们的狂欢日,战场,才是我们的舞台,把所有侵略我们的怪物狠狠地践踏在地上,做成料,不,这样还远远不够,我们要杀到地狱,直到将四魔王和三魔神的头颅拎回来,做成酒杯,痛饮三百,将它们的鲜血浇筑在祭坛上,让血月看到也要黯然失这才是我们的狂欢终焉,在此之前——”

    高高扬起雪白的斗篷,像是要拥抱整个广场一般,双臂尽张,我现在的脸一定是和台上那些冒险者,一样的狰狞和嗜血吧。

    话说在神诞日说这些合适吗?

    算了,已经无所谓了。

    “在此之前————!!”整个广场上,高高的回着自己的声音。

    “在此之前,就让我们尽情的狂欢吧!将我们的敌人斩尽杀绝,让地狱里头的无尽熔岩之海,流满它们的鲜血,填满它们的尸体,尽情去享受每一天都是节日的杀戮吧!!!”

    “杀————杀————杀

    在一片片热血冲天,声嘶力竭的战吼之中,我悄然转身,离开了高台。

    糟糕,忘记收回武帝剑了!!!

    脚步刚刚踏入通道的yin影之中,离开众人的视线范围,我立刻就想起了被自己ā在高台中央上的武帝剑,不由泪流满面的对着一旁墙壁死命磕了起来。

    那可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掌握了能量增幅的控制以后,可以将地狱格斗熊的战斗力提高几倍不止,当初就是凭着这把武帝剑,我才能在那只痛苦蠕虫准世界之力级别的恐怖力量压制下,支撑一会儿啊!!!

    现在要到回头去拿吗?不要,我才不干,总觉得这种行为,就好像某总统在发表了漂亮的演讲后,潇洒的翻了一个筋斗离开,结果却不小心踩到香蕉皮滑倒在地,恰好被所有镜头捕捉个正着。

    再也没有比这更逊的事情了。

    懊悔的捂着额头,几乎是一步一个沉重的脚印,我迈出了离去的脚步。

    出到广场外面,祭礼队伍还在那等着,于是我又悲哀的发现,光顾着人来疯,竟然忘记了宣布祭礼开始。

    你看,这不,这些祭礼人员一个个都呆了,一定是对自己现在的立场很尴尬吧,现在到底进不进去好呢?祭礼的规定时间都快要过了。

    但是广场那边,热血沸腾的鬼叫声却丝毫没有要停息下来的意思,这时候要是进去自顾自的开始祭礼……那不是更加尴尬吗?

    于是,我这个罪魁祸首的出现,遭到了所有祭礼人员的侧目围观。

    回过头,迎面对向那些目光,不知为何,却又突然像惊鸟走兽一样散去,视线映入人群中间的小圣nv殿下,她吓的像是在雷轰闪电中的小猫一样,全身颤颤发抖着,在我的目光注视下,白皙的俏脸升起一抹绯红。

    算了,我不管了。

    乘着这个机会,我偷偷溜走,换上其貌不扬的黑-斗篷,一溜烟钻入了数百个广场入口的其中一个。

    “难道说……其实我内心宠辱不惊的灵魂里,竟然隐藏着热血之魂?”

    经历过半个小时的寻路……咳咳,主要是因为害怕不小心将旁边的老爷爷老nǎinǎi撞倒了,才如此慢,绝对不是因为m-路找不到领导席的位置在高台上瞎转了好几圈最后才被看不下去的小狐狸拎回来。

    总而言之,屁股坐下以后,我觉得自己必须深沉一下,深刻的剖析自己未解的灵魂之谜,说不定咱的前世,还真是一个盖世英雄……好吧,至少也是一头十分威猛暴力的,胸口能时灵时不灵的突然发出让敌人措手不及的绝招v字死光的武帝熊……

    本来是能将某凡的台词写得更加热血激扬,因为今天大半天都在构思(结果上班发呆被b的铁拳钻太阳了),到了真正下笔的时候才发现,许多想到的东西,都无法用文字表现出来,而且不知不觉啰嗦的病又犯了,果然是三流写手的程度啊,算了,我只要能接受自己的读者就好了,世界毁灭什么的,才不管呢,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