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为了新鲜奇特的欢迎会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为了新鲜奇特的欢迎会

    好不容易,我才将躲在石头yin影夹缝之中画着圈圈,大受打击,灰心丧气的维拉丝劝了回去。

    自然,等维拉丝见到洁lu卡和小茉莉的时候,她们已经脑袋上各自顶着一个红包,泪眼汪汪的,鞠躬弯腰向维拉丝郑重的道歉。

    时间上……还来得及吧。

    我看看太阳的高度,心里琢磨起来。

    莱娜和琳娅还要接手整理阿卡拉留下来的手尾,能够及时回来加入今晚的篝火欢迎会就已经不错了,自然不能指望她们两个帮得上忙。

    莎拉和丽莎阿姨这对母nv,已经去西区市场帮忙采购了,虽然家里的食材还是很充裕,但也只是针对一家人的数量来算,今晚的晚餐,来的人数恐怕不少,其中好几个还是大胃王,这样考虑的话,或许直接让莎拉买十头牛和十头羊回来就好了。

    这样一考虑的话,家里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小茉莉手脚到是利索,不过得小心,让她下厨的话,有百分之八的几率会心血来cháo,触发“奇怪的公主料理”这个技能,好吃和难吃都是各占一半一半,果然还是不想在欢迎会上冒这样的险。

    出人预料,看起来最不靠谱的黄段子shinv,到是个好帮手,这一点,在我和她一起冒险的数个月时间已经得到证明,手艺既不错,也不会突发奇想做出一些奇怪的,得冒着一半的必死决心才敢品尝的料理。

    果然还是再找几个人来帮忙比较好。

    不一会儿,刚刚道别没多久的小狐狸和蒂亚被我硬拖了回来。

    “为什么我非得给你这样的坏蛋准备晚餐不可。”蒂亚到是无所谓,到是小狐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别这样说嘛,不劳者不得食哦,这不是你们狐人族的规矩吗?”我笑着momo她的软绒绒狐狸耳朵。

    “本……本天狐又没说一定要参加,哼!”听我这样一说,她的气势到是弱了下来。

    “是……是啊,大人,怎么能麻烦lu西亚呢,我和小茉莉几个,就已经够了。”

    已经穿戴围裙,进入主fu模式的维拉丝,看着我们俩在斗嘴,不由气势满满的挥了挥手中的平底锅,以示萌大nǎi。

    哎哟,维拉丝,你小心点……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维拉丝和平底锅这个组合,我的脑袋就会隐隐作疼。

    “我只是不想帮这坏蛋罢了,如果是帮维拉丝的话,那到是一百个乐意。”这只小狐狸朝我吐了吐舌头,便从维拉丝那里要来围裙穿上了。

    “维拉丝,过来,过来……”

    我突然想起这只小狐狸特殊的口味,不由偷偷朝维拉丝招手,附耳说道。

    “待会呀,不要让lu西亚放调料,尤其是盐,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

    维拉丝满脸困huo,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怎么说呢,lu西亚的手艺不是不好,就是对咸味的感知度有点低,所以每次做菜,都是一罐一罐的盐,十分豪爽的就洒了下去。

    回想起lu西亚给自己做的数次便当,我不由泪流满面,感觉滑落到嘴边的泪水,都比平时咸了几分。

    “蒂亚,你会点什么?”

    回过头,我笑眯眯的瞧着小丫头蒂亚,怎么形容好呢?无论是以前赫拉迪克族艰苦的环境,还是蒂亚身上这般xing感妖娆的猎人打扮,都让别人对她的厨艺大怀信心。

    “当然没问题。”

    果然,蒂亚不似夸张的lu出自信笑容,然后,在我的奇怪目光注视下,左右开始寻找起来。

    “你在找什么?”我好奇。

    “材料,这里没有合适的材料,看来还得去那里找找。”说着,蒂亚大步向前面那片森林走去。

    “等等,你要去找什么材料?”我终于发现了那么点不妥,一把拉住蒂亚的手腕问道。

    “树皮。”

    蒂亚回过头,一脸的阳光笑容,晒的我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别小看树皮哦,要是jing心炮制的话,不但有营养,味道也不错,还有,要是有沙虫就好了,虽然看起来有点恶心,但是它的rou蕴含的能量满满,沙虫蛋更是绝佳美味,还有还有,蝎子里面的rou虽然少,做起来麻烦,但是,哼哼,不是我自夸哦,凡凡,在族里,我剥蝎子的速度,可是排在前三哦,毒蘑菇虽然有毒,但是只要细心点将里面的毒中和掉的话,也是能吃的,当然,要是不小心没能完全中和掉,大不了也就舌头麻痹上几天而已……”

    蒂亚滔滔不绝的说道。

    看着这样的蒂亚,我的眼眶湿润起来,在她说完之前,就猛地一把将这小丫头抱在怀中,紧紧搂着,感动的擦了擦泪眶。

    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第一次去赫拉迪克族,和蒂亚一起去古墓探险的时候,她会说出想吃很多很多水果和鱼,还有果酱面包,这些连普通人都能实现的渺小愿望。

    赫拉迪克族的生活,竟然如此艰苦,而身为一族公主的蒂亚,也如此的朴素,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蒂亚还能保持这份举世无双的赤子之心,以及乐观开朗,朝气蓬勃的xing格,这难道还不足以让人感动吗?

    “诶嘿嘿~~~凡凡……突然就抱住人家……”

    怀里的蒂亚,有点不好意思的发出痒笑,甜甜的脸蛋在不断蹭来蹭去。

    “蒂亚!!”

    我lu出郑重的表情。

    “你去削土豆和萝卜,以及洗菜就好了。”

    感动归感动,我可不想拿出树皮沙虫蛋蝎子rou和毒蘑菇招呼阿尔托莉雅。

    安排好工作以后,我匆匆赶向西区市场。

    去看看莎拉和丽莎阿姨买的怎么样了,得快点将材料送回去,不然,就算是维拉丝这样的万能料理娘,也会感到巧fu难为无米之炊。

    很快,我就找到了莎拉的身影,虽然笼罩在一身小小的斗篷里,但是熟悉的气息,还有那小小的萝莉个子……咳咳,后面那句请无视。

    此外,还发现几个新鲜人物。

    拉尔三条子正像俘虏一样,跟在后面,垂头丧气。

    这几个家伙,回到营地,就如鱼得水,天天在酒吧里厮hun,玩的天昏地暗,而且,我几度怀疑,一些关于自己的八卦,就是从他们口中传出去,毕竟,这几个家伙也算是和自己来往最密切的蹭饭常客了。

    “哟,我亲爱的岳父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将兴冲冲蹭过来的小莎拉的小手,轻轻牵在手心,我不忘记回过头,调侃伛偻驼背的三人组。

    “别说了,本来想去酒吧快活,结果被丽莎抓来当菜篮子了。”

    拉尔宛如垂暮老人一样,摇着头。

    “嗯哼?让你们来帮忙,就那么委屈?”

    丽莎阿姨耳朵一抖,回过头来,面带微笑的问道。

    “当然不是,丽莎,你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爱。”拉尔顿时虎躯一震,然后由老虎变成了老鼠。

    “老大,你今天早上不是才很豪气的对我们说,丽莎已经阻止不了我们去nv人街了,这样的话吗?”

    道格凑到拉尔的耳边,小声嘀咕道。

    但是,道格是什么嗓mén,看看连图拉丁都专mén做了和他有关的【神器】,就可见一斑了,他这叫小声,对于别人来说,却是大吼了。

    “嘘!嘘嘘!!!”拉尔冒了一头冷汗,拼命摇着头,眼泪都掉下来了。

    “哦嚯,是吗?原来我已经阻止不了你了,亲爱的。”

    丽莎阿姨的笑容越发灿烂美丽,连我的背脊都微微凉了起来,抓着莎拉滑嫩的小手,不由的一紧。

    我乖巧听话的小莎拉哟,请倾听为夫一生的请求,千万别变成你妈妈这样的xing格。

    “咳咳,丽莎阿姨,不如你们先带着这些材料回去吧,我怕维拉丝她们忙不过来,剩下的,你留下单子,jiāo给我们来买就行了。”

    我突然大发善心,上前一步,给拉尔解了围。

    “也好,那这里就jiāo给你了,请不用客气,尽情的使唤这三个家伙吧。”

    丽莎阿姨一想也是,不由赞许的mo了mo我的头,然后瞪了一眼身后的三条子,留下一张长长的单子,便和莎拉先行离开了。

    “哦哦哦,我亲爱的吴,做的好,做的非常好,没有枉费我当年把你从野外捡回来。”

    眼看丽莎阿姨的身影消失,拉尔顿时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搂住我嗷嗷大哭起来。

    “呜哇,好恶心,你这家伙,别把鼻涕蹭到我衣服上,这可是维拉丝做的斗篷,你赔不起。”

    我毫不留情的一脚将他踹开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麻烦你了,吴。”

    飞出去的拉尔,一个非常漂亮的鹞子翻身,搂着道格和格夫的肩膀,大步离开。

    “你这家伙,以为做出一副非常自然的离开样子,就能偷懒了吗?”

    我从后面死死的勒住三人。

    “吴,这是历史赋予你的重任,请一个人完成,不要顾及我们。”

    即使被勒的粗脖子红脸,拉尔依然紧咬牙关,锲而不舍的向前踏出脚步,展开了一场艰巨的拔河比赛。

    “好吧。”我突然松手。

    既然这样的话……

    在拉尔万分警惕的目光观察下,我拿出一块留声水晶,润润喉咙。

    “啊,其实当年还有另外一个选择的,早知道就不选丽莎了,当年的丽莎明明那么温柔,现在却变成了母老虎,啊啊,早知道应该选择另外一个,说不定我现在还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啊啊啊,当然,当年要是再果断一点,两个都娶了就更好了。”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呀,这不是你的声音吗?”拉尔脸sè一变,似乎知道我在打什么鬼主意了,不过随后又笑了起来。

    “如果我说,我能将里面的声音,换成你的声音,你相信不?”我得意的晃着手中的留声水晶,眯起眼睛。

    拉尔的脸sè顿时苍白。

    “hun……hun蛋,你这臭小子,怎么会知道我说过这些话?!”拉尔仰天抱头,发出一声愤怒悲鸣。

    “老大,你忘记了,上次大家一起喝酒,结果就……”

    “结果酒后吐真言吗?噢噢噢噢!!我这张该死的嘴巴,我这张该死的嘴巴!!”拉尔不要命的磕着旁边一根柱子。

    “不是拉尔老大你酒后吐真言,是道格酒后吐真言。”这时候,沉默的格夫突然爆料。

    拉尔的动作顿时停顿在半空,机械的转过头,死死盯着道格。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非常爽快的,就将当年拉尔老大你的豪言壮语录,给一一说出来了。”

    道格一脸爽朗笑容,牙齿闪着光,朝拉尔竖起了大拇指。

    “你这大嘴巴——去死!!”拉尔的绝魂夺命连环tui闪亮登场。

    “还是别闹了,快点将上面写的材料买回去吧,不然我们都得倒大霉。”

    四人开始研究丽莎阿姨留下来的长长单子,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还真有不少东西要买,算上各种调料的话,单子加起来差不多都有手臂长。

    不过,怎么说我们也是四个人,数量上存在优势,也不懂得什么货比三家,不求最好,只求最贵,带着男子汉的败家式购物作风,分头行动下,不一会儿,各种材料就已经差不多准备齐全了。

    看看时间还很充裕,于是,三个条子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你们说说看,就甘心一个欢迎会,这样平淡无奇的度过吗?”一脚踏在酸菜坛子上,拉尔大声宣布。

    道格:“能吃饱就行了。”

    格夫:“无所谓。”

    我:“快把你的狗tui放下,老板要哭了。”

    “太没有追求了,你们这些俗人。”见没人附和他的话,拉尔不高兴了。

    “好吧,你究竟想怎么样?”

    看时间还够,我勉为其难的配合他问道。

    “你们看看这些材料,和我们平时吃的,有什么两样?”拉尔无聊的晃了晃手中单子。

    “仔细一看的话,的确是没什么两样。”我们几个点头。

    “难道说,难得的欢迎会,就让jing灵nv王吃这些家常菜,不能来点更加新鲜,更加美味的东西?”

    “想说什么就快说吧。”我打了一个哈欠。

    “简单。”

    一个响指,拉尔眉开眼笑起来。

    “在这张单子之外,我们各自买一些奇怪……咳咳,不,是比较难得一见的材料回去吧,相信jing灵nv王也会开心的。”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形容词,是错觉吗?

    “这到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置可否的说道,毕竟,材料是我们准备,但是真正做出来的人,却是维拉丝她们,由她们来判别好与不好,该挑选哪些材料,怎么样做才好吃。

    我对这几个条子的眼光,没有一丝信心,但是对自己的妻子,可是充满了自信。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闭着眼睛开始挑吧。”

    闭你个头,是想做黑暗火锅吗?

    不单是拉尔,连野蛮人两兄弟,似乎都在这个建议下,变得兴致勃勃起来。

    “哦哦哦,你们看这瓶辣椒,上面写着什么?”不一会儿,道格发现猎物一般的兴奋大嗓mén响起。

    “库拉斯特…………最辣……让你喷火……体验地狱一样的感觉……魔鬼辣椒粉。”随后,拉尔断断续续的声音念出。

    “就是这个,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几个人兴奋起来。

    哼,愚蠢的家伙,你们以为维拉丝她们会辨别不出来吗?这样的调料摆在她们面前,只会立刻被束之高阁。

    我在一旁发出不屑的鼻哼。

    “很好,待会就偷偷的将它和普通的辣椒粉调包吧,就算被发现也太迟了。”几个人的yin谋声响起。

    喂喂喂!!!

    听到这里,我无法淡定了,一把从他们手中夺过瓶子。

    “你们这些家伙,是存心捣luàn吗?”

    “哪里哪里,这不是增添乐趣吗?”三人一脸的讪笑。

    “就算要让欢迎会热闹起来,也不是这样的做法,想要选新鲜的材料的话,看好了!!”

    我一路带着三人拐绕,最后在十分稀有的海鲜摊子停下,大手一捞。

    一头触手足有两米多长,还在不断蠕动的鲜活章鱼,被我抓在手中,高举头顶,向众人宣布。

    “这才是……我理想的食材啊!!”

    “哦哦哦哦哦,不愧是吴。”

    三人看着被高高提起,不断滴着黏液,八只触手在空中怪异的蠕动着的大章鱼,都被我新奇的品味给镇住了,慢慢的鼓起了掌,一脸的惊叹。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吧,吴氏烧烤整章鱼。”我得意擦了擦鼻子,陶醉在一片掌声之中……

    虽然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但还是稍微科普一下吧,阿尔托莉雅虽然不挑食,但是……似乎唯独不喜欢章鱼,大概是这样,说实话小七也记不大清楚了,啊哈哈~~~~

    ps:一个周末又这样过去了,还没有玩够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