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小黑屋里的逼供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xiǎo黑屋里的bi供

    搜身吗?

    眼看蒂亚拼命想做出一副坏人的样子,却因为不得其神而显得十分娇憨,向自己bi近过来。

    这一瞬间,我突然领悟了一种刘胡兰nǎinǎi般的jing神。

    任由他侮辱打骂,我自横刀向天笑,怕死不是共宅党。

    “报告lu西亚队长,凡凡突然变得莫名其妙起来了。”

    面对从我身上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反动分子蒂亚,在正义的光芒下,畏缩惧怕了,黑暗在光明面前,必将消亡,此时此刻,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

    “别怕,那只是傻气而已。”

    lu西亚一句话就让我喷出血来,气势一落千丈。

    “不过为了避免被傻气传染,还是戴上手套再搜吧。”

    lu西亚看了看蒂亚,再看看被五huā大绑的坏蛋,突然有点不甘心,早知道自己搜好了。

    这一句吐槽,更是让我吐血三升,几成雾状。

    难道说天狐试炼,隐藏的真正功效,是提升这只xiǎo狐狸的吐槽能力?

    “那我就不客气了。”

    真的戴上手套了,蒂亚来到面前,蹲下,面对着我,俏脸如huā绽放,纯真灿烂的笑容里面,充满了跃跃yu试的好奇心。

    “哼,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我的眼睛闪过一道大无畏光芒,望着直接往怀里mo过来的xiǎo手,心里冷笑着。

    愚蠢的天狐以及赫拉迪克公主哟,你以为我会笨到将证据……”

    “报告lu西亚队长,发现犯人罪证。”

    从怀里探出手,mo出一条明显是少nv式的纯白sèxiǎo熊内ku,蒂亚高举着xiǎo内ku,向一旁的lu西亚展示。

    “……藏到衣服上吗?哼,太肤浅了。”

    lu西亚:“……”

    蒂亚:“……”

    我:“……”

    糟——————糟糕!!!!!!!

    完全忘记了,贝雅那xiǎo丫头将内ku强硬塞到怀里这件事了!!

    “哼哼——哼哼哼——!!”

    lu西亚原本还带着几分娇憨可爱的面容,立刻变成了侩子手一样的杀气腾腾,冷笑着,目光如同两道霜刀似的,不断在自己身上剐着。

    就连蒂亚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还带着似乎元气十足的笑容,但是……很冷。

    “等等,误会,冤枉啊!!!”

    两条tui不断在地上蹬着,可惜身后是一根大柱子,任由我怎么蹬,也无法退后一分。

    “冤枉,你刚刚不是很神气的说,要杀要剐,悉随尊便吗?怎么现在叫冤起来了?”

    不知何时,xiǎo狐狸的手上多了几把雪亮飞刀,在她灵巧的细指把玩下,宛如蝴蝶一样舞动着。

    回头一看,蒂亚带着一脸的让人身心治愈的笑容,宛如即将要上台的拳击手一样,检查着戴在手上的铁虎指是否绑的牢实。

    “这……这是贝雅的内ku呀!!”我惊慌失措的大声喊道,这一说完,就知道要完了。

    “嚯~~~~~~”

    “哈~~~~~~”

    从眼前两个nv孩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惊叹声,随即,她们像是完成了从幼年体到究极体的跨越一样,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突然强大了一万倍。

    “原来……是贝雅的内ku啊。”蒂亚轻轻背着xiǎo手,侧头朝我微笑道。

    那副样子,像极了一头先将爪子收起,无声无息向猎物潜伏过去的猎豹。

    “原来……原来连贝雅……你也不打算放过呀,嚯~~~~原来是这样啊。”xiǎo狐狸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妩媚和妖yàn,让人不禁联想到罂粟huā。

    “等……等等,你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先平静下来,听我解释好吗?”带着绝望之sè,我做着最后的挣扎。

    “sè狼,变态,禽兽,去死吧!!”

    得到的是xiǎo狐狸一声娇喝,紧接着,无穷无尽的惨无人道的虐待便降临下来。

    ……

    “凡凡……好像已经死了。”

    面带困huo笑容的蒂亚,轻轻拍打着某人鼻青脸肿的面颊,还随手在地上捡起了一根xiǎo木棍,在鼻孔上不断捅着。

    放心吧,这笨蛋别的优点没有,到是长了一身厚皮。

    “怒火微微平息的lu西亚,从某人倒趴在地,高高翘起的屁股上,拔出上面chā着的数枚飞刀,呲的一声,随着一枚飞刀被拔出,就像捅开了一个温泉眼般,从伤口处喷出一丝细细的血柱。

    等所有飞刀被拔出来,那好大一个屁股上,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开huā”了。

    “nǎinǎi,呜呜~~~~别抛下我不管呀,我现在就游过去,和你一起走……呜呜~~~”

    像是被扔到岸上,即将窒息而亡的大鱼,趴倒在地上的准尸体,不断挣扎几下,发出杂鱼一样的台词,然后便lu出亲人重逢的幸福笑容,再也没了声息。

    “蒂亚,不如你抓住一条tui,我抓住一条tui,我们两个一起,全力往两边拔,看看会怎么样?”

    面对着这副情景,lu西亚嘴角勾起一丝狡猾微笑,对着蒂亚说道。

    “一切遵从lu西亚队长的指示。”xiǎo丫头蒂亚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宝宝的光芒。

    “你们两个也适可而止了吧。”

    听到连蒂亚也这样说,我不由一个ji灵,从地上弹跳起来。

    “闭嘴,变态没有发言权。”

    “凡凡是变态,凡凡是变态。”

    蒂亚也在一旁指着我,纯真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让自己泪流满面的“信任”。

    噢噢噢,怎么会这样,我一直相信着,这个世界,除了维拉丝她们以外,就只有蒂亚你不会背叛我,没想到,没想到!!

    “哼,本天狐可没那个时间和你瞎扯,老实jiāo代,和贝雅发生了什么,不然的话……”

    身后传来xiǎo狐狸冷冰冰的声音,更冷的是屁股上传来的实质金属触感,显然,有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正在窥视着自己已经鲜血淋漓的屁股。

    “我说,我说就是了。”

    面对这样的威胁,我只能举手投降,将阿尔托莉雅送内ku的事,一五一十招来。

    贝雅,可不要怪我立刻就把你出卖掉了,我也是被bi无奈,不想被别人当成随身怀里揣着一条xiǎo萝莉的内ku的超级变态男。

    “原来是这样。”

    听了我一番真实解释以后,lu西亚和蒂亚lu出释然目光,看过来的目光也温和了不少。

    “没想到那个jing灵nv王,竟然还有这么笨拙的一面。”

    喂喂,这样说阿尔托莉雅似乎不好吧,虽然这是事实。

    “仔细一看的话,的确是新的,没穿过,没有nv人的味道。”蒂亚发挥了猎狗一样的敏锐嗅觉,然后说道。

    “凡凡……没有内ku穿吗?”她歪着头,看着我,目光有些怜悯。

    这家伙……真的将我刚才的解释听进去了吗?

    我表示无语。

    “这样的话,我也来帮凡凡做一条吧。”

    不要自顾自说呀笨蛋,维拉丝她们给我做的内ku就已经穿不完了!!

    “兽皮短ku怎么样,凡凡穿上去的话一定很威猛。”

    我看了看蒂亚现在穿着的,几乎将整条修长雪白的大tuiluolu出来的兽皮短ku,想象着自己穿上以后的样子,猛地摇起了头。

    绝对!会被别人当成是变态的!!

    “没办法,这次就原谅你吧。”

    xiǎo狐狸有些不高兴的chā进了我和蒂亚的对话,到也暂时把我从兽皮短ku的恐怖漩涡之中解救了出来。

    “什么原谅不原谅,根本就是你们误解了好不好。”我不高兴的瞪大眼睛。

    “难道你期待我们对一个怀里揣着xiǎonv孩内ku的男人,产生【啊,说不定这是他自己用来穿的】这样的理解?”

    lu西亚鼻子一哼,反驳道。

    我:“……”

    我现在更加确认,这只xiǎo狐狸去参加的天狐试炼,一定包含着【吐槽能力上升】这样的功效。

    “我的围巾呢?”

    正在我处于一股为身边的nv孩们吐槽功力越发强大的难以言喻的悲哀中时,xiǎo狐狸突然凑近脸蛋,用几乎只要我努努嘴,就能wěn到她的鼻尖的近距离,紧张的盯着我,这样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围巾?

    我困huo的打量着充斥整个视野的棕sè妩媚眸子,在里面焦急的目光催促下,终于想起来了。

    是在说以前xiǎo狐狸给自己送的那条围巾是吧。

    “当然还在了。”

    当我这样说完以后,xiǎo狐狸显然是安心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又立刻生气起来。

    “该不会是在骗我吧,我怎么从来没有见你穿上。”

    “哈……这个……”

    我不好意思的支支吾吾起来,见xiǎo狐狸的眼眶开始闪烁出一层晶莹之sè,才连忙回答道。

    “是因为这条围巾,太珍贵了,像我这样粗心大意的人,要是不xiǎo心脏了该怎么办,所以就好好的放起来了。”

    没错,因为xiǎo狐狸送给我的那条围巾,是她用自己尾巴上脱落的珍贵狐绒,所编织而成的,狐人的尾巴,每年都要经历换máo,狐人nvxing们,会在这种时候,细心的梳理尾巴,将这些脱落下来的绒máo保存起来,编织成衣物送给心上人,不过一般都是手套之类的xiǎo物,一条这样的围巾,起码要十年的分量才能编织出来,你说珍贵不珍贵?

    “是……是这样吗?”听我这样说,lu西亚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还……还能怎么样?”

    我也下意识的撇过了头去,不断挠着脸颊,真是的,非要bi自己说这种难为情的话不可,你看,都不好意思了吧。

    “虽……虽然是很珍贵没错,但是不穿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不是吗?”lu西亚还是不敢看着我的眼睛。

    “这样说也……也有道理哈,改天我就穿一穿好了,一年只穿几次的话,xiǎo心点,应该不会脏。”

    同样的,我也无法直视xiǎo狐狸现在羞涩滚烫的脸蛋,两个人就这样错开脸,互相看向不同的地方,脸sè通红,目光游离。

    “诶嘿嘿,凡凡和lu西亚真有趣。”

    就在这时,xiǎo丫头蒂亚,猛地从后面压上来,和今天早上一样,将轻盈而丰满的nvxing娇躯,全都挂在我的背上。

    放手放手!好难受!好难受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勒在脖子上的力量,比早上加重了许多,不一会儿我就翻起了白眼。

    经蒂亚这样一大闹,我和xiǎo狐狸之间那股微妙的气氛,也缓解下不少,这让我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点xiǎoxiǎo的遗憾,要是蒂亚不在的话,在刚才的气氛中,加上昏暗xiǎo木屋里的环境,说不定能乘机和lu西亚,做一些更加亲密的举动。

    从xiǎo狐狸来到营地之后,似乎,我们两个只是在那天晚上,xiǎoxiǎo的亲密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心中积累的,对于情人之间的亲昵接触的渴望,也是相当强烈了。

    这样想着,我下意识看了lu西亚一眼,结果恰恰迎来了她偷偷转向自己这边的羞涩目光。

    目光在空中jiāo织,我们两个都愣了起来。

    “sè……sè狼!啊啊啊!!!”

    然后先反应过来的xiǎo狐狸,俏脸猛地通红起来,似乎要掩饰掉什么一般,发出惊叫,并直直挥过来一记打脸拳。

    我勒个去!

    身体飞在半空,这时候,我连想哭的心都有了。

    “那么,这条内ku怎么办?”

    这场【凶案】的罪魁祸首之一,纯白sè的xiǎo熊内ku,被摆在了三人正中间,我讪讪举手的问道。

    “既然是贝雅jiāo给你的,当然是又你收好。”lu西亚理所当然的说道。

    看向蒂亚,她也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这两个家伙要没收掉呢,因此lu出了惊讶的目光。

    “虽然这条内ku,在你这坏蛋身上放着,无论如何都很恶心,让人不放心,没收是最好的办法,但是,谁让对方是jing灵族的公主呢?”

    察觉到我的不解,lu西亚叹了一口气。

    “即使让贝雅知道,我和蒂亚知道了这件事,事情就会变得很不妙了,再将这条内ku没收的话,说不定会引起jing灵族和狐人族的外jiāo问题。”

    “原来如此。”我有些明白lu西亚的意思了。

    简而言之,就是lu西亚以及蒂亚,和贝雅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到可以共享这种糗事,甚至是将贝雅的内ku没收这种程度,一个处理不好的话……真会引起什么问题也说不定。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总是会忘记贝雅是jing灵族的公主这件事呢?是因为欺负太多了吗?

    “既然是这样,那我可以走了?”

    将内ku重新折叠收好,我xiǎo心翼翼的问道。

    “哼,要走就走,谁稀罕你这种家伙。”xiǎo狐狸气呼呼的将头一撇,突然又将目光重新落到我的身上,带着不甘,生气,冰冷和鄙视的说了一句。

    “内ku变态!”

    “凡凡是内ku变态!”

    蒂亚也在一旁兴致勃勃的附和道,话说我有点怀疑,这天真无邪的xiǎo丫头,真的知道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分量吗?

    察觉到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或许又要多出一个内ku变态的称号,我无jing打采的告别了lu西亚和蒂亚,回到家里。

    哦哦哦,既然还没有被拆掉,远远的看到还好好耸立在原地的白sèxiǎo帐篷,我老怀欣慰,仿佛看到孩子长大chéng人的父亲一样,抹了抹眼角的泪光。

    是这样吗?xiǎo茉莉和洁lu卡这两个家伙,也终于长大懂事了。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嗖的一声掀开帐mén,从里面冲出。

    以非常夸张的,宛如某个面包店的老板娘的姿势,洒泪奔跑着,笔直向我这边撞来。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影直直撞入怀里,才将对方搂住,满脸的愕然。

    “维……维拉丝……你这是怎么了?”

    “呜呜~~呜呜~~~~”

    维拉丝抬起头,xiǎo嘴呜呜着,眼眶里蓄满了晶莹泪水,虽然很想赞一声,这样的维拉丝萌呆了,不过考虑到后果,我还是忍住了。

    “大人~~呜呜~~~~”泪眼汪汪的从怀里抬起头,维拉丝用被抛弃的xiǎo狗一样的可怜目光望着我。

    “呜呜呜,对不起……大人……我没能打理好这个家,无法……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呜呜呜呜~~~~~~”

    这样悲哀的摇头说着,维拉丝突然从我的怀里脱出,两手捂脸,径直泪奔向远方。

    我:“……”

    又在闹哪样这是?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回到家,一眼带过,立刻就发现在面对面坐着的xiǎo茉莉和洁lu卡,似乎在讨论什么,中间摆放着数本禽兽公爵系列的书籍。

    哦哦哦,因为我不在,所以从敌对的贴身shinv关系,暂时转换到了作者和读者的jiāo流模式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理解了眼前这一幕。

    然后,倾听着两人讨论的内容,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维拉丝要泪奔了。

    总之就是,即使将她们现在的对话,放到深夜电台的chéng人栏目里播放,依然有一半的内容需要打码才被允许通过。

    我也想泪奔了……

    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嗯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