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狮子……呃……内裤……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狮子……呃……内ku……

    “咦?”

    本来想快点回去,看看三无公主和黄段子shinv那两个家伙,有没有将自己的家给拆掉,结果因为阿尔托莉雅这一句突然的话,我停下了脚步,回过头。

    站在她一旁的贝雅,也显得非常困huo,仰头看看她的阿尔托姐姐,然后怒瞪着我,仿佛我又做了什么傻事,得罪了她一样,如此鲜明的阶级差别待遇,实在是让吾辈泪流满面。

    至少从贝雅的表情,我看出来了,连一直粘在阿尔托莉雅身边的她,也不知道阿尔托莉雅想做什么,想要给我什么东西,说不定是这呆máo突然的心血来cháo罢了。

    和我一起停住脚步的,还有原本打算离开的lu西亚和蒂亚,她们不约而同的回过头,惊讶的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然后定定的看向这边,尤其是lu西亚,目光更是带着酸溜溜的醋意,就差没直接说出“你这个坏蛋,果然又想you拐nv孩子做坏事了”这样的话。

    我和阿尔托莉雅是夫妻,不能算是you拐,真的,请相信我好吗?

    气氛在阿尔托莉雅一句突然的话中,变得压抑,原本即将在岔路口道别散去的几个人,全都回过头,各自占据着一方,颇有点三国格局的气势。

    “有……有什么事吗?”

    在这种沉重气氛中,仿佛是三国jiāo界地的一个xiǎo中立xiǎo县令般,我微颤颤的抬手问道。

    “有点东西……嗯。”似乎有点难以启齿,阿尔托莉雅沉默下来。

    这一个沉默,却是引起其他人心里的轩然**o。

    阿尔托莉雅是什么xing格,只要见过她一眼的人都应该清楚,xing格光明正大,并且有点缺乏常识的她,如果不是遇到实在难以说出口的事情,是决计不会这样语句含糊。

    能让阿尔托莉雅难以启齿,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呢?难道说是……

    几个nv孩,肚子里的xiǎo心思不断转溜着,脸上纷纷lu出复杂神sè。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快点走吧,走吧。”

    察觉到了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气氛,生怕又要引来什么麻烦,我连忙催促着阿尔托莉雅贝雅。

    看到这一幕,lu西亚yu言又止。

    她和阿尔托莉雅的关系,并未亲密到明知道对方有难以开口的事情要做,却还厚着脸皮凑上去一探究竟的程度。

    蒂亚带着天真无邪的困huo表情,让人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目送着另外三人一同离去,突然,她们的视线jiāo汇在了一起,互相眨着眼睛。

    nv人的敏锐直觉,让这两人无需开口,就已经通过眼神,达成一个共识。

    在附近若无其事的转了一圈之后,两人悄悄的跟了上去……

    跟在阿尔托莉雅的后面,我来到了联盟安排给她的住所,顺着楼梯一路上去,来到房mén面前。

    身后跟着虎视眈眈的贝雅,xiǎo手上不知何时已经佩戴上了刚刚从蒂亚那里入手的铁虎指,防备着,好像我要将阿尔托莉雅怎么样了似的。

    不说我们两个原本就是夫妻,就算怎么样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少,你也应该考虑一下,在不变身的情况下,我想要强行推倒阿尔托莉雅,难度就像一只史泰兽要在龙身上拔下一片逆鳞。

    “凡,进来吧。”

    在阿尔托莉雅的邀请下,我进入了她的房间。

    大xiǎo适中的房间里,散发出新房子独有的树木清香,清爽,整洁,明快,一如在jing灵族的水晶之树上,我和她的家一样。

    “洁lu卡不在,我无法泡出和她的手艺一样好喝的茶。”

    等我坐下来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已经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递到了面前。

    “你看出来了?”

    愣了一会,我才反应过来阿尔托莉雅这句话包含的意思。

    “怎么说,我和洁lu卡,以及卡lu洁,也是从年幼时一直相处至今的关系,就算再怎么糊涂,也能一眼辨认出来。”阿尔托莉雅淡淡一笑。

    “咦……咦咦?笨蛋吴,阿尔托姐姐,你们在说什么?跟过来的卡lu洁,是洁lu卡?”

    贝雅这时候,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不由惊讶的张大嘴巴。

    报告教练,发现糊涂jing灵一只。

    “哈……那个……呃……该怎么说呢……”

    我现在的心情,和被妻子抓jiān在chuáng的丈夫没什么两样。

    “洁lu卡xiǎo的时候,就一直很孤僻,胆子也很xiǎo,几乎没什么朋友,也不像卡lu洁一样,拥有强大的战斗悟xing。”

    阿尔托莉雅比平时还要略微严肃一分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所以,凡,虽然只是我的猜测,如果她能喜欢上你的话,请务必好好对待她。”

    “哈……啊哈哈哈……”

    我无地自容的低下头,就算遭受到了贝雅在后面不断偷偷拧着腰上的软rou,这样的悲惨待遇,也无法可说。

    “而且,别看洁lu卡的实力只有伪领域,相对于凡你来说,太低了,帮不上什么忙,其实……算了,我想这种事情,应该等到洁lu卡自己下定决心,亲自告诉你比较好,总而言之,作为双子骑士之一的她,原本就有着shi奉身为我的丈夫——你的使命,同时作为辅佐,也能极大的增强你的作战能力,当然,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什么问题。”

    我:“……”

    抱歉了,阿尔托莉雅,我已经知道你想说什么,也亲耳从那黄段子shinv那里,听她解释过了,是补魔这回事是吧,而且我们已经做过了。

    本来想向阿尔托莉雅坦白,看她的样子,应该也不会介意,不过贝雅还在一旁,为了自己的xiǎo命着想,还是留待下次再解释吧。

    “洁lu卡对你的帮助很大,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要不……我和雅兰德兰nǎinǎi商量一下,让洁lu卡以后跟在你身边好了,你看如何?”

    “千万别!!”

    我和贝雅都惊呼起来。

    虽然一百个乐意,不过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让洁lu卡跟着我的话,雅兰德兰nǎinǎi怎么办?”

    “就是就是,一百个笨蛋吴,也比不上雅兰德兰nǎinǎi一片指甲。”

    贝雅在一旁拼命点头附和道,话说我该感ji这丫头替自己说话吗?

    “这个简单,我让卡lu洁代替就行了。”如我所料,阿尔托莉雅这样的回答了。

    “这个当然不行了笨蛋。”

    我毫不犹豫,一记吐槽手刀就敲在了阿尔托莉雅额头那根呆máo上。

    “你这个笨蛋,竟然敢敲阿尔托姐姐的头,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贝雅瞪大美目,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的动作,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仿佛世界末日来了一般大惊xiǎo怪起来。

    “后果就是这样。”

    我顺手给她也来上一记,随着清脆一声,这xiǎo丫头公主终于安分下来,不过眼睛里流lu出来的“你给我等着”我的险恶目光,却让我微微感到背脊发寒。

    “你自己也说了吧,要是上一次寻找碎片的时候,没有卡lu洁在一旁帮忙,说不定已经在哪里倒下了。”

    我没有丝毫余地的瞪着阿尔托莉雅,道。

    “像你这种身边老是出现麻烦事的人,要是没有卡lu洁在一旁,才会更让人担心。”

    那双碧绿清澈坚定的眼睛,和我对视了一会儿。

    “凡说的对,在担心别人之前,至少得尽量要做到自己不被别人所担心才行。”最后,阿尔托莉雅选择了让步。

    “这就对了。”我嗯嗯的点着头。

    “不过,我要反驳一点,在身边发生的麻烦事情方面,凡可是一点也不逊sè于我,所以,也请务必好好的爱护自己,不要让我和大家担心。”

    “啊哈哈……我知道了,尽量吧。”

    不好意思的打了一个哈哈,光顾着劝阿尔托莉雅,差点忘记了,自己和她一样,也是拥有着吸引各种麻烦的体质,再加上准悲剧帝光环的【相辅相成】,每次外出任务,我可是一点也不比阿尔托莉雅安全。

    说起来,我这个亲王殿下,是不是应该友情的打听一下另外十个骑士的下落?

    还是算了,总觉得这话问出口,又会被某些唯恐天下不luàn的家伙,比如说旁边的贝雅,又比如说旁边的jing灵公主,或者说是旁边的xiǎo丫头,惊呼大喊:“啊,你这个后宫大魔王,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将魔手伸向另外十名可怜的少nv骑士身上了吗?”

    感觉自己最近越来越代入禽兽公爵这个角sè了,是错觉吗?还是因为最近节cào流失太快所导致?

    “洁lu卡的问题,还是先放下来,以后再说吧,阿尔托莉雅,究竟有什么事情,要给我什么,无法在大家面前说出来?”

    虽说阿尔托莉雅有心撮合我和洁lu卡,酝酿着洁lu卡给我补魔,然后再由我给她补魔(?)这样的可怕yin谋,不过,对于自己和洁lu卡先上了船这个难以启齿的事实,我多少还是有些心虚,下意识的转移了话题。

    “啊,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

    阿尔托莉雅一拍手心,从座位上站起,最后停留在摆在窗边的衣柜面前,在里面翻找起来。

    “其实呢,是为了实现当初的诺言。”

    回过头来,这样对我说的阿尔托莉雅,脸上似乎浮现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粉sè,略带娇羞的王,不单是我,连一旁的贝雅都看呆了,看样子,从xiǎo就跟在阿尔托莉雅身边的她,也难得一见阿尔托莉雅脸红的样子。

    “快说,你这笨蛋,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邪恶魔法,将阿尔托姐姐变成这样。”贝雅抓着我的x襟死命摇晃起来。

    平时威风凛凛的nv王姐姐,脸红的样子,实在是太……实在是太……虽然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不过似乎又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啊啊啊啊~~~~~

    “消停点吧你这贫ru矮子。”

    乘着对方神sè恍惚的瞬间,又是一声脆响响起,我如同冷漠的刀客一样,瞬间收回手刀。

    xiǎo丫头贝雅的脑袋上,已经出现了第二个包包。

    “找到了。”

    阿尔托莉雅略带高兴的清澈声音响起,吸引了刚想要战个你死我活的我和贝雅的注意,停下手中的动作,我们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只见阿尔托莉雅的双手,在x前伸展摆放着,手上拿着的,像我们展示的东西是……

    四角内ku是也。

    我:“……”

    贝雅:“……”

    “那个……阿尔托莉雅,你说要送给我的东西,不就是……是这玩意吧。”我艰难的吞咽一声,举手发问道。

    “没错,凡,你看怎么样,虽然是第一次做,手艺差了点。”在我绝望的目光中,阿尔托莉雅认真的,严肃的,肯定的,期待的点了点头。

    不~~~~~~~~

    发自一声内心的悲鸣,我恨不得抱头蹲下去,躲避眼前的残酷事实。

    按道理来说,阿尔托莉雅亲手做的内ku……嗯,虽然一开始选的礼物品种充满了她的呆máo风格,一般来说的话,nv孩送男孩,妻子送丈夫的礼物,不是应该从máo衣呀,围巾呀什么的开始吗?结果阿尔托莉雅直接就跨过数个等级,送内ku了……

    不要紧,我能接受,自己身上穿的内ku,也都是维拉丝她们平时做的,xiǎo幽灵偶尔也会做一些,别说,目光如炬的圣nv殿下还真不是吹出来的,其他不说,至少穿针孔这一手功夫,简直就像练了葵huā宝典一样,维拉丝也要甘拜下风。

    话题扯开了,咳咳,总而言之,阿尔托莉雅送内ku给我,我能接受,但是……

    但是为什么要在上面绣卡通图案呢?

    otz的倒了下去。

    而且还是一头威风凛凛的卡通狮子造型。

    虎目留下两行清泪。

    而且……而且狮子的头部,正好是位于内ku的正中间部位。

    这要是被别人看到,还不把自己当初变态自恋狂?!

    “果然还是做的太差了吗?”

    见我坐在椅子上,全身一副燃烧殆尽的苍白颜sè,阿尔托莉雅低下头,有些xiǎo失落的看着手中感到内ku。

    “不不不,做的非常好。”我连忙摇头,将一脸的悲惨泪水甩干。

    “是这样吗?嗯嗯,不是我自夸,其实我也觉得做的不错,虽然比不上维拉丝的手艺,但是你看,这头狮子,凡,你不认为相当的可爱吗?”

    “哈……啊哈哈,是呀,相当的可爱。”

    我已经完全麻木了,只是一个劲的附和着阿尔托莉雅的话,希望能够尽快将这条内ku入手,然后珍藏到柜子里,当做珍宝古玩一样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