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深巷蒙头拍砖板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深巷méng头拍砖板流

    这次还真是……该怎么说好呢?完全没想到,阿尔托莉雅当时难以启齿要jiāo给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一条四角内ku。

    略……不,是超神展开,简直就像一台活生生的高达突然从天而降,出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用脉冲ji光剑指着我说,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不行,想太多的话,大脑里某些常识会发现hunluàn崩坏的……

    捂着发涨晕沉的大脑,我摇摇晃晃的迈出脚步,走下楼梯。

    现在也不过是刚刚过了中午,离晚上要举行的篝火晚餐还有一段充裕的时候,给大家准备,前提是xiǎo茉莉和洁lu卡这两个家伙,没有把家给拆掉的话。

    阿尔托莉雅最喜欢吃什么?

    我突然想到这个深刻的问题。

    记得以前问过她,她的答案是“只要好吃的东西,我是不会分别都吃的,有关吃的各种事情,我是没有弱点的”,这样威风凛凛,自信满满,ting着x膛骄傲的回答了。

    说是意外嘛,有点意外,但是以阿尔托莉雅的xing格来说,似乎又是理所当然,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完全不挑食的王,前提是要好吃。

    不过,虽然不挑食,却不等于阿尔托莉雅在吃的方面,并不注重,非要说的话,这呆máo其实是大胃王加馋虫,吃饭是她除了拯救世界振兴jing灵一族以外少有的几个爱好之一,当然,这只是我自己从她平时的一举一动之中猜测出来的东西,毕竟,每次吃饭的时候,她身上都会不自觉的洋溢出一股仿佛将疲惫的身体泡入温泉之中时的满足幸福气息。

    维拉丝的手艺,应该完全能满足得了她吧,卡lu洁的手艺我尝过,虽然也不错,但是不及维拉丝,相信到时候,一定能大受阿尔托莉雅的好评。

    至于我,哼哼,别吓着了,我这个丈夫,当然也要下厨了,而且是要挑战宇宙超级无敌巨无霸深海碧蓝独眼huā斑烤全章鱼,简而言之也就是将整个章鱼放到架子上烤没错了。

    正在这样想着,然后拐到楼梯转角处,突然一阵破风声将我惊醒过来。

    敌袭!!

    我在心里拉响了举报,神经却没有反应过来,偷袭者似乎用了什么魔法xiǎo技巧,瞬间拉近了具体,同时,头顶上一声熟悉的娇喝响起。

    这把让人觉得欠调教的清脆声音是……

    微微一愣的功夫,我已经错失了最后的防御时间,只觉得眼前一黑!!

    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的,深巷套头拍砖板流?

    曾经无数次在我的脑海里构想,用来对付老酒鬼,用来对付法拉老头等几个老匹夫的战术,没想到还未付诸实践,就被别人给用到自己身上了。

    我刚想抱头,大喊一声“别打脸”,却发现有点不对。

    méng在脑袋上的套子……脸上传来的紧贴触感,有点太柔软了吧,像是某种超高级的,即使用钱也买不到的布料,所做成东西。

    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因为维拉丝平时给我做衣物用的布料,都是尽可能的挑选好的,而脸上传来的柔软光滑质感,却比那些布料还要好上一倍不止。

    究竟是谁,竟然连用来méng住别人脑袋的麻包袋子,也用上如此高级的布料,那等会拍上来的砖板,岂不是宝石做成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军优待俘虏?

    预想之中,接踵而至的攻击,却没有到来,到是一声得意的娇哼,传到了耳中。

    我无言的站起来,mo向头上méng着自己的事物,一把抓下来,一看。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张xiǎoxiǎo的卡通熊脑袋。

    视野慢慢扩大,xiǎoxiǎo的卡通熊脑袋,也变成了一条丝质纯白sè卡通熊xiǎo内ku。

    “怎么样,笨蛋吴,被绣着你自己模样的内ku套住,觉得很恶心吧,稍微能体会到我从阿尔托姐姐那里,接过这条内ku时的心情了吧。”

    站在楼梯上,xiǎo丫头公主,贝雅,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骄傲的抬起下巴。

    “不……与其说被绣着自己模样的内ku套着,觉得很恶心,倒不如说,被nv孩子的内ku套在头上,觉得很丢脸。”

    我一时之间没有找到合适的吐槽切入口,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贝雅的话。

    “你……你说什么?!”

    不是预料之中的答案,贝雅脸上的笑容立刻褪去,lu出一副愤愤的表情。

    “这……这可是本殿下的内ku,能套在头上,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竟然说丢脸,真是不识好歹!!”

    “哦,你也知道是你的内ku呀。”我漠然的看了贝雅一眼。

    “那我拿去给别的男人套在头上好了,总会有一些变态,会感到乐意和荣幸的,毕竟,这可是jing灵族高贵的公主的内ku,套在自己的头上呀,说不定还有些味道……啧啧啧。”

    “你你你……你这大笨蛋,大变态,想做什么,竟敢想拿本殿下的内ku去给……给那些恶心变态的大男人亵玩?杀了你,绝对会杀了你哦!!!”

    听我这样一说,贝雅的眼睛,顿时气愤的闪烁起了泪光,连哭出来的心都有了。

    “既然那么反感的话,干嘛要套在我的头上?”

    见火候差不多了,我也就适可而止,不然真会被一大群jing灵追杀的。

    贝雅一愣。

    “我也是你口中的大男人哦,那你的内ku套上来,真的没关系?”见她这个样子,我又忍不住险恶的添了一把火。

    “啊,糟糕了!!”反应过来的贝雅,立刻抱头悲鸣。

    “光想着怎么报复这个笨蛋了,竟然没想到这一层,竟然将自己最隐si的衣物,套在这家伙的头上……呜呜~~~~”

    看着蹲在地上,悲鸣不已的贝雅,我陷入了无语状态。

    如今天早上蒂亚所说,这jing灵族的xiǎo公主,有时候还真是……笨蛋一个呢。”你该庆幸,幸好这条内ku是新的,还没有穿过,不然,哼哼,jing灵族xiǎo公主的味道……拍卖掉的话,说不定就算是一百个宝石,也争着有人抢哦。”

    不,就算没穿过,光是阿尔托莉雅亲手做的,也不止这个价格了,当然,这种话我是不会说出口的。

    这样想着,我得意的将手中的xiǎo内ku,放在指头上转起来。

    啊,不好,难道说自己现在的动作和表情,相当之变态?”变态,禽兽,本殿下今天要为民除害,将你这个污染空气的家伙收拾掉。”

    暴走的贝雅,张牙舞爪着,奋不顾身的扑了上来。

    好机会。

    就在贝雅扑到来一瞬间,我将手中的内ku,狠狠往她脑袋上一套。

    “呜~呜呜~~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个笨蛋,究竟对本殿下做了什么?!”

    立刻,半个脑袋被套着的贝雅,在我一闪让开之后,径直扑到了前面的楼梯墙上,传来一声非常壮烈的撞击声。

    手脚并用的将头上罩着的xiǎo内ku脱下,八字张开的跪坐在地上,捂着通红的俏鼻,目光含泪,瞪大眼睛怒视着自己的贝雅,真想将这一幕拍下来。

    提名为:自作自受。

    “好了,不和你这xiǎo丫头闹了,我先回去为今天晚上的晚餐做准备,记得到时候准时过来,不然可不会等你。”

    一边走着,我朝被甩在后面,瞪着自己的贝雅,招了招手。

    “等等,你这个笨蛋。”贝雅突然叫道。

    “怎么,还没有吸取教训吗?我说呀,等你的个子长高一点再……”

    “看打!!”

    话还未说完,带着铁虎指的一拳就落在了肚子上,果然不愧是这xiǎo丫头最忌讳的两个禁词之一。

    “你拿去!”

    用不容抗拒的命令口wěn,贝雅将手中的东西,递到了正在做着只有圣斗士才能做出来的,半跪在地半睁着眼捂着鲜血淋漓的腹部的姿势的我面前。

    “哈?”

    看到贝雅递过来的东西,我先是mo了mo自己的额头,又探出手去mo了mo眼前贝雅的额头。

    “你这笨蛋在做什么,本殿下的额头岂是你能随便luàn碰的?”

    结果立刻就被贝雅气呼呼的将手拍开。

    不是梦。

    我再次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往贝雅的xiǎo手上重新一瞧,才敢确定,她竟然真的将她的xiǎo内ku,递给了我。

    据说暗黑大陆有这样的规矩,当你想向对手发出挑战的时候,就把自己手上穿戴的手套,脱下,酷酷的扔到对手面前。

    难道说……这是jing灵族特有的挑战规矩?

    我在心里,模拟出这样一副画面,一个想要挑战对方的jing灵族战士,不慌不忙的,用优雅的动作,脱下自己的ku子,lu出光溜溜的两条大tui,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最后一层堡垒也脱了下来,lu出自己的【哔哔】或者【哔哔】,将手中或许已经粘了奇怪东西的内ku,扔向对手,才不慌不忙的,优雅的取出一条新内ku穿上,最后妥妥的穿好ku子,得意的看向目瞪口呆,气势已经先泻下一半的对手。

    这真是何等的……豪迈风俗呀,没想到优雅高贵的jing灵一族,也会有如此奔放的一面。

    难怪jing灵族的nvxing喜欢穿裙子,我似乎在无意之中,从这一条纯洁的xiǎo内ku上,窥到了一丝事关jing灵族繁荣与衰败的真理。

    话说回来,结婚那天和阿尔托莉雅比试的时候,她怎么不将她穿着的内ku扔给我呢?那可是绝世的收藏品啊。

    “你这笨蛋,又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回过神来,贝雅这xiǎo丫头,已经用手肘勒着我的脖子,不断向脚尖靠拢,同时xiǎo嘴一张,啊呜一声,那颗xiǎoxiǎo的虎牙,已经陷入了我的肩膀rou里。

    nv王u字箍+xiǎo幽灵的啊呜咬吗?虽然两样功夫都只得其行未得其髓,但是加起来的威力也无法xiǎo窥。

    “好疼,放手,投降,我投降!!”

    坚持不到一秒,我就开始口吐白沫翻着白眼,不断击打着地面摇白旗。

    “你究竟想做什么,说吧,我还赶时间呢。”

    好不容易摆脱了贝雅的纠缠,我将脸sè一肃。

    “也……也就是说,这这……这内ku暂时……暂时放到你那里去!!”

    贝雅低着头,脸上不知道因为气愤还是羞耻,像一个水灵灵的大红苹果。

    “为什么本大爷非得替你保管内ku不可?”

    我瞪大眼睛,觉得眼前这丫头是在说本世纪最无聊的笑话。

    “这……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笨蛋?!”

    贝雅干脆耍赖起来了,长长的睫máo已经挂上了雾水,似乎随时都要流出眼泪。

    “因为是阿尔托姐姐送的,不能扔掉,但是上面绣着你这笨蛋的样子,放在房间里的话,感觉就好像……就好像被你这笨蛋盯着看一样,浑身都不舒服!!”

    “少nv,你是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我再次mo上贝雅的额头。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先放在你那里!!”贝雅不由分说,就将内ku塞到了我怀中。

    “警告你,不许借给其他人,连被其他人看到都不许,听到没有,不然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本殿下也不会放过你这笨蛋!!”

    mo了mo眼眶上浸湿的泪珠,这xiǎo丫头瞪大眼睛,一脸警告的对我说道。

    “那作为jiāo换,我这条内ku也……”

    贝雅这副强势之中带着柔弱可怜的样子,让我有点无法拒绝,挠了挠头,我突然找到了一个处理手上的四角内ku的好地方。

    “去死!!”

    话还没说完呢……

    “好吧好吧。”

    我随手将xiǎo内ku塞到怀里,嘴里一边xiǎo声嘀咕起来。

    “改天穿穿看吧。”

    “敢这样做就杀了你,你这大变态!!”

    这丫头不知道从那里搬来一大堆重物,椅子书桌柜子什么的,雨点一样向我这边砸过来。

    你已经在谋杀了呀hun蛋!!

    我撞撞咧咧的躲着跑出了mén外,才松出一口气,回头瞪了一眼。

    干脆就在这xiǎo内ku的卡通熊的位置,抹上一点黄泥,然后大肆宣扬这就是jing灵族xiǎo公主的内ku吧,回去立刻就这么干。

    如果能抱着九死一生的决心的话……

    然后,就在离开jing灵族的驻地,不到一百米的拐弯处。

    一阵毫无预兆的微风轻轻拂过,正当我莫名其妙的时候,视线突然一黑。

    从脸上传来的粗糙感告诉自己,这一次遭遇到的,是真正的深巷méng头拍砖板流的必备工具之一——足以将半个身子套住的大麻袋!

    坑爹呀!!!

    心里刚刚冒出这样一句怒吼,身子就被什么给牢牢的束缚起来,然后横着抬起。

    “快,xiǎo心被其他人发现。”

    隔着密封厚实的大麻袋,一把故作尖细,却依然没能逃脱我的耳朵辨别的声音响起。

    “遵命,lu西……呜呜呜~~~~méng娜丽莎.lu~~lu~~lu~~队长!”

    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显然暴lu了些什么,但是立刻就被捂住嘴巴,最后改了口风。

    lu~~lu~~lu~~你妹呀,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奇奇怪怪的名字,你以为你是饿晕在路上的喜欢烤秋刀鱼喂猫的外星少nv啊!!

    被头脚抬着,一路颠簸,最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等身体被一条条腰带,老老实实的绑在了柱子上以后,méng头上的大麻袋才被取下。

    视线朦胧昏暗的xiǎo木屋里面,两个用黑布méng着脸的俏生生nv贼,逐渐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xiǎo狐狸,蒂亚,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我迫不及待的朝这两个家伙怒吼道。

    “啊,立刻就暴lu了!”

    身材高挑的nv贼惊呼一声。

    “那当然了,你也不看看,这大冷天的,整个营地还有谁和你一样穿着?拜托做贼也敬业一点好吗?”

    “还有你,lu西亚,就算营地多了不少狐人,但是尾巴上明显的特征,以及整天把尾巴得意的扫来扫去,除了你我还真找不到有谁!!”

    我觉得有必要给这两个nv飞贼一个当头bāng喝,让她们知道做贼也是一mén艺术,一mén细活,是不是随随便便把脸一méng就行了。

    “凡凡真厉害。”

    lu出佩服的眼神,蒂亚将脸上méng着的黑sè面罩扯下来,lu出她那标志xing的阳光笑容。

    “你……你别胡说,本天狐的尾巴有什么明显特征。”

    另外一边,同样lu出了真面目的xiǎo狐狸,却有些紧张的看了我一眼,将背后máo茸茸的狐狸尾巴,甩在前面,在上面检查了又检查,还凑上鼻子仔细闻了一下,确认没什么以后,才妩媚的瞪大眼睛,怒视着我,仿佛我欺骗了她的感情似的。

    “你这坏蛋,快点说,有什么特征,如果敢骗本天狐的话,就把你阉了。”

    “真的要我说?”

    我高深莫测的欣赏着xiǎo狐狸这副气呼呼的娇俏可爱模样,

    “当……当然,本天狐说一不二。”

    一瞬间,xiǎo狐狸的眼睛还是闪过了一丝慌luàn,看来是十分介意从我口里说出来的“尾巴上的明显特征”是什么。

    “咳咳,好吧,竟然你非听不可。”

    我故意吊着胃口,这只俏狐狸,顺着我张大着却迟迟不出声的嘴巴,紧张的吞咽一口,握紧了xiǎo拳头。

    “那是因为,你的尾巴,你其他狐人的尾巴都要柔软蓬松,油亮光滑,既暖和又顺滑,还很不安分,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咦……咦咦?”

    xiǎo狐狸少有的lu出惊呆表情,微微张开的xiǎo口,无意识发出单调的音节。

    很快,一层夸张的绝美红晕,就从她俏脸上浮现出来,并迅速蔓延到了耳根,突然,她紧紧捂住发烫的脸颊,害羞的转过身去,不让我看到她现在的羞涩样子。

    喂喂,只不过是夸了一下你的尾巴而已,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正想吐槽,却突然想起了有关于狐人族的某个xiǎo知识。

    对于一名狐人,尤其是nvxing狐人来说,她们的尾巴,无疑等于是第二张脸,夸她们的尾巴好看,就等于是夸她们长得漂亮。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是随便可以夸,尾巴是狐人十分重要和隐si的部位,只有十分十分重要的人才可以mo,所以,夸对方的尾巴长得好看,其实无异于夸她的x部之类的重要地方。

    试想一下,如果是一个陌生,不,即使是很熟的老朋友,如果对方突然夸奖说,啊,你的x部形状真好,丰满又ting拔,恐怕也会立刻遭到飞拳伺候并断jiāo吧。

    但是,如果她真的羞涩的接受了你的夸奖,除了证明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了一定的,甚至是以身相许的程度以外,这样的夸奖,无疑要比夸长得漂亮之类的话,效果更加明显。

    眼前这只xiǎo狐狸,就是陷入了这样的羞涩和喜悦之中。

    “咳咳,嗯哼!!”

    不过,天狐圣nv毕竟是天狐圣nv,很快,xiǎo狐狸就将那份羞涩和喜悦压了下去,泛红着俏脸,两眼闪闪发亮,故作镇定的咳嗽一声,回过头。

    “别……别以为说这样的好话,就能绕过你,这也是应该的,本天狐的尾巴,当然是狐人族里最漂亮的。”

    说着,这只xiǎo狐狸骄傲的,高高的ting起了酥x。

    “噗嗦噗嗦——噗嗦噗嗦——噗嗦噗嗦——”

    一阵奇怪的响声引起我和蒂亚的注意,顺着声音一看,我们两个立刻在心里噗的一声,偷笑起来。

    发出声音的,正是xiǎo狐狸的尾巴,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兴奋的甩来甩去,都快在xiǎo屋子里形成一股旋风了。

    嘴上一副满不在乎,并且是理所当然的样子,但是那根柔顺漂亮的狐狸尾巴,无意识的动作,却完全将她现在开心甜蜜到了极点的心情,给暴lu了,这就是傲娇满载,让人恨不得搂在怀里疼爱上一辈子的xiǎo狐狸lu西亚。

    “lu西亚队长,不能被敌军的甜言蜜语所youhuo啊!”

    正在关键时刻,蒂亚突然抓着lu西亚的肩膀,拼命摇了起来。

    这一摇,立刻就将沉浸在高兴得意海洋之中的lu西亚,给摇醒了,拍拍还在发烫的脸蛋,她尾巴上的动作,缓和下来。

    啧!!

    我暗暗切了一声,给了蒂亚一个”xiǎo丫头,你给我等着瞧”的威胁目光。

    眼看这只xiǎo狐狸,就要被我哄温顺了,就算让她帮我解开身上的束缚,也十有**会同意,没想蒂亚横chā一脚,将xiǎo狐狸给摇醒了。

    “当……当然,本天狐怎么可能会被这坏蛋的甜言蜜语所youhuo!!”

    慌张的否认着,xiǎo狐狸俏目瞪了我一眼,神sè变得更加警惕,看来,想要第二次忽悠她是不大可能了。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把我绑架到这里。”

    言归正传,我们的话题终于回到了眼前这一幕上。

    “说,你究竟和阿尔托莉雅,在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xiǎo狐狸的俏脸一寒,散发着浓浓醋意的上前bi问道。

    “阿尔托莉雅是我的妻子……”

    我委屈的嘀咕着,想要提醒这只xiǎo狐狸一些重要的东西。

    “说不说!”xiǎo狐狸美目一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皮鞭。

    “我招,我这就招!!”

    如同战争片里,在第二集的开头就被鬼子俘虏并投靠对方,一口一个皇军叫的欢的懦弱汉jiān一样,我大声嚎叫起来。

    “我和阿尔托莉雅在商量今天晚上的篝火晚餐事宜。”

    其实,我只不过是故作投降,身在曹营心在汉。

    “骗谁呢,如果只是商量这种事情,阿尔托莉雅会yu言又止?骗谁呢,你这坏蛋,看来不给你一点苦头吃,你是不会说老实话了。”xiǎo狐狸冷笑一声,手中的长鞭挥的呼呼作响,散发出宛如在身边游离的毒蛇一般的威胁。”我招,我真的招了。”我再次汉jiān了一把。

    “其实是因为阿尔托莉雅给我做了一条内ku,想送给我。”

    “真的?”这一次,xiǎo狐狸到是将信将疑,因为这就是事实,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当然是真的,我以蒂亚的名义发誓。”我指天为证。

    就在一旁看着的蒂亚,因为我的起誓,而困扰的歪起了头。

    “除此之外呢,还干了点什么?”

    lu西亚那敏锐的少nv直觉,还在从中察觉到了一丝破绽,没错,就算这坏蛋说的话是真的,那个nv王,送了他一条内ku,但也不能保证之后没做什么,nv方主动送出礼物的话,气氛不是正好吗?这坏蛋,一定是乘机……乘机……

    想着想着,lu西亚的两颗xiǎo虎牙,lu了出来。

    “等等,真的没做什么啊,我以穆拉丁名义发誓!!”脖子上突然涌起一股寒意,我大声辩解道。

    我会老老实实的告诉你这只嫉妒心强的xiǎo狐狸,我和阿尔托莉雅接wěn了吗?天真,太天真了。

    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十五个大字,在心里默默的念上数遍,我的神sè变得大义凛然起来。

    “哼,空口无凭,蒂亚队员何在!!”xiǎo狐狸突然转头看向一旁的蒂亚。

    “lu西亚队长。”蒂亚一个笔直ting立。

    “给我搜!”

    xiǎo狐狸妩媚一笑,那两颗xiǎo虎牙,在昏暗的xiǎo黑屋里面,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哈,总算又赶上了,而且明天就是周末,足足上了七天的班阿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