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阿尔托莉雅的礼物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阿尔托莉雅的礼物

    队伍由原本的两人,变成三人,四人,五人,我的头疼指数也呈现几何增长,还好,阿尔托莉雅是那种自生自养的类型。

    就像维拉丝养的那几头羊一样,每天只要打开羊圈就会跑出去觅食嬉戏,傍晚会主动回来,只要将栅mén一关,每天重复这样的简单工作,那几头羊就会被养的féiféi白白,然后,嘿嘿~~~烤全羊,还是羊rou煲呢?咝~~~(吸口水的声音)

    不,这样做的话,会被维拉丝的平底锅,硬生生的拍矮一寸以上……

    咳咳,言归正传,总而言之,暂时由得阿尔托莉雅四处luàn转吧,我们只要跟在她后面跑就行了。

    说起新区的话,在这一带闲着没事做四处luàn逛làng费青chun的家伙还真不少呢,我做沉思状,突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寒战。

    莎尔娜姐姐的活动范围……似乎也在这里……吧?

    完蛋了,这个世界要完蛋了。

    想到和我们碰撞的可能xing,我不由瑟瑟发抖的抱头悲鸣,如果附近有自动贩售机的话,说不定会立刻钻到里面寻找那传说之中的时光机回到过去,阻止眼前的一幕发生。

    “笨蛋吴怎么突然安静起来了。”

    对于我的突然表现出来的沉默和目光里带着的深深忧伤与苍茫,一旁的贝雅表示无法理解。

    我这个人一直就是这样,深沉的很。

    蔑视的看了这xiǎo丫头一眼,我压低嗓音,朝她驱赶的挥了挥手:“xiǎo丫头一边去,我正在思考着拯救这个世界的办法呢。”

    “你?”贝雅闹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然后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

    “在思考拯救世界之前,还是先考虑一下如何拯救自己的脑子吧。”

    我:“……”

    真是失礼,这家伙,我的脑子早就已经无yào可救……不,是无可救yào……错了错了,总而言之,是达到了不需要医治的境界,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她竟然会不知道,真是愚蠢的jing灵公主。

    “一定又是在想着去勾搭别的nv人。”

    xiǎo狐狸在一旁噗嗦噗嗦摇着尾巴,凑上来,用非常肯定的口wěn断定道。

    “勾搭你就不算是别的nv人了?”我好笑的mo上她凑过来的脑袋,隔着斗篷脑子,在那软软的狐耳上rou了又rou。

    “想勾搭本天狐,就你这样的笨蛋?还早一万年呢。”

    高高的扬着声调,这只xiǎo狐狸lu出骄傲的神情,但是像刚刚剥开的水煮ji蛋一样的细嫩脸蛋上,还是微不可察的浮起了一丝红晕,那股子媚骨的气质,更是成倍增加。

    说起水煮ji蛋的话……不知道三无公主和洁lu卡那两个家伙,在家里相处的可好,因为阿卡拉的事情,早上匆匆的将她们留在家里不管,希望回去以后,我那可怜的白sèxiǎo帐篷还未被拆掉吧。

    “别那么说嘛。”我含情脉脉的搭上了xiǎo狐狸的香肩。

    “我们两个,不已经是狐人族里公认的天造地设一对了吗?”

    “谁谁谁……谁和你是一对了?!”

    果然不其然,这xiǎo狐狸立刻就像尾巴被抓了一样,一蹦三尺高,恶狠狠的朝我lu出锋利牙齿,那呲牙咧嘴的可爱模样,到真有几分像一只máo茸茸的狐狸,在对着自己示威呦叫。

    “我和凡凡算不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算不算?算不算?”

    我刚想继续调戏这只xiǎo狐狸,冷不防的,蒂亚从背后搂了上来,两条带着健康麦sè的水灵灵胳膊,亲昵的在自己脖子上一圈,一抱,将整个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背上,这样还不满足,脸蛋还要从后面探过来,不断在自己一边脸颊上磨蹭,传来一阵阵高级丝绸般的肌肤软滑感。

    哦哦哦哦,蒂亚,你怎么能这样!!!!

    我的身体顿时僵直。

    那从后面挤压过来的,两团丰盈柔软的事物,并不会因为蒂亚只是xiǎo丫头一个,威力就有所下降,加上这丫头在大冬天也是穿着一身紧绷的兽皮短衣,加上现在身上披着的薄的不能再薄的斗篷,我似乎都能感觉到隔着几层衣料传来的,在那两团丰满弹xing的柔rou上,如同樱桃一样稍硬,却更让男人**的两个xiǎo点,随着蒂亚调皮的动作,在和自己的背部微微磨蹭着。

    这真是……男人的天堂也是地狱啊。

    看着一旁lu西亚熊熊燃烧起来的眼眸,我暗自发出一声悲鸣。

    话说回来,身为男人的自己都很有感觉了,难道蒂亚就一点也感受不到吗?按道理说,nv人的x部,尤其是那两……咳咳,应该是极为敏感才对的呀。

    果然,因为蒂亚是xiǎo丫头,身材是发育了,但是身为nv人的敏感神经却没能跟得上成熟,就像外表已经通红熟透,但是里面的rou尚且酸涩的苹果一样,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她毫无感觉,而自己单方面痛并快乐着吗?

    “快放手,你这个sè情nv,想对爸爸做什么?”

    贝雅只是愣了一会,立刻就尖叫起来,从后面抱着蒂亚的xiǎo腰,要将粘在一起的两个人扯开,别人不清楚,她可是知道,蒂亚这xiǎosènv,分明就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贴上去的,她怎么能看到自己最仰慕的阿尔托姐姐,她那笨蛋丈夫,和别的nv人粘在一起。

    这种时候到是记起了父nv的设定呀!!

    我暗暗吐槽一句,却并没有说话,贝雅这样做无疑是帮了自己大忙。

    如果是我的错觉的话那先说一声抱歉,总觉得……两个nv孩的目光,似乎都死死集中在了自己的背上,准确来说,应该是集中在蒂亚那被挤压的,由高耸坚ting的笋状变成了软呼呼的大rou包形状的x部上。

    眼睛里带着羡慕嫉妒恨。

    贝雅自然是不用说了,xiǎo狐狸却是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和贫ru二字无缘,但是哪个nv人都不会嫌自己的x部再大一些,尤其是,xiǎo狐狸唯一被xiǎo幽灵压的抬不起头来的方面,就是因为输在了x部上。

    要说有料的话,xiǎo幽灵那纤细娇xiǎo的身体里面,所隐藏着的丰满,可是十分有料,或许蒂亚比xiǎo幽灵还要更丰满一些,但是算上身高的话,看上去,两人给人的感觉应该还是差不多,因此,恨屋及乌,xiǎo狐狸的羡慕嫉妒恨也就有了缘由。

    nv人,真是一群可悲的生物呀。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不禁涌出这样的念头,反正对自己来说,心上人的x部大xiǎo和丰满与否,是完全的萌大nǎi。

    幸好我们几个,全身都披上了斗篷,不然这样闹着,还不人尽皆知,恐怕用不了半个xiǎo时,某后宫魔王德鲁伊和狐人族天狐(这应该不算是新鲜消息了),和赫拉迪克族公主,还有jing灵族xiǎo公主的八卦新闻,就将在酒吧里散步开来。

    哦哦哦,前面的家伙是……

    为了转移身边这几个不安分的xiǎonv人的注意力,拉开仇恨,我故作东张西望,却真的不xiǎo心发现了可以暂时脱离脂粉战场的家伙。

    是卡洛斯。

    不过现在看到的卡洛斯,可不是平时那个温和的卡洛斯,身上散发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他的手上,提着几个冒险者,像扔垃圾似的,将这些人扔到了一边,拍拍手。

    “吴师弟,是你?”

    卡洛斯微微一愣,回过头,看着我们一行走过来。

    “阿尔托莉雅,应该不用我介绍了吧。”

    “原来是nv王陛下,真是幸会幸会。”

    看到阿尔托莉雅,从那娇xiǎo身体散发出来的强大意志和气势,卡洛斯的气息微微一窒,但也只是一瞬间,便点头微笑。

    是人类,就不可能毫无对比之心,卡洛斯的xing情温和没错,但是骨子里却还有傲气,身为圣骑士职业的他,对于身为骑士王职业,有着骑士之王称号的阿尔托莉雅,不可能没有比较之心。

    如今一看之下,他立刻就判断出来,眼前的jing灵nv王,实力还在伪领域阶段,并没有突破到领域境界。

    但是,卡洛斯却没有能够战胜对方的信心。

    自己可是领域境界呀,领域和伪领域之间的实力对比,可是有一条难以跨越的巨大鸿沟。

    而且,卡洛斯他也不是普通的领域高手,虽然才刚刚踏入这个境界没多久,但是面对中级,乃至高级领域强者,却没有丝毫的压力。

    心里暗暗惊叹,卡洛斯将一丝无奈的笑容压了上去。

    这个jing灵nv王,给人的感觉,就和吴师弟一样,她的存在完全超脱了常识的认知范畴,果然不愧是并称为大陆双子星的人,并不是没有理由。

    而且,在除了乐观的其他任何方面,看样子都要比吴师弟沉稳冷静干练多了,是一个真正的,能让人产生“将整个大陆的治理jiāo给这样的人,或许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念头的人。

    “咳咳咳,卡洛斯师兄,你该不会是……在心里想什么不好的话吧。”

    男人的第六感发出提醒,眼前这nv儿控骑士,可能正在通过和阿尔托莉雅的对比,想着一些对自己来说十分失礼的事情,比如说“这样的笨蛋怎么可能配得上如此优秀的nv王”之类的想法,我不由重重的咳嗽几声。

    “咳,对了,吴师弟,听说阿卡拉大人累倒下去了,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啊,转移话题了,这家伙转移话题了,果然是被我猜对了吧。

    “没事,稍作休息就好,不过眼下即将来临的神诞日,可能无法指望得上她能坐镇指挥,得靠大家一起努力才行了。”

    “是这样吗?看来情况不大乐观呀。”

    连平素自信沉稳的卡洛斯,眉头都深深的皱了起来,少了阿卡拉,整个联盟的运作能力可是至少要下降二分之一呀。

    “虽然这样说有点丢脸,但是这种时候,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莱娜和琳娅身上了。”

    “哈,那么这个丢脸,也算上我一份吧。”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我就不用说了,卡洛斯虽然各方面的能力都十分优秀,但是像这种打理整个联盟的工作,却并不熟悉和擅长,所以就算大家心里十分着急也没有办法,只能尽自己所能,去配合莱娜和琳娅的工作了。

    “对了,刚才你在做什么?”

    我指了指对面,那些被卡洛斯扔出去的冒险者,早已经作鸟兽散了,虽然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还是想问一问,揶揄一下这个nv儿控骑士。

    “还能有什么,几个不知好歹的xiǎo老鼠,想违背告示,溜进舞台内部去看个究竟。”

    我这一问,卡洛斯立刻就把脸沉了起来。

    你看,我猜的没错吧,果然和卡洁儿有关。

    “西lu丝她们还在里面排演吗?”

    我探出头,远远的望向不远处,那块占据了数千平方米的地方,被简陋的木板墙围起来,上面写着【神诞日排演中,非工作人员勿入】的警示的神秘舞台。

    “真想去看一看排演到什么程度了。”想到自己那两个宝贝nv儿,还有可爱的卡洁儿,我不禁有些蠢蠢yu动。

    “我说卡洛斯师兄,我们进去看一眼,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不仅是我,连身边的阿尔托莉雅她们,都lu出了心动的目光。

    “当然可以,不过我不建议。”卡洛斯微微一笑。

    “现在就去看的话,等到神诞日正式表演的时候,不是会少很多惊喜和乐趣吗?”

    “那到也是。”

    大家都赞同卡洛斯的话,至于我,虽然在训练营的时候,看过多次西lu丝她们的排练,只不过……该怎么说呢,虽然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宝贝nv儿们,不过那时候演的很糟糕,几乎不到一半,双胞胎就和卡洁儿打起来了。

    所以,我现在也有点期待,如果西lu丝艾柯lu和卡洁儿,能够好好的配合,那这场以我和维拉丝的相恋故事为剧本的戏剧,会是什么样子。

    “在这里守卫了那么久,你也没有进去看吧,卡洛斯师兄。”我嘿嘿一笑。

    “当然,忍的还真有点辛苦。”卡洛斯回以笑容,接着又沮丧起来。

    “再说,如果我跑去看的话,卡洁儿说不定会闹别扭。”

    那到是有可能。

    不忍心打击卡洛斯,我拍拍他的肩膀。

    “那我们先去其他地方逛逛,对了,可别告诉西lu丝和艾柯lu我来过。”

    要是被两个宝贝nv儿知道父亲来到这里了,却没有进去看她们一眼的话,一定会生气的。

    “我知道了。”

    “对了,今晚我想为阿尔托莉雅举办一个篝火晚餐,记得要来,其他人也麻烦你通知一下。”

    “篝火晚餐吗?我知道了。”

    卡洛斯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点点头,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阿尔托莉雅的脸,然后赶忙将我拉到一旁,窃窃si语。

    “我说吴师弟,莎尔娜和阿尔托莉雅如果见面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来,卡洛斯也注意到了这其中暗藏的炸弹了。

    “还有什么办法,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妻子,迟早有一天会碰面的吧。”

    苦笑一声,带着那么点鸵鸟心态的,我无奈耸了耸肩。

    “希望不要闹出事才好。”卡洛斯也苦笑起来。

    “我突然不想参加了,能不能请个假。”

    “把饭盒还来。”我无情的向卡洛斯伸出手。

    “我去,我保证,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会去!!”卡洛斯立刻指天发誓。

    哼哼,想置身事外,mén都没有,是战友的话就一起下地狱吧。

    告别了卡洛斯之后,我哼着xiǎo调,心情那是格外的开心。

    更让我感到高兴的是,身上的悲剧,仿佛在前些日子一口气给用光了似的,这一路逛下来,我最害怕的,阿尔托莉雅和莎尔娜姐姐的遇上,并没有发生。

    真是老天开眼啊,我不禁泪流满面。

    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一个月以来自己究竟有多倒霉,其他事不说,和菲妮接wěn,然后被法拉拿来的奇怪水晶,幻象成nv人的姿态,光是这两件,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已经足够将几辈子的悲剧和节cào统统聚集在一起,才会发生。

    要是还要继续悲剧下来,我可就要从准悲剧帝进化成真悲剧帝了。

    “对了,凡,现在有空吗?能否过我那里一趟,稍微有点东西,想要亲手jiāo给你。”

    持续了一个上午时间的勇者xiǎo队,在逛完新区一圈回来以后,某个岔路口,终于宣布解散,这时候,阿尔托莉雅却突然这样对我说道。

    心灰意冷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醒来,血魔全满,果然还是想挣扎一下,xiǎo七意志很薄弱的,才12号,要是现在就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那接下来的差不多二十天,xiǎo七真的不知道能更新多少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