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笨蛋矮小平凡贫乳有什么不好?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笨蛋矮*平凡贫ru有什么不好?

    “lu西亚,我觉得你似乎误会什么了。”

    咳嗽几声,润润喉咙,我为即将来临的官方解释,做着各种准备。

    “你看看这丫头。”

    我将一脸mi糊的贝雅,扳到身前,在她肩膀上,辛酸的拍了拍。

    “你不觉得勾引这个词放到她身上,有些过分吗?”

    “嗯?”

    贝雅歪起头,心想,难道说,这个笨蛋在维护自己?

    “没错,这样形容对勾引这个词来说,实在太过分了,你看这矮矮的个头,xiǎoxiǎo的x部,没有任何值得勾引的要素,简直就像将善良强加到穷凶极恶的恶魔身上一样,太过分了!”

    贝雅:“……”

    lu西亚:“……”

    “还有她。”

    我深呼吸一口,宛如要将真理撒播人间的圣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贯彻时间和空间的两道锐利目光,落到了蒂亚身上。

    “的确,身材很有魅力,想必任何一个男人,第一眼看到,都会有这种感觉。”

    “但是!!”

    突然瞪大眼睛,大手落在蒂亚的俏脸上,将她那阳光灿烂的笑容,拉扯成一个滑稽可爱的模样。

    “别被她的表象所欺骗,你看着稚气的笑容,说到底,只不过是心理年龄只有十岁的xiǎo丫头而已。”

    双手抱x,我嗯嗯的点着头,已经解释的那么清楚了,lu西亚如果还是不能理解的话,那也太笨了。

    蒂亚:“……”

    lu西亚:“……”

    “好吧,看来我错了。”

    lu西亚叹了一口气,竟然主动承认了错误,这还真的是我认识的那只傲娇满载的xiǎo狐狸吗?普通的话,就算是心里承认我的话有道理,不是也应该嘴硬的反驳一句“乌鲁塞乌鲁塞乌鲁塞”吗?

    “怎么说……毕竟这件事情我也是有一定的责任,坏蛋,还有什么遗言,快点说吧,我会帮你好好的转达给维拉丝她们。”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呜!!”

    说到最后,我的舌头突然打起了结,仿佛是在冰天雪地里冻了三天三夜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话,最后变成了一声悲鸣。

    有杀气!!

    浓烈的仿佛凝聚成一股黑sè气体的杀气,从贝雅xiǎo丫头低着头,肩膀颤抖,紧握双拳的娇xiǎo身体里散发出来,再看看旁边,背着双手,冲我lu出灿烂笑容的蒂亚,不知道为什么,给我的危险度还要超过贝雅。

    糟糕,刚才太得意忘形了!!

    心里哀嚎一声,我二话不说,拔tui就跑。

    但是脚步才刚刚抬起,就仿佛挂上了千斤的重铅,被牢牢的吸在地上,一个不察,我重重的摔了个屁股朝天。

    “凡凡,不是说好了一起逛吗?逃跑可不行哦。”

    蒂亚天真烂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知为何,我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在蒂亚的清脆阳光的笑声中,颤颤发抖,感觉到了死神镰刀在脖子上轻轻顶着的凉意。

    “等等,刚才是一场误会,听我说……”

    我翻转身体,面对着两个xiǎo丫头,不断蹬着地面后退,试图拉开距离,做着最后的追死挣扎。

    岂料,贝雅已经消失在原地,正在我觉得不妙的时候,天空掉下一道黑影,重重砸到了腰上,将我刚刚想坐起来的身体,又重新砸了个躺。

    眼前一黑,等喘气回过神来,我赫然发现,刚刚砸下来的那道身影,jing灵xiǎo公主贝雅,已经稳稳的骑坐在自己腰上,xiǎo嘴森然裂开,lu出一颗锐利的xiǎo虎牙。

    “你想对自己的父亲做什么?!”

    我sè厉内荏的大喝一声,期望能够突然虎躯一震,将这xiǎo丫头给吓住。

    “抱歉了,父亲大人,nv儿我呀,突然想狠狠揍您一顿呢,最最喜欢nv儿的您,该不会拒绝吧。”

    贝雅皮笑rou不笑的瞪着我,眼瞳之中可以轻易的看到一团火焰正在熊熊燃烧。

    “受死吧!!”

    下一刻,贝雅的拳头像雨点一样落下。

    “噢噢噢噢————!!”

    我拼命的摇着头,似乎承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一般,发出嘶声裂肺的嚎叫,心里却在暗暗得意。

    嗯哼,愚蠢的jing灵哟,就这点力道,给我瘙痒还差不多。

    “贝雅,这样可不行哦。”

    随着蒂亚的声音响起,落在身上的拳头突然消失。

    哦哦哦,难道是来帮我解围的?虽然被打的一点也不疼,但是这份情我还是会记住,谢谢你,我的战友蒂亚。

    我的眼睛湿润了,你看,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呀,同样被我说了,贝雅丫头只是一心想着报复,而蒂亚却展现出来圣母一样的宽广x怀。

    怎么没了动静?

    我微微眯开一道眼缝,恰好看到这一幕。

    两个xiǎo丫头在jiāo头接耳着什么,然后,蒂亚将什么东西,jiāo给贝雅,佩戴在了xiǎoxiǎo的拳头上。

    咕噜!

    我不禁吞咽一声。

    如果大脑里的知识没有辨识错误的话,那应该是一种被称之为铁虎指的人间凶器,虽然比起刺客的腕刃之类武器,威力还远远不如,但是无须怀疑,戴上这玩意的话,哪怕是深闺里弱不禁风的大xiǎo姐,也能变成一头母老虎。

    蒂亚,你……

    亲眼目睹了这场肮脏jiāo易的我,已然泪流满面。

    而尝试在空气中挥了几拳,找到了点什么感觉的贝雅,则是一脸稚气笑容的回过头,那颗xiǎoxiǎo的虎牙,散发着比碧蓝怒火还要森寒的光芒。

    “我打!!”

    伴随一声娇喝,这次,真正的惨叫声在天空回dàng起来。

    “我刚才好像看见了nǎinǎi在对岸的huā田里,朝我招手。”

    奄奄一息的从地上爬起,我恍如灵魂出窍一样自言自语道。

    “活该。”

    贝雅狠狠的朝我扮了一个鬼脸,打量着手上戴着的,染满了凄红鲜血的铁虎指,仿佛邂逅了命中注定的专属武器一样,越看越是喜欢。

    我说,这玩意对怪物可是一点威力都没有,你可别luàn来,以为自己戴上了神器,傻乎乎的一头扎到怪物堆里去。

    “你要是能再学机灵点的话,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lu西亚在一旁大幅度的甩着狐狸尾巴,柳眉轻扬,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神态举止变化,便透lu出无限的妩媚风情,甚至连nv人的目光也能不知不觉被吸引过去,太卡帕了。

    “话说回来,有一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我高高的举起手,然后指向xiǎo狐狸。”为什么,什么时候,你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跟了过来。”

    “怎么样,不行吗?”

    lu西亚娇俏可爱的朝我张牙舞爪着,lu出两颗xiǎo虎牙,因为是贝雅丫头的一倍,所以凶悍程度也是一倍吗?

    “当然了,我们这可是有组织,有纪律,有目标,有理想的新时代勇者xiǎo队,岂能随便让一些可疑分子加入里面。”我推推鼻梁,lu出深藏不漏的眼神。

    “所以先向我们的队长申请了再说。”

    我将手比向前面,还在如好奇宝宝一样打量着新区布局的阿尔托莉雅,一脸公事公办的严肃面孔。

    “阿尔托,能让我跟你们一起逛逛吗?”xiǎo狐狸二话不说,朝前面的某呆máo招了招手。

    “请随意。”

    这金sè呆máo的思维,好像不用经过大脑,直接在头顶上的呆máo上转一圈,就决定下来了。

    吴妻阿尔托莉雅哟,你不能这样拆丈夫的台。

    我顿时泪流满面。

    叮咚咚咚咚!!

    系统提示:玩家【lu西亚】加入了【勇者】xiǎo队。

    “咳咳咳,既然这样,就算了,不过,得给你安chā一个什么身份好呢?”

    我看看其他nv孩,目光落到媚光四shè的xiǎo狐狸身上,暗自吞了一口口水,这xiǎosāo狐狸,总觉得在天狐考验过后,更you人了几分,是我的错觉吗?

    “身份?”lu西亚歪头看着我,可爱的狐耳一晃一晃,萌翻了。

    “你看看!”我将手指比向其他nv孩。

    “妻子,nv儿,妹妹,只有你没有身份,不会显得很突兀吗?”

    “没错没错,就是就是。”

    贝雅也在一旁拼命点着头,对于这种将别人一起拖下水的勾当,显得十分热衷,真是个xiǎo心眼的公主,要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上任jing灵nv王可是要在天堂哭泣啊。

    不过,这也正合我意,于是,在无视掉lu西亚困huo的目光后,我们两个讨论起来。

    最要紧的是那条不安分的狐狸尾巴,这让我们很为难,究竟要给lu西亚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好。

    由jing灵妻子,jing灵nv儿,赫拉迪克族妹妹组成的家庭,已经够稀奇了,要是再加上一个狐人,那就不叫稀奇,叫猎奇了。

    “前来投奔的落魄远房表妹怎么样?”贝雅建议。

    “不不不,这个远房也太远了吧,都远到不同种族去了,再说我不想提到表妹这个词。”

    我抱着头,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东西。

    “在外面勾搭回来的,心思歹毒,妄图刺杀妻子的情人?”

    喂喂,这是要上演豪mén的恩怨情仇还是bāng子的泡菜之恋?

    “你们两个……到是自说自话起来了!!”

    随着被撇在一旁的xiǎo狐狸,一声娇喝,她那máo茸茸的狐狸尾巴,也化作了一道鞭影,跟着扫过过来,狠狠地chou在肚子上。

    “咚”的响亮一声,我仿佛被攻城兽的突击狠狠撞了一记般,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明明贝雅也是一样,为什么只打我一个?!!

    还有,我对lu西亚的尾巴也很好奇,明明是柔顺柔软到不行的狐狸尾巴,什么时候具备如此凶残的能力了?简直就像弱xiǎo无害的史泰兽,突然拥有了巨龙的力量。

    “为什么本天狐非得扮演你们口中那种三流配角一样的角sè不可?”

    这只xiǎo狐狸,骄傲的两手叉腰,妩媚动人的俏脸,bi近到了和自己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咬牙切齿的笑着问道。

    “如果不融入这些角sè,不会显得很突兀吗?”我咳嗽几声,忍住了近在眼前的绝顶youhuo,振振有词道。

    “就像一盆绿豆里,夹杂着一颗黄豆一样,就像一队刚大木里,hun入一台弹珠人一样,一个勇者xiǎo队里,hun入一只史莱姆一样……啊,后者或许可能是被允许的。”

    “虽然不知道你这坏蛋在说些什么,不过我可不认为会这样。”

    “那你说说看,旁人会以什么样的目光,看待没有任何身份的可疑的你。”我发出冷哼,一旁的贝雅附和着点头。

    “普通的冒险者队友。”xiǎo狐狸轻轻说道。

    我:“……”

    贝雅:“……”

    “难道说……你们一直没想过这种关系,所以才大费周章的什么nv儿妹妹?”见我们浑身僵硬的样子,xiǎo狐狸反问一句。

    恰是这句,仿佛一根直穿心脏的利箭,让我和贝雅不约而同的捂着x口,痛苦喘气着。

    “凡凡也就罢了……贝雅你……莫非也是笨蛋?”

    然后,一旁的蒂亚,用满是清泉一样的纯真样子,追加了无心的致命一击。

    我和贝雅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

    “可……可恶……”

    积攒起来的怒气槽一瞬间爆发,我们瞬间怒起。

    “笨蛋有什么不对,笨蛋有错吗?笨蛋哪里罪了你们了,我们呀,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笨蛋,只是没有认真学习而已,凭什么看不起笨蛋?!”

    “没错没错,矮个子有什么不对,高个子就很了不起吗?我呀,我也不想长的那么矮,但是没办法了,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就算每天深夜爬起chuáng偷偷的喝多三瓶羊nǎi也不行!!”

    “就是就是,长得帅了不起吗?平凡人也有平凡人的魅力,我可是一次都没有羡慕过卡洛斯那种家伙,平凡人也有平凡人的光彩,平凡有错吗?为什么电线杆老是喜欢欺负平凡?”

    “赞成赞成,贫ru万岁,贫ru才是稀有价值,像你们这种营养都跑到x部上的家伙,活该一辈子都不知道贫ru的好处。”

    蒂亚:“……”

    lu西亚:“……”

    “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心酸。”lu西亚mo了mo眼角。

    “就算是五年前知道帕奇不xiǎo心溜出去,被沙虫吃掉了,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原来这个世界还有更加可怜的人。”蒂亚吸了吸鼻子。

    帕奇是谁呀帕奇!!

    “算了,贝雅,我们不要理会这些家伙,人生赢家的她们,是永远也理解不了什么叫缺陷美。”

    “父亲大人,以后我们就相依为命吧。”

    “贝雅!”

    “父亲大人!!”

    不知何时,我和贝雅已经跪坐在地上,相拥着嚎嚎大哭起来。

    “啪——啪——”的两声,我们脑袋上各挨了一记。

    抬起头,阿尔托莉雅已经站在面前,宽大的黑sè斗篷里面,微微lu出一抹金属光芒,看来,袭击我们的凶手就是这家伙了。

    虽然已经追查到了凶手,我和贝雅却是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这抹属于胜利之剑的光芒,我们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你们两个呀,要闹到什么时候,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关系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了。”

    听得阿尔托莉雅这样叹息,我和贝雅完全清醒过来,面面相窥。

    似乎都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虽然在刚才的瞬间,建立了牢固的战友之情,但是……

    “呸呸呸,我才不要和笨蛋吴一般见识呢,靠近他,傻气都被传染过来了。”下一瞬,贝雅闪电般从我怀里蹦出来,不屑的瞪过来。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我堂堂一个大人,为什么要和这种xiǎo丫头好好相处。”

    我不断拍着x前的衣服,似乎要将贝雅在上面留下的淡淡余温和余香,一点不留的驱散掉。

    果然,我和这丫头还是积怨已深,根本就不想和解。

    “你们啊,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lu西亚lu出危险的目光,瞪着我,话说为什么又是我?而且还是用这种仿佛目击到了丈夫在外偷情的目光?!

    “呜~~~我突然也想和凡凡吵架了。”

    咬着食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贝雅,蒂亚藏不住一点心思的率直目光中,透lu出微微的羡慕。

    我说你们呀。

    看看呆máoluàn转的阿尔托莉雅,一脸凶巴巴的蒂亚,带着羡慕目光的蒂亚,还有朝自己lu出xiǎo虎牙的贝雅,不知为何,我的头突然开始疼了起来……

    啊啊啊,压秒又失败了,真郁闷呀,从五十六分就开始进入作者专区上传章节了,可是页面卡主,一直点不了发布,xiǎo七我盯着电脑上的时钟,刚好到零点零秒,页面突然转变了,结果如大家所见,在零六秒发布成功……

    感觉好像被点娘耍了,心灰意冷中,这个月的全勤,也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