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勇者的家庭小队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勇者的家庭xiǎo队

    怎么是这xiǎo丫头!

    我无奈的回过头,从脸上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容,就差没拿出bāngbāng糖朝对方挥一挥,说,来来来,拿着这颗糖一边去,xiǎo孩子家家的,凑什么热闹。

    “贝雅,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新区那边怎么样?”

    “哇,今天的笨蛋吴好恶心。”

    平时都是毫不客气的一口一个xiǎo丫头,现在被我正正经经的叫上一声贝雅,显然,这xiǎo丫头的神经完全没能适应过来,起了一身ji皮疙瘩。

    “哼哼哼,我知道了,你是想在阿尔托姐姐面前装乖是吧,真是虚伪。”

    很快,贝雅就发现了我那点xiǎoxiǎo的意图,表情变得悲愤起来。

    “没有那回事,我为什么要在妻子面前装乖?”

    我立刻反驳起来,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装乖什么的,我只是不想让阿尔托莉雅知道我一直在欺负你这xiǎo丫头公主罢了。

    “凡说的没错,贝雅,不可无理取闹。”

    笼罩在斗篷里面的阿尔托莉雅,此时也出声了,就算被一身黑sè笼罩着,她的话语和气势,也带着让人屈服的严肃和威势。

    “我知道了,阿尔托姐姐。”

    阿尔托莉雅果然是这xiǎo丫头公主的克星,她一发话,贝雅立刻就乖乖的低下头。

    同时,瞪着恶狠狠的美目,暗中向我看来,显然是将阿尔托莉雅这一句训斥的帐,算到我的头上来了。

    真是欺软怕硬的xiǎo丫头。

    我暗暗不爽,是时候了,让这xiǎo丫头知道本德鲁伊的厉害,就在神诞日那天,用咱歌神的实力,以及用歌声拯救宇宙的伟大目标,在她心底里树立不可磨灭的高大形象吧,嗯哼。

    有了目标,我顿时jing神奕奕起来,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阿琉斯商量好节目,话说后天就是神诞日了,现在还不准备真的没问题吗?

    大丈夫,萌大nǎi,因为我阿琉斯都是天才!!

    “呜哇,这笨蛋……笑的好恶心。”

    贝雅似乎已经对我无可奈何了,深深叹了一口气。

    等着瞧吧,神诞日的时候,就要让你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将贝雅现在对自己的一切怜悯和鄙视,化作动力,等待破茧成蝶的来临。

    于是,本来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夫妻组合,因为贝雅luàn入,变成了无所事事的三人游dàng组。

    “你就扮演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孩子的角sè吧。”我心怀险恶的对贝雅说道。

    “哈?你这个笨蛋在说什么?”

    理所当然的,贝雅愤愤的大叫起来。

    “你自己看看吧。”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阿尔托莉雅,最后落到贝雅身上。

    我,一名背影伟岸的德鲁伊,毫无疑问,脑袋上已经chā着吴凡真汉子,笨蛋纯爷们的旗帜。

    阿尔托莉雅,虽然被斗篷遮住,但是娇xiǎo的体型,以及在宽大斗篷中微微显lu出来的少nv曲线,斗篷帽子下,一般nv人才会有的长长金sè刘海和垂直肩膀的发鬓,身上也没有大男人那股汗味,靠近的话,能够闻得到类似向日葵那能让人联想到耀眼太阳一般的淡淡清香……

    总而言之,只要稍稍有点经验的家伙,都能轻易的判断出斗篷里面的一定是nv人,当然,菲妮那种怪胎除外,就算她穿着一身死库水站在你面前,xing别都难以判断。

    这样一来的话,如果是我和阿尔托莉雅并排亲昵的站在一起,一般人闪过的念头,不都会是——这一定是夫fu俩吗?

    事实也是如此。

    现在多了一个贝雅,比阿尔托莉雅要矮上一个头,俏脸上尚带着一丝稚气的贝雅,不是很容易能让人联想到,啊,这个xiǎo丫头,说不定是这对夫fu的孩子,这样么?

    虽然我现在的相貌,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阿尔托莉雅看起来还要更加年轻,但是在暗黑大陆,五六十岁的冒险者,仍保持着二十多岁的相貌,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所以年龄方面并不是大问题,别说说贝雅是我的nv儿,就是说她是我的孙nv,恐怕都有一半人会相信。

    当然,就我这张一根电线杆砸下来就能砸死一打的路人级面孔,究竟得找个什么样等级的漂亮妻子,才能生下贝雅这样的,已经远远超过了高贵优雅美丽这些词所能表达的范围的绝sèxiǎo萝莉,这些人心里绝对会这么想吧,所以也得让她穿上斗篷。

    可恶,这内心莫名其妙的挫败感是怎么回事,路人脸得罪了电线杆吗?为什么电线杆都喜欢砸到我们头上?

    “你!这!个!笨!蛋!吴!又!在!妄!想!什!么!”

    刚刚从理所当然的结论之中回过神,视线之中就迎来了贝雅的拳头。

    大概知道她那xiǎo秀拳对我这么皮粗rou糙的德鲁伊没什么威慑力,半途中,拳头突然变成了两根纤纤细指……

    双龙夺珠!

    “噢噢噢噢————!!”

    瞎了我的狗眼。

    原本面带轻蔑的等待那毫无威力的一拳,在脸上按摩,甚至微微把脸凑上去,下一刻,我就得到了教训,捂着受袭的眼睛,疼地一蹦三尺高。

    “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阿尔托莉雅对我和贝雅之间的敌对关系,感到颇为头疼和费解,一个是丈夫,一个妹妹一样的存在,别说清官,就算是吾王也有难断家务事的时候。

    “谁要和这种人好好相处了。”

    我和贝雅都不约而同的指向对方,发现声音完美的重叠在一起后,更是像不xiǎo心踩到了一堆狗屎般,呸呸起来。

    “好了,刚才凡的建议不错,贝雅,你就暂时扮演我和凡的孩子吧。”

    “阿尔托姐姐……”贝雅不满的撅起xiǎo嘴。

    “不然的话,就别跟着我们。”

    阿尔托莉雅叹了一口气,不容置疑道。

    “哼。”贝雅似乎屈服。

    “我的宝贝nv儿哟!”

    我以夸张的姿势,仿佛是被什么奇怪的捕鱼船you骗上船在海上捕捉了五年金枪鱼以后才被救回来的可怜父亲,终于回家,看到久别重逢的可爱nv儿一般,在夕阳铺洒的沙滩上奔跑着,张开双臂,洒泪迎向贝雅。

    “父亲大人!”

    贝雅仿佛也被这一幕融化了冰冷的内心,宛如归巢心切的雏鸟,向自己飞奔过来,脚步一蹬,来了个ru燕投林的亲密姿势。

    就在即将将贝雅拥入怀中的一瞬间,眼睛闪过一道锐利亮光,我那张开的双手,已经呈钳状,向贝雅rou呼呼的脸蛋袭去。

    与此同时,贝雅的眼睛,也同样闪过一道亮光,飞扑过来的娇xiǎo身体,突然一个回身踢,脚尖直指我的下档。

    “太天真了,今天就要让你这个丫头知道,大人世界的恐怖。”我的怒吼声响起。

    “本殿下才要让你认识到,天才和笨蛋之间那道无法逾越的界限。”

    一阵烟尘滚滚,我已经和贝雅战成了一团。

    看着这一幕,阿尔托莉雅那根金sè的呆máo,轻轻一抖,就仿佛雄狮脖子上那圈威武的金sè鬃máo,在愤怒的炸起一般……

    ……

    “你看,惹阿尔托莉雅生气了吧。”

    “都是你这笨蛋不好,阿尔托姐姐才会生气。”

    “是你太矮了x部太平了好不好。”

    “你说什么?!”

    “真不愧是阿卡拉nǎinǎi,新区的规划,真是超乎想象。”

    走在前面的阿尔托莉雅,突然回过头。

    “是呀是呀,阿卡拉nǎinǎi真是太厉害了,你说呢,我的宝贝nv儿。”

    “没错没错,除了雅兰德兰nǎinǎi和阿尔托姐姐以外,本殿……我最佩服的就是阿卡拉nǎinǎi了,你说是吧,我最亲爱的爸爸。”

    “哈哈,啊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呀,最可爱的不是你吗?我的宝贝nv儿。”

    “呵呵呵,嘿嘿嘿,我最亲爱的爸爸,才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

    将浑身的ji皮疙瘩以及额头暴起的青筋,统统隐藏在心底之下,我,和骑在肩膀上的贝雅,手握着手,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制造出了一副让人看着耀眼的其乐融融的父nv天伦之乐图。

    只是,这股过于耀眼和让人羡慕的亲情氛围之中,却无法掩饰一股诡异气息,让路过的行人,投过来羡慕的目光同时,都要打上一个莫名其妙的冷战。

    非要问为什么我和贝雅,要做出这副恶心的做作姿态的话,那是因为,发火的阿尔托莉雅有点……呃,是非常的恐怖,

    “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我要和阿卡拉nǎinǎi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阿尔托莉雅感叹着,重新将目光落到周围的布局上。

    就在那碧sè的威仪目光,离开我们身上的一刹那,骑在我肩上的贝雅,笑容一撤,两条修长细tui,突然在x前jiāo叉相绞,紧紧勒住我的脖子,同时两只xiǎo手在我脑袋上胡luàn拔起来。

    虽然已经说过但我还是要再说一遍,前些天让莎拉给自己剪了个短发,或许是今年一整年最英明的决定。

    我也没落下,虽然体位上有点不好下手,不过,经过一眨眼的思考,我还是找到了对付贝雅的办法,两只手向头顶上举起,在这xiǎo丫头的腰肢和腋下咯吱起来。

    和所有的xiǎo屁孩一样,这丫头ting怕痒的。

    路上那些行人,原本面含微笑的看着我们父nvjiāo心,结果突然发生了这一幕,他们就仿佛经历了天堂和地狱一般,心中某种美好的东西被打碎,lu出一副“我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了”的绝望神sè。

    “发现凡凡,发现凡凡!!”

    正在路途上走着,突然传来一阵彷如防空警报一样的声音,回头一看,身后跟着一大群赫拉迪克族法师的蒂亚,正在朝这边兴奋的挥着xiǎo手。

    “呀呼,贝雅,原来你也在呀。”

    撇下族人,飞快的朝我们凑上来的蒂亚,朝跨坐在我肩膀上的贝雅,lu出天真无邪,元气十足的笑容。

    “为什么我不能在?”

    仿佛看到抢玩具的恶霸到来一样,贝雅下意识抱紧了贴在她xiǎo肚子上的某人的脑袋,紧张的瞪着蒂亚。

    她有很多理由视蒂亚为天敌,因为对方所拥有的,都是她所没有的,也是最想要的。

    比如说身高,比如说那玲珑丰满的曲线,原本以为至少在成熟这一点上,至少自己还要比看似什么都不懂的蒂亚要好一点,但是这唯一的一点xiǎoxiǎo自尊心,也在那场世纪婚礼所看到的惊人某一幕中,被彻底粉碎。

    “难得大家在,一起逛吧。”

    不知道是无视,还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贝雅身上传来的敌意,蒂亚高兴的欢呼一声,紧紧拥抱过来。

    “哇哇哇,你这个笨蛋在做什么!”

    贝雅连忙挥动的两只xiǎotui,阻止蒂亚抱上来。

    这个好sè公主。

    贝雅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

    那副清纯无邪,天真烂漫的模样,能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本殿下,别以为本殿下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可是一天到晚都在想着如何将这个笨蛋吴骗上chuáng,是披着羊皮的腹黑nv!!

    “蒂亚殿下,好久不见,一切安好?”

    阿尔托莉雅在一旁轻轻点头,低声问候道。

    “原来是阿尔托陛下,真是失敬了。”

    蒂亚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竟然是阿尔托莉雅,连忙有些拘束的行礼道。

    在阿尔托莉雅的气势面前,这个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xiǎo丫头,也会感到压力呀。

    在一旁看着蒂亚lu出xiǎo慌张的举止,我不由暗暗偷笑。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一起加入吗?”

    虽然被阿尔托莉雅的气势所慑,但是这xiǎo丫头,还是一点儿也没有犹豫的对我们的队伍发出加入请求,果然不愧是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不知道该说她率直好还是笨蛋一个。

    “当然,还有,叫我阿尔托就行了。”

    不想引起太多注意的阿尔托莉雅低声应道。

    “太好了,阿尔托,我带你去我建造的地方看看吧。”

    蒂亚雀跃一声,有些兴奋的说道,就像急于向大人展现自己成果的xiǎo孩一样。

    “哼,说的好听,你只不过是在那里耍耍xiǎo魔法罢了,真正的建造者是我们。”

    贝雅忍不住在一旁反驳道,在新区建造期间,充分将对抗jing神发扬光大的贝雅,几乎是蒂亚做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一起做,反正蒂亚留下痕迹的地方,也一定会有贝雅留下来的痕迹。

    “这句话可不对哦,虽然贝雅的确很努力,但是完全否认我们赫拉迪克一族的成果的话,我和我的族人,都会很伤心。”

    蒂亚冲贝雅灿烂的一笑,让贝雅有一种拳头打在棉huā上的感觉,继续斤斤计较下去的话,反而会显得自己幼稚。

    叮咚咚咚咚。

    系统提示:玩家【蒂亚】加入了【勇者】xiǎo队。

    考虑到蒂亚和我也相差不了多少的身高,于是,她的身份被确立为我的妹妹,这一点又是让贝雅撅起了xiǎo嘴。

    没办法,谁让你个子矮呢,要恨就恨自己的父母吧。

    看着贝雅愤愤的样子,我不由lu出怜悯目光,长相决定未来,身高决定身份,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这xiǎo丫头有着高贵和光明的未来,却永远只能被冠以xiǎo不点以及贫ru这样的称号。

    “总觉得你这个笨蛋,在想一些身份失礼的东西呢。”敏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注视,贝雅转头瞪了过来。

    顺便一说,因为蒂亚的介入,我和贝雅也结束了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制造父nv天伦图的闹剧,自然,要将她从肩膀上放下,啧,这里可是只有西lu丝她们,我真正的宝贝nv儿,才有资格坐的宝座,今天就便宜你了。

    有了蒂亚在,一路上更加热闹,两个xiǎo丫头几乎一直在叽叽喳喳个不停,并且大有将我也一起扯下水的趋势,我连忙闪到了一边,站在阿尔托莉雅的身旁,为她带路讲解起来。

    “啊!”

    “啊!”

    没走多远,在一处拐弯的地方,浅棕油亮的颜sè自视线里一晃而过,然后停了下来。

    噗嗦噗嗦,噗嗦噗嗦的晃着狐狸尾巴,昂首tingx的散发着连四周的光线也仿佛被吸入其中的妩媚光彩,享受着万众瞩目目光的lu西亚,停下脚步,她身后的狐人战士,也唰唰的整齐停下来。

    带着怒气的目光,在两个xiǎo丫头身上转了一圈,又在阿尔托莉雅身上掠过,最后,重重的落到了我的身上,傲娇满满的叉着xiǎo腰,指着我娇喝道。

    “你这坏蛋,又到处勾引nv孩子了!!”

    我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

    我和阿尔托莉雅走在一块,也算勾引?

    这个世上还有丈夫勾引妻子这种说法?

    至于蒂亚和贝雅,很遗憾,我从未将她们两个当成构成让自己去勾引的要素的nv孩。

    贝雅是因为发育问题,要是有着莎拉那样的成熟和体贴,或许我还会心动,而蒂亚,虽然在发育上完全合格,甚至爆表,但可惜xing格太xiǎo丫头化了,我能对一个经常满脸纯真无知的嚷嚷着“什么时候来要我的身体”的xiǎo丫头动心吗?

    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反驳一下这只xiǎo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