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传说中的黑红双煞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传说中的黑红双煞

    “我觉得,能够圆滑慎重的使用手中的权利与否,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成熟和聪明的重要依据。”

    “别冷不防的凑过脸来装出一副很熟的样子教导别人。”

    我将老酒鬼的脸一把推开,但是瞬间,像轮盘转了半圈似的,面前换成了法拉老头那张笑地布满了皱纹的老脸。

    “亲爱的吴,掌握了权利的你,和掌握了知识的我,就让我们两个,一起为这个世界,开创美好的新时代吧。”

    状似生死战友一般,法拉老头拍着我的肩膀,直指西方,脸上那叫一个闪闪发光。

    可惜,那里没有大海,也没有夕阳,甚至连看到天空的窗口也没有。

    没有天空大海和太阳的新时代……你是要帮地狱族造反吗?!

    再说,我可不想让一个毫无卖点,完全吸引不了玩家的老头加入队伍,兴致勃勃的进行拯救世界的rpg大冒险,这种家伙只配扮演突然在主角队伍的前进路上闯入,浑身是血,只剩下一口气,临死前的台词当然也有。

    “前面……有怪物……”

    怎么样,我够仁慈了吧,至少给了一个正脸和一句台词,本来应该是惨死在魔兽的铁蹄践踏之下变成一堆马赛克物体的悲剧角sè。

    “不行,这hunxiǎo子看来是不打算放过我们……”

    “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要被调配到mi雾森林砍树了……”

    罗格第一吝啬和第二吝啬,本该是对头的两个人,第一次友好的正式的,蹲在墙角落里头jiāo头接耳窃窃si语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干脆绑架阿卡拉怎么样?”

    “不,阿卡拉现在已经没用了,得绑架维拉丝或者是其中某个人。”

    “我这边就将莎尔娜那个xiǎo丫头骗到深山里mi路好了。”

    喂喂喂,我全都听见了哦hun蛋,你们想对自己的学生怎么样,身为老师的尊严呢?!

    “哼,不用讨论了,现在就让你们燃烧剩余的jing力去,好好感谢我吧,是我让你们那本来只能和茅厕hun为一谈的苟喘生命,在最后一刻,爆发出了苍蝇一样的光辉。”

    “苍蝇一样的光辉是怎么回事?!”

    两个老家伙,吐槽点到是把握的ting准。

    “既然是这样,那也没办法。”

    老酒鬼突然站起来,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大义凛然。

    “酒鬼,你……”

    “法拉,忘记了吗?我们可是联盟长老呀。”

    这一刻,老酒鬼仿佛是屹立于山丘之上的高大骑士,全身散发出正义严肃的气息。

    “肩负着荣耀的我们,就算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为了整个联盟着想,也要默默的吞咽下去,别说是砍树,就算是去哈洛加斯最严酷的大雪山山里躲一个冬天的债,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是的,抱歉,打断一下,我似乎在这番大义凛然的发言里面,听到了什么奇怪的si人目的和自作自受的因果关系hun杂在里面。

    “是吗?酒鬼,你终于觉悟了。”

    这时候,法拉老头也站了起来,仿佛终于撕去了平时那副老不修的伪装似的,面庞变得深邃沧桑起来,尤其是那双眼,闪烁着雷光,不是仿佛,而是真的有丝丝电蛇在扭舞着。

    “一直以来,我都在忍耐着,装傻着,表现出只比你好一点点的样子,就是为了等待你觉悟的这一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完全搞不懂这家伙为什么要忍辱负重,不过听起来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比如说为了拯救北极熊而在公园的草地上偷偷撒了一泡niào之类的理由。

    “法拉,没想到你……”老酒鬼显然ji动了。

    “以前的事就别再提了,我们现在只需要向前看,重振黑红双煞的威名。”

    哦哦哦……我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不对,等等,应该是红黑双煞吧。”

    “不,再仔细想想,其实应该就是黑红双煞才对吧。”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法拉老头。”

    “是你喝酒喝傻了!”

    原本团结合作,看起来似乎要拯救世界的二人组,因为称号的顺序问题,决裂了。

    如果真的存在被这两个人打败的**oss,以及拯救的世界,那真是太可悲了。

    “呜哇~~~咳咳咳~~~~~”

    就是这时,没错,就是这时候,老酒鬼突然咳出一口大血,身体夸张的剧烈摇晃起来,靠着身后的桌子,软绵绵躺了下去。

    “酒鬼,你这是怎么了?!”法拉连忙【大惊失sè】。

    “我……我已经……不行了……”

    突然变得气若游丝的老酒鬼,一边咳着血,一边lu出虚弱的微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法拉老头不敢相信。

    “还记得三年前那场大战吗?”老酒鬼的目光投向虚空,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记得,那真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呀。”法拉老头跟着感叹。

    “那一场战斗……大家都身受重伤,好不容易……终于封印了大魔王巴恩。”老酒鬼lu出自豪的表情。

    哦哦哦,新的敌人出场了,不是大魔神巴尔,是大魔王巴恩。

    “难道你现在的伤,就是在那时……”法拉老头看着老酒鬼不断咳血的样子,震惊起来。

    “不……”

    老酒鬼摇了摇头,流lu出伤心的眼神。

    “在拯救了这个世界以后,第二天,为了庆祝,我去酒吧喝酒,结果……”

    “难道说……那群原本像狗一样乞求我们的垃圾贵族,害怕我们几个声望太高,抢夺了他们的权利,于是痛下毒手?!”

    超魔法的救世主法拉,思想立刻向灰暗腐朽转变。

    “结果因为身上没带钱,被酒吧老板轻轻的隔空拍了一掌,没想到那时候的伤,竟然留到现在发作了!”老酒鬼瞪大眼睛,瞳孔骤缩,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法拉:“……”

    我:“……”

    不是大魔王也不是贵族,是酒吧老板呀,好廉价的救世主,好犀利的酒吧老板,早知如此,当初让酒吧老板去封印那个什么大魔王不就行了吗?瞧你们这帮人瞎闹的。

    “本来以为还能支持八八四十九天,没想到……还是……”

    错了吧,错的太离谱了吧,是八**十一天才对吧你这算数白痴!!!

    “贝狄威尔……”

    老酒鬼的虚弱目光,落到法拉脸上,轻声唤道。

    啊,称呼突然之间就变了。

    “拿着我的剑。”

    不,那是长枪吧……

    看着法拉老头恭恭敬敬的接过老酒鬼经常用着的木质长枪,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演哪出戏,不过我还是吐槽了。

    “听好了,穿过这森林,穿过那血淋淋的山丘,继续走会看到水湖,把我的剑投入其中。”

    喂喂,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版权方面真的没问题吗?!

    “此次一睡……”

    “嗨呀!!”

    没等老酒鬼的话说完,我连续几脚踹了下去将她踹昏,愿她睡的更长一些,最好永眠吧,那真是帮了暗黑世界一个大忙了。

    再让这家伙说下去,可就不是侵犯版权那么简单能够了事了。

    算了,暂时先不和这老nv人计较,解决掉法拉老头再说,这家伙,竟然敢将我一生之中最大的耻辱,胡luàn传播出去,他和穆矮冬瓜都必须死!!”

    我刚刚回过头,就被一股刚烈的气势,吹的几乎睁不开眼。

    气势的源头,法拉老头,黑sè的法师袍鼓动飞舞着,仿佛是整个世界的中心,大气以他为漩涡,高速旋转,将一股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刮起。

    “一直隐瞒大家到现在,真是对不起了。”

    在这股气吞天下的气势中,法拉老头撇过一道淡淡的目光,这样说道。

    “大魔王巴恩就要复活了,我要去阻止它。”

    所以说大魔王巴恩是谁呀,是巴尔的儿子吗?!

    “用手中这把达伊之剑。”

    都说这是枪了,就算是剑也是xiǎo呆之剑吧hun蛋。

    “以龙骑士的名义。”

    闭嘴,你这年龄光是做村长老就已经很勉强了,村长老的尸体还能当武器用,你的尸体只能做féi料!!

    等我吐槽完了,法拉老头食指中指并拢,摁着眉心,大喝一声瞬移,消失不见了。

    真是的,这群家伙……

    我和琳娅她们,一个个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砰啦——!!”

    “噢噢噢————!!”

    随着一声惨叫,想乘着我们发呆的功夫,诈尸起来,偷偷从mén口溜掉的老酒鬼,突然发出一声惨叫,飞了出去,脑袋恰好chā入了一个大木桶里面。

    “我刚刚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

    风风火火的掀开帐篷走进来的阿尔托莉雅,困huo的看了我们一眼。

    “没什么,是你的错觉罢了。”

    随手拽过一块破布,将在桶口不断挣扎的两条tui遮住,我们异口同声否认。

    让你山寨,遭到正主的制裁了吧。

    “不说这个了,阿尔托莉雅,你是得知阿卡拉nǎinǎi的消息,才赶过来的吗?”

    生怕这呆máo王还会纠缠下去,我连忙转移话题问道。

    “没错,刚刚得到消息,阿卡拉nǎinǎi现在的身体如何?”

    一听正事,果然,阿尔托莉雅立刻忘记了刚才被她撞飞的什么东西,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没事没事,阿卡拉nǎinǎi只不过是稍微有些疲劳过度,休息几天就行了。”

    “这样就好。”

    听到只是疲劳过度,阿尔托莉雅顿时松了一口气。

    “现在在里面,刚刚休息下去,我们不要去打扰了。“我指指身后的房mén,说道。”是吗?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不过,真没想到,在神诞日来临之前,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微微皱着眉头,阿尔托莉雅lu出担心神sè。

    “凡,如果有什么能帮得上忙,请无须顾忌。”

    “嗯嗯,听到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老实说,人手方面,没有阿卡拉nǎinǎi主持的话,的确会陷入困境,到需要的时候,还真得麻烦你和你的族人才行。”

    “凡,你说错了。”

    阿尔托莉雅微微抬起头,碧sè威仪而美丽的瞳孔里面,流lu出笑意。

    “不是你的族人,是我们的族人才对。”

    “哈,抱歉抱歉,只是没想到会被你这样说教。”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差点忘记了,咱现在也是jing灵族的亲王殿下呀。

    “老是在这种地方被凡说教,我多少也会学聪明一点。”

    阿尔托莉雅略带笑意的眸子,有一种深邃动人的气质,吸引着我的目光,无法挪移。

    “阿尔托陛下,好久不见了。”

    就在我们互相凝视着彼此的时候,琳娅上前一步,站在身旁,轻轻的行了一礼。

    哦哦哦,琳娅,x部,x部碰到了!!

    琳娅站在位置实在有些贴近,几乎是紧紧挨在了我身旁,只要有什么举动,那x脯上傲人的耸起,就会以一种暧昧的柔软,弹力以及温度,磨蹭过来。

    就仿佛是美杜莎的目光一样,瞬间将我石化。

    “原来是琳娅阁下。”

    阿尔托莉雅轻点点头,然后lu出稍微困huo的神sè。

    “说起来,我现在和琳娅阁下一样,也是凡的妻子,彼此的称呼需要改变吗?”

    “如果不介意的话,直接叫我琳娅就行了。”

    琳娅脸上的笑容,带着邻家nv孩似的亲近,哪怕是阿尔托莉雅,也慢慢被这股气质所吸引,老是一板一眼的严肃态度,变得柔和起来。

    “那么,琳娅,以后请多多关照了,作为jiāo换,以后叫我阿尔托就行了。”

    “对了,阿尔托莉雅,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突然想起,眼前这金sè呆máo,还是一个比阿卡拉更加疯狂的,十天十夜没睡过觉的准病号,只休息了一个晚上,真的足够吗?

    “已经没问题了。”

    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充满了让人信服的光芒,似乎在告诉我们,她绝对不是说谎的人。

    不愧是骑士王职业,这恐怖的恢复力……

    看阿尔托莉雅不像在撒谎的样子,我不由暗暗咂舌。

    “对了,阿尔托莉雅,今晚回去见见大家如何,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跟维拉丝她们商量的事,然后回过头,看着凯恩。

    “凯恩爷爷,我想在今晚好好迎接的阿尔托莉雅,行吗?”

    “去吧去吧,在神诞日到来之前的这两天,我和阿卡拉已经做好了安排,就乘着这个时候,好好休息一会吧,等神诞日开始以后,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凯恩笑着朝我们挥了挥手。

    “凯恩爷爷,你也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不然连你也倒下了,那这个神诞日就真的完了。”

    突然想起凯恩似乎也并未比阿卡拉多休息多少,虽然这副看似苍老的躯体,隐藏着可以和法拉老头硬拼一场多结棍之战的力量,不过,老人终究是老人,jing力上始终无法和年轻人相比。

    “说的也对,那我就接受你这番心意,好好去休息一会吧。”

    本来以为凯恩会阳奉yin违,乘大家不在,偷偷的又忙活起来,我还想用阿卡拉刚刚jiāo给的权利,强制让他去休息一会,没想到他到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并在我们的目送下离开了xiǎo黑店。

    看来,他也十分清楚,如果自己也倒了下去,接下来的神诞日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琳娅,莱娜,你们呢?”

    目光落到刚刚将阿卡拉这边的担子,也一并接过来的美少nv二人组合身上。

    “我们这打算整理一下阿卡拉nǎinǎi留下来的资料,吴大哥,你不妨带着阿尔托好好逛一下营地吧,我记得阿尔托昨晚刚来,应该还没有见识过新区吧。”

    琳娅笑脸盈盈的说道。

    “如果不做好工作的话,被哥哥罢免了,那就糟糕了。”

    莱娜在一旁,有些调皮的朝我眨了眨眼。

    “还要提起这个吗?”

    我又气又好笑的在莱娜额头上轻轻一弹,抚mo着她的头。

    “那我就带阿尔托莉雅去逛逛吧,你们两个也别太勉强了,少了你们任何一个,这个神诞日都过不下去,知道吗?”

    “知道了,吴大哥(哥哥)。”

    两个nv孩甜甜一笑,眼睛微微眯起,享受着我在她们头上的轻抚。

    离开xiǎo黑店,我立刻就找来一袭斗篷,让阿尔托莉雅穿上。

    对于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丝毫不逊sè于莎尔娜姐姐那霸道冰冷强大的气息,如果任着这样走在大街上,不亦于告诉别人,咱就是大陆双子星之一,jing灵族的nv王陛下。

    “笨蛋吴,想一个人拐走我的阿尔托姐姐吗?!”

    还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一娇喝,不用回头确认,我便头疼的捂起了额前。

    真是奇妙呢,几乎每个nv孩子,对自己的称呼都有所区别,以至于我现在根本不需要依靠其他辨认,光听对方的称呼,就知道来者何人了。

    哈……这几天……怎么说呢,请见谅,xiǎo七会尽量调整好写作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