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三无公主VS无节操侍女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三无公主vs无节càoshinv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看洁lu卡一副放不开的样子,估计我要是不点头,她就宁愿lu宿街头也不和我回去了。

    “不过事先说明,只是暂时,我可不想瞒维拉丝她们太久。”

    “我知道了,就这么办吧。”

    洁lu卡点点头,表情略困扰,总算是妥协下来。

    “还有,如果维拉丝她们自己发现的,可怪不了我。”

    我又补充了一句,毕竟那几个nv孩都是眼睛雪亮的人,我可没有自信能瞒得过她们。

    “也对,像亲王殿下这种笨蛋……”

    “别说的好像只要暴lu了就一定是我的错!!”啪嚓一声,我在这嚣张的shinv额头上来了一记手刀。

    “错的不是亲王殿下。”

    在我的yin威下,两眼含着泪huā捂着额头的洁lu卡,说出了违心之言。

    “嗯,说的好,虽然假的就算傻子也能听出来。”我已经很满意了,就算是骗人也好,请给我老实下来吧。

    这个世上,像我这么宽容的主人,真已经不多……不,或许是独一无二也说不定,你见过哪个主人几乎每天都要挨shinv的公主踢,还要被shinv忽悠向节cào之殇的漩涡?

    感觉光是带着这两个shinv身边,我的称呼就要变成【无节cào铁拐独行侠德鲁伊吴凡】了。

    “是屁股族人禽兽公爵。”

    正当我在为这几乎能让全大陆的主人都为之辛酸掉泪的,自己的贴身shinv微不足道的让步,而感到满足之时,洁lu卡在旁补充了一句。

    “我说呀,我跟你有仇吗?”

    究竟是哪里得罪了洁lu卡,要遭到她这样的吐槽追击?

    “不,亲王殿下错了,是屁股和我有仇。”这笨蛋shinv又在一旁若无其事的挖苦起来。

    虽然脸上看不出来,不过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这家伙的确是在哪个地方生气了。

    “来,给我说说,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

    一把将闹别扭的洁lu卡搂在怀里,捅了捅那微微鼓起的滑嫩脸蛋,我好奇问道。

    “禀报【被玩腻的shinv就算久别重逢也没有多大新鲜感自然无所谓的见异思迁的禽兽公爵】亲王殿下,我没有生气。”

    “如果能将中间那段让人莫名其妙的形容词去掉,我到是可以对你这句话产生百分之一的信任度。”

    chou搐着眉máo,我将大脑转动起来,分析着洁lu卡这句话的意思。

    被玩腻……久别重逢……新鲜感……见异思迁……

    “难道……你是认为这一次重逢,我表现的太冷淡了,感到不满?”最后,我试着想洁lu卡确认分析结果。

    “哼……没什么……反正亲王殿下平时也是这么一张傻脸……”洁lu卡撇过头去,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不是明显被我猜中了嘛。

    “别说我,你还不是一样冷淡。”找到洁lu卡生气的原因,原来竟然是这个,我不禁哑然失笑。

    “nv人可是更加纤细的动物,要含蓄。”

    我:“……”

    这无节càoshinv至今的所作所为,和含蓄有半máo钱关系?她要还含蓄,那某个手捧黑暗圣经高举火炬牌振动bāng的nv人,岂不是可以自诩圣处nv了?

    “好吧,就算我没注意到,但也不过是分别一个月吧,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见洁lu卡的xiǎo嘴忍不住撅了起来,我又说道。

    “见异思迁的男人总是拿这种话来搪塞nv人。”洁lu卡挣脱我的手,缓步前行,侧着脸一看也不看这边。

    好像真的很生气,我抓了抓头。

    从群魔堡垒回到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月吧。

    对于冒险者来说,一个月的时间真的很少很少,少到只不过是一晃眼而已。

    莫非……仅仅过了一个月,洁lu卡就觉得寂寞了?

    只是想和自己撒撒娇?

    啊!这样一想的话,突然觉得这黄段子shinv,简直萌爆了。

    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上前拥着洁lu卡,就是一顿痛wěn。

    “这样满意了吧。”

    捅着目光mi离的洁lu卡那醉酒似的yàn丽脸蛋,我轻声问道。

    “呜呜~~~卑鄙!”

    被拥在怀里的洁lu卡原形毕lu,胆怯的泪眼汪汪着,活像受到了惊吓的胆xiǎoxiǎo狗,而且似乎对自己轻易就投降下来的体质,感到羞耻无比,听到我的话,不由愤愤的撇过脸去。

    “啊,糟了。”

    闻着身上的衣服,我不由脸sè微变。

    上面萦绕着的浓郁香味,和洁lu卡身上的一模一样,这样回去的话,岂不是立刻就要原形毕lu?

    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回过神的洁lu卡,面不改sè,掏出一个xiǎo瓶子,对着我一阵猛喷。

    “这是……”

    一股浓郁的刺鼻地香味,扑鼻而来,让我忍不住打起了喷嚏。

    “你就是用这些香水掩饰体香的?”摁着鼻子,我瓮声瓮气的问道。

    洁lu卡身上的原香,应该是郁金香的香味,为了避免自身的香味暴lu身份,她一定是身上喷了香水,难怪我没能通过她的味道辨别出来。

    “这样就可以了。”将我变成一个人形香水瓶以后,洁lu卡才停住动作,满意的点点头。

    “可以个屁呀,这样岂不是更加可疑了?!”

    “请亲王殿下好好找一个借口ménghun过去吧。”洁lu卡事不关己的撇过头。

    “啊,好过分,竟然过河拆桥!”

    “好吧,真是麻烦,就这么说吧,nv王陛下来了,我带她去nv人街转了一圈,所以身上沾满了香水味,你看怎么样?”

    “一点儿也不好呀hun蛋!!”我抱头悲鸣起来。

    期待这黄段子shinv能给自己出什么好点子,我真是太天真了。

    最后,我只能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浸泡好一会儿,换一身衣服,才将身上的香味去的七七八八。

    “大人,你回来……了?”

    脚步声刚刚传到家里,维拉丝就像迎接主人回家的xiǎo狗狗一样,带着让人心里温暖的温柔笑容,掀开帐mén迎上来。

    最后,目光落到洁lu卡身上,停顿起来。

    撇开jing灵族特有的尖尖耳朵,以及清秀优雅的气质不说,洁lu卡那迎风飘扬的紫sè长发,宛如紫水晶一样鲜yàn动人的眸子,骑士的庄严威凛态度,以及远在普通jing灵nvxing之上的容貌,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太过耀眼。

    “先进去再说吧。”

    我忍不住像抚moxiǎo狗一样,在维拉丝的头上mo了mo,牵上她的xiǎo手一起回家。

    “西lu丝,艾柯lu,卡洁儿,再不睡觉的话,明天早上可要起不来罗。”

    进了家mén,迎着nv儿们扑过来的娇俏身体,一个个搂着,我一一点着她们的鼻子柔声教训道。

    “爸爸爸爸,这是什么味道?”

    往我怀里直扑过来的西lu丝和艾柯lu,立刻就闻到了那股未能散尽的香水香味。

    “咳咳,这个说来话长,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个人。”

    这时候,nv儿们也注意到了我身后的洁lu卡,同是贴身shinv,洁lu卡可不像xiǎo茉莉那么没有存在感,和摘下斗篷帽子的阿琉斯一样,她是属于万人瞩目的耀眼类型。

    “洁lu卡姐姐,是你?”

    众人里面,唯一见过洁lu卡的莎拉,不禁惊呼起来。

    等莎拉,琳娅,xiǎo茉莉和莱娜全部就位以后,看看这个家的常驻家庭成员,均已到位,我装腔作势的咳嗽了几声。

    “大家也知道,我刚刚被阿卡拉叫去了吧。”

    众人看了洁lu卡一眼,纷纷点头。

    “其实呢,是因为阿尔托莉雅刚刚来了。”

    “……”

    nv孩们眼睛里闪过一丝mihuo,但是很快,这丝mihuo变成了震惊。

    “莫……莫非吴大哥说的,是jing灵族的nv王陛下?”琳娅的声音因惊讶而微微颤抖。

    “没错,就是这样。”

    顿时,打听里面一阵sāo动,除了莎拉和琳娅,见识过阿尔托莉雅以外,其他nv孩,都知是从其他人以及莎拉和琳娅口中,知道这位jing灵nv王的事迹和风范。

    暗黑大陆的国王制度,虽然因为冒险者联盟的出现而得到削弱,但依然在大多数人心里根深蒂固,所以相比之下,莎尔娜姐姐这样独来独往的孤傲nv王,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是远不如阿尔托莉雅这个统治着整个jing灵族,有着巨大威望的整整王者,来的名头大。

    更何况,这个王,还是大陆双子星之一,有着不逊sè于我的传奇sè彩的存在。

    “原来是nv王陛下来了,怪不得……”最慌张的应该是维拉丝吧,这个一直以【普通的草原nv孩】自居的淳朴善良nv孩,面对阿尔托莉雅,就像平民见到了万人敬仰,高不可攀的国王,有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

    “很快就会来见大家罗。”

    见维拉丝慌慌张张,仿佛可以随时带入守株待兔里的兔子角sè的可爱模样,我忍不住又欺负了一下。

    “什……什么,那那那……那该怎么办,对了!!”

    维拉丝的一双眼睛,立刻转起了圈圈,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掌心,将围裙围上,晃晃悠悠的走向厨房。

    “喂喂,清醒点,xiǎo笨蛋,起码也要明天才会过来。”

    我忍俊不禁的拉住她,其他nv孩也是一副抿着嘴好笑的样子,将维拉丝羞了个大红脸。

    “可是……可是……既然是nv王陛下的话,准备二十个……三十个……不,五十个菜,是最基本的话,这样的话,也只能从现在开始准备了!”

    维拉丝依然紧张的握着xiǎo手,气势满满说道。

    “维拉丝姐姐,阿尔托陛下……阿尔托姐姐的一日三餐,很朴素的……”见维拉丝慌慌张张的样子实在可怜,莎拉忍不住在一旁说道。

    “是……是这样吗?”

    维拉丝一呆,看着我们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禁半捂着俏脸,垂头丧气,仿佛有一双可爱的狗耳软绵绵的贴了下去。

    “呜呜,你们都知道,就欺负我一个人。”

    “好了好了,虽说阿尔托莉雅的生活简朴,但是,为了欢迎这个新家庭成员的难得回归,我们也不能太失礼,等她来了,就举办个xiǎoxiǎo的宴会,将大家叫来,既热闹,也不用太繁琐隆重。”

    我将心里早已经想好的办法说出来,大家一想,也都高兴的点了点头。

    “然后,恐怕大家早已经心存疑huo了吧,除了莎拉以外。”

    我指了指身后,时不时被nv孩们好奇的瞧上一眼的洁lu卡,笑着道。

    “大家认识一下吧,这是阿尔托莉雅的贴身shinv……呃,洁lu卡。”

    “洁lu卡,这些人就不用我多介绍了吧。”

    我回过头看了洁lu卡一眼,作为jing灵族的情报头子,这家伙要是不认识维拉丝她们,打死我都不信。

    “是的,亲王殿下。”

    在大家面前,洁lu卡到是一脸庄重和冷静,朝我行了一礼,显然是进入了积攒节cào模式。

    她的恭敬目光,落到了维拉丝身上,端正行着shinv之礼。”维拉丝殿下。”

    然后落到维拉丝身边的莎拉身上。

    “莎拉殿下。”

    “琳娅殿下。”

    “莱娜大人。”

    “西lu丝殿下。”

    ……

    这样一一的行礼,到是莱娜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是称呼殿下,而是大人,显然,在我的妹妹,和联盟大长老的候补这两个身份之间,洁lu卡选择了后者。

    直到最后,是这个家里理论上地位最低,实际却最嚣张的三无公主xiǎo茉莉。

    “茉里莎大人。”

    “哪里哪里,直接叫我茉里莎就行了,洁lu卡大人。”

    三无公主不失仪彩的以王族礼节,回礼之,双方你来我往的高雅举止和礼节,看起来就好像一副如梦似幻的华丽宴会里的场景,高贵美丽到了极点。

    “那么也请称呼我为洁lu卡就行了。”知道xiǎo茉莉也是贴身shinv身份的洁lu卡,也不做作客气,直接jiāo换了礼节。

    是的错觉吗?两人在行礼之间,似乎jiāo错而过了一丝电光火石般的火huā。

    “殿下什么的……叫我维拉丝就行了。”

    维拉丝似乎对这样的敬称极为别扭,带着困扰的笑容,朝洁lu卡摇着xiǎo手。

    “是的,叫我琳娅就行了。”

    “我也不大习惯,请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莱娜带着恬静微笑,跟着说道,是我的错觉吗?她好像特别介意洁lu卡的称呼,是因为唯独她一个【大人】,感觉像是被排斥在了外面吗?

    “也叫我琳娅吧,说起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洁lu卡的身份并不低吧,nv王陛下的shinv,不就是十二骑士继承人吗?在jing灵族的身份,可是仅仅在雅兰德兰大长老和nv王陛下之下。”

    琳娅一针见血的说道,身为前爱德华家族继承人,以及现任阿卡拉的xiǎo助手,她对jing灵族的了解,可比在场所有人都要了解深刻。”咦……咦咦?!”

    果然,听到十二骑士这个名头,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看来,也就是我这个笨蛋,一开始才不知道十二骑士为何物。

    “这……这样的话,还是应该称呼洁lu卡大人比较妥当。”

    维拉丝立刻就坐立不安起来,那笨拙可爱的样子,让人心里自然而然的升起一股温暖笑意,真是个淳朴善良的nv孩。

    “没……没想到洁lu卡姐姐,竟然是十二骑士。”莎拉也十分的惊讶,她和洁lu卡虽然认识,但毕竟相处不深。

    说起来,xiǎo莎拉呀,洁lu卡现在的年纪未必比你大,谁叫谁姐姐还是未知之数呢。

    看了一眼莎拉,我觉得,如果将这个残酷现实说出来的话,莎拉可能会有好几天打不起jing神,果断还是算了。

    “在诸位殿下面前,我的身份不值一提,哪能当得如此称呼,实在是诚恐万分。”洁lu卡继续积攒节cào中……

    nv孩们你一句,我一句,不一会儿,大家就已经熟络起来了,称呼也变得更加亲近。

    毕竟大家都是xing格温和善良的人。

    笑谈中,三无公主上了一趟洗手间,不一会儿,洁lu卡也站了起来,跟在后面。

    两个贴身shinv,就这样在洗手间mén口狭路相逢!!

    “滋滋~~~~~~”

    两双目光,目光如同闪电一般,在空气中jiāo织起来。

    哦哦哦!!

    察觉到了这两个家伙的动作,紧随其后躲在mén后探出半个头窥视里面状况的我,在心里惊叫起来。

    终于还是开始了,继阿琉斯vs三无公主之后,又一场世纪大战。

    而且,估计阿尔托莉雅vs莎尔娜姐姐的大战那一天,也应该不远了。

    这个世界,真的要走向毁灭了吗?我不禁战栗。

    “吴大哥,这是……”

    洁lu卡和xiǎo茉莉也就罢了,我鬼鬼祟祟的行踪,自然是再也无法隐瞒其他nv孩,这不,维拉丝她们的脑袋,一个个叠罗汉似的跟在我后面,窥探着这场世纪之战。

    “这是……贴身shinv之间的战斗。”我用深沉嘶哑的声音,为这场可能毁灭半个大陆的jiāo锋做出完美诠释。

    “哈……啊哈哈……”身后发出一片无法理解的苦笑。

    真是太天真了,你们这些人,这个平行世界的定则就是——主人身边只允许一个贴身shinv存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