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卡露洁?洁露卡!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卡lu洁?洁lu卡!

    我有些没听清楚……不,与其说没有听清楚,倒不如说无法置信耳朵听到的事实。

    雅兰德兰将jing灵族的圣物的核心,jiāo给我,为了让xiǎo幽灵吃掉?

    如果这话是真的话,那以前的无事献殷勤还真是弱爆了。

    看看阿尔托莉雅,她对于xiǎo幽灵一口吞下圣树之心的举动,虽然在瞬间嘴chun一咬,显示出了强烈的,仿佛一种和尊敬敬仰的长辈生死离别的苦涩难过,但却没有任何动作,不然的话,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躲开xiǎo幽灵这一记豪吞。

    看样子,阿尔托莉雅显然也是知道雅兰德兰的意思。

    “吴,冷静点,虽然我知道很难理解,但这是事实。”阿卡拉似能安抚人心,让人心平气和下来的温和声音,缓缓响起。

    “没错,凡,这的确是雅兰德兰nǎinǎi的意思,你不必介意。”阿尔托莉雅深呼吸了一口气,也跟着附和道。

    “没错没错,都怪笨蛋xiǎo凡太冲动冒失,本圣nv为什么非得遭这样的罪不可!”

    从刚才一阵猛烈摇晃的七荤八素之中,清醒过来,xiǎo幽灵首先是哧溜一声,机灵的绕到了我身后,将身体躲藏在后面,只探出一双似银河闪耀的清澈眸子,警惕打量着帐篷里的另外三个人,然后,便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嚷嚷起来,xiǎo手在我的头发上一阵拔草似的luàn抓。

    前些天拜托xiǎo莎拉帮自己剪了头发真是太好了。

    “闭嘴,笨蛋幽灵,差点闯了大祸的家伙还敢理直气壮的嚣张?!”

    我毫不犹豫的将制裁铁拳,从天而降,咚锵一声落到xiǎo幽灵脑袋上,这xiǎo圣nv立刻头昏眼huā,夸张的在半空中晃晃悠悠起来,乘机将她拎在前面,紧紧抱在怀里,我的目光再次落到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身上。

    “能否麻烦你们,详细点告诉我,为什么雅兰德兰nǎinǎi会降这么重要的圣树之心送过来,给爱丽丝吃掉,如果是水晶之树的一些树枝树叶,我还能理解和接受,但是,眼前这份礼物,实在太贵重太沉重了,不清楚,我恐怕连睡都睡不安稳。”

    说着,我不由发出苦笑,这是jing灵族的圣物核心呀,就这么被xiǎo幽灵一口吃掉了,要是让其他jing灵知道,刚才脑海中模拟的那一幕,并不是不可能出现,就算雅兰德兰和阿尔托莉雅出面说明,恐怕也有无法原谅这种事情的jing灵存在。

    “这个嘛,说来话长,如果我说,这颗水晶之树,本来就是为了爱丽丝殿下……准确说,是为了下一代圣nv而存在,你相信吗?”

    我的嘴巴顿时以塞下一颗鹅蛋的程度张大着,久久说不出话来。

    jing灵族的圣物和人类的圣nv……有máo关系呀!

    “太详细的东西,我也不大清楚,只是听老师以前提到过,吴,如果你想了解这段关联的话,恐怕还得去找老师才行,我只能这样告诉你。”

    阿卡拉呵呵笑着,将手中的拐杖轻轻一点,继续说道。

    “圣树之心,不但关乎到水晶之树的生命,而且,还是整个jing灵王城的王城魔法阵中枢,少了圣树之心的话,王城魔法阵的威力起码要下降三成,并且无法维持太久,这些事情,雅兰德兰老师不可能不知道,不事先考虑清楚,既然她还是决定要将圣树之心jiāo还给爱丽丝殿下,那便一定有她的道理。”

    “你这样说只会让我的压力更大。”一听到圣树之心既然还影响了王城魔法阵,我的脸顿时更苦了。

    jing灵族引以为傲的王城魔法阵,可是据闻连四魔王那种强大存在的进攻,都能抵挡下来的强横存在呀,少了这颗圣树之心,魔法阵的防御能力就要减少三成,损失有多大,就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如果是jiāo给其他人,就算是雅兰德兰nǎinǎi的决定,我也不可能轻易同意,但是,如果对方是爱丽丝殿下的话,我相信,圣树之心在她手上一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阿尔托莉雅也在一旁呆máoluàn转的帮腔。

    虽然我很想吐槽,问题是现在圣树之心不在是xiǎo幽灵手上,而是在她的胃里,完全就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不过考虑到事情的严重xing,还是算了。

    “都怪你这笨蛋,luàn吃东西。”想来想去,我还是将怀里舒服的眯着眼,磨蹭着的xiǎo幽灵,瞪了起来。

    “人家都说没关系了,xiǎo凡还cào心个什么劲,而且本来就是本圣nv的东西……”

    xiǎo幽灵不满的嘀咕道。

    “还敢狡辩!”我立刻cuorou起了她的脸蛋。

    真是的,这只笨蛋幽灵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情呢?无论站不站得住理,吃下这颗圣树之心,就意味着承担起了某种责任,义务,我是为了什么而努力,不就是为了能够让你们能够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生活吗?

    拯救世界什么的,如果非要有人去做的话,就由我来做好了,就是为了不想让你们也卷入这场前途未知的战争呀。

    “算了,吃了就吃了吧。”

    最后,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也无力挽回了。

    大不了,这份责任,我提xiǎo幽灵一起担下来吧,反正我现在是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就让重担来的更猛烈些吧。

    “阿尔托莉雅,麻烦帮我转告雅兰德兰nǎinǎi,就说非常感谢她的好意,并且,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亲自登mén拜访,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楚。”

    “放心吧,凡,我会亲自帮你转告。”

    见我不再闹别扭,老老实实的接受了圣树之心,阿尔托莉雅淡淡一笑。

    “xiǎo凡以后就jiāo给本圣nv保护好了。”

    吃下圣树之心后的xiǎo幽灵牛气大发,竟然拍着丰满的x膛,得意起来,仿佛她吃下的不是圣树之心,而是什么奇怪的,效果立竿见影的华丽果实般。

    “闭嘴,笨蛋幽灵,本救世主的风头也敢抢?给我老老实实呆的项链里负责照明就行了。”

    我扯了扯xiǎo幽灵的脸蛋,故作凶狠说道。

    “区区佣人也敢嚣张,还是乖乖的跟在本圣nv屁股后面,看本圣nv如何大发神威,将所有人打个落huā流水吧!!”

    xiǎo幽灵也不甘示弱的在我手背上反咬一口。

    顿时,我们两个旁若无人,似xiǎo孩一样打闹起来,那股渴望保护对方不受任何伤害,以及希望能够为成为对方的助力的情意,在打闹之中一点一点的融化开来,渗透彼此的心灵。

    “区区发光幽灵,给我回到项链里去!”

    最后,这场打闹,以我将xiǎo幽灵送回项链而告终。

    “抱歉,该怎么说呢,总而言之非常抱歉,我和爱丽丝都给大家添麻烦了。”

    看着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我尴尬的低下了头。

    “看到你和爱丽丝殿下的感情如此深厚,我可是比任何人都要高兴。”阿卡拉开心的笑了起来。

    “虽然无法理解,不过我却能感受到凡和爱丽丝殿下之间的那份感情,原来这也是夫妻相处的一种吗?”

    阿尔托莉雅低头沉思,金sè呆máo告诉转动中。

    知道就行了,拜托请千万别模仿。

    我心惊胆战的看着阿尔托莉雅,就怕她的天然属xing发作,也跟着学起来。

    “果然……这种事情我还是无法做到呀。”

    阿尔托莉雅似乎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些什么东西,最后叹了一口气,朝我投过来歉意的目光。

    “抱歉,凡,我或许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

    “不不不,已经非常合格了,要说不合格的话也是爱丽丝不合格才对。”我顿时泪流满面,你还真打算去模仿呀!!

    实在无法想象,一个高贵的王者,骑士王,呆máo王,吾王,学着xiǎo幽灵那样撒娇腹黑吐槽闹别扭,会是怎么样一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的场景,亚瑟王要是看到了估计都会在棺材里掉泪吧。

    “好了,如果没有什么太要紧的事情,还是让阿尔托好好休息一会如何,聊天的时间,接下来还有的是。”阿卡拉请顿拐杖,笑着建议道。

    “也对,阿尔托莉雅,快点去休息吧。”我突然想起这呆máo已经十天十夜没睡过了,不由一阵担心的催促起来。

    “好吧。”

    阿尔托莉雅先是朝阿卡拉优雅行了一礼:“那么请允许我先行告退,阿卡拉nǎinǎi。”

    “凡,请代我先向她们问候,迟些我会亲自登mén拜……嗯,回家问候。”

    互相对视一眼,我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卡lu洁。”

    紧接着,阿尔托莉雅看向自己的贴身shinv。

    “nv王陛下有何吩咐,”

    “你不是一直对上次的行动,为能帮得上凡耿耿于怀吗?那好,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在我休息的这段时间,你就好跟在凡身边,好好伺候他吧。”

    “遵命,nv王陛下。”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没问过我的意见就擅自决定了,真是的,虽然我也反对就是了。

    利落的jiāo代完了以后,阿尔托莉雅再次朝大家点点头,便在士兵的带领下离开了。

    “阿卡拉nǎinǎi,我们也告辞了。”

    本来还想si下和阿卡拉说一下关于圣树之心的事情,不过看看项链里面,已经又是像大白蚕一样蜷缩起软软娇躯,安然入梦的xiǎo幽灵,我只能作罢。

    从帐篷里面出来,迎来一阵似要下雪的冻风,身体一个ji灵,顿时清醒了不少,回忆着刚才那些事,慢慢踏出步伐,卡lu洁也是一声不吭的垂手跟在后面,好一副无可挑剔的shinv模样。

    夜路漫漫,待身后的明亮火光,已经完全消失,再也看不到,周围一片寂静幽暗,只剩枯草从中的冬虫鸣叫时,我结束了思考,停下脚步。

    “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想隐瞒身份吗?”突然,我这样说道。

    “亲王殿下……是在和我说话吗?”卡lu洁还想装傻。

    “不然还有谁,我亲爱的洁lu卡战友。”

    转过身,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后面的卡lu洁,眼睛里满是调侃。

    “亲王殿下认错人了,虽然我和姐姐长的很像,但是还是有区别的。”卡lu洁哂然一笑,十分淡定的样子。

    “比如说呢?”

    “比如说xing格,味道。”卡lu洁很自信的仰起头。

    “的确,味道有所不同。”

    我低下头,似乎承认了卡lu洁的证据,但是……

    “但是,你怎么知道,我知道洁lu卡的味道是什么样?”就在卡lu洁放松警惕的瞬间,我突然反击。

    “那……那个……姐姐跟在亲王殿下身边那么长时间,一般都会这样认为吧。”

    稍微lu出了一点慌张神sè后,卡lu洁很快就镇定下来,不愧是传说中的十二骑士继承人,至少这面不改sè的口胡功夫,很有一手。

    “但是啊,卡lu洁也不是这个味道哦。”

    “亲王殿下是如何得知……得知我不是这个味道?”

    对面的无节càoshinv,忍不住气呼呼起来,分明就已经是一副“你这禽兽,果然对我的妹妹下手了吧”的模样。

    暴lu的真快,不过,这家伙似乎还想嘴硬的样子,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立刻原形毕lu呢?

    想了想,我lu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突然欺近到卡lu洁面前。

    “亲……亲王殿下想……想做什么?”

    一瞬间,这笨蛋shinvlu出了胆怯害怕的神sè,但也很快冷静下来,慢慢后退着。

    其实这种时候,直接找个男人往她身边一放,不需等上几秒,这看似毒舌腹黑,实则胆xiǎo爬升的笨蛋shinv,就会立刻原形毕lu,不过很可惜,现在夜路空旷,找不到这样的破解道具。

    所以,只能我上了。

    很快,卡lu洁就被bi到了墙上,再也无法后退。

    “嗯哼,我可是听洁lu卡说过,你们两个都是我的贴身shinv,所以就算做些什么……也没关系哦。”

    说着,我已经抱了上去,将卡lu洁的娇躯,紧紧压在墙上,肆意感受着上面传来的nvxing柔软和丰满触感。

    “话……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但是在这种地方……”

    “卡lu洁”的眼眶,已经méng上一层水气,湿润起来。

    “要反抗主人吗?真是不乖的shinv,该打。”

    话刚落音,一声清脆动人的响声,我的大掌已经在那ting翘tun部上拍了一记。

    紧接着,雨点般的掌声接连响起。

    “呜呜~~欺负人~~欺负人~~”

    不一会儿,“卡lu洁”已经是泪光闪闪,开样子就要哭出来了。

    更明显的是……这楚楚泪光之中,分明包含这一股媚眼如丝的情动,yàn丽的脸蛋泛起you人红cháo,每一记巴掌落下,忍不住从嘴里吐出的轻微呻yin,都更加炙热,更加yin靡,甚至紧夹着的笔直修长大tui,都不安分的挪动起来。

    没错,这就是黄段子shinv的另外一大特征——抖m属xing。

    “笨蛋亲王~~~~欺负人~~~~欺负人~~~~”最后,这看似无法无天的无节càoshinv,羞耻的泪水滚滚而出,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咄咄欺负,还是为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忠实反应,或者两者都有。

    “怎么,终于不打算隐瞒身份了吗?”

    我见好就收的松开了卡lu洁……不,现在应该称呼洁lu卡才对了。

    再欺负下去,不说这笨蛋shinv有可能会因为羞耻度爆槽而抓狂暴走,就算是现在欺负得了一时,我却无法一辈子都像这样压着她不放,一旦没能压制下她,让她的无节cào属xing得到彻底解放,那报复将会灰常可怕。

    果然,逃脱我的魔爪不到几秒钟的时候,这笨蛋shinv就原形毕lu,lu出了她那冷漠的,准三无的模样。

    “sè狼,禽兽,恶魔,变态,鬼畜,后宫男,内衣贼,下半身动物,请问已经获得如此之多殊荣的亲王殿下有何感想?”

    “想揍你屁股一顿。”我瞪了一眼。

    “果然比起脸蛋x部更喜欢屁股吗?你这个屁股亲王!”

    噢噢噢——!!又被这家伙逮住机会安上了奇怪的称号!

    “我说呀,难得久别重逢,我们两个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吗?”

    “反正亲王殿下那只剩下sè情的脑子里,一定又是在想着让已经遭尽欺凌,失去灵魂如同木偶一样的可怜shinv,坐在自己的大tui上的奇怪体位吧。”

    我:“……”

    “灵魂在不在不要紧,我只要你的rou体,尽情接受我的灌注,帮我生下xiǎo孩就行了,一定是这么想吧你这禽兽。”

    我:“……”

    洁lu卡:“……”

    然后,我便看到了洁lu卡,在卖完节cào以后,掏出她的xiǎo黄本,在上面记录起来,悲愤之下,我偷偷的瞅了一眼。

    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亲王殿下无言的承认了以下兽行:1、在野外命令shinv脱下衣服坐在他的大tui上……(以下略)”

    “你别!!”

    我尖叫一声,将xiǎo黄本夺下来撕成碎片,泪流满面的看着洁lu卡。

    “洁lu卡大人,我错了,我刚才不该欺负你,你说吧,要我做些什么?”

    “在这里摁下手印就行了。”洁lu卡重新递过来一本xiǎo黄本和一盒印泥。

    “这个简单。”

    我毫无心机的就将大拇指在印泥上沾了沾,然后摁住和刚才内容相同的xiǎo黄本上……

    会上你的当才怪呢hun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