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阿琉斯的决心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阿琉斯的决心

    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我和三无公主的目光,都落到了阿琉斯身上,看看她要怎么应对这一次的挑战。

    其实事后回想起来,这种时候,我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就能看出,两个xiǎo家伙的战场,已经燃烧到了自己身上,还傻呆呆的站在这里等着看好戏的自己,就像悠哉悠哉看着城mén失火的池鱼,真的是蠢毙了。

    这只是事后的懊悔罢了,现在,我依然扮演着傻鱼的角sè,一脸看好戏的蠢样看着阿琉斯。

    结果,人还没反应过来,在眨眼的时间,就被阿琉斯制服,摁倒在地。

    咦?

    整整一海洋的问号,塞满了我的脑子。

    现在才想起阿琉斯已经是六十七级的刺客,而且细腻jing致胆怯的外表气质下其实有着一个相当冒失狂热和冲动(从她的萨克斯手琴就能听出来)的内心,是不是已经太晚了一些?

    以一种相当巧妙的关节技,将我的一双手肘,扳成了非常奇怪的扭曲角度,只要身体动一动,就会传来骨节的悲鸣声。

    以这样的技巧,用最xiǎo的力量将我扑倒压制,并且骑在我身上的阿琉斯,眼眶里正闪烁着楚楚动人的泪光,仿佛现在是我兽xing大发将她推倒制服,而不是她将我推倒似的。

    “老……老师,不不……不……不要动。”

    “你才不要ji动呀!!”

    我冲着将柔润的脸庞凑上来的阿琉斯大声吐槽。

    “阿……阿琉斯也哈唔……”

    啊,太着急了,想多说一点结果咬到舌头了。

    看着阿琉斯吃疼的卷着舌头,泪水越发充盈的样子,我不禁升起了一股怜悯感。

    “阿琉斯……也是……迫不得已。”

    “请别把你的迫不得已强加到我身上。”我翻了一个白眼。

    “总而言之,你现在必须冷静,听我说,先来一个深呼吸,吸气,一,二,三,再吸气,一,二,三,很好,再来一次……”

    看到阿琉斯傻乎乎的跟着我的话,不断吸气,以至于憋的肩膀开始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我暗中偷笑。

    “哈……哈呼……老师……阿琉斯……不行了……”终于,到达极限的阿琉斯咳嗽起来。

    “很好,这不是已经冷静下来了吗?现在听我说,先把我松开,你这样做成何体统。”

    我慈眉善目,循循善you的引导着阿琉斯,心里暗下决定,等会一定要在她的脑袋上狠狠来上十记卷纸筒,让她知道欺师灭祖的家伙,一般会落得什么样的可怕下场。

    “呜呜,呜呜呜~~~~”

    岂料,阿琉斯却重重摇起头,将她那一头绚丽的火焰长发甩的漫天飞舞。

    “那你告诉我,你把我这样摁倒,究竟想做什么?”我气乐了。

    “阿琉斯……阿琉斯……”

    近在眼前的瞳孔,随着这一句bi问,而剧烈颤抖动摇起来,显然,阿琉斯也是凭着一时脑热做出这种事情,根本没想到,或者说没下定决心接下来应该做点什么。

    “阿琉斯乖,让老师坐起来,我们好好聊一聊,别受xiǎo茉莉的挑拨。”我再次lu出对阿琉斯必杀技之二——恩师的遗容……哦,不,是笑容。

    岂料xiǎo茉莉三个字,就好像阿琉斯心中某个奇怪的按钮,听我这么一说,她反而lu出“啊……我记起……来了”的恍然模样,接着,就仿佛明确了什么目标般,原本颤抖不止,给人一种胆怯彷徨气质的瞳孔,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阿琉斯……要上了!!”

    “上你妹呀上!”我怒吼。

    你是弹shè架上待命的高达吗?

    “冷静点,阿琉斯,好好的,仔细的回想一下吧,你的使命,清醒过来,阿琉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喊出热血漫画里的台词,不过我还是这样大声喊出来了,要是再有夕阳该多好呀。

    “阿琉斯……现在……很冷静的……在思考!!”阿琉斯嗯嗯的点着头,虽然改变不了那xiǎo动物一样的气质,不过却也能透lu出坚定。

    的确,她是有在冷静的,好好的考虑。

    这样就好,是时候施展出最后一击了。

    “没错,阿琉斯,我的学生哟,好好回忆起来吧,你的梦想和使命,难道说,你已经全忘记了,还是说害怕了吗?不想再追寻那孤单崎岖的搞基之路前进了吗?你退缩了吗?胆怯了吗?忘记了以前那些劈荆斩刺,虽痛苦但充实的美好回忆吗?要自甘沉沦,为了迎合世人的口味,走师生恋路线这种邪mén歪道吗?不要被恶魔的youhuo所méng蔽了双眼,清醒过来吧,阿琉斯,吾之学生,老师相信你,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让我们重新站起来,一起手牵着手,并肩作战,追寻那新世纪的搞基之路吧!!!!!!!!!!!!!!!!!!!!!”

    说到ji动之处,我浑身颤抖,不可抑制的熊熊燃烧起来,只觉得这一瞬间,自己的斗志,自己的信念,足以与天空上的耀阳争辉。

    燃料是节cào瓶里所剩无几的东西……

    “老……老师……”

    阿琉斯似乎被我这番慷慨陈词给镇住了,好不容易坚定起来的瞳孔,再次泛出颤抖的水光。

    没错,就是这样,一口气回忆起来吧。

    “老师……老师……老师……”

    一眨一眨着动人的眸子,豆大泪水,不断从阿琉斯的白皙脸颊上滑落,这一定是忏悔的泪水吧,多么美丽,多么耀眼,就连神,也会为这些泪水而欣慰吧。

    孩子,错,并不可怕,只要知道悔改,路西法依然会向你敞开温暖的怀抱。

    “老师……不懂……”

    咦?

    是我的耳朵出现幻听了吗?这时候,阿琉斯不是应该哭着说“老师……阿琉斯……错了……”这样吗?

    在我的愣神间,阿琉斯突然做了一个动作,原本双手禁锢着我的手腕,变成了单手,另外一只xiǎo手抓在我的x襟上,不断上下摇晃起来。

    “老师……不懂……不懂……”

    “嗷嗷——!!我的手我的手……究竟不懂什么你倒是说呀笨蛋!!”

    我刚刚应该有说过,阿琉斯现在禁锢人的技巧,只要全身上下,任何一个地方动一下,都会感觉手肘上的关节背叛身体的痛楚。

    于是,现在被阿琉斯这样上下的摇晃……诸位请自行去想象关节不断剧烈摩擦那种痛楚吧。

    可是阿琉斯脸颊上,越发ji动抓狂,彷徨无助,楚楚可怜的滴在x前的大片泪水,却让我无法将她置之不理的强行挣脱,只能忍着痛楚,大声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阿琉斯哭着摇头。

    越来越无法明白她想表达什么了,本以为她那糟糕的已经脱离了人类范畴的jiāo流水平,在这段时间已经有所提升,才定下jiāo一百个朋友的任务,果然是我太天真了。

    “和阿琉斯……的梦想……梦想……无关……只是……只是不想……是……是另外……一种……阿琉斯……不懂……无法说明……完全不懂……”

    用断续急促的声音,阿琉斯说道,那焦急而无法用笨拙的语言宣泄的感情,就像……呃,就像明明被狗尾巴草挠着鼻子,想打喷嚏想的要命却偏偏无法做到一样。

    “明明是……明明是阿哈呜阿琉斯的哈呜老师……为什么不哈呜告诉……”

    阿琉斯就这样一边咬着舌头,一边把心中的话,一口气说出来,明明舌头已经被咬的,让她的眼睛里再次泛出一团泪水,却流lu出一股即使将舌头咬烂也要将自己所能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的气势。

    原来是这样,正因为阿琉斯自己不懂,所以才想依靠我这个老师,可惜我这个无能的老师,却让她失望了,是这样吗?

    啊啊,抱歉了,阿琉斯,我这样的笨蛋,真的不配做你的老师呀。

    “老师……不肯告诉……阿琉斯……所以……阿琉斯……要凭着……自己的……感觉走!!”

    阿琉斯这样的,将心中的话全部说完,重新lu出和刚才一样……不,是更加坚定的目光。

    这就是她的解释,她的决心。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她的俏脸已经悄然bi近,在眼中猛地放大,两片柔软的东西,紧紧的贴……不,或许用紧紧的撞在了自己的嘴chun上,这种说法比较贴切。

    顿时,嘴chun和牙齿的剧烈碰撞,让我们两个都发出了一声悲鸣,鲜血从嘴chun和牙齿上渗了出来。

    你是笨蛋吗?!

    对于阿琉斯的笨拙举止,我无奈的在心里摇起了头,这xiǎo腐nv,真的是笨拙到了极点,让人觉得如果没有其他人在她身边照顾她,立刻就会因为自己的笨拙而陷入无底深渊。

    这样一想,还真是无法放下这只xiǎo动物不管呀。

    鼻尖少nv呼吸的淡淡幽香,以及chun上传过来的香甜唾液,带着血腥的味道,一股脑的传了过来。

    来,啊~~~张开嘴

    我用眼神示意阿琉斯,她乖乖的叫香chun微微张开,脸蛋通红一片,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紧张的憋了起来。

    算了,我管那么多干嘛,她爱咋样咋样吧,我这个老师,已经完全没有威信可言了。

    这样叹息着,我轻含着唾液,在她嘴chun上擦破的地方,xiǎo心翼翼的tiǎn舐着,觉得差不多了,再将嘴chun里面,那jing致贝齿上的血腥味tiǎn掉。

    啊啊,明明应该是暧昧无比的男nv热wěn,为什么我会产生一种鸟妈妈往伸长脖子张大嘴巴嗷嗷待哺的雏鸟嘴里喂虫子的感觉呢?

    手腕不知不觉被松开了,我轻轻活动几下,驱除掉酸麻感后,将怀里的阿琉斯抱起来。

    娇躯一颤,这xiǎo动物一般的nv孩,合上眼睛,仿佛很满足于这种状态般,刚才的彷徨不安一扫而空。

    这就是你想要的,无法表达出来的东西吗?

    我疑huo的看着阿琉斯。

    难道说这xiǎo腐nv喜欢自己?

    好感肯定是有的,不过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是师生之前的浓厚感情,再加上自己老是欺负阿琉斯——最最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是腐nv,根本就不可能承认男+nv的搭配。

    所以,不是我xiǎo看阿琉斯,我认为这家伙,根本还不知道爱情……咳咳,准确来说,应该是男nv之间的爱情,是什么东西,也不会认同,至于男男之爱,这家伙到是宗师级别的高手。

    总而言之,对于阿琉斯来说,现在还言之过早,想要确认她对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何种,至少,得先将她的腐根给纠正过来再说。

    “好吧,这下该满足了?”

    我捏着阿琉斯通红的脸蛋,强行将她的xiǎo脑袋抬起,左右晃来晃去,不断让她摆出一副滑稽可爱的模样,这样一边肆意欺负,一边问道。

    现在回想起来,我猛地发现,这xiǎo腐nv刚才好大的胆子,竟然欺师灭祖,将为师我制服在地,遭受无妄之灾,可怜这两条胳膊,现在估计只剩下一些骨胶连接着关节了。

    我rou,我rou,我再rou,一定要将千佛手的所有招式,在这嚣张的xiǎo家伙脸上用个遍。

    “呜呜~~~呜呜呜~~~”阿琉斯悲鸣中。

    好不容易睁开我的魔爪,阿琉斯迅速拉开距离,第一时间就将脑袋抱了起来,让我刚刚取出来的卷纸筒无处下手。

    脸可rou,头不能拍。

    她的表情,充斥着这么一股胆xiǎo鬼的决心。

    连我都忍不住为她可怜起来,而狠狠的反思了一秒钟,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

    “刚才……”

    阿琉斯抱着头,糯糯的眼神望着我。

    “刚才……不算……”

    哈?

    “那……那只是……纯洁的……男nv感情!!”

    “是是是,我知道了。”

    虽然阿琉斯的话有点莫名其妙,不过理解她是腐nv以后就好办了,她口中的男nv感情,大概就像正常人眼中的“兄弟之情”一样。

    不过,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上一个纯洁的修饰,这不是有点yu盖弥彰的感觉吗?

    我突然发现了可以将这笨蛋腐nv,转变成笨蛋宅nv的一丝希望。

    不过,现在还是先稳住她再说,这xiǎo家伙现在的情绪,应该不怎么稳定吧,看她白皙脸颊上那一大片醉人红霞就知道了。

    哦,好像是我刚才rou出来的……咳咳,这种xiǎo事就不要在意了。

    “只有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才是被上帝所承认的爱情,是这样吧。”我大手一握,面对着天空,铿锵说道。

    这一句话,也将节cào瓶子里最后的一丝气体,燃烧殆尽。

    “原来老师知道!”

    阿琉斯两眼闪闪发光,就像受到骨头youhuo的xiǎo狗一样,摇着尾巴跑了过来,紧紧抓着我的双手。

    “阿琉斯!”

    “老师!”

    “有破绽!”

    啪啦几声,卷纸筒伺候。

    “老师……搞máo呀……欺负人……”阿琉斯泪眼汪汪的蹲地抱头中。

    哦哦,竟然记起了这个我教过她的吐槽三字经,难道说刚才那一卷纸筒,让她忘掉了什么的同时,也重新记起来了什么?

    再拍拍看看吧,看能不能让她记起另外一句话。

    岂料,我刚有动作,这只xiǎo腐nv就仿佛有了感应一般,奇快无比的弹跳起来,哧溜一下溜远了,一边跑,一边抱着头,嘴里还不断带着娇气的哭腔,喊着。

    “你是好人……你是好人……你是好人……”

    我:“……”

    总觉得此时此刻,这家伙已经成为了无法吐槽的存在。

    跑了一段距离,突然阿琉斯想起什么般,猛地回过神,一反平时在我面前lu出来的怯弱的锐利和充满斗志的眼神,紧紧的盯在几近和空气融为一体的三无公主身上。

    顿时,两道如闪电一样目光,再次在空气中jiāo织,发出滋滋的电流声。

    似乎,这两个人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呀。

    很好,等有机会就将三无公主,阿琉斯,黄段子shinv,阿尔托莉雅,莎尔娜姐姐,xiǎo幽灵,xiǎo狐狸,双胞胎xiǎo公主,卡洁儿,这些人物,全都聚集在一起,看看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吧。

    怀着自暴自弃的情绪,我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足以毁灭世界的疯狂念头。

    阿琉斯走了,只剩下依旧一脸漠然,以及脸上带着报复社会的扭曲笑容(?)的我,站在偏僻的xiǎo巷里,任凭一阵阵寒风卷过。

    “xiǎo茉莉,我们走吧。”

    我还记得要带这xiǎo不点公主去逛街,于是朝她伸出手。

    点头点头。

    三无公主将一本xiǎo笔记合上。

    hun蛋,你是什么时候学上了黄段子shinv的绝技!!

    从黄段子shinv那里锻炼来的本能,让我将那本笔记立刻抢了过来,翻了翻,崭新的笔记上面,只留下一句话。

    “没错,阿琉斯,我的学生哟,好好回忆起来……”

    三无公主在一旁,用清脆的,毫无起伏的声调,将里面的内容念了出来。

    “噢噢噢噢————别念了hun蛋!!”

    我狂叫着将手中的笔记撕成碎片,羞愤的想找一头大象的屁股将脑袋塞进去。

    “对了,也得帮你洗脑才行。”

    我带着一脸狰狞的笑容,慢慢向三无公主bi近。

    差点忘记了,这家伙过目不忘的本事,写在笔记上只是为了调戏我吧,不将她脑子里的某些东西清洗掉,是不行的。

    “咚——!”

    狠狠给了一记公主踢之后,三无公主转身就跑。

    “嗷嗷——等等!!你别跑,你这嚣张的shinv!!”我抱着吃疼的xiǎotui肚子,一跳一跳的追了上去……

    xiǎo七昨天堕落了,没脸和大家要月票。

    另外,关于点娘新增的赠送章节功能,具体的算法,请看顶置贴,xiǎo七在这里建议两点:

    第一,不要赠送太多份,不然领不完,钱就等于是贡献给了无节cào的点娘。

    第二,希望有能力订阅的童鞋,尽量不要领取,自己订阅吧,不然的话,xiǎo七不会得到任何额外的收入,也辜负了赠送章节,想帮xiǎo七增加一点订阅量的童鞋的好心,当然,如果大家愿意开xiǎo号领取的话……咳咳。

    最后,订阅十分不给力,大家能给xiǎo七一点写作动力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