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堕落联盟的歹毒后手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堕落联盟的歹毒后手

    “说起来……”

    菲妮的举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只见她手中已然张开了一张卷轴。

    靠了,这不是昨晚阿卡拉给我的那张堕落联盟窝点标记图吗?怎么跑她手上去了,这只伪娘的盗墓贼三只手等诸多坏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呀hun蛋

    “表哥喵,我能问一问题喵?”菲妮举手。

    “尽管说吧。”

    我都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真的已经好过头,换做平时的话,菲妮现在已经被我用双拳钻着太阳xue了。

    “路痴的表哥喵,是怎么找到地图上的这些点?菲妮很好奇喵。”

    lu出纯良无害,且对男xing极具魅huo力的甜美笑容,这只伪娘问了一个很失礼的问题。

    “哼,愚昧”

    我鼻子轻哼一声,大义凛然的看着众人,没错,就是今天,是时候向世人澄清了。

    “我其实并不是路痴,以前只不过是装作路痴罢了。”

    “哦”

    众人的惊叹声,就仿佛突然知道了泰瑞尔其实是巴尔的基友但是迪亚bo罗想做第三者于是串通四魔王发动了针对大陆的战争让这两个人无暇搞基自己顺势chā入左右逢源这个秘密。

    “表哥为什么要装作路痴喵?”菲妮歪着头,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为了寻找自我,嗯哼。”我得意的抬起下巴。

    众人:“……”

    “为什么喵?”

    菲妮lu出困huo的表情,干脆直接转身问阿卡拉去了。

    喂喂,怎么能这样,连一直无条件信任着我这个表哥的你,都不愿意相信吗?

    “答案很简单,这是一张定位魔法卷轴,所以就算是路痴也能很轻松的找到目标。”阿卡拉呵呵笑道。

    阿卡拉,我和你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回望过来的目光多了一丝同情和鄙视。

    “如果表哥连这样都mi路的话喵~~~~”菲妮似乎很有兴趣就这个话题继续探讨下去的样子。

    很好,今晚就将你这伪娘扔到xmáo王汉斯的被窝里去。

    “是啊,如果吴连这样都能mi路的话……”

    阿卡拉被提起了兴趣,兴致勃勃的沉思起来,然后郑重将目光落到琳娅身上。

    “那样的话,我建议还是将你们夫妻绑在一块比较好,以免吴想找的时候找不着。”

    “阿卡拉nǎinǎi~~~”

    琳娅顿时羞了个大红脸,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化作哥斯拉毁了三座帝国大厦的只有我一个。

    “对了,阿卡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言归正传,我突然想起了,在干掉那个堕落联盟四大干部之一的家伙之前,他所说过的话,听起来,他们这次的行动,似乎还有什么后手的样子。

    “吴猜的没错,他们的确还隐藏了一手。”

    当我将这个疑问提出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阿卡拉的脸sè突然严肃起来,并且带着一股肃杀的怒意。

    “将她带进来。”

    随着阿卡拉的话落音,一个五huā大绑着的黑衣nv人,被两名士兵压了上来,扔在地上。

    “这家伙,莫非就是隐藏的后手?”

    我好奇打量着脚下昏mi过去的黑衣nv子,清秀年轻的脸庞,低垂在地,如雪苍白,嘴chun颤抖,似乎在喃喃着什么,做噩梦的样子。

    “没错,他们的真正后手就是这个nv人,还有这个。”

    阿卡拉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xiǎo包,众人好奇的凑了上去。

    “毒yào喵”

    菲妮耸了耸鼻子,最先反应过来,像是突然看到一颗拉开保险销的手榴弹扔了过来,全身汗máo竖起,尖叫一声,朝我扑过来。

    没想到居然是她第一个看出来,不愧是流làng多年,脑子里塞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杂学知识的家伙,侧身一闪,用若无其事的目光,目送着这只伪娘扑了个空,扑向mén外,扑到地上的身影,我心里这样想道。

    “毒yào?”

    “没错喵,这味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喵,是一种剧毒,只要拳头一团的大xiǎo,就能让一条河的水都变成穿肠yào喵。”

    从地上爬起来的菲妮,喵喵的捂着摔得通红俏鼻,满脸都是让男人心动的委屈表情,似乎在控诉我不识好人心一样,从她刚才忌惮的行动看来,大概就算是以冒险者的体质,似乎也无法完全免疫这种毒yào。

    “让一条河……难道说……”

    斟酌着菲妮的话,大家差不多都想明白了,一个个跟着脸sè巨变。

    “没错,堕落联盟想在mi雾东西两条河里,投下毒yào。”阿卡拉将手中的拐杖重重往地上一顿,lu出冰冷神sè。

    她口中的mi雾之河,是贯彻整个mi雾森林,直通库拉斯特森林深处的一条巨河,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长,源头在哪里,这条巨河从东向西,流向罗格,在这片草原延伸出了无数的支流,是罗格草原的重要水源之一,因此又被草原人民亲切的称呼为母亲河。

    其中又有两条支流,从罗格营地附近经过,被命名为mi雾东河和mi雾西河,是营地的主要水源,要是这两条河被悄悄投毒的话,那么整个营地,起码会有一半以上的人中毒。

    这简直就是想灭绝营地,难怪平素温和的阿卡拉,也lu出了发飙的神sè。

    想明白了以后,大家也是一脸后怕,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目光,瞪着地上昏mi的黑衣nv人,再也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

    “阿卡拉nǎinǎi是怎么发现堕落联盟这最后一手的?”知道了堕落联盟的yin谋后,大家的疑问又来了。

    “咳咳……咳咳咳”

    阿卡拉还未说话,法拉老头就在一旁拼命咳嗽起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以后,仙风道骨的将胡子轻轻一扬,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面有他一分功劳似的。

    “哼,mi雾东河和mi雾西河,这两条河,可是营地的命根子,我岂会没有防范,就怕有一天会有人动这两条河的主意。”

    愤怒之下,阿卡拉一改平日的慈祥,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

    “在这两条河的上游,我早就让法师公会布满了探测魔法阵,只要水质一有变化,被人动了手脚,就会立刻启动准备好的保护措施,而且,整条河几十公里的范围,也派有人在暗中巡逻,堕落联盟的人,刚刚接近mi雾东河就被发现,毒yào还未投下,已经被抓了起来。”

    “阿卡拉nǎinǎi远见。”

    听完这番话,大家都心悦诚服的拍了一记马匹,换做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阿卡拉这样事事周密。

    “正因为堕落联盟这种做法,我才最终下定决心,将这张卷轴jiāo给吴,顺便让他给予堕落联盟一记沉重的打击,他们要毒杀我营地人民,我就将他们一半的根基毁掉。”

    咚的一声,阿卡拉的瘦弱拳头重重落在了桌子上,明明只是普通人的力道,却是像铁锤重重敲在大家的心头上一样,连西雅图克这样的大蛮子,都在这一拳头之下,身体抖了一抖。

    营地九年,我从未见过如此愤怒的阿卡拉,看来,这次堕落联盟的行为,真的是把她给惹máo了。

    “罢了,事情已经过去,营地相安无事,堕落联盟这一次,也遭到了沉重的打击,这次针对堕落联盟的行动,就先到这里吧,接下来的主要工作,还是要将神诞日给组织好。”

    见大家都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自知失态的阿卡拉,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lu出温和笑容,将气氛缓和了下来。

    “莱娜,琳娅,新区那边的事情,就继续拜托你们了。”

    “是,阿卡拉nǎinǎi。”

    两个nv孩轻轻将头一点。

    “其他人的任务不变,各自忙去吧,昨晚的sāoluàn,恐怕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恐慌和猜测,我不希望营地在这样一种气氛中度过神诞日,所以,还要请诸位多劳心一点,尽量缓和平民们的情绪。”

    “是。”

    等大家都散了以后,阿卡拉把我留了下来。

    “吴,我想再jiāo给你一个任务。

    “是的,阿卡拉nǎinǎi,尽管吩咐吧。”

    我暗地里,安心的松了一口气,无论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终于不用再变成地狱格斗熊的样子,跑去大街被人围观了,只要不是这个任务,让我去找世界之力级的怪物单挑我都乐意。

    不过,最好还是让我去辅佐琳娅和莱娜好了,还能顺带保护她们两个。

    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在我不妙的预感中,阿卡拉lu出抱歉笑容。

    “吴,虽然知道你不大喜欢,但是,为了缓和营地的紧张气氛,恐怕这两天,还要拜托你将地狱格斗熊,继续扮演下去。”

    “为什么,堕落联盟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我发出一声惨叫。

    “是这样没错,但是你也知道,昨晚的地震,引起了营地人很大恐慌,现在,正是需要一个能让他们忘记恐惧的东西。”

    说着,阿卡拉微笑指着我。

    “你的地狱格斗熊状态,对于那些xiǎo孩,甚至是许多大人,效果似乎都不错的样子。”

    愣了半响,我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

    自作孽,不可活呀。

    ……

    “哇哇是布偶熊大人,布偶熊大人又出现了。”

    因为昨晚的地震,而略显消沉和冷清的街道上,随着棕sè布偶熊的出现,一个个孩子从家里探出头,似乎立刻就忘记了昨晚让他们屁滚niào流的大地震,欢呼起来。

    xiǎo孩子,尤为容易被喜欢的东西,吸引注意力,而忘掉之前的事情。

    “布偶熊大人布偶熊大人,昨晚的大地震,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点头点头。

    “布偶熊大人害怕吗?”说着,这些孩子似乎回忆起来了,纷纷lu出恐惧的表情。

    大丈夫,萌大*啦,因为犯人就是咱嘛。

    当然,这种话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既然阿卡拉让我扮演治愈的角sè,我只能很神气的两掌叉腰,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布偶熊大人好可爱”

    “骗人吧,布偶熊大人真的一点都不害怕?”

    一些逞强的孩子,看到这里,眼珠子一转,话锋也改了。

    “布偶熊大人不愧是男子汉,和我一样,被吓的niàochuáng什么的,怎么可能呢,啊哈哈哈。”

    暴lu了,已经暴lu了你被吓的niàochuáng的事实了熊孩子

    “我也是我也是,不就是一点xiǎoxiǎo的地震嘛,真是的,大人们都大惊xiǎo怪,太胆xiǎo了。”

    所谓众口铄金,当大家都撒起了谎,那么这个谎言,就会逐渐变成事实,成为一股勇气,将这些孩子心中的恐惧感抹去。

    那些畏缩在家里,还在为昨晚的地震而担惊受怕,猜疑不定的大人们,眼看到xiǎo孩们都鼓起了勇气,在大街上玩耍起来,听着那无忧无虑的欢笑声,他们多少觉得,似乎真的是自己多虑了,也纷纷踏出了家mén。

    在牺牲掉我那已经所剩不多的节cào后,阿卡拉安稳民心的第一步,也踏了出去……

    昨天没有更新,我在群里和论坛里也解释了,是因为一直和号绑定的作家号,因为点娘傲娇,莫名的给解绑了,而xiǎo七早已经忘记作家号是什么模样,所以悲剧了,全勤也丢了,今天一大早,立刻就找到责编拿回了账号,非常感谢尽职尽心的责编洛洛。

    ps:全勤500就这样没了,也不知道找谁哭诉好,xiǎo七不求其他,只希望大家看在xiǎo七如此悲剧的份上,能多订阅一些章节,弥补弥补xiǎo七的损失,呜呜~~~~

    ps2:现在是连更两章,凌晨大概还会更一章,如果大家都能支持订阅的话,下周国庆节,xiǎo七不出去玩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