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进化中的小幽灵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进化中的xiǎo幽灵

    而另外一边,我和xiǎo幽灵不知道的是,阿卡拉也在为刚才的一首艾维丽娜之救赎而苦恼着。

    虽然被人暗地里称为老狐狸(主要是某人),但阿卡拉不是神,她也有想不到的事情,做不到真正的算无遗漏。

    比如说刚才,虽然一切在她的预料之中,但是,她却低估了爱丽丝的歌声威力。

    如果爱丽丝是正经八百的候补圣nv,乃至正牌圣nv,那么一首圣歌所造成的影响力,还在阿卡拉的预算范围之内。

    可惜的是,世事难料,阿卡拉再怎么jing明,也不可能估算得到,这个正牌圣nv,本身是由高度凝聚的圣洁之力所构成,再加上大教堂底下一万年的歌唱,这两者相加,让圣歌的威力,变得更强大,乃至恐怖起来。

    某个方面看待爱丽丝的话,完全可以把她看做是一个移动传教机器,如果她想的话,利用自己的优势能力,不出一个月,就能重组教廷,不出一年,她这个圣nv的地位,威信,在暗黑大陆,在人类世界,就要超过联盟的大长老。

    不用怀疑,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尤其是在这种luàn世,大部分人迫切渴望着有信仰可以寄托,xiǎo幽灵的存在,对于这些人来说,就等于是上帝的代言人,地位直接超神了。

    甚至,说不定连一部分虔诚无比的天使,她都能拉上【贼船】。

    这些都是阿卡拉所无法预判的,刚才一首艾维丽娜的救赎唱出来,直接连天堂圣光都出现了,她现在唯一肯定的是,不用一会儿,天使族那边就会来人。

    得找个借口忽悠过去才行呀。

    阿卡拉叹了一口气,遥遥远望,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才好,这德鲁伊呀,每一次总是给她太多的出乎意料,而这些出乎意料,最后都变成了惊喜。

    另外一边,我和xiǎo幽灵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般,在发现所有人都忘我的跪地祈祷以后,立刻便拔tui狂奔,左弯右拐,躲到没人的地方以后,才停下来,以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嘻嘻笑着。

    自然,我早就取消了地狱格斗熊变身,经过这两天的残酷地狱巡逻洗礼,能少一秒以地狱格斗熊的姿态站在大街上,让我付出十枚……不,是一百枚金币的代价,我都乐意,这可是连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都宁愿忍痛割rou,以换来一滴节cào的保留。

    拐到无人的角落,这认生的xiǎo幽灵,也似迫不及待一般,白光一闪,就从项链里飘了出来。

    才刚刚稳住身形,我就高兴的一把抱住xiǎo幽灵,在她柔软的让人上瘾的脸蛋上蹭了起来,并rou着那一头缎带般的月sè长发。

    “嘿嘿,做的好,终于逃脱了人间地狱。不愧是我的xiǎo圣nv,真是爱死你了。”

    “呼呼,知道本圣nv的厉害了吧,这种事情,本圣nv只要动根指头,就能解决。”

    像是被主人抓着痒的猫咪一样,这只xiǎo幽灵发出舒服的叹息,得意说道。

    虽然有点想欺负一下这只得意忘形的幽灵,不过看在她刚刚立了大功的份上,就算了吧。

    “来,让我看看,几天不见,我家的xiǎo圣nv瘦了没有。”

    “才没有。”

    有些闹别扭的嘀咕了一句,xiǎo幽灵还是听话的从怀里钻出来,任由我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着。

    嗯,jing神饱满,身材也同样饱满,话说回来,我都已经懒得吐槽了,你就那么讨厌穿内衣吗?

    仔细一看的话,那连宽大的牧师袍都高高撑起的丰满x部上,若隐若现的两点凸起,还是清晰可见,我不禁捂额长叹。

    好在,这只幽灵也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出现,不然我还不亏死。

    哪天让维拉丝给她设计一套连带内衣的牧师袍好了,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连衣服都不穿了。

    “嘻嘻,怎么样,被本圣nvmi住了吧。”

    见我呆呆的望着她,这xiǎo幽灵很高兴的,轻飘飘的转了一个圈,牧师袍随之dàng起一朵涟漪,像huā儿般绽放开来,如凝脂般光滑雪白的大tui,从飘起的裙摆里面lu出。

    看手刀!

    啪唔一声,这得意洋洋的xiǎo圣nv,下一刻就捂着额头,泪眼汪汪的蹲了下去。

    “凡是欺负本圣nv的家伙,都已经不在了。”抬起目光,这她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我。

    “凡是不穿内衣的圣nv,我都要手刀伺候。”我吹了吹手刀,如刚杀完人的绝世剑客。

    “内衣什么的,是邪mén歪道。”

    “说出这样的话以后,请好好的向整个暗黑大陆的人道歉。”

    “穿内衣什么的,不是显得本圣nv和其他凡夫俗子一样吗?”这只幽灵还想狡辩。

    “请将独行特立的思想,用在正确的地方,还有,给我向整个暗黑大陆的人,再道歉一次。”

    “平时明明是一副恨不得直接把衣服撕裂的禽兽样子,将本圣nv的衣服剥下,现在却要说什么穿上内衣,xiǎo凡,我看错你了,呜呜~~~~”

    xiǎo幽灵凄凄悲鸣的跪趴在地,做出一副在家庭暴力之后,背着丈夫lu出遇人不淑的后悔神sè的柔弱妻子模样。

    我:“……”

    一如既往的很黄很暴力呀这只xiǎo幽灵,世界第一h的圣nv殿下这个称号,我看至少在未来一个宇宙轮回里,是没有人能夺去了。

    还有,虽然对这种黄段子去较真的自己,也很傻,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一句,“看错我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哪方面看错我了?如果我从幼稚园到大学的语文老师,没有哭出来的话,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应该是“xiǎo凡竟然不是禽兽,我真是看错你了”这样子。

    思想品德课的老师应该要哭出来了。

    算了,总而言之,看到xiǎo幽灵健健康康,该吐槽的吐槽,该腹黑的腹黑,该撒娇的撒娇,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我算是松下了一口气。

    “真是的,xiǎo凡就是爱cào心,明明本圣nv好的很。”

    欣慰的将xiǎo幽灵搂在怀里后,她舒服的蹭了蹭脑袋,幽幽道。

    “谁让你这段时间,又老是在睡,任谁都会担心吧,这种情况。”

    “哼,本圣nv是特殊的,睡的越长,就越是健康,要是哪天睡不着了,那时候xiǎo凡再cào心也不迟。”

    xiǎo幽灵这句到是大实话,不过,她这样整天睡的话,除了担心以外,还稍稍有点……

    “啊,我知道了,xiǎo凡一定是寂寞了吧,因为本圣nv一直在睡觉,所以觉得寂寞了吧,嘻嘻,果然,xiǎo凡离开本圣nv,就什么都不做不了,寂寞的不得了。”

    “咳咳,才没有这回事,我只是担心你睡太多发胖而已。”

    被xiǎo幽灵直接命中靶心,我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寂寞什么的,的确是有一点,但是,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嘻嘻,被我猜对了,被我猜对了,xiǎo凡一点儿心事也隐瞒不了,都写在脸上了。”

    见我略狼狈的样子,xiǎo幽灵更加高兴了,从怀里仰着头,一眨一眨的银sè眸子,泛着幸福得意的水光。

    “啊啊,真是吵死了,你这只嚣张的幽灵,看本饲主家法伺候。”

    说完,感应四周无人,我立刻压下去,含着那xiǎo幽灵那娇嫩水灵的樱chun,痛wěn起来。“说老实话,知道这段时间老是睡觉的原因是什么吗?”

    将那胆敢侵入自己领土的香滑xiǎo舌,吸允着肆意欺凌调戏了一番以后,我才依依不舍的放了回去,抬起头,看着眼睛笼了一层mi雾似的,娇喘吁吁的xiǎo幽灵,认真问道。

    “好像……”xiǎo幽灵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给了我一个不怎么确定的答案。

    “好像吃树吃多了的感觉。”

    吃树……你以为你是山岭巨人吗?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xiǎo幽灵说的应该是jing灵族那颗水晶之树,可怜人家jing灵族堂堂的圣物,竟然被这只幽灵当成了食物,也不知道雅兰德兰是怎么想的,竟然还答应了,甚至主动送货上mén,我要是她的话,肯定先将这只幽灵给啃了。

    “怎么,难道说是吃坏肚子了?我就说了,钻石也就罢了,不要再随便吃那些奇怪的东西。”

    我心里一慌,连忙将耳朵贴在xiǎo幽灵的xiǎo腹上,看里面有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才没有吃坏肚子,少luàn说。”

    饶是xiǎo幽灵,也是俏脸微微一红,撒娇的在我的脑袋上一阵敲打。

    “听好了,xiǎo凡,本圣nv啊,说不定又要进化了。”

    说完,她很得意的两手叉起了xiǎo腰。

    “进化?”

    我呆呆的看着xiǎo幽灵,目光由震惊,逐渐转为怜悯。

    “啊,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敏感差距到我的目光变化,这只xiǎo幽灵生气的鼓起了腮帮。

    “不……再怎么说,从一个大活人嘴里,听到【我要进化了】这种话,谁也会觉得很奇怪吧。”

    “比如说呢?”xiǎo幽灵歪头看着我。

    “大家闪开点,我可能就要进化了。”

    为了更加形象说明,我学着xiǎo幽灵的模样,两手叉腰,神气的抬起头。

    “哈哈哈哈,好傻!!”

    xiǎo幽灵立刻抱着肚子,笑的满地打滚。

    “你现在明白我刚才的心情了吧。”

    我悻悻然的收回动作,心里怪是别扭,感觉好像被这只幽灵给忽悠着做什么什么傻事。

    “本圣nv可不是xiǎo凡这种笨蛋,xiǎo凡的话,就算进化,也只能进化成超级笨蛋。”

    啊,我只有一条进化路线可以选择吗?就连史莱姆,至少都有jing英史莱姆和史莱姆王两种可以选择呀,我是比史莱姆更加低级的存在吗?

    “那你呢,该不会是进化成超级圣nv吧。”感觉自己稍微有点被xiǎo看了,我不甘心的揶揄起来。

    “错,是王牌圣nv。”xiǎo幽灵啧啧的轻摇食指。

    好俗,这进化好俗,就像短刀的升级武器叫长刀一样,【圣nvii】也比这个有创意。

    “然后还可以进化成圣nv圣nv。”

    请好好向教导过你的老师道歉!现在!立刻!

    “但是,现在的话,总感觉还差某个重要的道具,才能进化。”

    是太阳石还是月亮石?话说回来我能扔大师球吗?可以吗?真的不可以吗?

    “总而言之,就是这种状况了,哈呜~~~~”

    说到最后,这xiǎo圣nv娇憨的伸着懒腰,又打了一个让旁人看了也会感到困意的大哈欠。

    “因为缺少某样关键的东西,所以只能用睡眠来补足,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没错,就是这种感觉,xiǎo凡偶尔还有头脑灵活的时候嘛。”xiǎo幽灵忙不迭的点着头。

    平时头脑不灵活的我,还真是对不起大家了hun蛋!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困huo的看着xiǎo幽灵。

    “是呢,到底是什么呢?”xiǎo幽灵也困huo的看着我。

    这个答案,无解呀,这只幽灵什么都能吃,暗黑大陆上的东西,又何止亿万。

    “来,喝滴我的血试试。”

    果然,还是从最近的,最容易找到的素材下手好了,男主角的血好呀,xiǎo说里,男主角的血都是宝贝,什么天材地宝,简直弱爆了。

    说着,我不怀好意的朝xiǎo幽灵伸出指头。

    “不要,总觉得有一股恶意的成分在里面。”

    换做平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下去的xiǎo幽灵,却敏感的察觉到了我的不良动机。

    我暗暗啧了一声,滴血认主什么的,不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

    “再说,又不是没尝过。”xiǎo幽灵tiǎn了添娇chun,仿佛回味着什么味道一般,嗯嗯点起了头。

    “真希望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能够稍微lu出一点负罪感。”

    “总而言之,笨蛋xiǎo凡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本圣nv才不用笨蛋cào心,就是这么回事。”

    说着,xiǎo幽灵轻飘飘的飞起,围着我转了一圈,嘴巴虽然还是不饶人,但目光却是格外的温柔。

    看来,在我担心着xiǎo幽灵的时候,她也同样在因为我的担心,而担心,所以才特地醒过来,告诉我这番话。

    “好吧,不过答应我,至少,如果有什么状况,一定要告诉我,还有,虽然这样的要求有点任xing,不过,可以的话还是尽量多醒醒吧,我还想着在神诞日,能够一起逛街呢。”

    “嗯。”

    xiǎo幽灵乖巧的点了点头,那张充满了圣洁气质的美丽脸庞上,逐渐升起一抹成熟温柔的笑容,将我的头搂在怀里,用下巴轻轻在上面摩挲着。

    “xiǎo凡真是任xing的孩子,没办法,谁让我们是一心同体呢?就满足你的要求吧。”

    在chun上留下一记轻wěn,xiǎo幽灵的身体,逐渐化作了点点白光,吸入到项链之中,几乎在同时,里面就响起了她只有在深度入睡时才会出现的,几不可闻的鼻息声。

    真的有那么困吗?

    听到立刻传来的鼻息声,我感到一阵温暖,和抱歉,似乎反而是自己被xiǎo幽灵担心了呢,明明是那么困,却还要勉强醒过来,安慰和开解不中用自己。

    脑海里不由响起xiǎo幽灵经常说的一句话,xiǎo凡只要离开了本圣nv,就什么都做不了。

    以前一直以为是这xiǎo幽灵在蹭得累,应该反过来才对,现在仔细斟酌一下,突然觉得,或许这句话,的确是本世纪最具谎言外衣的大实话也说不定。

    当然,就算是真的,我也肯定不会在这只幽灵面前如实招供,不然,这只笨蛋幽灵还不知道要得意成什么样呢。

    笑着摇了摇头,拐了几个弯,从刚才偏僻的xiǎo巷子里走出,经过和xiǎo幽灵的一阵大打闹,街道上,大家都已经结束了祈祷,从地上站起来,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只是这股正常中,细心体会的话,还是能从每平民的脸上,察觉到一股或平淡或炙热的虔诚微笑,就仿佛心灵接受了某种圣洁的洗礼一样,再无一丝恐惧,摇曳,不安,脚步平稳,安静,缓慢,庄严,竟然给人一种要去朝圣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我只能再次感叹xiǎo幽灵的强大。

    突然,几个微不可察的细细光点,从天空坠落,引起了我的注意。

    虽然尽量隐藏了气息,冒险者几乎不可能察觉得到,不过,还是瞒不过我的感应,那空气中,开始弥漫起来的淡淡圣洁味道。

    嗯,绝对是天使没错。

    看几道白光的落点,似乎是老狐狸阿卡拉的xiǎo黑店那边,顿时,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嘴角不由咧了开来。

    哼哼,玩脱了吧,这只老狐狸,看你怎么和天使族解释刚才的现象去。

    吹了一记响亮口哨,我的脸上,多少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的笑容,踏出脚步,身形逐渐埋没在街道上的人群洪流之中……

    陵城争取再捣鼓一章出来吧,虽然全勤没了,xiǎo七却不想松懈,一旦松懈,人就会开始懒起来。

    ps:也希望大家能够尽量订阅,多多支持xiǎo七,订阅是写手能拿到提成最多的支持方式,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