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彻底消灭!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彻底消灭!

    “呼哧……呼哧……”

    静谧的营地xiǎo路,一道无声无息的黑影,如同鬼魅一样掠过,只留下一连串粗重的喘气声回dàng。

    计划失败了。

    作为堕落联盟四大干部之一,首领的情绪,从怒极攻心,到现在的冷静,也不过是片刻的时间而已。

    阿卡拉果然技高一筹,看来,我们的计划和行动,早就在她的掌握之中。

    转身钻入丛林之中,飞速闪掠,首领的脑海中掠过一道道念头。

    正因为是敌人,才了解阿卡拉的可怕之处,冷静下来之后,他竟然对眼前的事态发展,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如果轻易得手的话,说不定还会让他惊呆上半天。

    新区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想来是不可能成功,除非阿卡拉自己发疯,想除掉自己的接替人。

    将这次行动梳理了遍以后,首领心里现只剩下一个疑问——为什么卡夏不追上来呢?

    以卡夏的实力,要追上他简直就是轻而易举,难道说是怕声东击西,不敢离开那个罗格歌姬身边?不,不可能,如果卡夏要动手的话,他根本就跳不掉,根本不需要追。

    领域和伪领域之间的差距,首领还是十分清楚的。

    莫非,这也是阿卡拉的计策,故意放了自己,好顺藤mo瓜,将自由联盟的许多基地挖出,一并毁掉?

    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在首领心中闪过,将各种可能xing,完全的整理了一遍,试图揣摩出阿卡拉的计划。

    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阿卡拉也太xiǎo看我们的决心了,既然来了营地,我们就没打算回去。

    灰暗的眼中,闪过一道扭曲狰狞之sè,首领暗中把拳一握。

    而且,如果以为我们的计划只是这样,那就大错特错了,阿卡拉,既然知道你可能已经将我们的行动掌握得一清二楚,难道,我还就坐以待毙,不会变通不成?

    这样想着,首领的眼睛落到被黑暗所吞噬的远方营地上游,lu出一丝狠毒笑容。

    我们绝对不会白死的,要成千上万的人为我们陪葬,要让这个神诞日,在绝望的漩涡之中度过

    收回笑容和目光,首领的眼睛一沉,再次思索起来。

    不行,我得再去制造一些hunluàn,让更多的士兵,强者,过来抓我,杀我,最好是让阿卡拉焦头烂额,无暇注意那一着暗手。

    想到这里,首领停下脚步,打量了一眼四周。

    因卡夏的出现并打luàn了计划,一阵慌luàn狂奔之下,此时,他已经来到了营地外面的鲜血荒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火光,估mo算一下,首领发觉,这里离营地至少有十几公里的距离了。

    要是还能活着回去的话,一定会被那些家伙嘲笑死吧,明明已经抱着必死决心,却被一个卡夏吓得惊魂未定,竟然一口气跑出了营地十几公里之外。

    不过这样也好,方便重新潜入营地,制造hunluàn。

    首领回过头,正想奔回营地,突然,他的内心闪过一道悸动。

    就像大热天,突然被冰水淋了个遍,全身上下,乃至每一根毫máo,都哆嗦了一瞬。

    直到chou出注意力,观察四周的情况,他才察觉到,周围的气氛十分诡异。

    那种感觉……有点不好形容,就好像天地之间,到处都充斥着一股无名的bo动,但是唯独自己的周围,没有,像被特地chou出来,不让他感觉到一样。

    如果将这股让他心悸的bo动,涂上一层灰sè的话,那么视线所见,整个天地都是灰sè的,唯独周围约十米内的空间,是一片雪白,就好像一个雪白的……雪白的鸟笼。

    这个无形的鸟笼,一直跟随着他移动而移动,不断影响着他的危机感,第六感,下意识,等等。

    走任何一个方向都是错误的,都会遭到毁灭打击,只有顺着这条路线一直走才行,在这股冥冥的气息牵引下,心思一mén放在和阿卡拉斗智上的首领,成功的被自己的感觉,领到了这片荒芜地方。

    “谁,究竟是谁?有胆就别藏头lu尾给我出来”

    一个刹那间,首领全身的máo孔大张,寒máo根根竖起,对着周围一片黑暗,大声吼起来。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究竟是谁?卡夏?不,她也不可能,她做不到这点,竟然能够影响自己的思维,这种强大的jing神力量,身为亚马逊的卡夏,怎么可能做到,就算达到世界之力,她也做不到

    强烈的危机感,如同cháo水一般涌入首领的身体里面,他猛地一声低吼,澎湃的伪领域高级力量,朝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企图找到那个暗中跟着,暗中影响自己的家伙。

    强大的伪领域扩散出去,到了十米开外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卡啦的清脆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撑破了一样。

    rou眼无法看见的,首领周围的那个“雪白鸟笼”,破碎开来,充斥在天地之间的灰sè,在笼子破碎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灌入,那种感觉,就如在海底万米深处,一个真空的大突然破碎,周围的海水立刻便带着能将人瞬间压成rou饼的水压狂涌入来。

    首领那达到高级的伪领域,在这股力量面前,没有一点反抗之力,迅速就被击破,充斥着天地之间的那股气息,在十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将他笼罩在里面。

    顿时,首领全身僵直,瞳孔骤然一扩

    怒意杀意

    天地之间充斥的那股强烈气息,就是这几个字的化身。

    实质xing的怒意,杀意,就像一根根利针,在他每一寸心灵之地,不断穿刺着。

    即使是在自由联盟,这个可能是暗黑大陆上最复杂,最庞大的负面气息jiāo杂的地方,首领也没有感受过如此强烈的怒意,杀意,简直就是从魔王,魔神身上发出来的。

    同为伪领域高手的克罗蒂亚,隔着大老远的地方,就被这股怒意和杀意,压的几乎挪动不了脚步,可想而知首领此时所面对的压力。

    铠甲里面的皮肤,几乎在怒意杀意渗透的一瞬间,就寸寸龟裂,渗出鲜血,心脏似被一只大手箍住,只能发出微弱的挣扎,全身气血翻腾,血管几yu爆裂。

    整个脑袋被一股强大的压迫充斥着,鼻孔,嘴巴,眼睛,耳朵,流下潺潺血液。

    身体轰一声,就像一座大山砸下来般,单膝跪了下去,全身骨骼发出不堪挤压的发出悲鸣。

    在一刹那间,首领就变成了血人。

    仅仅是……仅仅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一股怒意,杀意,就能让自己变成这副模样,几乎杀了自己,对方究竟是……

    在这种几乎是被一座山压着的强大压迫下,首领凭着非人的意志,还是缓缓的转过身体,目光落到对面。

    那里原本是空无一人的荒野,枯草,寒风,血月。

    此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一头布偶熊。

    全身棕sèmáo发,只有熊肚子和熊鼻子这两个地方,有一圈白sè,máo茸茸的,状似十分可爱。

    但是,首领的脑海里,却生不起一丝只有的念头。

    因为那股滔天的怒意和杀意,就是从这头一动不动站在他面前的布偶熊身上散发出来,那双黑宝石镶嵌在上面一样的眼珠深处,凝聚着一股暴虐纯粹的hun沌,让首领在一刹那间,几乎误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大魔神巴尔,迪亚bo罗。

    “你……你……”

    从首领不断潺潺流血的嘴chun里,颤抖的吐出几个音节,他想抬起头指着对方,但是连这个动作都无法做到,那头布偶熊,像是一尊愤怒无比的魔神,在魔神面前,一个xiǎoxiǎo的伪领域级高手,能够出声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终于回忆起来了。

    这两天,曾经数次,他在大街上和这头布偶熊擦身而过。

    那时候,他心里对这头布偶熊也起了疑心,生怕是阿卡拉的什么手段,让手下调查了一下,发现这头布偶熊,并非是第一次出现,而是早在半年多以前就曾经为营地人所熟知。

    阿卡拉不可能在大半年前就预知了自己的计划,然后布下这一刻棋子吧,加上这头布偶熊,似乎天天就在营地里溜达,陪xiǎo孩子一起玩,看到这里,首领也就彻底放松下来。

    没想到,这头无论怎么看都人畜无害,让警觉无比的他也放下警惕的布偶熊,竟然会战在这里,一改白天在大街上看到的笨拙样子,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

    从一头温顺的史泰兽,突然摇身一变变成滔天恶龙。

    “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谁了……哈哈哈哈哈……阿卡拉……我果然斗不过你……”

    此时,首领终于终于明白眼前这头布偶熊究竟是谁了,整个营地,除了那个人以外,还能有谁,可以散发出如此可怕的气息?

    除了那个连世界之力的怪物都可以击败,被自由联盟视为眼中钉,并且是他此次行动的主要针对目标的德鲁伊吴凡

    仰天凄厉的笑着,如痴如狂,突然,首领身体一抖,竟然抵抗住了那股压迫,笔直站了起来,他的身体,身上的血液,突然燃烧起来,变成了一具恐怖的火人。

    生命燃烧。

    如果能掌握完全狂暴就好了,说不定,连眼前这个强大无比的强者,都要吃点xiǎo亏,这是首领的狂笑声中,心里最后掠过的一个遗憾念头。

    “给我去死”

    以毕生生命,仇恨和意志所凝聚出来的一声大喝,他手中的匕首,连续颤动,不知以什么技巧,竟然瞬间完成了三次聚气。

    刺客的最高段武学艺术,凤凰攻击

    被强大气流包裹着的首领,就如同一直涅槃重生的强大凤凰,手中的匕首,划破长空,如同低yin着一首无回的凤凰悲歌。

    飞龙在天

    又是一个高级技能,在燃烧了生命,抛弃了一切以后,首领的心灵无我无他,已经彻底摆脱了对方其实的压迫,将自己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从施展凤凰攻击,聚气,到飞龙在天瞬移攻击,整个过程,被压缩到了半秒的时间,半秒之后,首领的声音出现在布偶熊背后,手中匕首,带着凤凰攻击所凝聚起来的强大hun沌之力,疯狂涌入匕尖,呈现出一种扭曲的hun沌黑sè。

    首领相信,哪怕是领域级高手,挨了自己这一击,也会受伤不浅。

    总得捞回一点本……

    这个“本”字,还在他心头里回dàng,一道惊破长空的黑影,已经狠狠chou在了他的脸上。

    返身——踢

    那顶斗篷帽子,随着狂风被彻底刮开,可以看到,首领的脸庞,在这一脚下呈现出严重的变形,头盔破裂,骨骼弯曲,眼眶挤压,一双惨白惨白的眼球,足足突出半指高,如果不是规则保护,这一脚,首领的脑袋已经粉碎了。

    饶是如此,这一脚之下,他最多也就剩下一丝命了,这可是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见了都会发自内心颤抖的地狱格斗熊返身踢。

    随着大片轰隆隆的声音,一道黑影,在吃足了返身踢的威力以后,如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不断倒退的身体,在地上留下了足足数百米长的拖痕。

    “咳……咳咳……”

    气若游丝,如同死狗一般倒趴在地的首领,大口大口的咳着血,仅余一丝力气勉强眯开了一道眼缝,模模糊糊的看到棕sè影子,正站在自己面前。

    “别……别以为……你们赢了……我……我……”

    “轰————————”

    巨大的熊脚,抬起,砸落,声音愕然而止。

    这一脚,踩在了首领的脑袋上,头盔的耐久直线清零,被一脚踩碎,里面的脑袋壳子,不单是碎裂,甚至是在强大的力量下,直接粉碎,和细微的尘土hun合在了一起。

    随着这脚落下,整个地面都受到了莫大冲击,营地里面,那些还在因为刚才的强大气息而惊魂未定,正想喝口酒定定神的冒险者,突然,整个世界一震,,回过神来,他骇然发现自己的屁股,已经脱离了椅子,凭空升起,杯中的卖酒,也随着升起,落下,浇了一头湿。

    连身体都被震上了半空,这已经完全超越了地震的范畴。

    一脚之下,以包括营地在内的整个鲜血荒野,都发生了史无前例的震dàngbo。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紧接着又是一脚,再一脚

    从首领的脑袋开始,一脚一脚的跺下去,就像凌迟处死,将犯人身上的一块块rou,慢慢割下来般,这只熊脚,一点一点将首领的身体,踩碎,踩成最微xiǎo的粒子,和尘土hun合,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

    足足踩了三四十脚,营地,整整发生了三四十次巨大震动,首领的身体,每一丝血rou,包括灵魂,都彻底被跺成了颗粒,而附加品,是以首领身体所在位置为中心,一个方圆几公里,深几公里的大坑。

    硬生生被跺出来的巨坑……

    “终于结束了吗?”

    站在阿卡拉的xiǎo黑店外面,比冒险者们略知道多一点消息的几名守卫,呆呆瞭望着远方,自言自语道。

    他们握着长枪的手心,已经一片惨白,出汗,两tui都有点打哆嗦了。

    凡长老,这次真的是动怒了,这是何等威势,怕不是整个麦哈拉斯山脉,都在长老大人的力量下,颤抖不止。

    “还没有……”

    回答他们的,是帐篷里面阿卡拉幽幽的声音。

    几个守卫连忙擦擦手心,将身体笔直,生怕大长老看到自己现在的怂样。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顺水推舟,将堕落联盟彻底打残打废,让它几年,十几年内不得蹦跶吧。”

    帐篷里面,阿卡拉放下手中的羽máo笔,泛白眼睛不断闪烁,似乎在思量着什么,自言自语道。

    一会儿,她在刚刚写好的兽皮卷轴上,吹一口气,然后细细的卷起来。

    “你们几个,进来吧,我有个任务要jiāo给你们。”

    “是”

    几个士兵心里一凛,大声应道。

    “劳烦诸位,帮我把这份卷轴jiāo给凡长老。”

    几名守卫面前,阿卡拉缓缓将手中刚卷好的卷轴递了出去。

    凡……凡长老?

    几名守卫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刚刚那恐怖一幕,再次在他们心头浮起。

    “放心吧,凡长老还没有失去理智。”阿卡拉仿佛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一样,微微笑道。

    这些守卫老脸一红,连忙将卷轴接过,不一会儿,终于递到了尚宛如魔神一样,站在那里,空气中的怒意和杀意丝毫未曾褪去的布偶熊手上。

    可怜的守卫,任务刚刚完成,就再也忍不住,两脚哆嗦的晕倒了过去……

    不知不觉国庆节又快到了,xiǎo七有点想去旅游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