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斗篷里的公主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斗篷里的公主

    “阿卡拉大长老,请允许我说几句。”

    这时候,白狼的说话声自里面响起,他似乎丝毫没有为已经倒下去的战友默哀的意思,声音里透lu着漠不关心的冰冷,让人感觉他十分有可能会做出踩着战友的【尸体】上前说话的举动。

    “请说吧。”

    阿卡拉的声音依然带着笑意,老狐狸的尾巴摇呀摇。

    “凡长老的真正行踪,我们已经掌握,所以才敢百分之百肯定,眼前的人是冒牌货,不过……”

    说道这里,白狼的声音顿了顿,继续道。

    “不过,阿卡拉大长老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的样子,看来这个冒牌货,怕也是阿卡拉大长老的安排,如果事关联盟机密,就当我们没有问吧,如果不是,能否劳烦请阿卡拉大长老为我们解huo?”

    听这话看来,白狼也从阿卡拉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什么。

    “哦,我说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明明已经模仿的很完美了,原来是吴那边出了问题呀。”

    阿卡拉发出一连串的慈和笑声,摇起了头,仿佛在说,明明是毫无破绽的布局,却被一下子揭穿,吴那边也太不xiǎo心了。

    她这样一说,等于是已经承认了眼前的冒牌货和她有关,或者说就是她安排的了。

    白狼的眼睛,闪过一道果然如此的了然目光,然后紧紧的盯着阿卡拉,等待着她的答案。

    “也罢,如果是你们的话,那到也不是什么不能说出去的秘密,就当是这次识破冒牌货的奖励怎么样?”

    阿卡拉有些狡猾的笑着。

    “这可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奖励,不过,总比没有的好,还请阿卡拉大长老为我们解huo。”白狼和库克的脸sè一拉,苦笑起来。

    “这个说起来也有点长,吴,打算一直在外面站着吗?”

    啊,被发现了。

    讪笑着,我掀开帐篷走了进来,看看里面,倒下去的尸体一具,而以这具竖躺着的尸体为楚河界,左手边的是白狼和库克,右手边的是三无公主和由始至终都从未开口过的神秘斗篷男,我们姑且先称呼他为弗利?萨卡?卡罗特巴兹好了。

    “你们也来了?”

    白狼和库克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再将目光移到另外一边,三无公主那张漠然的脸蛋,是别想找到什么破绽了,而那个……卡……卡什么巴兹的神秘斗篷男,到是表现出了一点xiǎo动摇,斗篷里面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

    “(lu西亚)lu西亚大姐?”

    紧跟在后,lu西亚也跟了进来,白狼和库克的脸sè更是惊讶。

    这究竟是玩的哪一套呀?

    眼看着该来的不该来的都齐聚一堂,饶是白狼也有点méng了。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冒牌货。”

    见白狼和库克投过来的询问目光,我回以一记耸肩,接着将目光落到阿卡拉身上,委屈的诉苦起来。

    “阿卡拉nǎinǎi,你也太过分了吧,找个人冒充我的目的我知道,但是至少也得通知我一声对不。”

    “哦?原来你已经知道目的了,到也省去我一番解释。”阿卡拉点着头,似乎很欣慰的样子。

    喂喂,别把我当傻蛋呀,这么显而易见的目的,我还是能……咳咳,我的妻子大人,天狐圣nvlu西亚大人,还是能立刻看出来的,你说是吧lu西亚。

    我狐假虎威的站在lu西亚后面,昂首tingx,目不斜视的应对着来自白狼和库克施舍的怜悯眼神。

    “至于没有告诉你的原因……我这里先卖个关子,等会你就会知道了。”

    阿卡拉接着解释道:

    “在这之前,吴,你还是先给你这几位朋友,解释一下这次的行动吧,他们可是在关心你,才会特地将【冒牌货】押送过来。”

    “那是,凡老大可是我们lu西亚大姐的人,冒充他,不就等于是在冒充lu西亚大姐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河界化的马拉格比突然原地复活,搓着手心,献媚的向我和旁边的lu西亚拍马屁道。

    “谁是谁的人,luàn说话的家伙去死”

    被马拉格比拍马不成反遭揶揄的lu西亚,脸蛋瞬间涨红起来,一记回旋踢,jing准无比的将惨叫一声的马拉格比踹出了帐mén外面。

    “为什么——”

    似乎听到了老马临死前的一句问天呐喊,想不通为什么吗?哼,凡人的智慧哟。

    只有在老马这种家伙面前,我才能找到一丝丝的优越感。

    老马消失,世界清静了以后,我乘机和白狼库克两人解释了这次堕落联盟的意图以及己方的应对之策。

    “原来如此,在我们一直享受着欢欣喜庆的气氛下,还有如此的暗流涌动。”

    白狼合上眼睛,似乎在暗暗责备自己太过轻心大意了,要是堕落联盟那边家伙,想要袭击莱娜的话……

    “可恶,这群hun蛋,竟然在这种时候捣luàn,和地狱一族有什么区别。”库克则是格外的义愤填膺。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现在轮到你了吧,阿卡拉nǎinǎi。”

    说话期间,我的目光就时不时落到那个一言不发的萨……萨卡什么巴吉纳身上,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立刻揭开对方的斗篷帽子,看看这个冒充自己的家伙究竟是谁。

    “呵呵呵,别着急别着急。”

    说着,阿卡拉的目光落到对方身上,似乎在说,到了这个份上,你就别玩了,快点公布真相吧。

    果然,这位从进入帐篷以后,就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一座石雕的无名斗篷男,在阿卡拉的注视下,终于有了动作,它缓缓上前几步,来到我的面前,距离不到一米远,面对面的站着。

    “这样一站的话,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看着这一幕的库克,在旁边感叹道。

    “凡老大,你确认你没有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哥哥或是弟弟?”

    马拉格比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你复活的速度也太五xiǎo强一点了吧,明明被xiǎo狐狸那样的踹飞了出去。

    双胞胎么,难道说还有这种奇怪的设定?还是说,穿越之后,善良的我,和邪恶的我,分裂了开来,站在对立面,展开了牵扯整个位面生命,描写正义与邪恶,诚实与yin谋的可歌可泣的史诗战争?

    这究竟得中二到什么程度,才能想到这样的设定呀。

    然后,在我的惊讶目光中,眼前一模一样的身影,突然【干瘪】了下去,本来就较为宽敞的斗篷,更是直接拖到了地上,就像xiǎo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一样。

    转眼之间,除了高度没怎么变化以外,眼前的斗篷男的身体,足足瘪了好几圈,才停止下来。

    以新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个子高高,就连过于宽大的斗篷都无法掩饰其明显具有nvxing特征的曲线玲珑身材的家伙。

    它……不,应该是她才对,她依然一言不发,斗篷帽子也没有摘下,似乎在对我说,到了这种份上,你还才不出来吗?

    “蒂亚,是你这丫头”

    在我认识的nv孩里面,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除了莎尔娜姐姐以外,就剩下蒂娜一个了,莎尔娜姐姐肯定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那么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凡凡真是笨,现在才猜到。”

    随着我的惊声响起,对方也掀开了头上的斗篷帽子,那一头齐腰的缎发,顿时似瀑布般倾洒而下,从yin影之中lu出来的一双碧绿晶莹,外圈带着一丝淡红轮廓的眸子,具备着难以模仿的动人美丽。

    而那股仿佛沙漠太阳一般纯净灿烂活泼的笑容,更是世间独一无二,似乎在像所有人说,没错,我就是蒂亚。

    “你……你怎么会……”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指着蒂亚。

    “不过,能看到凡凡那么惊讶的表情,就算了。”蒂亚背着xiǎo手,嘻嘻笑着,这样说道。

    自己似乎被莫名其妙的原谅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我的样子?”

    “只不过是很简单的魔法技巧而已,主要还是斗篷,从维拉丝姐姐那里特意借来的她给你做的斗篷,只要将脸罩起来,从后面看去,可就有九分像了。”

    我:“……”

    那个……主要还是斗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自己似乎微妙的被狠狠吐槽了呢,说的就好像斗篷才是我的本体似的,虽然被叫做斗篷男我也不介意这个称号,但并不等于愿意自己的存在感被斗篷所取代呀hun蛋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阿卡拉找蒂亚来冒充的原因,一来蒂亚的高度和我相仿,而且对我的举止比较熟悉,二来,就是蒂亚的魔法水平了,只要想想,她连记忆水晶里的影像都能ps,就可以毫不怀疑,在斗篷里面设置一点xiǎo魔法,模仿出我的身材轮廓,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动个手指头那么简单的事情。

    蒂亚脸上天真灿漫的笑容,将我心底里最后一丝怨念也打消了,这家伙,还真是天生有着一股让人生不起气的魅力。

    “啊,对了,阿卡拉nǎinǎi没有告诉你,也是我拜托的,因为想给凡凡一个惊喜。”说着,蒂亚做了一个可爱鬼脸,朝我吐了吐xiǎo舌头。

    “你这xiǎo丫头……”

    见蒂亚这副调皮的模样,我顿时恨得牙根发痒,举起手,就想往蒂亚那光洁的额头上轻弹一下以示惩罚,最终却还是败在了她的笑容之下。

    “虽然是蒂亚拜托,不过我也有一份责任在里面,抱歉,要怪就怪我吧。”阿卡拉也在一旁道歉着。

    “算了……也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这点,问个明白。”

    我全身一阵乏力,整个联盟,咱责怪谁,也不敢责怪你呀阿卡拉老大。

    “说起来,为什么你会答应阿卡拉nǎinǎi的要求呢?冒充我这样的人有什么意思。”回过头看着蒂亚,我表示不解。

    比如说一个天皇巨星,要她在一场电影里扮演连正面镜头都没有的路人甲,一般来说是不会答应吧。

    “大家都在努力,我觉得我也要出点力才行,正好阿卡拉nǎinǎi有事拜托我,就这么做了。”

    蒂亚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想了想,接着又道:

    “再说,我觉得扮演凡凡很有意思哦。”

    “哦?”

    难道是所谓的吃惯了山珍海味,来点清淡素菜也不错的境界?

    “可以站在凡凡的角度,观察事物哦。“蒂亚饶有兴趣的说道。

    “该怎么说呢,感受到和平时不一样的炙热目光注视过来,这些就是属于凡凡的目光,属于凡凡的世界吗?这样的万众瞩目,真不愧是联盟的英雄呢,等等想法。”

    不……蒂亚,我想有一件事你搞错了,那些目光里面,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来自男人的羡慕嫉妒恨,没有一丝尊敬和崇拜的感情在里面。

    “总觉得这样做,和凡凡的心,似乎拉的更近了呢。”双手轻捧于x口,眼睛里闪烁着美丽动人的光彩,蒂亚这样喃喃的说道。

    喂喂喂,别lu出一副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呀,接近我的心有什么好处,你是想争得赫拉迪克族第一吐槽高手的宝座吗?

    “呜~~~”

    这……这从腰间传来的剧烈痛楚是怎么回事,lu西亚大人,为什么要将手放到我的腰上?捏着咱一块软rou想干嘛?你认为长在身上的rou,可以旋转三百六十度吗?好吧,我们打个商量,能用你自己的身体进行这项艰难的挑战吗?

    “具体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也没有什么疑问,只是……”

    最后,我将目光落到一旁,似乎想努力淡薄自己的存在的三无公主身上,泪流满面。

    “作为我的贴身shinv,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可不行,我得向最亲爱的主人告密】这样的想法吗?”

    虽然我也知道这究竟有多么的奢求,不过,这h公主理所当然的背着我这个主人接受这种任务,还是让我有点伤心呀。

    “主人,你被冒充了。”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指着我。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才说已经太迟了吗?”我的额头上突突冒起了十字青筋。

    “要求太高可是会遭人讨厌。”

    “我对你的要求已经xiǎo到只剩下一粒灰尘那么大了。”

    “那就再减xiǎo一点吧。”

    “为什么身为贴身shinv的你能够理所当然的说出这种对主人大不敬的话呢?”

    “没有这回事,我对主人的尊敬就像主人对我的要求一样那么大。”

    “那从现在开始提高要求吧。”

    “偶尔也会成反比。”

    “什么时候?”

    “在主人提高要求的时候。”

    我:“……”

    “加油吧。”

    不知为何,白狼和库克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都很是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了这么一句。

    “本天狐也要去忙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生气的xiǎo狐狸,也噗嗦噗嗦的摇摆着尾巴,向阿卡拉行了一礼,转身的时候,máo茸茸的狐狸尾巴乘机狠狠在我腰上chou过。

    这只xiǎo狐狸……又来这招

    虽然很想说同样的招式对圣【哔】士不会起作用,但是因为已经中招了所以只能留待下次再说。

    “凡凡,我们一起加油吧,我也要继续任务了,哟”

    给自己的打气的紧握了握xiǎo拳头,蒂亚重新把斗篷帽子戴上。

    紧接着,从宽敞的斗篷里面传出一阵魔法涌动,像是充气的气球一样,斗篷被一股魔法力量撑涨起来,逐渐的,jing密的形成了和我相仿的身体轮廓。

    朝我和阿卡拉点了点头,这个冒牌货,赫拉迪克族的调皮xiǎo公主,便踏着风风火火的脚步,迅速离开。

    还真学会了我六七分的举止模样,看着蒂亚尾巴后升起的滚滚尘埃,我仿佛能想到自己平时一条直线在阿卡拉的帐篷里进进出出的呆头鹅模样。

    “咳咳,巡逻已经结束了吗?吴。”

    在我望着蒂亚离去的身影出神的时候,阿卡拉在后面咳嗽几声。

    “我立刻就去。”

    转身一个立正,我按照往常习惯的路线,匆忙离去。

    就在这时,我赫然发现,自己所走的路线,竟然是完全循着蒂亚刚刚走过的,甚至连脚印落下的位置,几乎都差不了多少。

    这样对照之下,我不由大吃一惊。

    究竟得观察自己,观察的多么仔细,才能模仿到这种地步呀,蒂亚,难道你的真正身份,竟然会是暗黑大陆最优秀的刺客?

    昨天打雷了,雷公爷爷真热心,给了xiǎo七一条龙的服务,从猫到路由器再到网卡,通通损坏。

    因此,昨天那章其实是在公司里码的,当然,公司的环境也不差,就是上厕所的时候有点怕,而且忙到深夜一点多还得赶回家,夜路凉的渗人,总感觉会突然从路边跳出奇怪的东西。

    今天去电信换了猫,能用手提上网了,但还需要为台式机买个无线网卡和路由器,于是在网上定了个共享上网一体机,至于为什么是共享上网一体机,因为xiǎo七很喜欢带着高科技名字的玩意,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