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 一百五十五章 白狼的疑惑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白狼的疑huo

    “嘎哦~~”

    我眨着充满了无辜sè彩的黑溜溜熊眼睛,叫了一声,反应过来才察觉自己叫错了,把死狗的恐龙叫声给学上了,不由的重新纠正了一遍。

    “嘎姆~~”

    “很可疑呀,这头熊,虽然说不出来,但总感觉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疑点。”

    lu西亚还未说话,一旁的马拉格比就捏起了下巴。

    嗯,他不记得我这个样子吗?也罢,说起来,这hun蛋骑士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变得特别机敏。

    我在心里暗骂一句,然后苦思起来。

    “嗯哼~~~~”

    lu西亚很快就lu出一股了然的神情,狡猾的把狐狸尾巴一甩一甩,围着我打起了转转,那双闪烁着睿智和狡黠的棕sè眸子,充满了让自己心惊胆战的笑意。

    与此同时,心灵里面,不出我预料之外的响起了xiǎo狐狸娇媚声音。

    “坏蛋,说吧,要本天狐怎么处置你好呢,现在我呀,可是很想很想就这样大声喊出来,哟,大家看呢,堂堂的联盟长老凡大人,竟然变成一头熊出现在这里,忍的可是很辛苦哦,说不定下一秒,就再也忍不住会喊出来了。”

    “lu西亚大人,您千万别。”

    我两tui一哆嗦,立刻将献媚的声音回了过去,心里大呼这只狐狸是个xiǎo恶魔,竟然直接就命中了我最害怕的地方,加以要挟。

    “诶,是这样吗?可是,本天狐忍的可是很辛苦哦,说不定已经内伤了,怎么办?”

    说着,还做出一副轻捂**的痛苦样子,让人分外怜惜。

    骗鬼呢你这只狐狸,瞧那条狐狸尾巴得意的,转得都像风扇一样了化身哥斯拉足足一口气踹倒了三座帝国大厦,并一口烈焰将白宫烧毁,我才将心里坑爹的怒气忍下来。

    “lu西亚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

    “嗯,这样啊,在这里也不方便,我们边走边说吧。”

    在旁人看来,我和lu西亚的心灵jiāo流,就像是大眼瞪xiǎo眼,而lu西亚轻皱柳眉,捂着x口的动作,就好像突然被眼前的布偶熊【sèsè】盯着她不放的目光,给xiǎoxiǎo的吓了一跳。

    “很好,这头熊我喜欢。”

    这样做出决定以后,lu西亚得意的摇着尾巴,回过头,对着老马他们,还有她的族人战士说道。

    “我要好好戏耍一下,你们自由行动吧,但是别玩过头了,听到召集立刻回来。”

    “是。”

    狐人族的战士们,整齐回答道。

    “lu西亚大姐,这样不好吧。”

    老马凑着一张老脸,在lu西亚和我之间左右瞧瞧。

    “怎么,你还担心本天狐会被一头熊给拐了?”lu西亚横眉竖眼,骄傲的像只昂首tingx的xiǎo母ji一样。

    话说,事实上你这只xiǎo狐狸,的确是已经被我【拐骗】了吧,在心里,我暗暗吐槽起来,当然,这番感想是绝对不能让lu西亚感应到,不然这只傲娇满满的xiǎo狐狸,还不知道要羞愤成什么样子呢。

    “那……那到不是,lu西亚大姐头英明神武,大陆无敌,怎么会被一头熊拐骗呢?”

    马拉格比一看老大发怒了,不由夹起了尾巴。

    “嗯,那就好,咱走吧。”

    说完,lu西亚拍拍我的熊脑袋。

    我:“……”

    那个……lu西亚大人,说好的【边走边说】呢?

    别误会我这句话,我现在是想吐槽——为什么这只xiǎo天狐,会理所当然的坐在我肩膀上?哦哦,我明白了,所谓的边走边说,是我一边走,你一边坐着说是吧,原来是这样,我真是太笨了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没想到呢啊哈哈哈……

    hun蛋(掀桌)

    无奈人为刀俎,我为鱼rou,现在,就是这只xiǎo狐狸坐到咱头上,咱也敢怒不敢言,其实如果勉为其难的往自我安慰方向想去,这只xiǎo狐狸的屁股那么圆润ting翘,弹xing十足,压在肩膀上也怪舒服的。

    这样自我催眠之下,我顿时释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跨了出去。

    “怎……怎么办?”

    马拉格比眼睁睁的看着大姐头跟一头熊跑了,不由抓着旁边库克的肩膀死命摇晃起来。

    “放手你这hun蛋”

    在圣骑士的巨大力道下,身为巫师的库克就像暴风雨中的一颗蒲公英似的,身体剧烈摇晃着,他下意识就是一个冰弹往马拉格比脸上甩去。

    “怎么办怎么办,lu西亚大姐被一头熊给拐了,难道她不喜欢凡老大了吗?”满头冰渣的马拉格比松开手,抱头悲鸣起来。

    “清醒点,对方可是一头熊”库克安慰着自己的同伴。

    “可是lu西亚大姐不也是狐狸吗?”

    马拉格比一愣,困huo的眨巴着眼睛,表示无法理解这种动物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

    “不,熊和狐狸是不同的吧。”库克大脑一时转不过来,也méng了。

    “有什么不同?”马拉格比傻眼了。

    “等等等等,在讨论熊和狐狸之前,大前提就错了吧,lu西亚大姐是狐人呀,狐人,更接近于人,就算和狐狸,也是不可能的吧,更何况是一头熊”

    还是库克机灵,虽然是méng了一会,但是立刻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原……原来是这样,你这么一说,的确又有点道理。”马拉格比也反应过来了。

    “你说是吧,白狼。”

    两个人有点不放心的往旁边一脸淡然的白狼搭话道。

    白狼:“……”

    库克:“……”

    马拉格比:“……”

    “lu西亚大姐是狐人,更接近于人不错……”许久,白狼冰冷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但是那头布偶熊……里面的应该也是人吧。”

    马拉格比和库克顿时面面相窥,然后再次发出一声悲鸣,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起来。

    “完蛋了完蛋了,lu西亚大姐真的是见异思迁了,不是说天狐一旦喜欢上对方就会死心塌地,至死不渝吗?果然是lu西亚大姐,连宿命也能打破吗?”

    “傻蛋,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吧,凡老大该怎么办,要告诉他吗?说不定现在还来得及挽回lu西亚大姐的心意。”

    “那……那是当然,必须的,快去找他去。”

    “哦哦哦,你看,那不就是凡老大吗?那犀利的,别人永远也模仿不了的斗篷男背影。”

    “是有点像,我们快追上去吧。”

    瞅着人群里一个酷似目标的背影,两人立刻像屁股着火了一般赶上去。

    “两个傻蛋。”

    瞪着自己队友匆匆离去的身影,白狼无语了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不过,白狼自己到是也很好奇,马拉格比和库克的反应虽然夸张过头了,却也不是无的放矢,lu西亚身为天狐圣nv,虽然媚骨天生,妖娆倾城,但内里却是冰清yu洁,能真正接触到她,并让她放下戒心的男人,也不过xiǎo队里的成员,自己,库克,还有马拉格比,当然,吴这个让她倾心的男人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当lu西亚跟那头似乎素不相识的布偶熊一起离开的时候,马拉格比和库克才如此惊讶,甚至夸张的表现出来,到也不完全是傻蛋两只。

    按照白狼自己的猜测,排除lu西亚xing情大变这种根本不可能的状况以外,可能xing也不过是那么几种。

    第一,布偶熊里面的人,是lu西亚认识的人,不过,作为生活在一起的冒险xiǎo队,lu西亚认识的人,白狼应该也认识才对,究竟是谁呢?男人的话,不大可能,呃,那么剩下的……现在在罗格营地的nv人……难道说是维拉丝等人?

    不大可能吧,白狼自己也为自己的无聊想法,而困窘起来了,吴身边的nv人都是谁呀,堂堂的罗格歌姬维拉丝,还有曾作为爱德华家族接替人,现辅佐着阿卡拉大长老,隐约有半个长老之称的琳娅,以及那个散发着让人情不自禁想低头膜拜的神圣高贵光芒,貌似和lu西亚有着什么过节,口头禅是本圣nv的幽灵爱丽丝,就连一个xiǎoxiǎo的shinv,据闻曾经也是有着鲁高因之huā美称的西部王国前公主,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身份高贵,或者受人尊崇,怎么可能会去扮演一头布偶熊。

    那么这样一来,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xing了,里面的人,就是吴,也只有这个位高权重,却……怎么说呢,是毫无架子,还是该说毫无高手气势,或者是傻乐观的态度?

    总而言之,有着大陆双子星,联盟长老以及领域高手等众多世人遥不可及身份的他,做出这种事情,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想了这些以后,白狼几乎已经是百分之百认同了这个猜测。

    当然,虽然大体方向是对了,那头布偶熊,的确正是最近一直在烦恼着自己的节cào掉得越来越快的某联盟长老,不过,无论白狼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想到,这头看似人畜无害的布偶熊,是对方不折不扣的领域级形态,曾经以这副身体,斩杀过同等实力的再生妖塞尔森的史上最强……呃,布偶熊,而不是他想象中的穿上一套布偶装。

    咦?

    这样一来的话,刚才马拉格比和库克看到的背影岂不是……

    那背影实在太像了,再加上,那袭品味【独特】的斗篷,似乎也只有吴才能够想到,维拉丝才能够做得出来,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就连白狼也误以为对方就是吴。

    现在想通了这些关节,白狼立刻将对方是吴的可能xing排除,那么……

    不知为何,作为比普通冒险者更加敏锐的狼人第六感,白狼似乎闻到了一丝yin谋气味,虽然不是很肯定,虽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但是他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毫不犹豫的往马拉格比和库克消失的方向,跟了上去。

    ……

    另外一边,经过xiǎo会儿的功夫,我已经向xiǎo狐狸一股脑的将阿卡拉这次的计划倒了出来,虽然是秘密计划,但也不过是为了防止堕落联盟的人窥得一丝信息,lu西亚总不可能是堕落联盟的人吧,告诉她也没什么关系。

    “嗯哼,是堕落联盟吗?”

    这只xiǎo狐狸的眉头微皱,随着说话声,两只尖尖可爱的xiǎo虎牙lu了出来。

    “怎么,你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

    “这种事情,本天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这个大坏蛋,是在xiǎo看人对吧。”xiǎo狐狸不高兴了,坐在肩膀上,用手肘在我的头顶上钻起来。

    “我们狐人族呀,也是多次受过这些家伙的【拜访】呢。”说着,xiǎo狐狸的娇媚声音,变得冰冷起来,显然是发生了什么。

    “这些家伙,没把狐人族怎么样吧。”我立刻紧张起来。

    “虽然损失不xiǎo,但还是将这些家伙赶的赶,杀的杀了。”xiǎo狐狸的眉头依然皱着,突然叹了一口气。

    “说句大实话,这幸好也是因为狐人族的实力不强,吸引不来那些家伙里面的强者的兴趣罢了,要是当初像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那种强者来,我们狐人族就有难了。”

    “别难过了,现在我的xiǎo天狐殿下,不是已经强大起来了吗?”

    我轻轻用熊脑袋,在这只xiǎo狐狸的腰上蹭了蹭。

    “哼,那是当然,昔日那笔帐,我一定会要回来。”顿了顿。她突然又气呼呼的抠着我的熊眼睛。

    “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在本天狐的称呼面前,加上【xiǎo】字”

    疼疼疼,都说别挖了,虽然看起来像宝石或者玻璃,但这可是不折不扣的真正眼睛呀傻蛋。

    因为来到了相对偏僻的地方,所以就算这样闹,也没多大关系,不会被人注意到。

    “你是说,这一次来的人,有干部级的伪领域高手在里面吗?”xiǎo狐狸突然停下动作,棕sè的美丽眸子,咕噜噜转起来。

    “嗯,如果阿卡拉给我的情报没错的话。”这样说着,我已经知道这只xiǎo狐狸在打什么注意了,不由举起熊掌,用里面软呼呼的rou垫子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拍。

    “不许你打对方的注意,伪领域级的高手,你想对战,要多少我都能给你找,这一次不许任xing。”

    “哼,本天狐才不稀罕呢。”

    被识破目的的xiǎo狐狸,重重把头一偏,虽然有点xiǎo不甘,但看样子,还是将我的话放在了心上。

    “好了,该说的也说了,你现在跟在我身边不好,还是先回去吧。”我柔声哄着这只生气的xiǎo狐狸,道。

    “为什么跟在你身边不好?”

    “那个……咳咳,该怎么说呢,天狐不是有……有那一说法吗?如果你呆在我身边太久,别人不是会猜出来我的身份吗?”

    “什么说法?”lu西亚愣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俏脸顿时大臊。

    “你……你的意思……莫非是在说……在说本天狐喜欢上了你……所以只会赖在你身边,不会跟别人的男人……跟别的男人……”

    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吧,天狐痴情,估计堕落联盟也是知道的。

    我还未来得及得意的点头,xiǎo狐狸雨点般的粉拳就往脑袋上砸下来。

    “少……少得意了,你这个坏蛋,本天狐……本天狐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了,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坏蛋,就算天塌下来也……也……呜,总而言之,不会喜欢就是不会喜欢本天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脸蛋红的像苹果一般,这只xiǎo狐狸,害臊的连尾巴都炸起来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

    lu西亚的拳头毫无威力,打在身上,反而更像是打情骂俏,让自己心痒痒的,如果不是任务在身的话,我非得好好【教训】一番这只越发嚣张的xiǎo狐狸不可。

    “哼”

    突然,lu西亚重重一哼,一把从我的肩膀上跳下来。

    “诶,要走了吗?”我突然又有点不舍。

    “你这坏蛋不是要赶我走吗?我这就走,我……我要去找其他……其他男人去”

    喂喂,最后那句话,声音都在打颤哦。

    看到这般最硬的xiǎo狐狸,我心中更是不舍,反正四下无人,干脆取消变身,把手一牵,将这只俏狐狸给搂了回来。

    “干……干嘛?”

    见我突然取消变身,而且还将她搂在怀里,xiǎo狐狸不知道想着什么东西,俏脸突然一红,然后在怀里挣扎起来。

    “乖,lu西亚,等任务结束以后,一定会好好陪你的。”轻轻rou着这只xiǎo狐狸柔软狐耳,我在她耳边柔声安慰道。

    “本天狐才不稀罕你陪,哼”

    虽然还在嘴硬,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但是在大手的轻抚下,这只xiǎo狐狸还是情不自禁的lu出了舒服的表情,挣扎力道也越来越xiǎo。

    “不要生气了,来,让我看看我的xiǎo天狐,最漂亮的样子。”

    说着,我将这只xiǎo狐狸的下巴轻轻抬起,目光对视着。

    “都说不许说【xiǎo】了……嗯呜~~~~”

    话还未落音,我就低下头,将那还在颤抖着的殷红娇chun,重重的wěn上去了。

    “呜~~呜哈~~~”

    措不及防下,xiǎo狐狸只能被动的发出一声呻yin,乘着这时,我伸出舌头,熟练的钻了进去,舌尖在两个xiǎo虎牙上面轻轻tiǎn舐一番,品尝够了那香甜可爱的味道之后,便追逐起了里面躲躲闪闪,娇羞不堪的xiǎo香舌。

    “坏……坏蛋,sè狼。”

    隐约之间,从lu西亚的chun边,漏出这样这样一声娇嗔,随即便是不胜亲wěn,听在耳边仿佛是一首高雅动人的**曲般的轻yin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