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专业蹲路人士
    “请问……你是谁?”

    卖死苍蝇的和卖腐rou的,在互相道出彼此感受以后,不由的面面相窥,再齐齐将目光落到眼前的布偶熊上,那股似曾相识的既视感越发强烈,于是便这样傻傻的问了一句。

    你们是傻蛋吗?我保密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自曝身份。

    无视两人的询问,黑溜溜的熊眼睛从其他人身上掠过,看到的尽是一些熟悉身影。

    肯德基xiǎo队这边,除了卖腐rou的,也就是里肯上校之外,有亚马逊姐妹德丝和德娜,巫师基拉,而汉巴格xiǎo队这边,有卖死苍蝇的汉斯教主,有刺客格里斯,还有圣骑士巴尔。

    两个队伍的佣兵,各一名沙漠勇士和野蛮人佣兵,不知道跑哪去了,还有就是阿琉斯那xiǎo腐nv,也不见踪影。

    这让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阿琉斯那家伙呀,虽然是个傻蛋,但是第六感却意外的,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像xiǎo动物般的机敏,我无法保证在这种情况下,不被她认出来。

    “喂喂喂,我们好像被一头熊给无视了。”

    见我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教主和上校顿时不爽了,全身一抖,散发出着一股快餐王者的霸气,在他们的身后,隐约浮现出了汉堡炸ji腿和薯条等等各种快餐品的星座形状,就算在下一瞬间施展出汉堡流星拳,庐山炸ji腿之类的招式,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不……这绝对很奇怪吧混蛋,这两个人是不是跑错戏场了?原本应该是去扮演圣【哔】士外传餐斗士的真人版连续剧,结果搭错了公jiāo车不xiǎo心来到暗黑大陆了?

    总而言之,现在还是尽量不要和这两个傻蛋扯上关系的好,可不能被他们拖下了名为快餐业界史上最强傻蛋组合的泥潭里面。

    “汉斯老大,怎么了,这头布偶熊?”

    圣骑士巴尔好奇的从人群里探出头,他的目光,本来是正搜寻着周围的各类mm,从眼睛里能看得出,这家伙喜欢的类型,是那种清爽型,带着草原气息的罗格姑娘。

    不过,根据我早先得出来的结论,十个圣骑士里,九个傻,八个悲剧,七个nv儿控,可以想象,顶着大魔神称号的巴尔童鞋,想要找到贤妻良母的确有点难度,真的不考虑一下肯德基xiǎo队里的亚马逊姐妹吗?

    “哦喔喔,好大一头熊呀”

    目光落到我的身上,巴尔自个到是吓了一大跳,亏他还是和大魔神同名,要是地狱里那位看到他现在大惊xiǎo怪的样子,说不定得羞愤而死了。

    “瞎嚷嚷什么,不就是头布偶熊吗?”巫师基拉,在旁边用法师的触心灵传动,在巴尔头上敲了一下。

    亚马逊姐妹德丝德娜态度冷却中……

    刺客格里斯沉默望天中……

    你们是谁,我不认识。

    眼看里肯和汉斯纠缠不休,无奈之下,我只好举起木牌子。

    “哟,大家看,这头熊还会变魔术。”

    两人顿时乐了,胳膊搭上来,一左一右搂着我的肩膀,然后朝对面的巴尔和基拉努嘴道。

    “来,用记忆水晶记录一下,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玩意。”

    怒……这两个混蛋把我当成什么了,游乐园里面,可以随便跑上去,骑在肩膀上合拍的布偶熊吗?

    砰啦一声,巴尔才刚刚掏出一块记忆水晶,就在我的捣鬼下,碎裂开来。

    “奇怪了,该不会是买到劣质品了吧。”

    看着无缘无故碎裂开来的水晶,几人大为困惑,嘴里纷纷嚷着要去法师公会讨个说法。

    然后,我将里肯和汉斯的手,从肩膀上扳开。

    现在没时间,下次见了,再陪你们玩吧。

    这句话直译过来的意思是,下次见到,你们两个就要玩完了。

    举起这样一块木牌子,我朝那些被里肯和汉斯他们吓到了一边去的xiǎo孩们,招了招手,他们顿时欢呼一声,重新拥了上来。

    看着在一群孩子的拥簇下,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的布偶熊背影,里肯和汉斯的神sè越发困惑。

    熟悉,这一幕太熟悉了,十分强烈的既视感涌上了他们心头,和在第二世界鲁高因那天残留下来的一些模糊画面,吻合在了一起。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的手腕处,那是布偶熊用它那máo茸茸的熊掌,将他们两个的手扳开时所碰触的地方,上面分明留下了一条红痕,现在察觉起来,顿时有股火辣辣的感觉。

    这头布偶熊里面的家伙,好强

    两个人心下骇然,然后,突然之间,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

    将这股强大的力量,和那些发生在鲁高因的模糊画面,结合在一起,两个快餐店的现役王牌,终于回忆起了,那头看似可爱的布偶熊,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是……”

    里肯和汉斯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但是又不约而同的将声音压了下去。

    他们不是傻蛋,对方不想让他们认出身份,可能有着什么理由在里面,再怎么说,他也是联盟长老,说不定正在执行着秘密的任务。

    “是什么?”巴尔和基拉见自己的队长,一副神sè怪异的样子,不由出声问道。

    “不,没什么,回去再说吧。”

    定了定神,汉斯和里肯不由的加快脚步,一行七人,逐渐消失在了热闹的街道里面。

    摆脱了汉巴格和肯德基xiǎo队的纠缠以后,我大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被他们认出来,不然就麻烦了,要是堕落联盟的人,当时恰好参杂在人群里面,说不定立刻就会警惕起来,阿卡拉这一次的计划也要泡汤了。

    将xiǎo孩们打发了以后,我迈着笨拙的脚步,慢吞吞的来到新区这边。

    本来指望着能够相安无事的绕一圈,然后回家休息,没想到才刚刚到入口处不远,麻烦就找上mén来了。

    人来人往的道路上,我的余光猛然发现了,在一处不显眼的角落,一团时不时蠕动一下的黑sè物体,正蜷缩在那里,仿佛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如果不是这团蠕动的黑sè物体,从里面透露出一丝极为细微的目光,打量着来往于新区参观的行人,而这道目光恰好从我身上掠过,第六感产生了反应,说不定我也不会注意到。

    “……”

    那个,我应该以可疑分子的罪名,通知士兵将这团黑sè物体给抓起来吗?

    转了一个九十度,从道路上离开,我无声无息的来到这个常人视觉难以察觉得到的偏僻角落,站在面前,用无声的行动告诉对方,抱歉,你已经被发现了。

    我:“……”

    黑sè蠕动物体:“……”

    我:“……”

    黑sè蠕动物体发出柔软的,可爱的:“喵”

    我可想不起来,有什么品种的猫能长得那么大。

    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个漏,黑sè蠕动物体沉默了一阵,然后,再从里面发出一声声音。

    “咩”

    我可没见过喜欢披着斗篷的羊,更没见过会先发出“喵”这样的声音的羊。

    “吱”

    如果老鼠能长那么大,那么农民伯伯们该哭了。

    “吼”

    所以说啊,为什么新区会躲着一只老虎没有被发现?

    过了好一会儿,这团黑sè蠕动物体,才终于死心的抖动几下,四肢缓缓的伸展开来,露出人的双手双脚,站了起来。

    转眼间,黑sè蠕动物体变成了一个全身被斗篷笼罩在里面的娇xiǎo冒险者,沉默着站在自己面前。

    一丝调皮的清风轻轻拂过,乘着她不备,突然将头顶上的斗篷帽子掀了开来,顿时,火焰一样耀目美丽的长发,随着帽子的轻轻划落,迎风飘起。

    笼罩在yin影之中的面庞,也暴露了出来,那是一张和身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完全不同的,jing致xiǎo巧到了极点的漂亮脸蛋,以及相当三无,并且是带着一丝胆怯的气质。

    秀美绝伦的容貌,加上一头如同烈日般耀眼的火红长发,顿时,原本躲在角落,全身罩着斗篷,极为不起眼的神秘人,变得如同舞台上的巨星一样闪烁,让人不由自主的为这种巨大落差,而张大嘴巴,久久不能言语。

    虽然立刻将帽子戴了上去,将面庞重新笼罩在yin影里面,但是刚才那一幕,那如同从诗里画里走出来的惊yàn容姿,我想,任谁看上一眼,都不会再忘记。

    当然,我是个例外,看到这张脸,我只想chou出物品栏里封尘已久的卷纸筒,狠狠往那xiǎo动物一般的脑袋上砸下去。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强忍着这股冲动,我举起了木牌子。

    “研究哲学。”

    依然是言简意赅的四字真言。

    说详细点。

    我摩拳擦掌,再不老实的话……卷纸筒伺候

    “路上观察哈呜~~”

    因为一口气超过四个字所以咬舌头了,这在我的预料之中,人这一生,总是会有几样东西,无论怎么去努力,都无法得到成长,或者说是改变得了,我们将其称之为本命属xing。

    比如说阿琉斯的四字真言术,比如说莎拉的身高……

    目光含泪的轻rou着舌头上的伤口,娇xiǎo黑影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路上观察……研究会,要加入吗?”

    不,我对这样的奇怪组织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名字姑且不去吐槽,总而言之,我知道这xiǎo腐nv蹲在这里究竟是想干什么了,一定是在寻找着她写作灵感的素材吧,反正这家伙蹲在路边观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话说回来,其实有个颇为严重的问题,刚才见到里肯和汉斯的时候,我一时忘记了,现在才想要问出来……

    你们这帮家伙,身为第二世界的冒险者,一个个都跑回第一世界逍遥快活,真的没问题吗混蛋?

    我瞪了眼前娇xiǎo的斗篷怪人(虽然我也没资格这样说别人就是了),好一会儿,才无奈的举起最后一块木牌子。

    别再做奇怪的举动了,xiǎo心被士兵当成怪人抓起来,快点回家去吧。

    说完,摇着熊脑袋,转身走人。

    “等等。”

    叫停的同时,还有一股力道紧紧扯住了我的尾巴。

    喂喂

    我无奈的重新回过身,看着这xiǎo动物般的怪人,悉悉索索的在她物品栏里翻找着,然后郑重将叠成半米高的四五本书,塞到我怀里。

    “新作”

    大概是舌头的疼痛感依旧残留,她的话,比起平时还要更加简洁一分。

    然后朝我嗯嗯的点着头,转身xiǎo跑离开了。

    啊啊,果然还是没有能瞒得住这腐nv的xiǎo动物直觉呀。

    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我心里想道,下意识看了怀里的书一眼,光是封面上那些妖yàn的蔷薇背景,就刺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书名什么的,感觉光一眼,节cào就会以维多利亚瀑布的气势往下掉,所以,我果断将这些书,连同那么久以来收到的【同一类型】的书,全部封印在物品栏某个角落。

    但愿自己能将它们永远封印起来吧,否则又要有不知道多少人,将灵魂出卖给路西法了。

    感叹一声,我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去,还没走出几步,就听见了直奔而来的熟悉脚步声——才刚离去的斗篷怪人,又噌噌的原路返回着跑过来。

    然后直接跃起,飞扑过来就是一个深情拥抱。

    “老师,软软的,好舒服。”

    用那jing致可爱的脸蛋,在我的熊皮上磨蹭着,斗篷帽子下面的yin影之中,发出这样的满足感叹。

    “还……还有就是,阿琉斯,回来了。”

    在怀里仰起头,将那张让人惊叹的美丽面庞,露出一角,阿琉斯这样说完,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般,身影一闪,从我身上跳下,发挥着刺客无以伦比的速度,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论怎么看,都是像xiǎo动物一般的属xing呀。

    这段时间,我一刻也没有松懈的留意着周围动静,不过,阿琉斯这个专业蹲路观察人士,选择的地点实在太巧妙了,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人留意到刚才那一幕,所以到是不用担心被堕落联盟的人看去,而生出怀疑之心。

    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话,我刚刚就用卷纸筒狠狠给这xiǎo腐nv来一下了,估计她也很怀念那股久违的,突然失去一半记忆的感觉吧……

    ……

    昨天还冷冷清清的新区,现在已经出现了不少人,有冒险者,也有平民,当然,更多的还是商人和xiǎo贩,这些人早就在联盟登记了,根据各自的情况,分配了店铺或者xiǎo摊,现在,他们必须先一步过来,确认自己在神诞日当天所处的开店位置。

    一些分配到了较好位置的商人xiǎo贩,顿时眉开眼笑,一些处于比较偏僻角落的,则是愁眉苦脸,担心神诞日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来光顾。

    不过,在根据这些人的各自情况,安排了相应等级的商铺和xiǎo摊以后,具体哪个人在哪个位置,都是chou签分配的,所以,那些愁眉苦脸的商人,也只能感叹自己的运气不好,而不会怪联盟偏心。

    见四周一片繁荣景象,神诞日还未开始,就已经有了几分节日气息,我不由满意的点着熊头,暗道这些天来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当然,这个神诞日自己是没出多少力,我更多的,是为在这里付出了许多心血的琳娅和莱娜,而感到欣慰和高兴。

    咦?

    不好

    光顾着开心,竟然忘记注意前面了。

    这不,等我反应过来,带着自己的狐人一族,在满满一条街道上的男人神魂颠倒目光注视下,娇俏妩媚的xiǎo狐狸,正摇着她那棕sè尾巴,昂首挺胸向这边走过来。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在前些日子,带着维拉丝她们一起进行哈洛加斯历练之旅的时候,这只xiǎo狐狸应该是已经见识过了自己的地狱格斗熊变身。

    这样一想,我顿时慌张起来,将熊头低的不能再低,并隐藏在高大的野蛮人背后,企图完成一次相恋情人彼此寻找着对方,却在街道两边擦身而过的狗血电视剧场面。

    “等等,你,对,说的就是你这头熊。”

    岂料天不遂人愿,才刚刚踏出没几步,我就被xiǎo狐狸给留意上了,本来想装作没听到,快步离去,不过她都把“这头熊”给说出来了,要是再跑的话,这只娇蛮的狐狸,肯定会不顾一切追上来,揪着熊耳朵狠狠教训我一顿……

    今天是正式的中秋节了,大家有好好吃月饼吗?xiǎo七这里呀,虽然在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但是雨后云也散了,本来以为无望的月亮,竟然当空朗照,过了一个相当不错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