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三个人的婚礼?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三个人的婚礼?

    第二天一大早……

    我翘着二郎tui,摆出无可奈何的神情,看着跪坐在chuáng上摆出一副知错的姿态,但是满脸娇俏甜美的笑容,却完全欠缺要改的说服力的两位公主殿下。

    “咳咳,西lu丝,艾柯lu,你们知道错了吗?”

    “是的,我们知道错了,爸爸。”

    两个宝贝nv儿,用着仿佛自一个人口中发出的,音调起伏和音sè和音轨等等完全都是一模一样的重叠在一起的声音,甜甜娇声道。

    “知道错在哪里了吗?”我满意的点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两个xiǎo公主流lu出真心懊悔的目光,互相对视一眼,点点头。

    “我们不应该把【推倒爸爸大作战】给说出来。”

    “不……虽然这个什么大作战也不对……不过方向完全搞错了吧,应该认错的事情,不如说制定这种奇怪的大作战本身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虎目窜下两行男儿泪,我一阵远目,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个xiǎo公主,压根没打算为我认为她们应该认错的事情,而认错。

    “咳咳,听好了,西lu丝,艾柯lu,你们也长大了。”

    “是的,爸爸。”

    两个xiǎo公主的笑容突然一阵幸福和甜蜜,用跪坐在chuáng上的身体,压了上来,两张一模一样的俏脸越发靠近,并投以毫不掩饰感情的目光,mi离而情动。

    “西lu丝和艾柯lu已经长大了,所以……说好了哦,爸爸,等我们转职以后,就要和莎拉姐姐一样,要当爸爸的新娘”

    说出这样大胆的话以后,两个xiǎo公主的脸蛋都是红扑扑的,可爱之极,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突然绽放出已然情窦初开的少nv般青涩娇媚笑容。

    “呐~~~西lu丝(艾柯lu),要一起当爸爸的新娘”

    我:“……”

    缓缓退出房间,退出帐篷,寻了一块硬石,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以视死如归的悲惨气势将额头拼命往上面磕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与高频率的ji烈撞击声相呼应的,是我的惊天悲嚎。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当年是怎么了脑海被mén夹了么?就算再怎么一时糊涂智商下降到了只能做冰冻青蛙的程度,也不应该答应这种事情啊啊啊啊啊啊

    足足磕了半分多钟,发泄完毕,擦擦额头上的污渍,木然看了已经变成粉碎的石头一样。

    这石头不给力呀,是不是要专mén在家mén口放一块可以供自己死磕的硬石比较好,总觉得在将来,像刚才那种行为就要被日常化了,那样的黑暗未来……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无论如何,西lu丝和艾柯lu还在等着,拖着有气无力的脚步,我回到了莎拉房间,重新坐下,重重咳嗽几声,目光一凝,眉máo一抖,虎躯一震,摆出了父亲的威严(?)。

    “咳咳,西lu丝,艾柯lu呀……”

    “爸爸爸爸,结婚的时候,西lu丝和艾柯lu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好呢?”

    话还未落音,就已经被两眼冒着星星,自个瞎ji动起来的西lu丝和艾柯lu两人打断,刚从外出回到房间的时候,就将她们两个讨论的很ji烈,原来为的是这件事情吗?

    “咳咳,我说……”

    “结婚的话,当然是穿洁白的婚纱礼服,在神父的祝福下,三个人一起缓缓登上礼台……啊,想到那种情景就忍不住。”

    害羞的西lu丝,也忍不住兴奋的脸sè涨红,目lu着憧憬说道,很明显,她是属于正统派。

    “哎,那样不是和许多人一样了吗?太没意思了。”

    相貌模样和一举一动完全相同,给人的感觉就像她们灵魂的形状和颜sè都是一模一样的般,这样的两个xiǎo公主,十分难得的,在这种时候,持上了不同的意见,也只有在这种难得的机会,才能清楚意识到她们是思想独立的两个不同存在。

    “依艾柯lu看来,不如让爸爸带着我们si奔,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快快乐乐的过上几个月,等回来的时候,西lu丝和艾柯lu都怀上了孩子,这样一来,维拉丝妈妈,莎拉姐姐,还有xiǎo茉莉姐姐她们,就再也反对不了。”

    剑走偏锋的提出si奔路线的艾柯lu,很了不起似的ting起她那已经有了少nv曲线的x膛。

    虽然看似鲁莽,但是仔细一想的话,可以看出,艾柯lu这个妹妹,在这种时候,的确要比西lu丝想的更多一些,更远一些。

    “可……可是,这样做会给维拉丝妈妈她们添麻烦的……”

    善良的西lu丝,lu出不忍的表情,并非是她无法像妹妹艾柯lu那样深谋远虑,只是更加xing格上,更加善良害羞,偏向于保守的,无法去想象这种事情而已。

    “西lu丝,你天天真了,xiǎo茉莉姐姐不是教过我们,爱情,就是一场战争,战争里,只分敌人和战友”艾柯lu突然气势满满的从跪坐姿势中站起来,将xiǎo拳头重重一握。

    xiǎo茉莉那超h公主,跟她说过多少次了,别往我的宝贝nv儿公主们,纯洁的心灵里面,灌输一些奇怪的知识呀喂

    “可……可是……”

    “难道说西lu丝不想为爸爸……”

    艾柯lu在姐姐耳边xiǎo声嘀咕了一句,顿时,西lu丝的脸蛋火红起来。

    我:“……”

    不用偷听,我都能猜出艾柯lu说了些什么。

    “当……当然不是”

    西lu丝回过神来,娇羞的往这边看了一眼,便飞快的转过头去,连忙否认道。

    然后,两个xiǎo公主一阵发愣,似乎在幻想着自己大腹便便的样子,想着想着,那尚带着一丝青涩和稚气的俏脸上,竟然真的隐约闪烁起了一丝母xing光辉。

    我:“……”

    那个……我说,两位公主殿下,能否允许xiǎo的说上一句?一句就行了。

    就算是以从地球退到火星这种让步,假设西lu丝和艾柯lu这些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假设之中的假设,假设真的能够成立,再假设一个【完全】不可能出现的幻想——那几个月的时间,一直在不停的做些没羞没躁的事情。

    在这无数的不可能的假设之下,你们两个的想法也太过于乐观了,对于自己这种——按照阿卡拉的说法,有着不逊sè于巨龙一样的可怜生育能力的存在来说,想要让对方怀孕上,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最简单一个例子,比如说和维拉丝,多年的老夫老妻了,我们两个做过的没羞没躁的事情,加起来,应该也不比几个月的时间少了吧。

    瞅瞅她现在仍然是平坦光滑的xiǎo腹,你们就会知道现实究竟有多么残酷。

    当然,到了这种地步,两个xiǎo公主根本不可能再听得进去这些话,她们继续在哪里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呐呐,艾柯lu,你说,我们要是能在同一个时间怀孕,然后在同一个时间生下xiǎo宝宝,那该有多好。”

    作为保守派的西lu丝,在母xing大发以后,现在也有改革开放的趋势了。

    “西lu丝,这个想法太好了,不是假如,而是一定要,一定要这样,嗯嗯”艾柯lu握着姐姐的手,两眼放光道,突然又想到了什么,lu出了甜蜜的困huo。

    “到时候,我们一起生下的xiǎo宝宝,还算是双胞胎吗?”

    “这个……”

    西lu丝也méng了,是呀,这样生下来的xiǎo宝宝,还能算是双胞胎吗?

    虽然按照普通常识来说,会很轻易的下定判断,这不算,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其实还是会产生迟疑,毕竟,这是同一个爸爸,同一个时间点,然后由两个几乎是同一个灵魂的双胞胎,生下来的,在将来极有可能继承两个妈妈之间的关系和相似度的xiǎo宝宝。

    “我……我说,那个,西lu丝,艾柯lu?”

    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听到这里,我还是严重的一边咳嗽,一边尝试将太过理想化两个xiǎo公主,唤回到现实之中。

    不料,这一出声,到还真引起了nv儿们的注意,她们齐齐将困huo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爸爸爸爸,你说,西lu丝和艾柯lu的xiǎo宝宝,还能算是双胞胎吗?”

    “不……就算你问我,我也不……倒不如说,这种事情先放到一边……”

    “呜呜,这样可不行,爸爸可是xiǎo宝宝的父亲哦,怎么能随意敷衍过去。”

    话还未说完,两个xiǎo公主一起俏眼瞪着我,似乎在说,爸爸可是西lu丝和艾柯lu的xiǎo宝宝的爸爸,这种事情,应该拿出爸爸平时对待西lu丝和艾柯lu的魄力,一口气决定下来才对。

    “……”

    是……是我错了吗?

    这一刻,我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了作为父亲的压力。

    看到我左右为难的样子,善良的西lu丝终于于是不忍,并且发现了什么,发出一声惊呼。

    哦哦哦,终于发现了吗?我的宝贝nv儿们哟,你们的话题,扯的实在太远太玄乎了,爸爸的思路已经有点跟不上了。

    “艾柯lu艾柯lu,这样不行,完全不行”西lu丝突然一把坚定的抓着妹妹的手,朝她摇了摇头。

    “怎么了,西lu丝?”

    “我们太自si了,一直在为自己考虑,却忽略了爸爸的感受。”

    哦哦哦,西lu丝,我的xiǎo公主,xiǎo可爱,你真是救赎我的灵魂的天使呀。”爸爸爸爸,对不起,西lu丝(艾柯lu)知错了。”两个xiǎo公主用楚楚可怜的目光望着我,异口同声道歉道。

    “没事没事,爸爸怎么会怪最最可爱的西lu丝和艾柯lu呢?”我感动的抹了一把泪水。

    话说回来,虽然西lu丝和艾柯lu能意识到这一点,我很高兴,但是……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这次父nv谈心一开始的目的,已经被无视掉了?

    “西lu丝(艾柯lu)最喜欢爸爸了。”

    见我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两个xiǎo公主欢呼一声,抱了上来,用如同丝绸一般软滑的脸蛋,在我的脖子上不断撒娇磨蹭。

    “不久以后的婚礼,我们要把爸爸的感受考虑在内才行。”

    索xing赖着不肯离开,一左一右霸占了我的怀抱的西lu丝和艾柯lu,就着我的怀抱为会场,开始再次讨论起来。

    “……”

    我愣住了。

    怎……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怎么话题还是婚礼?

    “没错没错,仔细想想话,爸爸和维拉丝妈**婚礼,以及莎拉姐姐的婚礼,都办的很朴素呢。”

    “爸爸一定是觉得,简单朴实的爱才是真的美,不需要太多华丽的东西去点缀,是我们太任xing了,竟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爸爸果然是大人,比起我们的幼稚想法,实在成熟太多了。”

    不……虽然你们猜的的确没错,我是一直这样认为,但是,不讨论婚礼这个话题,真的不行吗?

    一脸呆愣的搂着两个宝贝nv儿,我的神经已经开始麻木了,结婚什么的都好,让我先逃脱这个修罗战场再说吧。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和爸爸的婚礼,也和维拉丝妈妈以及莎拉姐姐一样就好了。”

    “呐,可以吗?爸爸。”

    有了决定之后,nv儿们同时仰起头,用满是少nv期盼的闪亮目光,看着我。

    “啊……啊,可以……没问题……”抱着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我无力回答道。

    “太好了,爸爸答应了”

    西lu丝和艾柯lu高兴的顿时抱成一团。

    “西lu丝,艾柯lu,要起chuáng罗,今天还要排练吧,卡洁儿已经起来了。”

    恰好在这时,外面传来维拉丝的声音。

    “知道了,维拉丝妈妈,我们立刻就来。”两人向着mén外应了一声,然后抿嘴偷笑,重新将目光落到我身上。

    “爸爸爸爸,就这么约定好了哦,啾~~~~”

    幸福甜蜜的娇声说着,那两张紧贴在一起的如梦幻般相似和美丽的脸蛋,凑了上来,四片薄薄的,温软香甜的嘴chun,齐齐贴在了我的嘴巴上,两条湿滑的xiǎo香舌,调皮的同时伸了出来,在上面轻轻tiǎn舐一下,便像它们的害羞主人一样,迅速躲了回去。

    啊……啊……我已经不管了……也管不了了……

    “那……那个,爸爸……”

    下了chuáng的两个xiǎo公主,突然将羞涩目光投了过来。

    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只见两个xiǎo公主均是将xiǎo手放在了自己的睡衣纽扣上,位于锁骨处的最上扣子已经解开,她们的动作,齐齐停留在了第二个纽扣上。

    纵使及时反应过来,也能透过第一个扣子,看到如同刚刚新鲜出笼的热乎乎馒头般高高隆起的,一抹动人心弦的雪白……

    “不过……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久以后就要当爸爸的新娘了,到那时候还不是一样会看到……甚至……甚至还要mo……mo……呜呜~~~~”

    连一向胆大的艾柯lu,说到这里,都脸红耳赤起来了,更别说额头已经开始冒烟的西lu丝。

    不过,无论再怎么害羞,两个xiǎo公主似乎却已经认同了这个观点,停留在第二个扣子上的xiǎo手,继续动作起来。

    “我先出去了”

    发出悲壮的哀嚎,我再次从房间里冲出,从帐篷里面冲出,寻找着第二块无辜的石头。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里,的确得准备一块吴凡专用的硬石了。

    “都是大哥哥不好哦。”

    在第二块石头被磕成粉碎的时候,莎拉甜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那娇xiǎo柔软的身体,也顺势贴在了背后。

    “大哥哥太宠着西lu丝和艾柯lu了,有时候,就连我看到了也要羡慕……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结果……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