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魔的悲剧
    要是知道维拉丝现在心里的想法,我估计会一口老血连喷十秒。

    就算是给阿卡拉压榨干苦力活,也好过被那些熊孩子们纠缠呀,你以为我真的很稀罕那些糖果和饼干,真当我是街头卖萌……哦,是卖艺的布偶熊来着?

    不过,嗯哼,如果是维拉丝给自己生的孩子,那又不可同日而语了,自己的宝贝nv儿,怎么能和那些熊孩子相比呢?

    当然,也无任喜欢和维拉丝制造孩子的过程。

    话说回来,我觉得一定会有人吐槽为什么一定是nv孩,哼,连本德鲁伊的第六感都不相信的家伙,干脆被一万头驴tiǎn死算了,就算退一亿步讲,即使是男孩,干脆就将他扔到深山老林里和熊呀老虎呀什么的一起磨练算了,动漫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吗?

    于是,在不知道维拉丝的想法的情况下,我继续选择了潜藏。

    作为领域级的高手,以及罗格第一爱妻党,我表示早就已经发现了维拉丝,但……

    我的可爱害羞的妻子哟,不是丈夫我狠心不出来见你,现在咱正在执行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得有三过家mén而不入的觉悟才行。

    只是……

    我不安的挪了挪屁股。

    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维拉丝的目光,好像穿透了灌木丛,直盯盯的落在屁股上。

    难道是发现了我?不可能吧,如此完美的伪装。

    哦,对了,一定是因为灵hun联锁的关系,感应到了我的存在吧。

    想到这一点,我顿时释然,只是还有一个mo不懂的地方。

    发现就发现了,为什么要……她的视线,为什么要一直盯着屁股部位呢?对于第六感敏锐之极的自己来说,这股视线,就像是被放大镜聚焦成一个点的阳光,滚烫滚烫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屁股就会烧起来,分外的让人坐立不安。

    难道说和那些熊孩子一样,维拉丝也尤为喜欢地狱格斗熊的尾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不像xiǎo狐狸的尾巴那样矜贵,mo不得,但是我相信,这个世上,任何一个有尾巴的家伙,只要不是有特殊趣味的,大多数应该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尾巴被人用炙热目光盯上。

    咳咳——

    扭了扭屁股,我卸去伪装,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

    “咦,大人,不躲了吗?这样会被立刻找到哦,啊,难道说是我打扰到了你?”

    见我现身,面带比平时更加柔和的微笑的维拉丝,似乎吓了一跳,那招牌式半捂着俏脸的下意识动作,让她那股温柔美丽的气质更加显眼,横看竖看,都是大和抚子一般的完美妻子。

    摇头摇头,没关系。

    话说回来,“被立刻找到”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维拉丝已经知晓我现在执行的任务,害怕被堕落联盟发现?

    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维拉丝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这份善解人意的心意,我确实收到了。

    于是,完美的误会就此产生。

    “话说回来,大人这个形态,还真是可爱呢,难怪那些xiǎo孩子们会喜欢。”

    带着好奇和逐渐变得闪亮的目光,维拉丝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地狱格斗熊的形态,她也不过见过寥寥数次,而且都是在战斗的时候,温柔如她,绝对不会提出让自己的丈夫特地变身让她好好看一眼这种任xing的要求,哪怕对对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别提那些熊孩子了,今天我已经被她们闹够了

    听维拉丝一说,我顿时化身哥斯拉,将心灵的茶桌狠狠一掀,接着一个返身踢把身后的帝国大厦连根踹断,才算平息下这股怨念。

    “那……那个……大……大人能……能让我……我mo一mo吗?”

    维拉丝结结巴巴的说着,用害羞胆怯的湿润眼睛看着我,似乎觉得这样的请求,已经是十分任xing了。

    点头点头。

    这不是当然的事情吗,真是的,我可是你的丈夫呀,想要mo就mo个够吧,当然反过来,嗯咳……

    维拉丝的xiǎo手轻轻mo了上来,这双九年来一直被自己经常握着,形状大xiǎo手感温度,乃至连掌心上纹理都深刻印记在灵hun里的xiǎo手,在地狱格斗熊的皮máo上拂着,像对待nǎi油做成的衣服般,xiǎo心翼翼,轻柔无比。

    “呜哈~~~”

    从那you人xiǎo嘴里面,发出很满足的感叹声。

    “这样的细密厚度和柔软度……如果能做成衣服就好了……”

    嘶————

    我正被维拉丝的温柔xiǎo手,拂着正有点舒服,而眯上了眼,听到这句话,顿时就像触电了一样,máo骨悚然,全身绒máo炸起。

    呜呜,xiǎo维拉丝,你想对我的máo皮做什么?

    “咦……咦咦,抱歉,大人,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见我一副在屠夫面前的féi羊的惊恐可怜样子,维拉丝回过神,x前的可爱发饰顿时左右摇摆起来。

    “那……那个,大人……能……能能能……能再让我抱抱吗?”

    解开误会之后,维拉丝又在为自己进一步的任xing要求,而感到害羞和懊悔的低着头,道。

    点头点头。

    话说回来,这股莫名的悲哀感是怎么回事,明明平时被我抱一下,就会害羞的脸红耳赤,为什么现在反而主动提出要抱抱了?

    看着一脸满足的将自己抱着,脸颊深深陷入绒máo里面的维拉丝,我始终无法释然。

    “舒服吗?”

    维拉丝的耳边轻轻响起声音。

    “大人……好柔软,要是能抱着睡觉的话……咦?”

    反应过来的维拉丝,才发现随着耳边的声音,如同抱着一团温暖jing致蚕丝的感觉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她来说,已经熟悉到骨子灵hun里的结实x膛。

    “我吃醋了。”

    取消变身将维拉丝反搂在怀里,我低着头,在她耳边低声喃喃道。

    “平时不愿意让我抱,变成那副样子,却主动抱上来。”

    “大人真是的,哪有自己吃自己醋的……”

    被搂在怀,感受着x膛上传来的淳厚和安心气息,维拉丝俏脸泛红,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

    “再说……再说……才不是不……不愿意……只是大人……大人老喜欢在大家的面前……面前那样……怎么好意思……至少在没有人的地方……呜呜……至少在房间里……房间里……”

    越说下去,维拉丝的声音越低,俏脸越红,甚至x膛上隔着一层衣服都能感觉到,这害羞xiǎo妻子的脸颊,温度正在不断升高。

    好可爱,这样害羞jiāo滴滴样子的维拉丝真的好可爱,不好,我快要被她mi的神hun颠倒了。

    “嗯哼,也就是说,在这种无人的地方,就可以罗……”

    呼出炙热的气息,我在那白皙透红的耳根上,轻轻呵气调戏道。

    “呜~~~”

    作茧自缚的维拉丝发出一声悲鸣,只能鸵鸟似的将脸蛋不断埋入那平坦结实的x膛里面。

    “不行,xiǎo维拉丝不乖哦,得惩罚一下才行。”

    轻轻捏着维拉丝的下巴,我强硬将她已然变得jiāoyànyu滴的俏脸仰起,和黑宝石一样镶嵌在上面的乌溜眸子对视着。

    “惩罚……惩罚什么的……大人……”

    维拉丝的意识,已经被满腔滚烫的害羞,给烧得有些模糊和mi离了。

    “惩罚你……给我生个nv儿怎么样?”

    对于如此jiāo滴妩媚的妻子,我自然是食指大动,毫不客气的对着湿润香chunwěn了下去。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嘴chun呈现出一丝红肿yàn光的维拉丝,才通红着俏脸,发出一声悲鸣,像兔子般从灌木丛里窜离。

    唉唉,维拉丝,你的菜篮忘记拿了。

    看了被摆到一边地上,略显无辜的菜篮子,我轻轻摇着头。

    自己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就忍不住害羞逃跑了,我的xiǎolulu呀,这方面,琳娅已经可以做你的老师了。

    菜篮子就等会顺路带回去吧,不知道看到两手空空回来,再看到我拎着菜篮子随后回到的其他nv孩,会lu出什么样的目光呢,这样的话,维拉丝估计又得在nv孩们揶揄的目光之中,害羞上好几天了。

    重新变回地狱格斗熊的姿态,我将菜篮子拎起,就想塞到物品栏里,却突然灵光一闪。

    如果将菜篮子挎在手臂上的话……这一幕多有童年的既视感呀。

    我真的试着将菜篮“装备”起来,然后愣了数秒。

    熊妈妈走在买菜回家的黄昏xiǎo道上……

    坑爹呀这是

    自我吐槽了一番之后,我回过头,重新钻入灌木丛里,继续监视着数千米开外空地上的分传送站。

    让我比较郁郁的是,法拉老头竟然看似很尽忠职守的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这样一来,就抓不了他什么把柄了。

    对于法拉老头,我现在的怨念尤为之深,比抢了自己的糖果和饼干的老酒鬼更深上十倍。

    他和穆矮冬瓜这两个老匹夫,竟然试图将自己娘化,真是自寻死路。

    因此抓他的把柄,也比任何人都要迫切,特地留到最后一个巡查,就是为了给足够的时间他去不耐烦,然后乘机偷懒。

    没想到现在希望破灭了。

    至于为什么我一开始会用“看似”这种说法,其实只要稍微看看那里的场面就知道了。

    法拉老头这家伙,竟然在传送站附近,公然的架起一个简陋棚子,将家里能摆动的实验器具都搬了过来,就在木棚里面捣鼓起了魔法实验。

    而且,还在木棚外面立起了一个牌子。

    行人禁止,切勿打扰,大声喧哗亦可能导致爆炸,伤者自取,本长老一概不负责任。

    这些从各个区域回来的冒险者,绝大部分都在罗格营地里历练过,爆炸魔法拉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许多冒险者,在离开营地十几年后,每每夜里被什么噪声吵醒,mimi糊糊的睁开眼睛后,嘴里也会本能的嘀咕上一句:那个炸弹魔,又在捣鼓些什么,让不让人睡觉呀。

    所以,对于木牌上的字,没有人会怀疑,本来,就算不去打扰这老头,实验十有**也会爆炸,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吧。

    这样一来,从传送阵里出来的冒险者,只要看上木牌一眼,都会脸sè大变,然后踏着无声的脚步迅速离开,天知道被一场失败的魔法实验bo及到,会不会留下什么奇怪的后遗症,比如说突然多出了一条tui,又或者突然少了一条tui之类的事情……

    当然,也不乏一些好学的巫师,会站在远处,仔细观察着法拉的实验,虽然有着赫赫的屡败屡战的威名,但是法拉老头对魔法无以伦比的理解,却能在实验之中透lu一二,让这些年轻的巫师受益匪浅。

    很多人会疑huo,为什么这老头对魔法理解的如此透彻,实验还是十有**会爆炸?

    一方面,是爆炸魔属xing的根深蒂固,一天不爆,估计法拉自己都睡不着觉,二来嘛……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老头总是喜欢做一些奇怪的,十分偏mén的实验。

    蹲了一会之后,我顿感无趣。

    虽然法拉老头不务正业的玩起了魔法实验,不过却无法否认,他在同时也让那些冒险者安分下来,甚至连声音都不敢放大,这边的秩序,反倒是比西雅图克和老酒鬼那边的还要好。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呀。

    我不无感叹,拍拍屁股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四处寻找。

    很好,脚下就有一粒不起眼的石头。

    捡起石粒,瞄准传送站的方向,左瞅瞅,右瞄瞄。

    对准目标,发shè

    “很好,很好”

    已经完全进入了实验狂人状态的法拉,足足全神贯注了一个多xiǎo时没有眨过的眼睛,在盯着手中刚刚完成的一xiǎo瓶淡黄sè液体时,终于眯了起来,如同树皮一样的皱褶老脸,缓缓舒展。

    “只要将这瓶yào水,和这瓶yào水混合在一起,就成功了。”

    顺手拾起一张泛黄的古旧兽皮卷轴,看着上面繁杂的魔法公式和图案,法拉一一确认的点着头,然后笑了起来。

    这是有史以来最顺利的一次实验。

    只要完成了这瓶“魔法盛世时流传下来的生发配方”,不用一个月,自己的胡子,就可以恢复往昔风采,将穆矮冬瓜那老xiǎo子活活气死。

    回忆起穆拉丁经常在自己眼前故作抚须的动作,法拉就一阵咬牙切齿。

    如今,只要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用着虔诚无比的表情,两手各握着一瓶yào水,法拉艰难的吞咽了一声,将其中一瓶yào水,缓缓倾斜倒向另外一瓶,就当里面的液体要流出来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又停顿下来,思考片刻后,将两个瓶子重新端平,这次是将另外一个瓶子,倒向原来的瓶子。

    “叮~~~”

    从瓶口流出的第一滴黄sè液体,呈现出珍珠般的粘稠形态,缓缓从瓶颈之中滴入,这一刻,时间仿佛慢了下来,法拉忘记了外界的一切,死死盯着一点一点往下掉的液体。

    就是两种液体即将接触,法拉的眼神逐渐透lu出笑意那一瞬间,一道细微的白光,从瓶子上笔直穿过。

    “咦?”

    仿佛演戏一样,笑容僵硬起来……

    “轰隆隆————”

    下一刻,法师公会mén前的空地上响起了巨大爆炸,剧烈的气流席卷整个传送站,将许多刚刚从传送阵里出来,还没能来得及感叹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冒险者,卷上半空。

    凭着这一次巨大爆炸,以及许多摔得灰头土脸的冒险者之后的大力“宣扬”,法拉再次在许多已经淡忘了“爆炸魔”这个名头的冒险者里面,重新树立起赫赫的威名。

    就当做是收回一点利息吧。

    看着空地上升起的爆炸蘑菇云,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菜篮子一把挎上,以这样一副完美到了极点的人畜无害伪装,在一片混luàn和呆滞的人群围观之中,身影悄然的潜入,消失在法师公会mén前。

    “我说……亲爱的吴,你有这份心意我们很感ji,但是在这之前,允许我冒昧的问上一句,你会做菜吗?”

    见我挎着一个菜篮子走进来,在里面忙碌的凯恩和阿卡拉脸sè一阵呆滞。

    真是失礼呀这两个家伙,西红柿蛋汤什么的,我还是会做的。

    再说也不是买来慰劳你们,是顺手捡了维拉丝的进行伪装,伪装你懂吗?

    听了我这大半天功夫巡逻下来的汇报之后,阿卡拉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吴,明天就继续这样做吧。”

    “阿卡拉nǎinǎi,不是我说,你真的确定堕落联盟会跑来闹事?”

    今天转了一整天,行踪诡异的人,我到是的确发现了三个——老酒鬼,西雅图克,法拉老头。

    我可以将这几个家伙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吗?不可以吗?真的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吗?

    论坛里的帖子xiǎo七看到了,很感谢诸位的热心,不过,xiǎo七得为自己这次无奈的决定负责到底,所以接下来的事情jiāo给xiǎo七就行了,不能连累大家也跟着一起cào心。

    另外,米山那边已经先一步收到了腾讯客服的信息,到目前为止,被封的群除了解散重建以外,别无他法,所以,一群解散可能会提前,届时xiǎo七会发布新的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