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西雅图克的【晾衣架】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西雅图克的【晾衣架】

    “嘎姆嘎姆~~嘎姆嘎姆嘎姆嘎~~~”

    这些糖果和饼干是我的,爽快点还回来,我或许还可以考虑不和你计较吃掉的那些。

    “哦哟,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吗,这上面写了你的名字吗,我看看,找不到呀,这样无凭无证的污蔑我,我是不是也可以说,你身上穿的布偶装是我的呢?”

    “嘎姆嘎姆”

    不是布偶,是熊

    见这老nv人还十分嚣张的将一块饼干举在眼前,当着我的面,装模作样的在上面找了一翻,然后喀嚓一声,将这块饼干塞到嘴里,故意嚼的很脆香,夸张的lu出一副陶醉表情,我顿时气急败坏。

    同时也不免有些惊讶。

    这家伙,回答的有板有眼的,竟然还真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呀,我是应该夸她掌握了一mén好外语,还是应该嘲笑她竟然听得懂熊话呢?

    不过也好,省了我的木牌,没有人会理解咱为了方便地狱格斗熊jiāo流而默默蹲在角落里头一边低声yin唱着男儿有泪不轻弹一边削木头钉牌子的寂寞,那些家伙只会以为木牌才是地狱格斗熊的本体,可以直接从异次元召唤而来并打算将其列为罗格营地第九大不可思议之一。

    话说回来,我一个人就占了多个不可思议?”嘎姆嘎姆嘎姆姆~~~~”

    你这家伙,自己数数是在第几句以前,才自曝了看着我被xiǎo甲撞飞的一幕,还准备了悼词什么的,悼你妹呀

    “哎呀,你听错了吧,我可没说这样的话,我只是说看到你被撞飞,可没看到是被谁撞飞,附近有没有一条金máo的狗,突然凌空飞起,用让人惊讶的速度,将散落半空的糖果和饼干抢了去,塞到早就准备好的包裹里,然后还用鄙视的目光看了你一眼,才掉头逃窜。”

    你这不是看的很清楚吗hun蛋

    不过没关系,这家伙的厚颜无耻,我早就考虑在里面了,就算不承认也没关系,我还有她的把柄在呢,嘿嘿~~~

    “嘎姆~嘎姆,嘎~~~~~姆嘎姆”

    没错,也就是说,无论这老nv人承不承认看到了xiǎo甲和死狗,并黄雀在后的抢去了死狗身上的包裹,至少,她刚才已经说了,看到我被撞飞的一幕,这是铁证。

    也就是说,我被撞飞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看着,并没有在这里认真负责守卫,完成阿卡拉jiāo代给她的任务。

    哼哼,真是完美的推论,死神xiǎo学生可不是白看的,我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完全超越了xiǎo五郎那种傻蛋。

    “嗯,是吗?这的确是个破绽。”

    听我这样一说,老酒鬼皱起了眉头,似乎刚刚塞到嘴巴里的糖果都不甜了。

    嘎姆~~嘎嘎嘎~~~”

    识相点,把这些糖果和饼干还给我,我或许还会考虑在阿卡拉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

    “真……真的可以?只要将这些还给你,就不会向阿卡拉告状?”仿佛在黑暗中见到了一丝曙光,老酒鬼抬起头,眼神里满是ji动和希冀。

    “姆姆~~~~~”

    你可以这样认为。

    是的,不会和阿卡拉告状,告诉凯恩就行了。

    “好吧,那我都还给你。”老酒鬼松了一口气,上前几步,将怀里还剩下一半的糖饼递了过来。

    “嘎~~~~姆~~~~~”

    这就对了嘛,俗话说的好,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面对老酒鬼少有的全面胜利,让我不免有些得意的飘飘然起来,两只熊掌一伸,就要接过战利品……不,是回收战利品才对。

    咦?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身体,好像在以脚尖为原点做着旋转运动呢?

    看着不断在眼中放大的地面,我困huo了。

    噗通一声,在呆滞之中,身体呈大字型,十分悲壮的和地面来了个全面接触,笨重的体型趴落在地,扬起一大片灰尘,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场面——一根长矛被反握着,枪头在我的脑袋上捅来捅去。

    “你是傻蛋吗?还真的相信我会还呀。”

    蹲在一旁的老酒鬼,像是用筷子搅拌着盘里的生ji蛋一样,手中长枪在我的脑袋上快速钻了起来。

    “……”

    可……可恶,这家伙,难道就真的不怕阿卡拉发火,让她在笼子里面过神诞日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哼哼,你还真以为以你的智商,能够抓住我卡夏大人的把柄吗?”

    这样得意的哼着鼻子,老酒鬼继续道。

    “别忘记了,亚马逊可是有一招叫nv武神哦”

    我:“……”

    “也就是说,虽然我人不在这里,但是nv武神在,我想,阿卡拉应该不会怀疑我的nv武神,有没有足够的实力镇压得住这样一个传送站点吧。”

    “嘎姆嘎姆”

    一把拔开脑袋上的枪头,我跳了起来,指着老酒鬼大吼大叫。

    撒谎吧你,有本事就将你的nv武神叫出来”这可不行,我可是在执行重要的任务,为了贯彻阿卡拉大人的指示,想出了这样一明一暗的战术,刚刚离开也是故意的,是想引蛇出,看看有没有隐藏的危险分子,乘我不在的时候做出危险的事情。”

    老酒鬼这样说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就算是你,如果没有得到阿卡拉大人的授权,也休想干扰我的完美战术,让我的完美潜伏起来的nv武神,暴lu在敌人的视线之中。”

    “……”

    我敢发誓,就算是说出这种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瞎话,这老nv人的心跳也没有比以往多跳一下。

    不过说起来,她不提起的话,我到是还真忘记了,这家伙是亚马逊,掌握着nv武神这样强大的技能。

    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我不知道,但是我由始至终,都从未看到过老酒鬼的nv武神,不知道长得啥样,被她这样的妖孽,改良完善成了什么妖孽的存在。

    据说亚马逊的nv武神,至少也有本体的三成实力,也就是说,就算将实力调至最低,从未在和我们的战斗练习之中,召唤出nv武神的老酒鬼,再假设她本人已经全力以赴,发挥出了全部的实力,其实也还是留了几成的余力。

    一个就算,一个假设,老酒鬼的隐藏实力,让人大呼变态。

    不不不,其实还有一种大胆的可能xing……

    该不会一直和我们相处的这个老酒鬼,其实才是nv武神,而她的本体,却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干着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据说亚马逊召唤出来的nv武神大多会沾染上本人的一些xing格,相当于分身一样的存在。

    怎么可能呢,啊哈哈哈哈~~~~~,再怎么说,这种假设也太荒谬了吧,一直和我们闹腾,被评为营地第一害虫的老酒鬼,竟然只不过是本体的一个nv武神,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法想象。

    因为心里突然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想法,所产生的强烈冲击,让我的大脑变得晕沉起来,暂时把前面的事情抛在了一边,迈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转身,我打算离开,找个地方将刚才那个荒谬的想法永远埋葬下去。

    “怎么,要走了?看你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来来来,别说我欺负你,这块饼干拿去吧。”

    嘴里艰难的塞满了饼干的老酒鬼,如同蟾蜍一样鼓着腮帮,含糊不清的嚷嚷道。

    “嘎姆嘎”

    留着你自己吃吧,最好被饼干哽死,那神诞日又会多一件可以普天同庆的喜事。

    我恶狠狠的回过头,瞪了这家伙一眼。

    xing格恶劣卑鄙无耻厚颜赖皮嗜酒如命懒惰似猪满口胡话兼一máo不拔的她,怎么可能是nv武神,要真这样的话,阿维娜泉下有知,也要从棺材里跳出来,活活掐死这个丢了整个亚马逊职业的脸的老nv人。

    带着恶劣的心情,我一路摇摇晃晃来到了冒险者乐园,大概是lu出了一副无jing打采的样子,所以即使遭到许多冒险者——尤其是nvxing冒险者的围观,却没有像中午那样,一群一群的围了过来,在我身上luànmo。

    这样也好,虽然nvxing冒险者,在转职的时候经过法则修复身体,就算不是美人,至少也能称得上面容清秀,身材更是绝对的苗条,或纤细玲珑或丰满火爆,没有多少个难看的。

    但是……长的漂亮并不等于你就可以在我身上luànmo呀hun蛋。

    哦,顺便一说,刚才那些判断,还要将野蛮人排除在外,毕竟两者在体型和审美观上都存在着严重的差距,而恰西又是野蛮人中的另类,在大家眼里,恰西应该是野蛮人族里的第一美nv,但是在野蛮人眼中,肌rou纤柔流线,没有一块高高隆起,呈菱角分明的硬朗线条的恰西,其姿sè只不过是村姑等级,也就她的父亲,算是半个nv儿控的野蛮人铁匠拉苏克,才会将自己nv儿的美貌夸上天。

    至于为什么我要扯到野蛮人,是因为接下来要巡查的,是西雅图克。

    这家伙对美的定义,又稍稍有些不同,肌rou硬朗呀,还是xiǎo巧玲珑的类型,在他眼中根本就不重要,只要会酿酒,对他来说就是美nv。

    “……”

    我想,与其将这种观念,当成是他对美的另类定义,不如干脆说他就是酒鬼一个,nv人什么的从来就没想过,这样比较恰当,若是将他的脑袋剖开,里面倒出来的东西,大概也全都是酒和战斗这两个词吧。

    为了防止被堕落联盟注意上,我一样的选择坐在广场一角,宛如擂台上失意的拳击手般,在一抹暗光投下来的地方,低头坐着,眼角余光时不时打量,搜索西雅图克的踪影。

    嗯,别说踪影,鬼影都不见一个,果然和老酒鬼一样,跑去偷懒了吗?

    不幸中的大幸,这边的分传送站也是井然有序……

    不,与其说井然有序,不如说这些人……是在害怕着什么,仿佛周围有一头恶龙在暗中窥视着般,刚刚从传送阵里出来没多久,就脖子一缩,像夹着尾巴的狗一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顺着这些人的目光遁去,我立刻无语。

    在广场正对面最显眼的地方,以长矛和腰带为材料,架立这一个“晾衣杆”,只不过,这个晾衣杆上面晾着的,并不是衣服,而是一个个全副武装,两眼冒着星星晕过去的冒险者。

    看这些冒险者身上的装备等级,就能很容易的猜出,这些身上或多或少穿着只有哈洛加斯区域才能爆落出来的装备的冒险者,绝对是哈洛加斯级冒险者。

    这意味着什么?这便意味着,这一次从第一世界各个区域到来的冒险者,最强那个等级,也被人轻轻松松的撂倒,被当成衣服一样挂了起来,这脸可丢大了。

    看到如此一幕,其他冒险者焉能不胆战心惊,害怕自己也被挂在上面,那可是能让他们半年不敢出mén的糗事。

    不用说,这肯定是西雅图克做的好事。

    虽然我并不反对这种杀ji儆猴的做法,但是可以的话,还是尽量用温和一点的手段比较好,只要稍稍亮出拳头,让这些冒险者知道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他们也不是那种硬要往枪口上撞的傻蛋。

    刚刚唠叨着西雅图克太过暴力,身后就传来一阵动静,回头一看,这不,那大块头从远处走了过来,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抓着滴汁的香喷卤rou,正在大逞口腹之yu。

    “哟,吴师弟,怎么变成这副熊样跑出来了?”

    就算躲在角落,地狱格斗熊的模样也太显眼了,根本瞒不住西雅图克的眼睛,从老远的地方,他就扯着大嗓mén打起了招呼。

    我:“……”

    是熊样还真对不起大家了。

    执行秘密任务。

    我顺手举起一个牌子,实验证明,这大块头只有喝酒这方面,和老酒鬼学了个十足,却完全没能继承下听懂熊话的能力。

    “秘密任务?又被阿卡拉使唤着干苦力活了吧,哈哈哈~~~~~”

    西雅图克口直心快,而且每句话都直指本质,让人心里恨得痒痒的,却无法发泄出来。

    阿卡拉不是让你好好看守住这里吗?怎么擅自离开了。

    心情恶劣之下,我毫不客气的质问起来。

    “话是这样说,但是太没意思了,能不能让阿卡拉给我换个更有趣的工作。”

    咽下一口酒,西雅图克苦巴着脸。

    去单挑三魔神如何?这任务够刺ji了吧,真想去的话我可以说服阿卡拉给你使用世界之石传送阵的许可。

    “再怎么说这也有点刺ji过头了吧,连xiǎo命都会刺ji掉吧。”

    看我牌子上写着的【有趣】任务,西雅图克的眉头皱得更深,然后突然一展,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事般眉开眼笑。

    “不说这个,看到了没有,我的杰作,这些xiǎo东西,máo都还没长齐,就想在图爷爷我的面前耀武扬威。”

    我到是情愿没看见的好。

    “只是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真是太无趣了。”

    说着,这头蛮牛又开始唉声叹气起来,活像个干劲满满的有志青年,被分配到了清洁工的岗位上一样。

    虽然我是很想对西雅图克说,好好加油吧,不要再偷懒了,不然阿卡拉可饶不了你。

    但是,害怕这家伙被我这样一说,真的提起了干劲,满广场的架【晾衣杆】,想了想,我还是无奈作罢,只是提醒他一声不要干的太过分,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接下来,只剩下法师公会那边的最后一个站点了。

    看看太阳渐落的天sè,我满意的点点头。

    巡逻完了法师公会以后,便可以顺便回家休息一会,时间算的刚刚好。

    或许不久以后,咱就要新增一个“时间帝”的称号了。

    “布偶熊大人,一起来玩吧”

    没想到刚刚lu出开心的气氛,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就开始活跃起来了,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率先大喊了一声。

    我连忙落荒而逃。

    法师公会mén前一侧的xiǎo丛林里,脑袋上带着枯枝编织而成的伪装,我悄悄的将身体隐藏于灌木丛中,只留出一双黑溜眼睛,窥视着外面的一切。

    这副伪装真是太完美了,这样一来,我就完全融入到了大自然里面,变成了一头躲藏在树林之中伺机袭击过往路人的真正的大棕熊了,再也没有人会用到布偶熊那个每每会让自己感到节cào流失的叫法了。

    “那个……大人?”

    身后不远,提着装满食材的篮子,从市场晚归的维拉丝,伴随着她x前那标志xing的xiǎo饰品发出清脆悦耳响声,可爱的轻轻把头一歪,困huo看着眼前将好大一个布偶熊屁股高高翘起,lu出于灌木丛之外,却似乎依然以为自己躲的很隐蔽,而状似有些得意的丈夫。

    难道说是……

    维拉丝心里的xiǎo灯泡一闪一闪亮了起来。

    大人躲在这里,而且变身成这副模样,一定没错了,是在和那些孩子们玩捉mi藏,但是阿卡拉大人jiāo代的任务不要紧吗?没想到大人竟然会放下重要的任务,也要陪xiǎo孩玩,如此的喜欢xiǎo孩……

    xiǎo孩子呀,如果我可以为大人……

    想到这里,维拉丝的俏脸,逐渐泛红起来。

    关于q群的问题,xiǎo七待会会发一个单独章节和大家说明,无论是q群里面,还是未曾加入q群的童鞋,都看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