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闪亮登场:罗格第一……吉祥物!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闪亮登场:罗格第一……吉祥物!

    “不,这你倒是误会了,只是……”

    见我大惊失sè的样子,阿卡拉笑着摇头,突然叹了一口气。

    “该怎么说好呢,这样的世界,总是会存在一些扭曲的人,因为失去而痛苦,而无法承受,而变成野兽……”

    “原来如此……放心吧,阿卡拉nǎinǎi,我会多加xiǎo心的……”

    我的声音,也随之变得低沉起来,阿卡拉说的没错,暗黑大陆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太多的【失去】,无法承受这种痛苦的人,或如行尸走rou,或变得愤世嫉俗,而这一次欢欣喜庆的神诞日,无疑会严重刺ji到这些人的神经。

    为什么……我失去了……你们却还能在这里欢欣鼓舞……

    虽然这些人没有什么组织可言,实力也不会太强,但却分散遍布在任何地方,其隐蔽xing,数量以及可能爆发的隐患,都值得警惕。

    像爱唠叨的婆婆一样,阿卡拉不放心的又叮嘱了我好几句,最后想想,实在也没什么好说了,才笑逐颜开的目送我离去。

    片刻之后……

    “是布偶熊,布偶熊大人又出现了”

    大街上,一只和chéng人等身高的棕sè布偶熊,默默的站在中央,左支右闪,身后跟着一大群两眼放光的xiǎo屁孩。

    作为罗格营地的吉祥物之一(民间si下定义),自从半年多以前出现之后,就深受广大孩子的喜爱,看那圆圆的可爱máo绒脑袋,仿佛镶嵌着宝石在里面的黑溜溜眼睛,恰到好处的一抹黑鼻头,呈现完美的半圆形状耳朵,貌似填充了不少jing致棉huā在里面的柔软温暖四肢,以及手感舒适,máo绒绒,光是看是一眼,就会产生“抱着它睡觉一定很软很舒服”的胖乎乎身体。

    还有还有,屁股后面那如同将全身蜷缩起来的máo绒兔子般的一团尾巴,也是大受xiǎo孩子们好评的部位。

    如此这般,仿佛由无数个萌点组合而成的究极萌体布偶熊,出现在大街上,试问有哪个xiǎo孩能够抗拒得了?甚至大人们,尤其是nv孩和funv,看着也会两眼发光,只不过是碍于年龄的关系,不好意思去和xiǎo孩们争着抱一抱罢了。

    并且因为温驯(?)的xing格,即使被拔熊máo(虽然从没有人能拔下来就是了)呀,爬上那蓬松蛋糕一样柔软的肩膀上去揪熊耳朵呀,甚至是从后面伸手去拉屁股上那团máo球一般的棕sè熊尾巴(传说拉尾巴可以停止布偶熊的机能)。

    无论怎么做都没关系,只要不将布偶熊大人的身体脏就行了,不然,布偶熊大人不生气,那些孩子也会不乐意。

    因为这样,布偶熊也深得大人们的信任,路过的人,看到自己家的孩子跟在后面,经常会笑着微微鞠躬说一句:我家的孩子就劳烦您了。

    于是,虽然只是出现不到一年,并且现身的次数极少,但是布偶熊还是以让人(?)眼红的速度,飞快窜上了营地吉祥物的榜首。

    同时,布偶熊里面的人,究竟是谁,是谁会穿上这样的可爱布偶装,出来和孩子们玩耍,这个问题,也逐渐成了营地的第八大不可思议之一。

    “……”

    阿卡拉派遣我以这副形态出来巡逻,究竟有没有考虑过现在的状况呢?

    无视身后像拔河一样,一个拖着一个,抓着我的尾巴使劲往拉的xiǎo屁孩,我踏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在街道上,心情越发纠结。

    为什么,为什么我堂堂的救世主(伪),要落得现在这种下场。

    喂喂,你们在干什么,放手呀hun蛋,你以为领域级的地狱格斗熊,身上的máo是那么轻易能够拔下来的吗?

    哼,愚蠢的人类

    还有你们,玩拔河的xiǎo屁孩,还没有拔够吗?这可是领域级高手的尾……我勒个去,你们该不会忘记了原本的目的,把我当成牛马玩拖车吧

    发现这个事实以后,我在内心顿时化身成愤怒的哥斯拉形态,口里喷着恶火,狠狠一脚把帝国大厦踏平了。

    话说回来,电视里的哥斯拉,和帝国大厦究竟有着什么不解之仇呢?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帝国大厦?难道是类似于魔法少nv的片子里必出章鱼触手怪的奇妙关系?我很好奇这一点。

    等等,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吧

    喂喂喂还没玩够吗你们,都说我的背后没有拉链之类的奇怪东西了,肚子上没有,脖子上也没有,脚底?你们到是试着从布偶装的脚底钻进去给我看看呀hun蛋不要在我身上luànmoluàn爬呀hun蛋这可是尊贵的未来救世主之躯呀hun蛋给我统统闪到路边跪下迎接我才是你们的本分呀hun蛋

    我现在可是身负重任知道不,正在和邪恶的反派势力斗智……呃,斗力斗勇,知道不?为了防止罗格营地被破坏,为了守护即将来到的神诞日的和平。

    贯彻爱与真实的正义。

    可爱又mi人的布偶角sè。

    吴凡

    阿琉斯

    我们是以音乐拯救世界的轻音部……

    等……等等,我怎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某些奇怪的开场白台词呀hun蛋

    咳咳,总而言之,我现在所进行着的任务,即使在联盟的高层,也是被印上了“绝密”二字的超秘密任务,超绝密任务,只要稍微出了一点疏忽,整个暗黑大陆,就会发生如同名为弗罗夏姆的邪恶组织侵略地球一样的可怕事件

    如果知道这些,你们还敢阻挠我吗?就算川崎市被毁掉也没关系吗?

    “嘎姆~~嘎姆嘎姆~~~~”

    去去去,一边去,别妨碍我维护世界的和平。

    “啊啊啊,大家看,布偶熊大人说话了~~~”

    “好可爱呀,布偶熊大人,再多说一点,再多说一点嘛~~~”

    “乖乖,布偶熊大人,给你糖果吃~~~”

    我:“……”

    这群xiǎo屁孩,根本就听不懂人……哦不,是听不懂熊话呀hun蛋

    一边玩去

    无奈之下,我祭出了地狱格斗熊的神器——

    一般公园里面的绿地上,经常能看到的,写着禁止踏入的木牌子。

    “啊~~~~”

    看到木牌子上面的字,这些xiǎo孩微微一愣。

    哼,终于明白了吗?真是的,huā费了我那么大的功夫。

    乘热打铁,手中的牌子一闪,又出现了第二块。

    现在没功夫陪你们玩,下次再说吧。

    众xiǎo孩:“……”

    咦,怎么都吓的不说话了,难道是自己的语言太严厉了?再温和一点会比较好?

    “啊~~”

    愣了好几秒,终于有个xiǎo孩,发出一声疑似惊叹的声音。

    然后,在我大出意料的目光中,那些愣着不动的孩子,突然欣喜的涌了上来,一个个将我包围住,不断传到耳边的吵杂声几乎让我吐血。

    “啊啊啊,快看呀,布偶熊大人又在变戏法了”

    “木牌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顺带在我的身上luànmo一通)

    “布偶熊大人好厉害,教教我好不好。”

    “布偶熊大人,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不行,布偶熊大人肚子饿了,先吃颗糖再说吧,来,啊~~~”

    “布偶熊大人,牌子上面究竟写着什么?歪歪扭扭的,难道说是魔法?”

    “那是字吧,上面写的是字才对吧。”

    “哼哼,你在怀疑我的话吗?我以前,可是从一个法师大人那里见识过,和布偶熊大人写的差不多。”

    “好厉害~~~”

    “布偶熊大人也好厉害,是魔法吗?真的是魔法吗?”

    我:“……”

    完全忘记了,这些孩子,没有几个是识字的。

    启敬,天国的nǎinǎi:

    我现在似乎遇到了比堕落联盟更加难缠的势力,名为熊孩子党的可怕敌人。

    千方百计,也无法赶走这群家伙,无奈之下,我只好拖家带口,身边跟着几十名闹腾的熊孩子,一起顺着营地的主要道路,四处溜达,所过之处,无人不是侧目相看,那些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的外来冒险者,更是啧啧称奇。

    这算不算是一种大隐隐于市呢,恩啊,就当做是这样吧,我自我安慰的想到。

    看看时间,已经是正午,远程传送站开放已经足足有两个xiǎo时了,现在大街上,四处都能看到陌生的冒险者,这些人纵使收敛着气势,换上一身便装,存在感也是非常的强烈,瞧瞧那昂首阔步的步伐,眉宇间的自信和威势,根本就不像是庄稼人或则是放牧者。

    不过,能做到这种地步,我已经很是满意,即使联盟没有强调要求,大家都十分自觉的把气势和装备给藏起来了,比起三年前比武大会那时的状况,身穿铠甲,肩扛武器,不知收敛气势的粗鲁家伙,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将平民吓的不敢出mén,可要好多了。

    “咦,快看呀,好可爱的布偶熊”

    这些外来的冒险者中,也不乏nvxing,亚马逊还好一点,天生冷酷,大多只崇拜力量的她们,对于“可爱”这种东西,大不了也只是觉得比较顺眼罢了,而其他一些nvxing职业,对可爱的抵抗力就比较低了,尤其是德鲁伊mm,更是投来特别青睐的目光,难道说是同类相吸?

    不一会儿,取代那些孩子,我就被莺莺燕燕的nvxing冒险者所包围,胖乎乎的布偶熊身体,也淹没于一片nv香之中。

    “究竟是谁在里面?”

    “好柔软,你们看看,这种柔软度,骗人吧,布偶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还有绒máo,带着体温,简直就像是真的一样。”

    “嘻嘻,这该不会真的是真熊吧。”

    “你见过长成布偶熊的熊吗?”

    对于某位nv冒险者歪打正着的正确猜测,其他人给予了纷纷反驳,所以才有伟人说,真理往往被少数人掌握着。

    我:“……”

    这些人,好歹也是大人了吧,怎么还和xiǎo孩子一样。

    喂喂,这位德鲁伊姐姐,你的手在mo哪里?下面什么都没有呀hun蛋哪有这么bi真的布偶熊,谁会在布偶熊身上做那种玩意?

    不不对我不是布偶熊好不好hun蛋

    还有在背后找拉链的那位刺客姐姐,不好意思了,虽然我知道你很jing通陷阱之类的技巧,对于藏起来的东西有特殊爱好,但是我身上真的没有那玩意,真的,绝对绝对没有骗你,有无数xiǎo孩可以作证。

    喂喂,圣骑士大姐,你好歹是圣骑士,是圣骑士对吧,不觉得作为正直善良的圣骑士,拔人家的尾巴,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吗?

    我……我说,这位巫师mm,虽然你的确是娇xiǎo玲珑,但也不代表就可以往我的身上爬,你和那些熊孩子是一个等级的幼稚吗?

    呃?这视线是……

    循着一道锐利的视线,我发现在人群之外,一名充满了野xing感的亚马逊,正在用锐利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盯过来,眼神里充满了一种亚马逊式的“喜欢就去掠夺”的感觉。

    “……”

    身为冷酷无情的亚马逊一族,你不觉得自己的爱好有些……有些奇特吗?

    总而言之,我现在似乎陷入了更大的麻烦之中。

    可不能这样下去呀。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

    拍掉了在身上luànmo的nv德鲁伊和nv刺客的xiǎo手,甩开还在对自己的尾巴兴趣盎然的nv圣骑士,同时将肩膀上坐着的巫师mm举起,轻轻放下。

    “嘎姆嘎姆~~~”

    呼噜呼噜,摇起了头,眼睛落到外面,那些被nv冒险者们的热情吓到一边的xiǎo孩身上。

    “咦?”

    这些nv人纷纷一愣,从狂热之中醒来。

    “啊哈哈,抱歉抱歉,你看,我们都把xiǎo孩们给吓着了。”

    “是呀,简直就像和xiǎo孩子抢玩具一样,说出去真不好意思。”

    “不过这头布偶熊实在太可爱了。”

    “刚才的叫声也很可爱,难道是什么特技?普通人根本发不出这种声音吧。”

    “可爱的熊先生……还是熊xiǎo姐?再见罗。”

    “下次遇到,可要好好让我抱一抱。”

    “可以允许你在我的chuáng上睡哦。”伴随着娇滴滴声音的,是一记热情如火,含义颇深的目光。

    “呜哇,莲娜,你也太大胆了吧,万一里面的是男人该怎么办?”

    不是万一,就是男人好不好,而且也不是“里面”,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穿布偶熊装了?

    轻轻的给了一记拥抱,还用脸蛋在自己的熊皮上蹭了蹭,这些nv冒险者终于是依依不舍的散去了。

    吁出一口气,我就像是和势均力敌的敌人大战了一场般,夸张抖了抖máo发,擦着额头。

    不过,能够在没有暴lu身份和实力的情况下,将这些nv人打发,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她们可不比xiǎo孩,要是围着自己太闹腾的话,说不定就会引起堕落联盟的注意。

    可惜,还没等我歇几口,那些眼睁睁望着nv冒险者离去,直至身影消失的xiǎo孩们,又欢呼一声,重新围了上来。

    唯nv子与xiǎo孩难养也。

    一会儿过后……

    让我看看,这条路的话,还是先去北区训练营的分传送站看看吧,负责那里的老酒鬼,是最让人放心不下的家伙。

    这样想着,我毅然选择了前往北区的方向,打算先去抓点老酒鬼的把柄……不,是监督那老nv人有没有认真干活才对。

    “咦咦,布偶熊大人,那边可是训练营哦。”

    孩子们发现我走的方向不对,于是纷纷提醒。

    “里面的可全都是冒险者大人,像刚才那些人一样的超~~~级~~~强大的冒险者大人。”

    “爸爸说今天是传……传什么开放的时间,会有很多很多的更加强大的冒险者大人出现,让我千万不要接近这里。”

    “就是就是,妈妈今天早上也对我这样说了,所以布偶熊大人进去的话,一定会受伤的。”

    七嘴八舌,生怕我不知道似的,这些xiǎo孩们,一个个闪烁着纯真无暇的担忧目光,看着我,拉扯着我的身体,阻止我去“送死”。

    真是的,这些xiǎo鬼,想要担心我的话,还是先将自己的鼻涕擦干再说吧。

    我呼噜噜的摇着头,任由他(她)们拉扯着,一动也不动。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决心,孩子们停下动作。

    “既然布偶熊大人要去,那么我也去。”

    “对对,誓死保护布偶熊大人,就算是冒险者大人想要欺负布偶熊大人,我也……就算是冒险者大人……呜呜~~~”

    你看,自己把自己吓哭了吧。

    mo着孩子们的头,我再次将头摇了摇,把一个个趴坐在自己身上,或者拉扯自己的身体的xiǎo家伙,逐个放下。

    然后,“叮”的一声,从rou掌里面弹出一根锋利爪子,在地上划过一条直线,指了指,摆出一个止步的手势。

    虽然很吵闹,很缠人,但是这些孩子,却十分懂事,慢慢目送着我离去,脚步始终没有踏过地上那条直线。

    呼呼~~~

    直到背后的目光消失,我才松了一口气,嗯哼,烦人的xiǎo东西们终于消失了,现在,我德鲁伊吴凡,以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作为掩饰,终于要去完成阿卡拉jiāo代的绝密任务了。

    怀里抱着一大堆xiǎo孩们送的糖果和饼干,我站在路中间,在来往的数名冒险者诡异的目光注视下,得意的抖了抖尾巴,翘起熊鼻子。

    嗯?有杀气

    从刚刚巡逻开始,就感受到的,一直跟在身后的两道仇恨目光,在此刻终于lu出了狰狞的獠牙。

    难道是堕落联盟终于要出手了?

    妄图绑架我这个罗格第一吉祥物,威胁营地的孩子,制造hunluàn?

    想到这种可能xing,我不禁心里一惊,猛地回头……

    轰隆隆——xiǎo甲迈着让大地颤抖的步伐,滴溜溜的xiǎo眼睛里,透lu出彷如烈士的悲壮目光,笔直的冲撞了过来。

    紧跟在它的身后,是呲牙咧嘴的金máoxiǎo动物死狗。

    同为营地吉祥物之一,两人(?)的眼睛里,分明是一种年老sè衰的妻子盯着二八年华的xiǎo妾般的仇恨目光。

    我:“……”

    “碰”的一声,我悬念颇大的被xiǎo甲“撞飞”了出去,手中抱着的糖果和饼干散落了一地。

    这时候,身后紧跟的死狗,突然如同奥运选手一般,以灵活的姿势高高跃起,嘴巴不断甩动,将空中的糖果和饼干统统收集起来,掉落在早就准备好的袋子里,然后叼着袋子,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得手了的xiǎo甲,齐齐做出一个挑衅的姿势,拔tui就跑。

    整个过程,看似漫长,但是从xiǎo甲出现,到两人……两动物的消失,也不过是短短的不到十秒时间,我就如同被摩托贼抢包顺便撞了一记的老头般,飞出去之后,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可恶呀,可恶呀,要不是周围还有寥寥行人看着这一幕,我担心这里面有堕落联盟的人,刚才xiǎo甲能撞飞我?我一巴掌就能把它扇回哈洛加斯

    区区宠物和储备干粮,竟然如此嚣张,等着瞧吧,这次任务以后,有得你们两个好受。

    直至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我才拍拍身上的灰尘,往两只动物逃窜的方向,恨恨看了一眼,才掉头离开。

    ……

    这里是北区训练营cào场的分传送阵。

    为了避免刚才被nv冒险者包围的事件再次发生,也担心从里面出现的冒险者,会不会有堕落联盟的参杂在里面,我只是选择了一个视野良好的位置,远远监视着cào场上的一举一动。

    士兵和法师们,都在好好的执行着任务。

    整个分传送站井然有序,看不出一丝hunluàn的样子。

    很好很好。大家都在认真干活呢。

    我欣慰的点点头,chou出一张桌子,泡上一杯茶,盘坐在地上,安详的喝了起来。

    终于可以歇一口气……

    个屁呀hun蛋,老酒鬼人呢?

    将眼前的茶桌重重一掀,我咆哮起来。

    果然不出阿卡拉所料,这家伙,一有机会就跑去偷懒了,哼哼哼,看我这次不告诉阿卡拉,老酒鬼,你完蛋了,就等着神诞日的时候被关入笼子里游街吧

    “喂,我说,臭xiǎo子,你在这里干什么?”身后毫无预兆的传来一把声音。

    还能干什么,监视老酒鬼那hun蛋,抓住她的把柄,向阿卡拉告一状呗,嘿嘿,这次她还不死

    我下意识的朝后面举起牌子,连心里想着的yin险笑声,都在上面表达了出来。

    我x谁呢?

    话刚刚落音,我就反应过来,连忙转身摆出防御架势。

    其实不用猜,整个罗格营地,也就只有一个人,能在我的地狱格斗熊姿态下,还能悄然无声靠近。

    “哦,原来是这样啊,想抓我的把柄啊。”身后,老酒鬼滋滋有味的啃着饼干,送着一口美酒,一边用漠然的声音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我再次举起木牌,退后一步,警惕起来。

    “从你踏入北区那一刻开始。”

    我:“……”

    “哎呀呀,真是壮观的一幕呢,整个人都被撞飞了,躺着地上一动不动,我还以为我们的救世主大人,已经被区区一头攻城兽干掉,连悼文都想好了。”

    啃完饼干,复又抛huā生似的将一颗剥开的糖果扔到嘴里,老酒鬼满是揶揄笑容的说道。

    哼,我那只是为了联盟,忍辱负重。

    刷一下将第二个木牌扔掉,我再次举起新的,并自豪的ting起x膛。

    “真是伟大,了不起了不起。”

    老酒鬼想拍掌,但是看了看满手抱怀的饼干和糖果,还是停住了。

    这些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我用质问的目光瞪着老酒鬼,心里其实已经隐隐猜到真相了。

    “哦,你是说这些糖果和饼干吗?真是的,说来怕你不信,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呀,看到一只狗的脖子上,竟然挂着个大包裹,跑的十分辛苦,也不知道是哪个调皮的孩子这样欺负它,于是我好心的帮它取了下来,没想到好人有好报,里面竟然装满了这些好吃的,你说神奇不,啊哈哈哈哈~~~~”

    我:“……”

    睁眼说瞎话要是长了手脚穿上衣服,也就是你老酒鬼现在的模样了。

    不过也好,至少让那只死狗明白了恶有恶报的道理,回去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给我好好背一万遍吧。

    而现在,我似乎可以考虑一下告诉这老酒鬼,什么叫拾金不昧,物归原主了~~

    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老酒鬼将嘴里含着的糖果,发出咕噜一声的重重咽下,依然带着笑容的眼睛,闪过了一道作为罗格第二吝啬的jing光。

    一时之间,我们两个之间的空气,变得万分险恶起来……

    唉唉,月票成绩还是有点低落,而且本月游戏类xiǎo说特别给力,xiǎo七现在已经被挤到了同类作品的十名以外,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