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怀中……暖妹杀!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怀中……暖妹杀!

    看到这一幕,负责守卫的士兵与法师松了一口气,同时嘴角微微翘起。

    阿卡拉大长老果然料事如神,这些冒险者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位大人的预料之中,北区训练营那边,早已经加设了许多擂台,并且调派了许多兵力负责巡逻。

    但是随后回头一看,这些士兵和法师又皱起了眉头。

    随着传送阵的ru白sè光华不断闪烁,整个魔法阵已经有“超载过热”的趋势了。

    除了三年前的比武大赛以外,营地的传送阵从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传送如此大的数量,这对法师公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这个挑战值,也差不多该到极限了。

    只能和上次一样了。

    当看到传送站快要到极限的时候,几名法师点点头,一名突然法袍微动,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阿卡拉大人。”

    片刻之后,消失的法师出现在阿卡拉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传送阵……已经到达极限了吗?”

    似乎早有预料,从一大早开始,就如雕像般站在xiǎo黑店mén前瞭望着整个营地的阿卡拉,轻轻弹动着眼皮,淡然问道。

    “是的。”

    “比意料的有点早,看来,还是低估了大家的高涨热情呀,呵呵呵~~~~”

    温吞吞的笑了几声,阿卡拉随即脸sè一肃。

    “吩咐下去,将其余备用站点全部开放,让各地点的负责人都打起jing神了,营地的警戒状态,也要提高一级。”

    “一次将全部……”

    这名法师微微一愣,似乎被阿卡拉的大魄力给镇住了,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转身消失。

    不一会儿,分别来自冒险者广场中央,法师公会mén前的空地,以及北区训练营中心的巨大训练场上,突然凭空亮起了传送阵的璀璨光芒。

    在其他区域架设三个分传送站,有点像前些日子菲妮在她的木箱子里使用的表演活人大消失的联动魔法阵,当然,眼前这三个分魔法阵,肯定是要比那种简易的魔法阵更加jing密完善和强大。

    三个分传送阵,分别从主传送阵分流一部分工作,可以有效的减轻主传送站的负担,这一措施的有效xing和安全xing无需怀疑,在三年前的比武大会时,就曾经使用过。

    只不过在三年前,这几个传送阵有天使族的强大力量负责守卫,而这一次,只能依靠联盟自己的力量,情况不可同日而言,这也是阿卡拉一开始没有实施这种方案的原因。

    眼看着主传送站,比预料之中的还要早超过可承载负荷,这种恐怖流量,不比三年前比武大赛时xiǎo多少,到了这种时候,阿卡拉才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一口气将另外三个分传送站也开放了。

    主传送站,加上三个分传送站,一共就是四个点,需要四个负责人把手,这也是阿卡拉一开始就在营地这边布置卡夏,法拉,西雅图克和卡丽娜的缘故,有这四个强者镇压着,最弱的卡丽娜也有伪领域中级的实力,虽然远远比不上天使族的豪华阵容,但应该也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真正要打起十二分jing神的,还是整体的营地治安以及秩序呀,这么大量的冒险者涌入,管理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里,阿卡拉微微皱起了眉头。

    “在担心吗?要不这样,新区那边,今天去游览的冒险者肯定不多……”

    和阿卡拉共事多年的凯恩,哪会看不出阿卡拉在想什么,微微一笑,他那双充满睿智光泽的老眼,闪过一丝老狐狸式的狡黠。

    “看来,也只能这样啊,第一天,是得防范着点。”

    两人xiǎo声嘀咕了一阵,顿时眉开眼笑,一扫刚才的忧愁。

    ……

    营地新区,诚如凯恩所说,除了那些一丝也不敢松懈的巡逻士兵以外,偌大的区域只有xiǎo猫三两只。

    “啊呼呼~~~~真无聊呀。”

    站在总部帐篷mén口,我无聊的大了一个哈欠。

    虽然刚刚听到教堂那边传来的钟声,得知了远程传送站已经开放,作为见证者之一,心情的确比较ji动。

    于是,在瞎ji动了一会之后,,睡意涌了上来。

    今天天还未亮就起chuáng,这是犯困的原因之一,至于第二个原因——虽然为了让我这个联盟长老兼山寨救世主,能够打起jing神迎接这历史xing的一天,维拉丝她们特地安排了我一个人睡,但是才刚刚躺下去……xiǎo幽灵突然睡醒了。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句话,在这一刻,以另外一种形式,活灵活现的向维拉丝她们表达了出来。

    所以说,辜负nv孩们的一番苦心真的十分抱歉,昨晚我几乎没怎么睡,这才是犯困的主要原因。

    而最后一个原因,我刚才已经说了,整个新区就来了xiǎo猫三两只,而且根据士兵传来的报告,这些【xiǎo猫】里面,大部分还是一些平民孩子,带着一颗旺盛的好奇心闯进来,一边用敬畏的目光打量和躲避着巡逻的士兵,一边用眼睛四处打量这块对于他们来说过于陌生的土地。

    虽然这种情况,琳娅和莱娜也预料到了,不过想到归想到,无聊还是一样滴,我相信,就算是蒂亚那屁股坐不住的活泼丫头,站在我这个位置,也会开始犯困打哈欠。

    “莱娜,冷吗?”

    一阵似雪的寒风迎面拂过,站在身旁的莱娜,娇躯微微蜷缩颤抖,并没有瞒得过我的眼睛,本来就是体弱多病了,还要逞强在这里站着,面对一片死气沉沉的新区,仿佛要将它盯出huā来一般。

    这孩子,平时ting聪明的,怎么到这种时候就犯傻了呢?在帐篷里面靠着暖炉,多舒服呀。

    “放心吧,哥哥,我没事,还能支持下去。”

    果然,我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问了,但是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恬静的笑容,以及摇头。

    “不行,不能再让你在这里呆下去了。”

    将刚刚给莱娜披上去的皮máo斗篷,紧了紧,盯着她那在寒风中,没有一丝血sè的苍白脸蛋,我心里一紧,摇起了头。

    “说什么也要把你押回帐篷里面去。”

    “哥哥,就今天好吗?我想一直看到最后。”平素乖巧听话的莱娜,今天也变得倔强起来。

    “不行就是不行。”这边,我也强硬的摇起了头。

    “就这个上午~~好吗?哥哥~~~~”

    莱娜讨价还价着,并且发动撒娇技能,拉着我的手,轻轻贴在她那柔嫩细致的脸颊上,仿佛一轮明月似的美丽眸子,泛起水光,目lu期盼的看着我,不是普通nv孩子那样牵着对方的手,不依的甩来甩去,并努起xiǎo嘴,依靠语言和动作的入mén级水准,而是直击五感,将自己的意志,掺和在温柔和笑容里,直接渗透到对方灵魂的超高段撒娇技巧。

    “呃……啊……好……不行不行”

    还差一点,我就要被莱娜给攻陷了,真是太可怕了,莱娜的撒娇,虽然不比莎拉如同闪烁着星辰光辉的楚楚天使目光攻势来得直接,但却胜在润物细无声,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极致。

    不过很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点,莱娜大概想不到,是因为从她xiǎo手和脸蛋上传来的冰凉温度,让我及时的清醒了过来。

    “哥哥真是的……”

    微微鼓着腮帮,神sè困扰的莱娜,十分可爱。

    “我可是负责人哦,现在哥哥得听我的才对。”故作威胁姿态的莱娜,更是可爱到了极点。

    “我是哥哥,所以无论有什么理由都可以全部驳回。”我面带微笑,一句话将莱娜堵住了。

    “嗯呜~~~”

    轻轻歪着头,莱娜悲鸣起来。

    “不过,你都那么坚决了,我这个当哥哥的要是不通融一下,未免也说不过去。”

    想了想,莱娜平时ting听话的,现在表现的如此,一定是有着她自己的想法,作为资深妹控,我怎么能不顾及妹妹的想法,而做出强硬姿态呢?

    “有两个选择。”

    我朝莱娜比出一个指头,晃了晃,虽然她看不到就是了。

    “第一,按照我刚才的话,乖乖的回帐篷里去。”

    “至于第二嘛……”

    伸出第二根手指,我恶作剧式的一笑,突然转身,上前一步,将披在身上的斗篷展开,如同一张巨口般,呼的一声,就把娇xiǎo的莱娜吞入了里面。

    “嘿就像这样。”

    双臂紧紧环绕上那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冰凉气息的娇躯,我将莱娜裹入了自己的斗篷里面,只lu出肩膀以上的部分。

    “咦……咦咦?”

    被强迫的依靠在怀里的莱娜,愣了好几秒,才发出惊讶的叫声。

    “这样一来,就暖和多了,不是吗?”

    下巴在莱娜的头上摩挲着,我得意眯起了眼睛,天才,咱果然是天才,脑海里丰富的宅知识,可不是说笑的。

    “呜”

    “嗯,怎么了?”

    发自莱娜的悲鸣声传到耳中,我诧异的低头看了她一眼,怎么,对我这个哥哥的怀抱有什么不满吗?明明最近几年去探望的时候,她都会时不时要求让我坐到chuáng上,将我的x膛当成抱枕靠着,然后以秒速进入梦乡。

    “为……为什么……那么突然……突然……”

    平素恬静的莱娜,在这时候声音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原本苍白的俏脸染上了一抹健康红晕,是因为被我搂在怀里,而感到害羞吗?真是的,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不是经常在做吗?

    当我将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说出来,却被莱娜从怀里抬起头,瞪了一眼。

    “哥哥真是傻蛋。”

    “……”

    悲哀,好悲哀,虽然这种事情我也知道,但是,在以前不是曾经预言过我变聪明了吗?现在却说出这种话,我家的莱娜也学会撒谎了?

    “不喜欢的话就算了,我也不会勉强你回去,不过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哦。”

    温柔的蹭了蹭莱娜的头,我缓缓将环抱着她的手松开。

    也不是不能理解莱娜会这么害羞,毕竟这里不止我们两个,琳娅,还有数百名负责守卫总部的士兵都在一旁看着,作为这次的新区负责人,像xiǎo孩子一样被我搂在怀里,不但会感到害羞,还会觉得身为负责人的威严正在流失,是这样吧。

    所以从一开始,我的第二个选择,就是带着一半玩笑的xing质,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第一次担当起如此重任,明里暗里都向周围散发出一股紧张的气氛,看上去稍稍有点透不过气来的莱娜,放松一下而已。

    “等……等等”

    就在我要松手,并掀开斗篷放莱娜出去的时候,她却有些慌张的用xiǎo手抓住了我的手臂,不让松开。

    咦?”让……让我想想。”

    留下这样一句话以后,她就低着头,真的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那白皙俏丽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在天平两端之间摇摆,大脑高速转动,思考,犹豫,动摇,选择,而产生了过热反应,还是有着什么其他的深刻原因,变得通红通红起来了。

    “就……这样就好。”

    好一会儿,从低着头的莱娜嘴里,发出细弱蚊yin的声音。

    “什么?”

    恰好一阵大风吹过来,将莱娜如同袅袅白烟一样的虚幻声音,无情的吹散。

    “我……我说,这样就好了。”

    似乎心中下了某种程度的决心,莱娜抬起头,恬静的对着我一笑。

    “这……这样真的可以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什么不可以吗?”

    脸sè恢复了常态的莱娜,略带调皮的轻轻眨着眼,反问起来。

    “可是这样……这样的话,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害羞吗?作为负责人的威严,可是会受到严重打击哦。”

    眼看莱娜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我反倒是替她担心起来了。

    我的宝贝妹妹呀,这可是你第一次负责如此重大的任务,是作为联盟大长老的接替人,正式在世人面前,迈出去的第一步呀,要是因此而丧失威信那该怎么办?就算你自己不介意,我这个做哥哥的也要寝食难安呀。

    “没有关系的。”

    莱娜的宁静气质中,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那唯一lu出在斗篷外面的脑袋抬起,仰对着我,轻轻的摇了摇。

    “真正的树立牢固的威信,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丧失。”

    “是……是吗?听你这样一说,似乎又有点道理的样子。”

    我困huo的歪着头,镶嵌在大脑里面的低端主频,无法完全处理莱娜这句话的意思。

    “当然了,哥哥不是最好的例子吗?”

    “咦……咦咦,我?”

    我惊讶的目光,和莱娜带着淡淡笑意的目光,对视着。

    该……该怎么说呢,莱娜的话越来越无法理解了,但是我却感觉到,我这个哥哥,似乎被妹妹用十分隐晦的说法,给神吐槽了一记。

    拼命思考着莱娜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我最后得出了一个不怎么确定的答案——我在其他人眼中,很有威信吗?

    不,更准确点的翻译或许应该是——因为哥哥树立了牢不可破的威信,所以就算经常做出这样那样的,可能会让威信大量流失的蠢事,也没有关系。

    “……”

    莱娜,我的宝贝妹妹哟,真的不是我在自夸,这段时间呀,你的哥哥我对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存在评价,唯一充满了确定感的,就只剩下两样。

    第一样:节cào流失殆尽。

    第二样:威严如尘扫尽。

    算了,既然莱娜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将原本微微松开的双臂,重新搂紧,我低着头,不断在莱娜的头上蹭着。

    我的妹妹呀,真是太可爱了,是天下第一可爱的妹妹。

    “哥哥的身体……很温暖……”

    怀里的莱娜,轻轻眯上双眼,带着如进入甜美梦乡一样的恬静笑容喃喃自语道。”还有……谢谢你,哥哥……”

    “……”

    被发现了吗?太聪明可不好哦,我这个当哥哥的会感到很大压力。

    脸颊微热,我困窘的偏过头,避开了莱娜注视过来的温柔目光。

    恰恰看到旁边的琳娅,正用含笑的眼神,看着这边。

    “怎么样,要一起来吗?”我不怀好意的朝琳娅示意着斗篷里面。

    “我……我就不用了”

    俏脸通红,琳娅娇羞的退后了好几步,连忙摇着头应道。

    如此大的反应,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别忘记了,我们两个,可是曾经借着斗篷的某些【特殊】效果,在野外做过好几次【刺ji】的事情。

    就在我美滋滋的回忆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时,阿卡拉派来的士兵,也向这边赶了过来……

    今天下班回家,xiǎo七遇到了堵车(开学学生下课),于是果断绕xiǎo路,走了大概十多分钟以后,果断从原来的xiǎo路入口走出来,继续围观堵车。

    坑爹呀

    ps:月票很给力,谢谢大家,另外给大家介绍一个xiǎoxiǎo的同人游戏《lu塞提娅》,经营冒险类,蛮好玩的,可惜xiǎo七没多少时间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