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远程传送站开放!
    从天边的一抹火红开始,笼罩着罗格草原的雾气逐渐消散,留下一串串lu水,似洒落在生机枯竭的大地上的珍珠似的,一个个晶莹剔透,在朝阳中微微泛红,映衬出五光十sè,将罗格草原点缀的像是宝石田一般。

    这是寒冬的罗格草原,一天之中最美丽的时候,即使是在这里居住了一辈子的老人,牵羊放牧,或是锄镰在背,为一天的生计而匆匆行走田间时,也会再为这种美丽而放下短暂的凡事尘杂,顿足观望,面sè柔和的看着他们看了一辈子,一辈子也看不腻的景sè。

    美丽是短暂的,当旭阳渐高,晨风吹起的时候,那枯草间、朴石上和满枝头的晶莹lu水,迅速蒸腾,给吹过的风儿带上一丝yin寒气息,这时候,顿足观望的人们,都会下意识的打一个冷战,清醒过来,重新迈出活计的脚步。

    他们的脸上,已经带着草原人特有的清爽笑容,不仅是因为刚才的mi人景sè洗涤了心灵,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活了一辈子的人们,已经从刚才的景sè之中,看到了今天一整天的气候。

    又将是隆冬的日子里面,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啊,得乘着这天气,多干一点活,为chun忙打下基础才行,想到这里,他们的脚步又加快了一分。

    但是,如果是细心人观察的话,可以很明显的发现,在如此好的,甚至可能影响到明年收获的劳作天气里,路上来往的平民,比起昨天却少了许多。

    不仅如此,来往的平民,眼睛里那份朴素的喜悦之中,也带着一股隐隐不可察觉的复杂情绪bo动。

    因为,今天是远程传送站开放的日子。

    有冒险者的家庭,早早就放弃了今天的劳作,赶到传送阵那边翘首以盼,这行走奔bo的平民,变少的最根本原因。

    而那些没有冒险者的家庭,羡慕之余,心里也会彷徨不安,就算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他们,也隐隐能猜出来远程传送站开放以后,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那些遍布于第一世界各个地方的冒险者,将会从今天开始,蜂拥回来营地。

    本来,光是营地里那些刚刚从菜鸟学员毕业,正式晋升成为一名菜鸟冒险者,穿着破烂皮甲,挥舞着白板短剑或匕首的家伙,就已经是营地平民们望而仰止的存在了,现在,整个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都要回来,那些可是比营地的冒险者更加高级,更加强大,身穿华丽的铠甲,如同战神一样威武的真正战士。

    当然,营地人也并非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三年前的比武大赛,就已经发生过一次,让他们确实看到了其他各区域的冒险者的风姿和强大,按道理来说,本不应该还如此忐忑不安才对。

    但是这次不同,和比武大赛不同,尊敬的阿卡拉大长老已经宣布了,这一次开通远程传送站,不是比武大会那时候,依靠着天使族的力量将其他区域的冒险者传送回来,结束以后再传送回去的一次xing传送,而将会是永久xing的开通,这意味着,在将来,那些将让他们望而仰止的营地菜鸟冒险者,比较得如同xiǎomáo孩一般的威武战士,神秘**师,将成为他们生活节奏之中的一道常见音符,而并非一闪而逝。

    再加上营地新区的出现,大量的村落迁移而至,强大的冒险者,陌生的邻居,原本熟悉的故乡突然多出来一大块,这些新奇事物,都严重的打luàn了生活在缓慢节奏之中的营地人,让他们的神sè带着一定的mi茫和不安。

    当然,这些关乎整个联盟的未来的重要决策,并不会随着这些人的不安而产生变化,初升的朝阳逐渐抬起了头,离远程传送阵开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我,琳娅,还有莱娜,此时都站在帐篷外面,静静看着逐渐升起的太阳。

    身后跟着克劳蒂亚,是在那之后不久,我吃完了琳娅的那份便当,满足的拍着肚子的时候,悄然到来的。

    其实一路上也能隐约察觉到,她从未离开莱娜太远的距离,像追踪足迹的猎人一样,远远在后面跟着,只是大概是因为有卡洛斯,尤其是克劳蒂亚所崇拜的亚马逊nv王——莎尔娜姐姐这些强者在一旁,让她觉得自己这个xiǎoxiǎo的伪领域级冒险者,根本没有现身的必要……

    喂喂,这样说来的话,难道我有什么地方让她放心不下了?

    克劳蒂亚和我们,和周围站岗巡逻的士兵一样,也被朝阳吸引住了心神,默默的望着天空,等待那历史xing一刻的到来。

    远程传送阵开放的历史见证者,这个称呼所具有的魅力,让克劳蒂亚这样xing格古板的护卫,都分出了一部分对莱娜的注意力,落到逐渐降临的时间点上。

    遥遥相对的营地另外一边,阿卡拉和凯恩也站在了xiǎo黑店的mén口,静静的等待着,周围笔直站立的数百名护卫,只发出一片细微均匀的呼吸声,时不时调皮刮过的yin寒晨风,刮着枯草所发出的沙沙作响,更是衬托出一股肃静的气氛。

    “铛铛铛”

    就在这时,隔着这几十里的教堂传来古老绵长的钟声,如一股细风润雨,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并在天空久久回dàng,低沉而沧桑,就仿佛一个充满智慧的老人,用着苍老沙哑的声音,向别人诉说着一段浩大的历史般。

    钟声响起,阿卡拉一直闭着的眼睛,也缓缓睁开。

    “开始吧。”

    从她略微干燥的嘴chun里,不轻不重的吐出了三个字,但是里面蕴含着的意义,却让人觉得如同是三个指头并拢捏着,轻轻的翻开了一页纸张。

    “是,阿卡拉大人。”

    压抑着内心的ji动,旁边一位笼罩在黑袍里的法师,响应了阿卡拉的声音,朝她恭敬的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瞬移,下一刻出现在了法师公会。

    法师公会里面,随着这名法师的到来,其中一座法师塔亮起了耀眼的魔法阵光芒。

    在魔法阵闪烁起来的同时,鲁高因,库拉斯特海港,群魔堡垒以及哈洛加斯,这四大区域的法师公会,也亮起了巨大的魔法阵,光华直耀天空。

    在这历史xing的一瞬间,数千万,数亿,甚至是数十亿的生命,齐齐抬头仰望着这道从法师公会里面冲起的魔法阵光芒。

    “远程传送站开放了”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吆喝起来,仅仅是几秒之间,整个联盟世界沸腾了,那些早早就等在传送阵前排队静候的冒险者,高举双臂,发出冲天的欢呼,这些欢呼声似乎在整个暗黑大陆连成了一片,响应不绝,让整个世界都沸腾起来了。

    坚强如他们,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热泪满盈,ji动的互相拥抱和庆祝着。

    比武大赛,只有平均五十年一次,将五十年一次的——甚至有许多冒险者来不及盼到就已经去了第二世界的机会,化为日常,这就是远程传送阵最直白,最深得人心的意义。”大家都排好队了,不用着急。”

    四大区域,早早就在传送阵旁维护秩序的法师和士兵,用略微紧张的语气大喊起来,虽然内心一样ji动,但是他们同样也被这股巨大的声势给镇住了,生怕这些桀骜不驯的冒险者们会耐不住,生出luàn子。

    但让他们惊讶的是,ji动归ji动,排出数公里之外的队伍长龙,却没有丝毫散luàn的迹象。

    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暗暗称奇。

    很快,站在最前面的一队冒险xiǎo队,被安排在了传送站里面,在其他还要排队等候的冒险者火热的目光中,面带微笑,得意洋洋的招着手。

    “兄弟们,我们先走一步了。”

    这种景象,同时在四大区域发生了。

    而在营地这边,在台下拥挤的人群翘首企盼中,传送阵亮起了ru白sè的光华,随着光华渐散,第一队冒险xiǎo队出现在了上面。”咦,难道我们是第一个?”

    刚刚出现,这个冒险者xiǎo队就迫不及待的看看周围,发现成为成千上万的目光聚焦点之后,不由ji动起来。

    这样的话,在史书上会不会留下这么一句话:远程传送阵的开通,翻开了历史的新一页,而作为开通之后,第一个使用的队伍,冒险xiǎo队,他们的名字,将永远被人们所记住。

    不过,脚下的传送站显然不打算给他们继续浮想联翩下去的机会,才刚刚站稳,将周围的景sè收入眼中,传送站立刻又亮起了ru白sè的光华。

    这几个冒险者微微一愣,连忙从传送阵里走出来,紧接着下一队冒险者立刻出现,茫然而ji动的看了一眼周围,然后和第一队出现的冒险者大眼瞪大眼,顿时,前者得意,后者沮丧。

    一两秒的差距,就丧失了成为第一个见证使用者的机会,这让人如何不痛心疾首呀。

    紧接着,传送阵的光华就像闪光灯似的,一闪一闪亮个不停,往往冒险者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周围一眼,就因为脚下立刻闪起的光华,而不得不连忙走出来——要是站在传送阵里不肯离开的话,便有可能会造出堵塞,而导致传送阵瘫痪,在这种重要的时刻,就算是再目中无人的家伙,也不敢去挑战众怒,并且在史书里留下一段黑历史。

    随着冒险者的相续出现,传送台下面等候了一个早上的人群,也沸腾起来。

    “奥特鲁二哥,奥特鲁二哥,这里”

    一个身穿简服的高大冒险者,从人群之中的通道经过时,人群里面顿时跳起了一道人影,高兴的拼命挥舞着大手,众人识趣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特鲁特,是你”

    被叫做奥特鲁的高大冒险者转头一看,随即lu出惊喜的表情。

    “三年不见了,你还好吗?”

    “好,好的很。”

    一脸憨厚笑容的弟弟,mo了mo后脑勺,接着说道。

    “还是多亏奥特鲁大哥你时不时寄钱回来,现在一家人都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了,还xiǎo有积蓄,等来chun一到,我的那两个xiǎo兔崽子,大概就要成家了。”

    “好,好,真没想到,特鲁特你也是快当爷爷的人了,时间过的真快呀,对了,大哥还好吗?”

    “大哥吗?大哥他前两年伤了tui,现在已经下不了地了,所以没和我一起过来,不过还好,现在家里不愁吃穿,三个侄子侄nv也争气,大哥现在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爷爷,最大的都能下地干活了。”

    “那……那奥黛丽还好吗?”

    名为奥特鲁的冒险者,和自己的弟弟一番亲热jiāo谈之后,最后还是有些扭扭捏捏的说出里最想念的人。

    “二哥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这样说着,弟弟特鲁特让开身子,指着后面从人群里面拼命跑来一名秀丽funv。

    “奥黛丽”

    “亲爱的”

    特鲁特知趣的默默站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一幕,抹起了湿润的眼角。

    “快出来,你这孩子,平时嘴里一直嚷着要见爸爸,现在见着了,怎么又躲起来了?”

    温情完了,奥黛丽回过头,哭笑不得的将躲在人群里面,一个和奥特鲁有七八分相似的十多岁高状男孩,拉了出来。

    在母亲的拉扯下,这个男孩一脸窘困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目光流lu出好奇、不安和崇拜的感情,偷偷打量着这位自他四五岁的时候就离开,直至三年前又出现过一次的熟悉而陌生的父亲。

    看到自家孩子的目光,奥特鲁鼻子一酸,大手覆盖在自己孩子的头上,轻轻抚mo着,强撑起笑容。”我的孩子,怎么,不认识父亲了。”

    男孩连忙摇着头,在大手的温暖抚mo下,那儿时依稀的记忆,逐渐逐渐从脑海里面翻起,眼前让他仰望的可敬父亲,背影也越发熟悉,终于,他哭了起来。

    “放心吧,现在远程传送阵开通了,从今以后,至少在将来的十几年里,我都可以经常回来看你们了。”

    看着自己的弟弟,妻子,二字,奥特鲁的目光,逐渐沉淀起了一股浓厚的幸福。

    而类似这样的事情,在整个传送站下的巨大空生着,亲人相见,爱人重逢,以及对未来的憧憬,这些浓浓的感动,不断回dàng在营地上空。

    当然,也有少数闲着蛋疼,家乡并不是在营地,只不过是早早赶过来凑热闹的冒险者,他们在营地并没有亲人朋友,见着这一幕,眼红羡慕的不行。

    “***,晃死老子的眼了,等神诞日结束以后,我也要立刻回家一趟。”

    “真是怀念,这里一点儿都没有变,还是和学员,和营地冒险者那时候见到的景sè和天空,一模一样,只是物似人非,时间无情,光yin似箭。”

    一个斯文打扮的巫师摇头晃脑,宛如yin游诗人一般缅怀起来。

    “你感叹个屁,不是三年前才回来过一趟吗?”话刚落音,就立刻遭到了他的队友吐槽。

    “希格拉,我感怀关你máo事,你就非要和我作对不可吗?”

    被队友这样调侃,巫师立刻撕破了斯文的面具,撸起宽大的法师袍袖,挥舞着拳头,说多有流氓就有多流氓,看得旁边其他冒险者是一阵目瞪口呆,同为巫师的冒险者,更是捂着额头,心里大叹法师败类。

    “就是看不惯你装腔作势的样子咋滴了?”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连平素温文尔雅的巫师都这副德xing,自然不能指望队友会有多好,这边,那调侃他的人,挖了挖耳朵,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好,好,我看你是皮痒了,大前天的擂台比赛还未决出胜负吧,来来来,咱继续。”

    “谁怕谁,别忘记现在的胜负比是七百九十二比七百。”

    “少在这里废话,只不过是多输了二十多场而已,这点数字,我厥厥屁股就能赢回来,咱在擂台上见真章。”

    这样说着,这两个活宝流氓就在其他人一脸黑线的目送中,消失而去。

    不过,这一番对话到是启发了很多年。

    “喂,伙伴,还记得当年在擂台上的比赛吗?”

    “当然记得,就是因为那场比赛,我才加入了这个队伍。”

    “是呀,真让人怀念,要不……再去来一场?”

    “好”

    随着类似这样的对话出现,一大帮在营地无亲无故的冒险者,暂时放弃了去新区参观的打算,而是浩浩dàngdàng杀像北区的训练营和擂台,那个留下他(她)们最多回忆和汗水的地方……

    呜呜月票不给力呀,月初就已经落后那么多了,大家能再给力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