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天狐大驾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天狐大驾

    奇怪,太奇怪了,怎么会这样呢?

    动用凡人级的智商,我开始开动脑筋,寻根究底起来。

    自己的敏捷,一直是来自于莎尔娜姐姐这个走敏捷路线的亚马逊的加成,当然,莎尔娜姐姐也不可能是全敏捷加点,应该说在这个世上,除了小幽灵以外,估计没有任何一个职业敢走全单一属xing加点流的路线,莎尔娜姐姐只不过是稍微走了极端,类似三敏二n,或是四敏一n流。

    因为这样,而且莎尔娜姐姐是所有和自己灵魂联锁的人里面,等级最高的一个,所以自己的敏捷点数,也一直是其他三个属xing点数的老大,有点遥遥领先的意思。

    因此,前些天看的时候,是247点敏捷点数,比其他三个属xing都要高。

    但是,为什么突然之间,在几天之内,就暴涨了将近一百点之多,达到有些惊世骇俗的331点呢?

    不,或许应该说,是在一瞬之间涨了那么多才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开始抱x冥思起来。

    不可能,敏捷一口气暴涨那么多,身体肯定会有感觉的,就好像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实力暴涨一样,一定是我忽略了什么。

    想来想去,我将回忆定格在了刚才,几个小时前,看到那两张画像,得知了穆矮冬瓜和法拉老头的伎俩之后那时候。

    的确,那时候出离的愤怒,感觉全身的实力一下子暴涨起来,浑身轻如一阵风,一朵白云,仿佛脚尖轻点,就能以闪电的速度掠出去,找到这两个死老头,和他们杀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一样。

    当时,理智完全被愤怒所充斥,只以为这股力量,是类似于赛亚人一样,在极端愤怒之后的爆发状态,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不对劲。

    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赛亚人血统,自己可是纯种纯正的地球人,非要说体内有什么奇怪的病毒在作祟的话,回忆以往,既没有被蜘蛛咬过,也没有接触t病毒,那么就只剩下被那只死狗咬了之后的狂犬病,或者是幽灵病毒什么的了。

    “……”

    算了,这种时候还不是不要吐槽的好。

    那么,排除掉这些因素之后,剩下的答案就简单了,是因为莎尔娜姐姐的原因吗?因为自己的敏捷点数,一直是通过莎尔娜姐姐的属xing反馈而来的,我自然是第一个就想到了她。

    在几个小时前,莎尔娜姐姐究竟遭遇了什么呢?

    合上眼睛,通过灵魂联锁,我开始感应莎尔娜姐姐的存在,看看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只要莎尔娜姐姐没有离开太远,还在营地或者附近的范围,我应该是可以立刻感应到她。

    果然,只是经过了一眨眼的时候,我立刻感受到了和莎尔娜姐姐血脉相连的那股感觉,只不过……

    这股感觉中,传递过来一股愤怒的,战意俨然的信息,通过这股信息,我立刻就知道了,莎尔娜姐姐,现在正和老酒鬼打起来了。

    而且,通过这股信息,我还感觉到了,因为自己发动了心灵感应,莎尔娜姐姐那边也同样感应到了自己的动作,就如同灵魂之中闯入了什么异物的感觉,虽然马上知道是我,但是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顿愣,而这一瞬间,却是被老酒鬼抓住了破绽。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念之间,尤其是两个技术达到巅峰的亚马逊的战斗,更是如此,因为这不到零点零一秒的分神,lu出破绽的莎尔娜姐姐败北了。

    “呜~~~~”

    我收回感应,在维拉丝她们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蹲地抱头,瑟瑟发抖的悲鸣起来。

    完蛋了,竟然打扰了莎尔娜姐姐的战斗,害她输了,之后一定会遭到姐姐严厉的惩罚,女王u字箍什么的,已经是一般向招式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我感应到了,莎尔娜姐姐和前几天相比,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差别,敏捷属xing的变化,应该不是来自于她身上。

    那么,如此庞大的敏捷点数加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重新回到了问题原点,我继续燃烧着不多的智商,抱头苦思。

    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充满了思念眷恋感的心灵悸动,突然涌了过来。

    这是……

    我整个人呆了,然后lu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正在此时,阿卡拉派遣来的罗格士兵,也急急忙忙的从远处疾奔而来,直至面前,才低头弯腰,大口喘着粗气,一副累得够呛的样子。

    “急……急报,凡长老,阿卡拉大长老让您马上赶往传送阵,迎接狐人族的贵宾。”

    用着断断续续的喘气声,这名女罗格还是清晰的将阿卡拉的意思传达给了我,不过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感觉到了那只傲娇狐狸的到来。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

    拍拍女罗格的肩膀,我回头看了维拉丝她们一眼,在她们宽容的微笑目送中,飞奔向传送阵的方向。

    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那只小狐狸,应该也察觉到了吧,我的接近。

    喘着气,传送站的高台已经遥遥在目,我甚至已经隐约感觉到了那只傲娇狐狸的娇媚声音。

    “哼,太迟了,这就是联盟的迎客之道吗?还是说因为是你这个坏蛋。所以慢吞吞的,迟到也没关系?”

    一抹调皮美丽的浅棕sè,轻轻从视线中划过,耳边立刻传来熟悉无比的,让人心痒痒的妩媚声线。

    抬起头,站在高台之上,那只扑嗦扑嗦摇着毛茸柔顺的狐狸尾巴,脑袋上有着柔和的狐耳轮廓的身影,在黄昏的霞sè衬托下,宛如从天而降的妖媚狐仙,居高临下朝自己发出撒娇般的责问。

    “小狐狸”

    我惊喜叫了一声,迫不及待的高高跃起,省略了那条阶梯,直接来到传送阵高台,一把将眼前的国sè天香俏狐狸搂在怀里,深深呼吸了一口那让人眷恋的媚香味。

    “哇~哇哇你这个坏蛋在干什么,快点放手”

    似乎没有预料到我的ji烈反应,怀里的软狐发出一声惊叫,挣扎起来,虽说是挣扎但却没有一点力道,反而在挣扎的过程中,看似不经意的将两只小手轻轻绕过腰间,彼此拥抱的更加紧密。

    明明自己也如此情难自禁,真是只口嫌体正直的狐狸。

    轻轻将怀里的俏脸抬起,看那新月一样的细眉高傲挑起,乌黑的眼睛里却闪烁着能让人融化在里面的柔情蜜意的涟漪水光,目光紧紧的,深情的凝视着,忘乎物外,仿佛这个世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咳咳~~~~”

    这是当然不可能的,正当两张面庞lu出情动mi离之sè,慢慢贴近的时候,一声棒打鸳鸯的重重咳嗽,在我们两个之间响起,小狐狸回过神来,惊叫一声,满脸通红的从我怀里蹦了出去。

    “你这个坏蛋sè狼才刚刚见面就想干什么,难道联盟的迎客之道,就是二话不说直接抱上去,还……还还还……还要亲wěn吗?”

    先不说小狐狸结结巴巴说话时,尾巴摇晃耳朵抖动的娇俏可爱样子,光是话里的意思就让人忍俊不禁了,前面几句听起来还像是在掩饰,将刚才互相拥抱那一幕的责任,统统都推到我这个疑似“拥抱狂”的身上。

    但是最后一句,就值得深思了。

    为什么她会知道“还要亲wěn”呢?她是基于什么样推论才能得出这个答案,仔细一想的话,便不难想象出,在她的想象里面,刚才的拥抱,如果没有咳嗽声的打断,那么接下来就是理所当然的接wěn了,只有这个解释,才能最好的诠释她最后那一句话的由来。

    得出了这个结论,顿时,在别人眼里看来,似乎lu西亚才更像是妄想症发作的接wěn狂,所以说,这只小狐狸是在挖坑自埋呀。

    “呜呜~~~~”

    在众多怪异的目光注视下,小狐狸也反应过来了,立刻羞愧难当,那条柔顺柔软的狐狸尾巴,上面的毛发蓬松炸起,紧握拳头,两只可爱之极的小虎牙,对着我咬得格格作响,耍赖的将一切气都撒到我头上了。

    喂喂,小狐狸,可别怪我没说你哟,你这副样子,在别人眼中看来,只会更增添一种“看,这对情侣在闹别扭,女的生气了,在向男的撒气求安慰,真羡慕呀,年轻就是好”之类的感觉。

    “咳咳,咳咳咳”

    因为小狐狸的lu骨表现,旁边的咳嗽声,更加尴尬和沉重。

    “玛玛加奶奶,你看,这坏蛋在欺负人。”

    再次清醒过来的小狐狸,脸蛋更是抹上一层让人神魂颠倒的妩媚红晕,哧溜一声,摇着美丽的尾巴躲到了狐人族的大长老,如同她的奶奶一般存在的玛玛加大长老后面,lu出一对狐耳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瞪着我。

    “抱歉,凡长老阁下,我为lu西亚的失礼行径,向你表示衷心的歉意。”

    玛玛加大长老满脸的慈爱和无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平素在族人面前,表现得成熟稳重大方睿智的天狐圣女,受到所有狐人尊重爱戴和歌颂的lu西亚,在这个德鲁伊面前,却总是忍不住表现出小女儿的姿态呢?

    天狐历代始终如一的痴情,一旦爱上对方便至死方休,因此而在狐人族史书里面流传下来的无数悲情传说,玛玛加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能背下来,眼看着lu西亚也走上这样的命运,这位老狐人不禁悲叹,眼前这个德鲁伊,真的能够打破天狐的悲情宿命吗?自己是否真的应该将lu西亚托付给对方?

    不过,好像已经由不得自己做主了,lu西亚已经长大了,不再是自己翅膀下保护的那只雏鸟,就算自己拼命阻止,也不过能阻止得了一时,只会成为天狐情殇的罪魁之一而已。

    想到这里,玛玛加不由lu出了更加苦涩的笑容,这究竟算不算是上帝的平衡之道呢?天狐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虽然至少要隔一千年以上,才会出现一次,但比起人族的圣女,这个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却留下无敌传说的恐怖存在,已经算是【高产量】了。

    正因为如此,上帝才给赐予天狐如此悲惨的命运,为情而生,因情而死,历代天狐,明明至少都是领域级别的强者,却鲜有超过百寿者,这就是所谓的代价吗?

    “没关系没关系,我和lu西亚阁下,也算是老朋友了,玛玛加大长老和lu西亚阁下,还有诸位英勇的狐人族战士,能够不辞万里之苦,赏脸光临本盟的神诞日庆典,是我们的荣幸。”

    “谁是你的老朋友了,哼,蹭鼻子上脸。”玛玛加还未说话,lu西亚就在后面扮起了鬼面。

    “咳咳,咳咳咳”

    小狐狸,你就饶了玛玛加吧,她咳嗽的都快把嗓子咳出毛病了。

    不过,好热,从刚才开始,就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充满了敌意,似乎恨不得在我的身上刺出无数窟窿的锐利目光。

    不用寻找,我就知道,一定是站在lu西亚的身后,那二三十名狐人族的战士,朝自己投过来的熊熊怒目,本来上一次,在偷偷潜入狐人族和小狐狸幽会的时候,因为和小狐狸的一个拥wěn,就差点被整个狐人族的男xing给跨省了,如今仇人相见,自然是分外眼红。

    我暗暗提醒着自己,以后踏入狐人族的领域之前一定要三思而行,不然,就算突然被放泻药,或者一脚踏在屎坑里,或者睡觉时被密密麻麻的毒物包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lu西亚大姐头”

    远远的,马拉格比ji动的声音传来,身后紧跟着的是队友巫师库克,还有白狼,身为狐人族的老邻居,假笑王子克里斯也过来了,只是没见哈达玛斯的身影,不知道是对小狐狸余情未了,不想伤心会面,还是又沉mi于苦练之中了。

    “你们三个,太慢了”

    在马拉格比几个面前,小狐狸又表现出了不同的一面,双手叉腰,x膛一ting,便lu出了气势满满的大姐头姿态,在赶过来的马拉格比面前,敲了一记脑袋。

    然后是巫师库克,甚至连板着一副酷脸,透lu出生人勿近气息的白狼,也没能逃得了敲头的惩罚。

    “既然比这个坏蛋还要慢,你们没将老……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吗?”

    大幅度摇摆着尾巴,lu西亚怒其不争的叱喝着小弟们,

    “抱……抱歉,lu西亚大姐头,是因为……是因为……”马拉格比夸张的抱着头,哭丧着脸,突然指向我。

    “凡老大是联盟头头,士兵自然是优先通报他,所以我们才慢了。”

    说着,还lu出一副世道不公,阶级分化的屁民嘴脸。

    “那又怎么样,我可是迎接使者,自然是要第一时间通报,能够想得起通知你,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

    既然马拉格比将我当成了万恶的贵族阶级,我便干脆利落的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笑骂道。

    “lu西亚大姐头,你要为我做主呀。”马拉格比施展挑拨技能。

    “活该。”lu西亚跟着一脚。

    挑拨离间失败,施术者遭到反噬。

    “切,欺负我的时候,到是夫唱fu随。”

    屁股瓣上留下一大一小两个清晰脚印的马拉格比,转过头去,小声嘀咕起来。

    “你你你……你这个大嘴巴,看老娘不把它撕了”

    竖着狐狸耳朵,将马拉格比的窃窃自语尽数听进去的lu西亚,顿时满脸臊红,全身冒起了黑气。

    “lu西亚大姐头,我再也不……啊~~~~~”

    片刻之后,传送站的上空传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鸣。

    “lu西亚,来的有点晚,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一个人将同情的目光落到角落里头,脑袋埋在泥里,屁股高高翘起的马拉格比上面,这时候,白狼站出一步,关切的问道。

    “没错没错,十多天都没有写……呜呜~~~”

    我附和着白狼,刚想说为什么十多天都没来一封信,立刻就被紧张兮兮的lu西亚跳上来,箍着脖子,封住嘴巴。

    敢说出这件事,就杀了你哦

    她用这样的娇羞且恐怖的眼神威胁着我,看来,我们互相通信这件事,就连亲如奶奶的玛玛加大长老,她都没有告诉。

    虽然由自己说不大合适,不过……这只俏狐狸还真有够女生外向呀。

    “哼,当然没问题,你们以为我是谁,我可是天狐,高贵的天狐殿下,无所不能的lu西亚小队队长。”转过头,她向白狼仰起高傲的下巴。

    “哦哦哦,不愧是全知全能,所向无敌,万人敬仰,凶如老虎的lu西亚队长。”

    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的马拉格比,拼命鼓起了掌,大拍马屁,结果自然又被lu西亚再次倒立种菜了。

    “多谢诸位的关心,虽然最后的考验困难重重,不过总算还是有惊无险。”

    但是另外一边,因为大家和小狐狸都都是熟人了,玛玛加也就毫不客气的拆了小狐狸一记台。

    “明明才刚结束考验,本想休息一天再说,这小妮子却忍不住立刻赶过来了。”

    哈,看来昨天的问题还是太简单了,不少人都猜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