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两张画像——闪亮亮的吴……天子和某某某!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两张画像——闪亮亮的吴……天子和某某某!

    “这枚大自然的和平戒指没人要了?”

    格瑞斯华尔德之心和谐角之冠都已经名huā有主了,我揣着暗金戒指,看看两人。

    就当是半卖半送吧,只要这两个人开了口,反正留我这也没什么用,等级的距离看着太让人泪流满面了。

    “我……我还是算了。”

    西雅图克正在忙着摆弄谐角之冠,就算以他现在的等级还穿戴不上,也硬是给套在了那光溜溜的脑袋上,结果原本的大好光头,被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遮盖起来。

    不吉利,不吉利

    “怎么就不要了?”

    看着西雅图克呼呼摇着绿油油的大脑袋的样子,我忍住笑意,好奇问道。

    “我的梦想是布尔凯索戒指。”

    这样说着,这绿sè大光头摆出了一个勇武狰狞的姿势。

    “哦嚯,乔丹之石加布尔凯索之戒吗?”

    一瞬间,我从西雅图克身上闻到了浓重的布尔凯索气味,这家伙,该不会是想重现当年布尔凯索的身姿吧,听传闻说布尔凯索是个身高八米,臂能扛山,面如厉鬼,吼声如雷,每天早上都要吃鲜活的心脏,非从血管里喷出来的腥热鲜血不喝,一天要放五千个屁和打一万个嗝并喜欢用脚臭熏死敌人的巨无霸野蛮人。

    “我说,你该不会是误会了点什么吧,对于布尔凯索的事情。”

    看着我突然退后几步,用疑神疑鬼的目光打量着他,西雅图克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些什么,挂了一脸的黑线。

    “咳咳,你该不会是准备重现布尔凯索当年的全套装备吧。”咳嗽几声,我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暂时的目标是这样。”被说中了痒处,这大块头立刻得意洋洋起来。

    “暂时?”

    “没错,我的真正目标,是有朝一日超越布尔凯索,创造自己的套装,到时候,七英雄的野蛮人套装,就不是布尔凯索的传奇,而是西雅图克的传奇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很伟大的梦想。”

    我一脸哈欠的鼓着掌,虽然梦想很伟大,但是怎么说呢?太容易让人猜出来了,一点也没意思,这种时候,就算是开玩笑,不是也应该说“我的真正目标是成为新娘”这样的话吗?

    等等,还是算了,我实在无法想象西雅图克刷睫毛抹口红穿上围裙的样子……

    “卡洛斯,你呢?杀死怪物恢复平静呀,所有抗xing+80呀,防止怪物自疗呀,伤害减少50点呀,还有等级15的橡木智者。”

    我用着youhuo的口wěn,一一罗列出大自然的和平戒指的所有极品属xing。

    “我……还是算了吧,现在暂时用不上,等到时候再说。”

    “等到时候,说不定我已经卖给别人了。”我摇头晃脑,你说这么好的戒指,怎么大家就谦虚起来了呢?

    “对对对,卖给死灵法师吧。”西雅图克眉开眼笑的拍着我的肩膀。

    “滚一边去,死灵法师还不把这枚戒指放到鞋底下天天踩。”我笑骂着一脚踹了过去。

    大自然的和平戒指虽然好,但是唯独对于死灵法师这个职业,却是个祸害,队伍里如果有死灵法师,一般来说,不建议任何人带上大自然的和平戒指。

    因为,凡是被戒指拥有者杀死的怪物,无法再生,也无法被复活,但是同样的,对于己方的死灵法师来说,这些尸体也无法用于召唤,或者是尸爆,戴着这枚戒指杀怪,在死灵法师眼里,就等于是将一盘盘美味佳肴变成一堆焦炭,他不找你拼命才怪呢。

    另外,除了死灵法师的召唤和尸爆以外,凡是被大自然的和平戒指的拥有者杀死的怪物尸体,也无法用于野蛮人的寻找药剂,就是那种在尸体旁边猛地喝一声,硬生生的从死去的怪物身上吼出一瓶药水的奇怪技能,如果说死灵法师是的行为是鞭尸,那么野蛮人的行为就是挖尸,难怪不招这枚象征着自然生命与和平的戒指的喜欢,要死死克制住这两个职业的某些技能。

    “那我就先收着吧。”

    见两人不像是客气的样子,我只能将暗金戒指收了起来,然后无聊的指了指地上一堆金sè装备。

    “自个看有没有合适的,挑几件去吧,当是买一送多大甩卖。”

    这两个家伙,在这种时候到真不客气,点点头,二话不说就挑挑拣拣起来了。

    虽然说,以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现在的实力,这些金sè装备的确不大入两人的眼界,不过没有冒险者会嫌弃备用装备太多的,抗闪电的,抗寒的,抗毒的,抗火的,高防御的,还有综合xing的,等等,每个冒险者,有条件的话,就算准备个十套装备也不会觉得多。

    很快,两人各有斩获,手上拎着几件金sè装备,一脸的心满意足,当然,作为最低的回报,他们也顺便帮我整理分类好了这些金sè装备。

    “哦,对了。”

    临走的时候,西雅图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掌心。

    “吴师弟,你还记得前几天那场战斗吗?”

    “怎么了?”

    我和维拉丝一起收拾着剩余的被分类好的金sè装备,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说起来,我在你模拟出来的那个雪世界里,见到的从月亮上飘下来的女人……”

    随着西雅图克的声音顿住,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我的动作,也在刹那间僵直起来。

    “啊……啊哈哈哈,有什么……什么问题吗?”

    虽然努力的提醒自己要淡定,不能自乱阵脚,西雅图克应该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看出什么才对,但是我的声音还是不自觉颤抖起来了。

    “你……”

    西雅图克紧紧的盯着我,大光头逐渐逼近。

    “我……我怎么了?”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我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姿势狼狈,难道说这家伙……不对不对,应该不可能才对,明明一点儿也不像

    “你不觉得很像这个人吗?那个从月亮上飘下来的女人。”

    在我的紧张目光中,西雅图克突然掏出一张画纸,指着上面的人像说道。

    “哈?”

    因为转折的太过离谱了,完全偏离了自己想象中的话题,松一口气之余,我不禁lu出傻傻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纸上的画像。

    纸上渲染的,是一个惟妙惟肖的少女,一头乌黑长发披肩,笔直的刘海微微遮住双目,轮廓乍一看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之处,但是仔细看着的话,会觉得越来越耐看,越来越好看,加上眼睛被刘海虚遮着,很好的掩饰了略小的遗憾,反而衬托出一股朦胧和神秘的美感。

    娇小的身材,以及被宽大土气的斗篷紧紧裹着所衬托出来的丰满曲线,似乎又有别样的胆怯怕生,让人心里涌出一股强大保护yu的娇羞气质,或许没有一处如同莎拉、莎尔娜和琳娅她们一样,光彩夺目的地方,但却处处均匀,浑然一体,属于第一眼无法看出亮点,但是久而久之却会逐渐被其仿佛漩涡一样的魅力所吸引而不可自拔的奇特女孩。

    “欸~~~好完美的女孩子,营地有这样的女孩吗?”

    在我身后偷偷瞅着画像的维拉丝,发出了感叹,似乎在惊讶于自己在营地生活了那么多年,竟然从未听闻过有如此出众的女孩。

    “咦……咦咦?大人,你怎么了?”

    从画像中栩栩如生的女孩子上回过神来,维拉丝见到的,是她的丈夫,爱人,大人,此时此刻,已经呈otz姿势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不……没什么……”

    我抹了一把鼻涕,不幸中的大幸,维拉丝并没有见识到“那天”的一幕。

    “不过……轮廓有点像大人呢,难道说……是大人的亲人?”

    维拉丝困huo的把头一歪,目光重新落到画像上,喃喃自语道。

    “怎……怎么可能”

    我惊然蹦起,一把从西雅图克手中夺过画像。

    好恐怖的观察力,莫非维拉丝对我的了解,已经到了每一根毫毛的程度?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找到我和这张画像仅有的万分之一相似处

    但是,究竟是谁呢?明明我已经将记忆水晶给人道毁灭,变一堆就算是塔拉夏复活也无法还原的废渣了,而当时在场,看到的只有……

    琳娅,我首先将她排除掉,莱娜虽然也在场,但是她的眼睛看不见,也根本不会做这种事情,更是不应该列入嫌疑之中。

    接下来还有精灵族的两位,莱曼长老和贝雅丫头,莱曼长老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贝雅丫头有点嫌疑,不过,我好歹也是精灵族的亲王,宣传这种画像,对精灵族的名声也不利,所以她的嫌疑很小。

    说起丫头的话,还有一个蒂亚,不过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她的作案动机,所以排除在外。

    接下来就只有……

    嫌疑最大的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这两个老不死,老匹夫了

    我恨的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心中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就是那两个hun蛋搞出来的。

    然后,我重新将已经揉成一团的纸张展开,刚才被上面的画像完全吸引住了注意力,没有留意其他,现在整张一看,才发现上面竟然还有文字,仅仅是看了一眼,我就吐出了一口老血。

    画像上面,是四个墨黑大字:寻人启事。

    画像脚下,是几行工整的小字,上面写着。

    姓名:天子

    xing别:女(?)

    身高:1米7左右

    胆怯害羞,反应迟钝,路痴一名,傻蛋九级,因大脑曾受刺ji,精神重度分裂,故有女扮男装嗜好,今日听闻出没于营地,愿诸位能谅年老迟暮之龄痛失爱女之苦,路上店里,仔细观察,莫要放过,遇之摁倒绳缚拖来即可,必有重谢。

    落款人:法拉

    我:“……”

    维拉丝:“……”

    “没……没想到法拉老师竟然有一个失散的女儿,真是太让人意外了,老师为什么不早说呢?难道说是有什么隐情吗?”

    维拉丝不断把玩着x前的乌黑发束,满脑子的问号和同情。

    “他有个屁呀”

    我抓狂的将手中画像撕成碎片,狠狠往地上一扔,然后怒掀心灵一千张茶桌,才总算从极度的愤怒中找回一点理智。

    法拉这老匹夫,等着瞧吧,你做得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下意识的往物品栏角落里看了一眼,我发出了不似人间的嘿嘿怪笑声。

    “说起来,其实我也收到了一张类似的画像。”

    这时候,卡洛斯突然插话进来。

    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不怎么常出现在大街上的家伙,都各自收到了一份画像,法拉老匹夫,看来你的宣传,做得还不错嘛,嘿嘿~~~嘿嘿嘿嘿~~~

    听了卡洛斯的话,我更是全身笼罩在一股黑雾之中。

    等等,类似?

    我突然发现了卡洛斯话里的可疑点,猛地抬头,见他刚刚掏出一张画像,就以最快的速度夺过手中,展开一看。

    上面画着的,依然是那个栩栩如生,黑发朦胧的女孩,看来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中,只不过上面写的字不同。

    画像上面,用墨黑大字写着的不是寻人启事,而是……

    征婚启事。

    咔嚓一声,脑海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但是,我还是强忍着,将颤抖的目光移动到画像下面,那几行歪歪扭扭的小字上。

    姓名:马自达巴纳吉林克斯艾扎克休纳德基拉阿尔萨斯梅lulu泰利达芬奇茵蒂克丝德古拉依文洁琳

    xing别:大概是女的

    身高:也就1米2的矮冬瓜

    爱锻造,爱吹牛,不爱打扮的漂漂亮亮,她是我引以为耻的女儿,矮人族的小公主,矮子之中的矮子,傻蛋之中的王牌,路痴之中的霸王龙。

    现诚招一名女婿,男女不限,相貌不挑,只需1000金币的聘礼,即可款到发货,送货上门。

    落款人:穆拉丁

    我:“……”

    维拉丝:“……”

    “没……没想到穆拉丁大人竟然有女儿,而且名字还……还那么有个xing。”

    维拉丝在一旁,再次lu出极度微妙的表情。

    不不不,这已经不叫个xing了吧,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根本就是随便将几个名字直接拼接上去的吧,一眼就能看出来吧hun蛋

    “嘶啦,嘶啦~~~”

    画像在我的手中,再次变成无数的碎纸,散落于地。

    很好,穆矮冬瓜,原来你也参了一手,很好,很好,这两个老hun蛋,因为被阿卡拉和矮人大长老各自关了禁闭,觉得无聊,索xing琢磨着调戏起我来了。

    仗着自己是第一吝啬,就以为第三吝啬好欺负吗?哼哼哼,等着瞧吧,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自寻死路

    因为出离了愤怒,我现在反到是出奇的平静下来。

    “那么……吴师弟,我们先走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一股无名的风暴正在周围酝酿着,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打了一声招呼,溜的比兔子还要快。

    ……

    将金sè装备摆在一旁,我开始将蓝sè装备取出,一件接着一件,全摆出来以后,竟然约莫有一百多件的样子。

    这还是我将属xing一般的蓝sè装备扔给铁匠铺处理了以后,留下来的属xing较好的装备。

    “真糟糕呀,没想到有那么多。”

    我抓着头,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总觉得很麻烦的说,到时候干脆一股脑卖掉算了。

    “不行哦,大人,要好好把东西整理好。”

    维拉丝的主fu毛病又犯了,见我退缩,立刻在后面推了一把。

    “来,我也会帮忙的,一起加油吧,大人。”

    脸蛋红扑扑的,似乎仅仅是能够在一起努力加油,维拉丝就感到了无比的满足和幸福。

    真是败给这个容易满足的小主fu了。

    紧接着,莎拉三无公主和琳娅也回来了,一起加入了整理行列,说起来,这几天琳娅的脸sè好像怪怪的,有什么话yu言又止,这令我一度十分疑huo和不安。

    就在刚才,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那里看到了那两张画像以后,我似乎明白琳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她是那场变身闹剧的围观者之一,这些画像,她大概是早就知道了,早已经明白又是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在搞一些低级无聊的恶作剧,而犹豫着该不该告诉我这件事,所以才会变得如此奇怪吧。

    哼,不但败坏我的名声,还让我的宝贝琳娅左右为难了好几天,罪加一万等

    脑海之中想到了什么,我一边挑拣着地上的装备,一边暗地里发出yin森森的笑声。

    而在远处,正遭禁闭的两个老头,突然一阵脊椎发凉……

    月中……不,应该是月末了吧,跟大家求点月票,推荐票什么的,订阅依旧悲剧的让小七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