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小雪进化!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小雪进化!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黄昏的霞光,正从小小帐篷的几道细微裂缝中透了进来,将里面染成一片温馨的颜色。

    微微动了一下,全身每一块骨头都在发出类似酥脆的悲鸣,喀嚓喀嚓不断响着,经受过莎尔娜姐姐的冰火九重天考验以后,我颇为为自己这一身硬皮竟然能够支撑下来,而感到自豪。

    也就咱德鲁伊皮粗肉糙,换做是其他职业,哪能受得了莎尔娜姐姐的折磨。

    先是冰冷的地狱,各种巧妙的让人疼到骨子里,却不会真正受伤的刑罚,女王u字箍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我有些怀疑,姐姐这些惩罚人的技巧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说到亚马逊一族的话,作为母系种族,族里男人的地位,只不过是相当于传宗接代的牲畜,所以我毫不怀疑,亚马逊族里有着各种折磨男人的刑罚,问题是,莎尔娜姐姐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亚马逊族,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些。

    从书上学来的?感觉也不大像,当然,我并不是说莎尔娜姐姐对书不感兴趣,不要看莎尔娜姐姐这种性格,便以为她对战斗杀戮的漏*点和渴望,已经完全覆盖了知识的摄取,不是这样,就连西雅图克那种看似从蛮荒年代跑出来的野人,偶尔都能看到他大咧咧的躺在树荫下,聚精会神的翻看着一本什么书,我一度怀疑是杀人的一百种方法之类的暴力书籍,和卡洛斯立下赌约之后,便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确认,没想到却是一本杂史艺术类的综合书籍。

    我当时就我勒个去,就像看到一头牛用温柔多情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牡丹般,比直接嚼上去更让人觉得别扭,自然,我输给了卡洛斯一百个金币和一件金色装备,不过我打算先在自己这里寄存着,留到卡洁儿长大以后继承她父亲的这笔遗产(?),你想想,五百年之后,卡洁儿收到父亲在五百年前就给她准备好的礼物,来自父亲五百年前的祝福,这该是多么让人感动催泪的标题呀,这样提议以后,我和卡洛斯当时都感动的泪流满面了。

    咳咳,话题好像扯开了,总而言之,作为拥有一半精灵血统的莎尔娜姐姐,其实对知识的吸取,平均看书所花的时间,比普通冒险者要多得多,只不过除了少数几个人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有幸看到女王殿下专心看书的一幕,所以才有这样的误会罢了。

    顺便一说,专注看书的莎尔娜姐姐,有着另外一种不同于平时的唯美,当然,这时候最好不要轻易打扰她,甚至不要靠近,否则她会让你亲身感受从知性女神到暴*女王的转变过程,包括每一个细节。

    不过,感觉莎尔娜姐姐并不是那种会看【女王刑罚一百式】之类的奇怪书籍的人,就算有三无公主阿琉斯黄段子侍女这些存在着巨大反差的前车之鉴,我也始终无法想象,感觉上,还是宁愿理解成是作为女王职业的天赋技能更加容易接受。

    话说我一个劲的在这里想为什么,有什么用呀,难道找到根源就能预防?

    垂头丧气的接受了这种命运之后,继续回忆,熬过了冰之酷刑以后,接着就是莎尔娜姐姐火之热情了,不需要任何理由,光是看亚马逊的外在和气质,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群全身散发着野性的性感女人,可不是轻易能够征服得了的。

    作为女王一级的莎尔娜姐姐,更是不用说,所以我才说,这全身的酸麻感,已经无法判断是前者还是后者造成,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转职德鲁伊职业真是太好了,要是转成巫师那种小身板,现在非得被莎尔娜姐姐那让人欲罢不能的性感妖娆美丽,以及无师自通的技巧和似乎永远也满足不了的需求,榨成*人干不可。

    全身骨头持续的发出哀鸣,这些细微动静,自然瞒不过睡在怀里的莎尔娜姐姐,只是刚刚一挪动身子,紧紧合着的一双修长睫毛,就突然睁开,冰冷而带着野兽气息的海蓝眸子,让她看起就像是刚刚被惊醒的一头猎豹般,浑身散发出警惕和危险的气息。

    只不过这种气息,只是维持了一瞬间,就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睫毛轻颤数次,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从怀里探起身子,搂了过来。

    “莎尔娜姐……呜呜~~~”

    我还没来得及喊出名字,凝如脂球,白似新雪,让人鼻血直喷的高耸胸部,就压了下来,视野顿时一暗,漆黑中,其他感觉变得尤为敏感,巨大的柔软和细腻触感,将整个脸都包裹起来,随着呼吸直接灌入鼻子里面,带着让人陶醉的浓郁**的甜美气息,这两座高高耸立的山峰,简直就是男人的梦想乡。

    “弟弟……不乖哦。”

    耳朵被咬住,莎尔娜姐姐温润的气息呵向里面,于此同时,下面最敏感的地方,被略微粗糙的纤长灵活的五指,轻轻一握。

    上面被诱人的胸部紧紧压着,下面又突然受袭,在这种毫不留情的两面夹击之下,我差点没有直接呻吟出声。

    “那是因为……因为姐姐……”

    脸庞被紧紧压着,我的话也变得含糊不清,最后干脆懒得解释,张开嘴巴,将紧紧压下来,因为惊人的柔软和弹性而不断变幻着让人血脉贲张的美妙形状的胸部,含入一小部分,如同婴儿般吸允起来。

    “啊~~~”

    美丽修长的颈项,似乎很享受般的高高仰起,伴随着毫不掩饰的**低吟,片刻之后,莎尔娜姐姐终于抬起下半身,将我的脸从深陷巨*乳的状态中解放出来。

    “是弟弟不好,得好好惩罚才行。”

    高高撑起双臂,一头金色耀眼的长发随之流淌下来,莎尔娜姐姐那双居高临下的眼眸,正对着我,让精灵都为之嫉妒的精致优雅容貌和亚马逊的狂野性感身材,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散发着对男人的极致诱惑。

    如玉的面庞上泛起一丝醉人红晕,莎尔娜姐姐舔了舔小巧性感的嘴唇,那双冰冷的眼眸,逐渐变得火热起来,从里面散发出如同野兽一般,毫不作掩饰的,充满了野性和掠夺感的赤luo**……

    ……

    这一次,莎尔娜姐姐算是小有节制,一番温存以后,再次起来,穿好衣服,天上的繁星已经一闪闪,算算时候,正好差不多是家里的晚饭时间,难道说姐姐都已经算好了?

    真是可怕,这样看来,就算是完全沉浸在**结合的极度快感之中,在心灵的某处,莎尔娜姐姐依然保持着一团几乎不受任何外物干扰的清醒意识。

    为什么要说几乎呢?因为,想要让这团意识一起陷入不可自拔的深渊,其实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只要稍稍的,稍稍的让姐姐喝一点酒……

    我有些邪恶的想到这里,只是这样一来,又会有谁,或者更准确来说,又会有那间酒吧会因此被拆掉,就不得而知了。

    “莎尔娜姐姐,别磨蹭了,快点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孤傲的莎尔娜姐姐,并不大喜欢和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打交道,更不喜欢热闹,因此一路上,我几乎是手牵着手,将她拖到了这里。

    “这样美丽的夜晚,可是最好的狩猎时机呀,为什么非要浪费在其他地方。”

    抬头望了明亮的星空一眼,莎尔娜姐姐伸伸懒腰,和她的话一起听在耳中,感觉上,就像是白天睡醒以后,正准备乘着夜色蠢蠢欲动的优雅猎豹。

    “别这样说,大家可都是很想念姐姐。”

    在这件事情上,拥有着相当强烈的家族观念的我,毫不为所动,就算是任性自私也好,怎么说,也要一起吃个晚饭,庆祝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弟弟真是的……”

    大概也是十分了解我对于家的重视,所以莎尔娜姐姐难得的收敛了女王脾气,任由着我一路任性的将她牵过来。

    “说起来,正好看看鲁高因那个小不点侍女怎么样了,有乖乖的听话吗?”

    这样说着,莎尔娜姐姐的海蓝色瞳孔,就如同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猎物,变得深邃和凝缩起来。

    来了继承自老酒鬼的傲娇式母爱,果然要在莎尔娜姐姐和三无公主身上延续下去吗?我在心里大声呼喊起来。

    帐篷外面,维拉丝,莎拉,琳娅,三无公主,西露丝和艾柯,莱娜(卡洁儿、小幽灵睡觉中)还有自个跑回来的小雪,带着它的四小弟,一起在家门口站着,迎接莎尔娜姐姐的回来。

    随后,丽莎阿姨带着高特三条子也过来蹭饭,结果摆出岳父架子,大咧咧的闯进来的拉尔,第一眼就和莎尔娜姐姐的冰冷目光相对,两腿一歪,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真自寻死路,噗噗。

    还没等我笑出声,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也过来蹭饭了,这两个家伙,因为新区建设关闭了训练场,现在天天跑去野外训练,这样一来,可就苦了那些小怪物,就如两伙黑社会闯入幼儿园里大玩惊心动魄的枪战,你说它们一个投影容易吗,为什么要这样欺负它们?

    两个人,分别就是上午那两道冲天的气息,他们也是知道小雪在莎尔娜姐姐手下接受训练,所以感受到小雪它们的气息,自然而然就猜出姐姐也回来了,这时候跑来蹭饭,该不会是嫌现在的训练不够刺激,想来个多方会谈吧?

    果然,西雅图克一见莎尔娜,可没有拉尔那货那么怂,狰狞的刺青大脸反而笑开了花,一副果然是你的样子。

    “回来就好,这样一来,我们临时小队的人马也算凑齐了,虽然也没什么有趣的任务可做。”

    前一句,这头蛮牛还说的像个人话,可下一句就让我直接扑倒在地。

    “所以,要战一场吗?”

    所以个屁呀,你倒是给我学习一下上下文的正确衔接呀混蛋,听到你说这种话,训练营的老师会哭的,真的会哭出来呀混蛋

    “死了可别怪我。”

    面对西雅图克的挑战,女王殿下自然是不会输了气势。

    “正好,我也想说这句话。”

    西雅图克的气势突然高涨起来,残忍的舔了舔嘴唇,似乎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碰啦”一声,下一刻,这货就被我一脚踹出去了。

    “区区一个蹭饭的家伙,给我老实点,女儿们都被你吓坏了,要打架的话回头右转,卡洛斯煮面条的锅还在那里放着,你就在那一边煮一边等我们吃饱了再说吧。”

    满脸杀气的瞪了西雅图克一眼,我回过头,将有些害怕的西露丝和艾柯露搂在怀里安慰起来。

    “你这家伙……”

    西雅图克摸着后脑勺站起来。

    “再不好好管一管你那鲁莽的性格,就算是队友,我也不会容忍你。”

    西雅图克的强大杀气,也让睡着的卡洁儿发出一声低鸣,于是瞬间,原本还是一副和事老的卡洛斯,也将脸色一板,看着西雅图克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

    “你们这两个……”

    眼看卡洛斯也站在了我这边,顿感孤立的西雅图克一脸无奈,于是摇头晃脑的嘀咕了让大家都喷饭的一句。

    “等着瞧吧,我也去找个女儿。”

    你就算了吧,我完全无法想象被西雅图克培养出来的女孩,究竟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德性,不,更关键的一点是,她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吗?

    “吴小弟,不介意我过来蹭顿饭吧。”

    紧接着,卡丽娜大姐独自一人的身影也出现了,话还未说完,目光就死死盯在小雪它们身上,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在发现西雅图克的存在以后,气氛顿时又变得一番险恶起来。

    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我强调【独自一人】呢,高特,你真的还活着吗?

    “吴老大,我肚子饿了。”

    马拉格比的粗犷声音响起,身后跟着库克和白狼,前面两个家伙是来蹭饭的,后面那个家伙是来蹭妹妹的,就是这样。

    紧接着,蒂亚,贝雅,克里斯,穆矮冬瓜,法拉老头,一个个像被蜜糖吸引过来的蜜蜂似的,跑过来蹭饭了。

    然后,老酒鬼的现身,就像导火索一样,点燃了整个气氛,二话不说,她和莎尔娜姐姐对峙起来,三无公主乘着这个时机,偷偷往莎尔娜姐姐的杯子里倒入了什么奇怪的粉末……

    “表……喵~~”

    咦?

    奇怪了,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声音,在发出的瞬间,就被硬生生的扼杀掉了,是错觉吗?

    困惑的看了四周一眼,我随即便被热闹的人群所淹没,再也无心去考虑刚才那道一闪即逝的声音来自何处。

    最后,是闻风而动的阿卡拉和凯恩,跟着精灵族的莱曼长老,大概是见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便打着欢迎莎尔娜姐姐的名号过来拉拢人心了。

    小小的帐篷自然容不下那么多人,结果原本一顿家庭欢迎会,变得了野外篝火聚餐。

    足足闹到深夜,大家才相继离去。

    这时候,我和莎尔娜姐姐,带着小雪它们,却往传送站的方向走去。

    白光一闪,我们出现在了黑暗森林。

    自从小雪它们回来,我心里就一直转动着这个念头,如今,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时候让小雪它们提升了。

    至于为什么将地点选在黑暗森林,其实哪里都无所谓,只要不是在罗格营地,或者是临近罗格营地,比如说鲜血荒野这些地方就行,选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小雪完成精英进化的地方,也是第一只鬼狼死去的地方,总感觉特别的有意义。

    随便选了一个较为空旷的位置,我停下来,注视着眼前的五只鬼狼。

    经过莎尔娜姐姐一番磨练之后,小雪它们都有了长足的长进,五只鬼狼配合在一起,已经足以对付卡丽娜大姐那种伪领域级的高手。

    现在,小雪的属性是:

    雪狼(精英进化):由最具天赋的鬼狼,经过长期战斗积累经验进化而成的精英级召唤兽,进化等级五级,全能力增加500%,额外增加生命1000点,所有抗性额外增加80点,攻击时40%出现巨爪撕裂,伤害增加200%,15%生命偷取,并附带冰冻效果。

    此外,还有雪狼的绝招光烈怒破击,和作为精英生物所具有的震慑天赋。

    而其余四只变异鬼狼,小二小三小四,它们的变异等级则是到了九级,似乎是精英五级,以及变异九级,就已经是提升的极限了,因此,莎尔娜姐姐才将小雪它们带了回来,重新交给我以求新的突破。

    “准备好了吗?”我一一抱着五只鬼狼,在它们毛茸茸的脑袋上亲昵爱抚着。

    “嗷呜,嗷呜呜~~~”

    五只鬼狼不约而同的发出鸣啸,里面充斥着自信和对力量的渴望。

    “那么……我就期待你们能以新的姿态出现吧。”

    缓缓的说完这句,再次看了五只鬼狼一般,我咬咬牙,使用了召唤取消。

    顿时,时隔半年多的时间后,五只鬼狼再次被我收了回来。

    打开技能栏,看看剩余的属性点,我立刻将鬼狼和狂狼融合后的新技能,一口气狂点到30级。

    最关键的时刻终于到了,是成是败,就看这一次。

    就连一旁的莎尔娜姐姐,鼻息也变得微微急促起来,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对着眼前这片空地,我再次施展出了召唤狂狼技能。

    “嗷呜~~~~~~~~~~~”

    一头散发着雪白圣洁光芒,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银白色巨大狼,在出现的一刹那,对月长啸,从它那皎洁的身影身上,一股带着冰冷气息的淡白色伪领域,霸道无比的向四面八方扩张开来……

    呜~~~~,这样下去可不行,太疲惫了,幸好,再挨过明天就是周末,希望能接着两天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把状态调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