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小雪归来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小雪归来

    波澜不兴的迎接了狼人族以后,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平静,不过这股平静之下,却给我一种暗流涌动的感觉,因为下一次,下一批客人,对自己极有可能就是一波巨大的冲击。

    而且,现在离神诞日已经不到十天,排除掉时间上有点悬的阿尔托莉雅,有压秒的嫌疑之外,其余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提前几天到来,干干踩点什么之类的事情,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都会集中在这几天出现。

    阿卡拉这边,眼看着新区建设越发完善,也宣布了开放远程传送站的倒计时,一旦开放远程传送,估计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涌入罗格营地,直到那时,才是最关键的时候,如何才能将那么多人安顿好,不出什么意外,这对阿卡拉还有我们几位长老来说,都是一项十分艰难的挑战。

    今天,我又被阿卡拉请了过去,商量远程传送站开放以后的具体工作事宜,连这几天无缘无故失踪的老酒鬼,也诡异的出现在了小黑店里面,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打着哈欠。

    “也就是说,我负责新区的安全就行了吧。”

    听阿卡拉布置了一大通,我还是有点糊涂,只勉强弄懂了到时候,自己在新区那边做一回维和部队的角色,似乎就行了。

    “你说的没错,吴,到时候,若是有什么疑问,和莱娜琳娅商量就行了。”

    阿卡拉笑着,指了指坐在她旁边的莱娜,和我身边的琳娅。

    “这事好办,交给我吧。”

    我顿时精神一振,眉开眼笑起来,本以为是日常的枯燥巡逻工作,没想到琳娅和莱娜也会在一起,阿卡拉真是太懂我心了。

    “咳咳,那么,琳娅女士,莱娜女士,到时候就请多指教了。”

    咳嗽两声,我装模作样的伸出手,握了握琳娅的柔荑,又站起来,亲切的和莱娜童鞋握了握,夸张的举动,引来两个女孩一阵抿嘴轻笑。

    “笑什么笑,严肃点,这可是长老会议,您说是不,阿卡拉奶奶。”

    被笑的面子有些挂不住,我不由将脸色一板,重新以一名丈夫和哥哥的身份,瞪了两个女孩一眼,随即将献媚的笑脸朝向阿卡拉。

    “没错没错,都严肃点,吴以后,可是完全要靠你们两个在一旁辅佐。”

    嘴里这样说着,阿卡拉的嘴角却是不断溢出笑容,说出来的话让我一阵疑惑,辅佐我?

    为什么她会用到【辅佐】这个词?莱娜不是以后的联盟大长老接替人吗?普通来说,不是应该我和琳娅辅佐莱娜才对吗?

    “……”

    我沉思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肃,震惊的全身都在颤抖。

    难道说……难道说我用歌声征服宇宙的野心,终于被阿卡拉察觉到了,所以才有这一番别有暗意的发言?

    的确,虽然我很少听莱娜和琳娅唱歌,但是像她们这种集合了内在和外在的极致美的女孩——换成装备的等级形容,就是超神器级别,聚天地间的灵气于一身,让整个大陆为之黯然失色,所以说,即使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向来偏心的上帝,是绝对不会再吝啬一下,给予她们一副美丽的歌喉。

    这样的琳娅和莱娜,作为辅佐我用歌声征服宇宙的梦想的左肩右臂,能力上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是按道理来说,不是已经展现出了这方面的才华的维拉丝和小幽灵,更加适合吗?

    我又搞不懂了,于是回忆起了小时候邻居家阿姨说过的话:不懂的时候,问问你旁边聪慧美丽能干的妻子和妹妹就行了。

    虽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神秘的阿姨能猜出现在在我旁边,的确坐着聪慧美丽能干的妻子和妹妹,不过我还是按照她们的建议,将困惑的目光,先投向身边的琳娅。

    琳娅回以嫣然一笑,目光柔情似水,这股浓郁炙热的情意,即使是钢铁之心也能融化,我被深深的陶醉在了这笑容之中。

    那笑容之中包含的亲近和熟悉,仿佛从一出生……不,是从胎儿的时候,我和琳娅就在一起,身体和心灵紧紧相连,直到出生,婴儿,幼稚园,小学,一起玩耍,一起长大,一起洗澡,一起睡觉,每天早上都会过来,代替不成器的妈妈准备好美味早餐,然后温柔的叫醒自己,即使上了中学也会理所当然的手牵着手一起上学……

    没错,琳娅的亲切笑容,可以创造出这么一种羁绊,让你自然而然的产生亲近感,仿佛大家在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一般,而且,因为是自己的妻子,琳娅的这股亲切气质之中,还包含着只对自己绽放的炙热满溢的爱意,所以带给我的感觉尤为强烈,将她拥入怀中,细细呼吸着那温香沁人的气息,甚至会产生“说不定我们两个,是一对在不知多少万年前就在三生石面前许愿过的永恒恋人”的感动和爱恋。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百族公主的血统吗?我家的琳娅实在太可怕了。

    只可惜,陶醉于琳娅的笑容之中,我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于是我又将目光落到莱娜身上,明明眼睛看不见却能提前发现我的注视,而率先做出反应,好可怕,莱娜的预言术已经高深到这种地步了吗?还是说和我一样,头上有一根专门用来侦查妹妹的呆毛,被我郑重的命名为【妹控天线】。

    不是我自夸,只要莱娜的气息出现在一千米的范围之内,我立刻就能察觉到,虽然这样的功能有变态嫌疑,但本来哥哥和变态就只有一字之差所以大丈夫萌大*。

    目光落到莱娜上面,只见刹那间,她露出了让我差点立地成佛的恬静笑容,雪一样白皙的俏脸上,柔弱的似乎不堪我的目光刺激,而微微泛出一道绝美红润,如同时间缓慢流淌,让人心平气和的安静笑容,和让人怦然心动,产生强烈的将之拥入怀中占为己有的美丽笑容,两种截然不同的笑颜之花同时绽放,让我泪流满面。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在我这个哥哥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莱娜变得如此妖孽了。

    话说回来……

    虽然这两道笑容里面都包含着丰富的,让我陶醉的感情,但是我想要的答案并没有出现在里面呀混蛋邻居家的阿姨什么的,果然都是一群非人等级的骗子

    无奈之下,我只好放弃了寻找答案,辅佐就辅佐吧,等咱将四魔王三魔神什么的,统统送回老家结婚后,就让这些女孩,全部【辅佐】自己外出旅行,一家人环游大陆去。

    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我回过神,继续听着阿卡拉派发任务。

    “至于卡夏你,主要负责传送站附近的巡逻工作。”

    “我知道了,包在我身上,哪个兔崽子敢生乱,看我把他的脑袋插到田里面。”

    不知道又和阿卡拉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老酒鬼现在摩拳擦掌,一脸不符她平时那懒散模样的干劲和漏*点。

    “你们两个的任务最重,一定要好好做,不要生出乱子。”

    阿卡拉一反平时和蔼笑容,神色严肃。

    “卡夏,你负责的是传送阵,所有的冒险者都会从这里出来,所以是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关卡,然后是吴。”

    目光转到我身上,阿卡拉继续说道。

    “你负责的是营地新区,作为举办神诞日的重要场所,不光是那些远道而来的冒险者、商人,还有其他客人,甚至是许多营地人,在神诞日之前也会先去逛一圈,新区是最受瞩目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出乱子的地方,所以你的任务最重,我会将大部分士兵调派给你,加上有琳娅和莱娜在一旁辅佐,到时候,应该可以万无一失。”

    “我知道了,阿卡拉奶奶。”

    一反刚才的笑容,我们大家都是神色肃然,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这一次,可是赌上了整个联盟的荣誉上去,一旦出了什么大乱,联盟的威信和能力就会直接受到质疑。

    “还有重要的一点,新区建设完毕以后,那些舞台会暂时关闭,以便节目的事先排练,到时候,估计会有好奇的冒险者想要闯入或偷偷潜入进去一窥究竟,你务必要把好关,不要在这里出了乱子。”

    “是的,了解。”我行了一礼。

    “别忘记了,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也在表演当中。”阿卡拉微微一笑。

    “放心吧,谁要是敢无视警告,接近舞台一步,看我把他的脑袋种到粪坑里面去。”

    一反刚才的轻松,我现在满脸杀气。

    “嗯,暂时就这样吧,还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卡洛斯的话,没办法了,就算违反命令,他也会跑到新区里面巡逻。”阿卡拉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

    那是自然,到时候,卡洁儿可是要在那里排练呀,卡洛斯那死女儿控,怎么能放心得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处于“群狼环伺”之中。

    “西雅图克……到时候看看吧,实在不行,就让他辅佐卡夏。”

    阿卡拉瞅了老酒鬼一眼,显然,对她的保证还不敢完全放心下来,不过真的没关系吗?西雅图克那尊凶神,在传送阵附近一摆,固然是没人敢闹事,但估计也能吓坏不少人呀,谁愿意看到自己刚刚从传送阵里出来,就被一道如同饥渴凶残的魔兽团团围住所发出的狰狞目光盯着?

    我正想说点什么,突然,一阵猛烈的心灵悸动从传送阵的方向传来,将刚刚到喉咙的话打断,电光火石之间,我就惊喜的将目光扭了过去。

    不单是我,阿卡拉,老酒鬼她们也感受到了,纷纷露出惊讶的目光,当然,瞬间过后,老酒鬼啧了一声,嘴里嘀咕着“我当是谁,原来是那野丫头回来了”,然后撇过头去,露出一副不屑的模样,但是手里不自觉的急促晃动酒壶的动作,却出卖了她的表情。

    没错,是莎尔娜姐姐,还有小雪它们,她们回来了,我就猜前几天那阵心灵悸动,有可能是感应到了她们,只有和莎尔娜姐姐的灵魂连接,还有和小雪它们的灵魂感应,这些加在一起,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预知感应。

    几乎在瞬间,我的脚步窜出了帐门,但是转眼又倒回来,牵着琳娅,抱上莱娜,目光往老酒鬼身上扫过。

    “不去?”

    “呸呸呸,要我去迎接那野丫头?她就是想过来给我跪安,我还要考虑呢。”

    老酒鬼倔强的将身子一转,背对着我。

    这对母女真是……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带着琳娅和莱娜,顾不得和阿卡拉打招呼,便向传送阵飞奔而去。

    “是莎尔娜大人回来了吗?”

    怀里,莱娜轻柔的声音响起。

    “不是莎尔娜大人。”一边飞奔着,我低头用鼻子在莱娜的俏脸上拱了一拱,道。

    “是莎尔娜姐姐,知道不?”

    “嗯,我知道了。”莱娜羞涩的低下头。

    “有些时候没有见到莎尔娜……莎尔娜姐姐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小雪它们。”

    琳娅脸上露出期盼的目光。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笑的有点诡异呀。”

    我左瞅瞅右瞅瞅,发现琳娅和莱娜的脸上,都洋溢着莫名其妙的幸福笑容,不由好奇起来,虽然莎尔娜姐姐回来的确是值得高兴,对我来说十分幸福的一件事,但是你们两个幸福什么劲?

    “吴大哥你猜呢?”

    “这是女孩子的秘密哦,哥哥。”

    两个女孩仿佛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笑着回答道,心里不约而同的闪过幸福念头。

    才不会告诉吴大哥(哥哥),是因为你倒回头,将我们也一起带上,为这个小小的举动感受到了巨大幸福呢。

    最近的女孩子呀……

    见琳娅和莱娜心有灵犀的交流着目光,唯独把我这个做丈夫和哥哥的排除在外,我感受到了分外的孤独和悲哀。

    传送阵近在眼前,那股强烈的心灵悸动也越发强烈,身影一闪,还没来得及放下琳娅和莱娜,我就被一道迅速的白色身影,轻轻的扑倒在地,紧接着便是热呼呼的大舌头在脸上不断舔舐,留下一大滩口水。

    “小雪,是小雪吗?真的是太好了。”

    凭着心灵感应,我瞬间辨认出来,将自己扑倒的巨大白影,在自己脸上不断舔舐的大家伙,就是小雪,不由伸出双臂,将它的毛茸茸的脖子搂住,磨蹭起来,然后抬起来一看,小雪那雪白优雅的身影,映入眼中。

    “嗷呜呜~~~~~”

    高兴的叫了一声,眯着眼睛,小雪继续将脑袋凑上来,亲昵的磨蹭着,半年多未见,这家伙撒娇的本事到是有所长进。

    好不容易,我站了起来,接着又是被小雪绕到后面,叼住衣领往背后一甩,将我放到它柔软的背上,围着传送阵绕起来,好一阵狂奔,十足像是见到了父母的孩子一样兴奋闹腾。

    好一会儿,小雪才停下来,站在传送台高处,俯视着整个罗格营地,昂头长啸起来,似乎在向整个营地宣布,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悠远嘹亮,同时夹杂着高傲和强大气势的啸声,在整个罗格营地上空足足回荡了将近一分钟才逐渐消失,仿佛在述说着一首孤独苍茫的诗歌般,大家都被这一声长啸带到了远古深山的丛林之中,看到了在那片残酷而真实的狩猎场地,一道高傲的白影立于高崖之上,在月色中傲然而立,仰空长啸,脚下的万物,随着这一声纷纷屈腿臣服的浩大一幕。

    哦哦哦,不错嘛

    回过神来,我嘉奖的摸了摸小雪的脑袋。

    没想到小雪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仅仅是一声随意的长啸,里面所包含的力量就如此恐怖,甚至能让人陷入它的精神威压之中。

    这让我不禁万分好奇,好奇莎尔娜姐姐究竟给它喂了什么牌子的狗粮。

    “好了,别闹腾了,回去以后有的是你折腾的机会。”

    再次拍了拍小雪的脑袋,我从它背上翻身而下,从传送台上跃下,下面,小二小三小四还有小五,都像是严格训练过的士兵一样,整齐排成一列,蹲坐在地,吐着舌头,用亲昵的目光看着我。

    “很好很好,大家平安的回来就好了。”

    看到五只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过的鬼狼,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再次回想和树头木拳那一战中,牺牲掉的鬼狼,我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高兴而伤感。

    战斗的伙伴,我更加注重的是伙伴这两个字,战斗什么的,实在不行就交给我来做好了,只要这些伙伴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帮助和鼓励。

    “嗷呜~~~~”

    仿佛感受到了我内心的想法一般,一只只鬼狼上前,在我的怀里轻轻磨蹭,从嘴巴里发出温柔的低鸣。

    “好吧,小家伙们,来,都让我瞧瞧。”

    伸手一招,四只鬼狼重新整理排成一列,蹲坐下去,小雪则是像个指挥官一样,在它的小弟面前巡走了一遍,然后昂首挺胸的立于中间位置,面对着我蹲坐下来,仿佛在说,报告首长,所有人员已经到位,请指示。

    我被它们的表现给逗乐了,情不自禁的又上前摸了摸,才退后几步,仔细打量起来。

    虽然从一出现开始,就极尽能力的撒娇,完全像小孩子一样,但是安静下来以后,以小雪为首,五只鬼狼身上却散发出强大的煞气,那是一种杀人如麻的冰冷残酷,五股煞气融合到一起,气势直冲云霄,仿佛这整个空间已经被它们主宰了一般,头顶上的大片天空都阴沉了下来。

    随着这股融合在一起的冲天气势冒起,在那些敏感的冒险者眼中,就如同一条贯彻天地的黑色暴虐龙卷风,让天地为之色变,整个营地一片骚动,各种强弱不一的气势纷纷闪现。

    其中有不少强大的气势,也跟着冲天而起,在冒险者的眼中,显眼的就如同一根根穿透苍穹的光柱,这里面,有两股尤为强大,隔着大老远就直压五只鬼狼的气势,不用说,这两股气势的主人肯定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了?

    这两个人的气势只是持续了不到一秒的功夫,就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而另外几道强大的气势,有些立刻退出,其中有两道却是迅速朝这边赶了过来。

    “嘶呜~~~~~”

    小雪它们不约而同的掉过头,目光紧紧盯着两道快速逼近的气息,发出低沉嘶鸣,如同一把实质尖刀般的残暴气势笔直向那两道气息刺去。

    这是狼的本性,它们所在的地方,四周就是它们的地盘,除了主人和主人所认同的人以外,任何足以产生威胁的强大气息出现,都会引起它们的警惕和攻击,很明显,这两道强大的气息,已经被它们当成了入侵者。

    仅仅在一眨眼的功夫,两道夹杂着漫天狂风的强大气息,一前一后尾随而至,目光扫了一遍,看到眼前的一幕,愕然起来。

    就在一瞬间,小雪它们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小雪,住手”

    随着这一声令下,五道隐匿的气息同时出现,不过已经是在那两个道强大气息拥有者的身后。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没想到小雪它们的攻击性,竟然变得比以往还要猛烈十倍,只是一愣神之间,差点就要打起来了。

    另外一边,克罗蒂亚和卡丽娜各自紧握着手中的长弓和法杖,同时吁出一口气。

    虽然是呆了一下,但是五只鬼狼的行动实在太快了,在电光火石之间就瞬移到了她们身后,并且慎密有序的呈包围之势,如此的纪律,如此的行动力,残暴的气势冲天,攻击的悄然无声,两人自负,就算有所戒备,也没有信心能够应付这五只强大到可怕的鬼狼。

    “不用担心,这是我的召唤鬼狼。”

    我将小雪它们召回来,不好意思的朝克罗蒂亚和卡丽娜傻笑一个。

    克罗蒂亚是见过小雪它们的,不过这罗格弓箭手能力是有,而且责任心强,就是有时候脑袋转不过弯来,刚刚也是因为莱娜的关系,关心则乱,想都不想就冲了上来。

    卡丽娜大姐,则是第一次见到小雪它们,她和高特刚来营地的时候,小雪已经随着莎尔娜姐姐在哈洛加斯历练了。

    “吴小弟,这就是你曾经说过的,你那五只宝贝融合鬼狼吗?”

    “没错,小雪,来,和丽娜姐姐打个招呼。”

    “嗷呜~~~”

    知道是误会一场,小雪它们身上的气势尽散,但是高傲依旧,昂首挺胸的朝卡丽娜喷了喷狼鼻子。

    这也是一种尊重,它们认同的卡丽娜大姐和克罗蒂亚的实力,将她当成了可以与之匹敌的强大对手,才对表现出这种高傲,要是换做是普通冒险者,这五只骄傲的鬼狼,就算看在我这个主人的面子上,最多也就打个喷嚏,摇摇鼻子,勉为其难的表示那么一下。

    “好可爱~~~~”

    卡丽娜大姐的眼睛,瞬间闪过无数小星星,虽然小雪它们身上的凶暴气息依旧,能让人望而生畏,不过卡丽娜大姐这种人物,什么凶暴的气息没有见识过,此消彼长之下,反倒被小雪它们洁白优雅高贵的外表所征服。

    “抱歉,是我的考虑不足,给莱娜大人和凡长老添麻烦了。”

    克罗蒂亚那张时时板着的脸孔,难得的红了一下,朝我们抱歉的行了一礼之后,身影一闪消失,又不知道躲到那个草丛堆里警惕去了。

    卡丽娜大姐就没那么容易打发了,她似乎已经完全迷上了小雪它们,晃晃悠悠的凑了上来,仔细打量着眼前五只鬼狼,丝毫没有察觉到小雪它们对她擅自靠近的行为的低鸣警告。

    “咳咳,丽娜姐姐,小心点,小雪它们不会轻易让陌生人靠近的。”

    我咳嗽几声,从后面拉住了卡丽娜。

    “吴小弟吴小弟,能不能借一只给我抱抱。”

    察觉到小雪它们的警惕以后,卡丽娜大姐回过头,将目标瞄准了我这个主人。

    “那个……丽娜姐姐,新区那边的建设不用管了吗?”

    “没关系没关系,要是有哪个家伙敢乘我不在作乱,我将他做成冰雕,作为神诞日广场上的装饰。”

    明明是温和笑着,卡丽娜大姐却说出了非常恐怖的话,我不禁对那些冒险者升起了一丝怜悯,在卡丽娜大姐的yin威下,这帮家伙恐怕也是吃尽苦头。

    “你自己想办法接近吧。”

    我无奈的抛下了一句不负责任的话,松开了卡丽娜,看着她想上前去抱一抱,但是又慑于小雪它们的实力而不敢靠近,急得团团转的样子,不由哑然失笑。

    话说莎尔娜姐姐呢?刚才明明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却在从传送站里出来以后,瞬间掠向了远处并且隐藏了气息。

    难道是有什么非做不可的急事?

    正在我摸不着脑袋的时候,无声无息的身影从后面出现,鼻子刚闻到一股沐浴后的清新香味,就被一股霸道的力气从后面抱住,后脑勺深深陷入了两团丰满硕大的软肉的缝隙之中,从两侧传来的惊人弹性,仿佛要将我的脑袋整个给吸进去一般……

    睡过头的,赶的有点急,和大家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