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摸一摸就行了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摸一摸就行了

    没有反抗之力,也不敢反抗,红光黑光和剧烈的爆炸响个不断,伴随着两声连绵的惨叫,两个鼻青脸肿的糟老头被我拖到了阿卡拉面前。

    “辛苦你了,吴。”

    阿卡拉估计还未察觉到刚才那只持续了十多秒的巨大骚动,单纯以为我只是出力,在这两个老匹夫卖节操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制服了而已,所以神色间甚是满意。

    要是让她知道,刚才那短短的十多秒,我竟然中了幻象,变成女性版模样,而且还被法拉老头用记忆水晶拍了个正着,恐怕还不知道会生气成什么样。

    阿卡拉现在,可是在极力打造我在联盟,乃至在大陆的形象(虽然对此咱感到鸭梨山大),要是知道这件事,她保不准会一怒之下,化身如来,将这两只老猴子镇压到亚瑞特山脉底下。

    虽然我到是乐得见到阿卡拉惩罚一下这两个作恶多端的老家伙,不过自己被幻象变成了女人这种事,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最好还是让这件事就此化作天空那一朵浮云吧。

    可是……

    眼角余光偷偷撇了莱曼长老和贝雅一眼,我就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事情,好在,这两个人只不过是见着了,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就算这两个人,真有那么想让身为阿尔托莉雅的丈夫的我,再次引领暗黑大陆的八卦潮流(为什么我会说再呢),也是空口无凭,没多少人会相信。

    就好比说,我现在试图将老酒鬼其实是个纯爷们这种根本不会有人相信的假话,作为谣言传播出去,手上却没有任何可以证明的证据,这种谣言,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只会让人觉得无聊,连一朵小水花都激不起。

    对于把卖节操当玩似地穆矮冬瓜,阿卡拉可没那么客气,狠狠说教了两人一番之后,责令法拉老头回他的法师塔里去,有事蹲着,没事也给我蹲着,神诞日前不许走出法师公会,然后是穆矮冬瓜,被前来道歉的矮人族大长老带走,不,应该说是被压走才对,看来这老冬瓜也有一段时间蹦跶不了了。

    将两个**烦打发走以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随后,莱曼长老估计是今天受到的刺激有点大,精神恍恍惚惚的,自觉有点状态不佳,聊了几句之后,也提出告辞。

    “请问……”

    没走多远的贝雅小丫头突然回过头,噔噔的跑回来,在我面前扭扭捏捏的背着小手,低着头,脚尖轻点,一副怀春少女准备在恋人面前表白之前的害羞和犹豫。

    看到贝雅小丫头突然露出这副可疑的态度,不管你们有没有颤抖,反正我是颤抖了。

    “笨……不,是凡长老……”

    等了好一会儿,贝雅丫头的勇气槽似乎才终于积蓄满了,勇敢的抬起头,那红扑扑的小脸,湿润的美丽眼睛,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这一幕,绝对会误会些什么。

    可是在我的心里,只造成了加深警惕的效果。

    因为,这精灵小丫头所酝酿的任何一句发言和一个举动,都从未对世界的和平做出过贡献。

    “凡……凡长老,那个……这个……”

    贝雅小丫头结结巴巴个不停,能让她都觉得难以启齿的话,究竟会是怎么一种恐怖呢,想到这里,我如陷深渊,要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看着,生怕大陆双子星被精灵公主一句话未说就给活生生吓跑这样的谣言流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拔腿跑人了。

    最后,这小丫头终于将小拳头一握,满脸的勇气,在我的恐惧神色中将要说的话,大声说了出来。

    “凡……凡长老,以后我能……能叫你凡姐姐吗?”

    我:“……”

    “因为……因为凡……凡姐……凡长老你刚才……刚才的模样……实在是太太太成熟了,或许我以前对你的认知是……是完全错误的……所以……所以现在开始……稍微……稍微更换一下称呼……所以……所以……”

    脚尖轻点,食指轻轻缠绕,贝雅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小声解释道。

    “贝雅”

    两只大手,重重的落到贝雅的肩膀上,用力按着,她似乎被吓了一跳,抬头看了这边一眼,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制造这种被告白的气氛呀混蛋

    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心情再吐槽这个,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涉及到自己的性别被严重扭曲,沉默的话以后有可能会导致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所以,我,现在,必须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酝酿了片刻,我将贝雅的脸蛋抬起,眼睛对着眼睛,凑近脸,到了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的距离,然后用金铁一样坚硬的一字一句,对她说道。

    “请叫我傻蛋吴就行了务必拜托绝对”

    瞪大眼睛,呆了许久,突然,那双近在眼前的眼睛里迅速蓄满了晶莹泪水。

    然后,毫无预兆的一记全力上勾拳,准确命中下巴,足足让我的脚尖离地三尺。

    “呜呜呜~~~傻蛋吴欺负人,果然是傻蛋,大傻蛋”

    作案者,精灵族的某公主殿下,在我的视线之中,擦着眼睛泪奔而去。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比起“凡姐姐”这种能让人的精神在瞬间崩溃掉的结果,说不定现在已经是bestend了。

    “哎呀呀,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明真相的阿卡拉表示很困惑,而琳娅则是一早就在和莱娜交头接耳,看来已经无法阻止莱娜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这样的我,她还会当做是哥哥吗?好悲哀呀,此刻内心的这份悲哀,说不定足以让自己化身为地狱第三大势力——情殇歌神,悲哀之魔王,史上最笨最热血的反派人物吴凡。

    “话说回来……”

    阿卡拉突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我眼角猛地一跳。

    “没想到吴你,竟然已经可以使用地狱格斗熊变身了,看来,身体恢复的很不错,老实说,到了让我吓一大跳的程度。”

    “勉……勉强可以吧。”

    嘴角勉为其难的扯出一道僵硬笑容,内心里,我却拼命的以红色三倍速撞墙。

    混蛋混蛋混蛋,没想到,自己恢复了不少实力的事实,竟然被最不该知道这件事的人,给知道了,已经被正式命名并且列入本年度十大五重计划前列的【神诞日后好好的修养两个月】的装病计划,就此泡汤

    “其……其实呢,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只不过勉强可以变身而已,应付领域级敌人的话,还是力有未逮。”

    在阿卡拉面前玩假摔是愚蠢的,我只能尽量九分真一份假的解释,含糊过去。

    “嗯,我知道了,如果没有突发事件的话,神诞日过后,也没有特别需要让你去做的事情,就乘着这段时间,好好的把身体调养好吧。”

    我的性格,以及心里在打着什么小主意,肯定瞒不过老奸巨猾的阿卡拉,只是,思索片刻之后,她却这样笑着说道。

    圣光,圣光呀

    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从阿卡拉脑后爆发的夺目圣光,如此的照耀大地,如此的温暖人心,啊,难道说这只以剥削压榨劳动力的资本家老狐狸,终于变性了?还是说,她这一举动,只是证明了从万恶的资本主义压迫劳力过渡到美好的社会主义解放劳力的历史必然和正确性?

    总之,我泪流满面的接下了阿卡拉的仁慈,心里开始仔细的筹划起来,难得的休假,究竟是该乘着来之不易,带维拉丝她们去旅游+历练,还是跟着蒂亚,去赫拉迪克族走一趟呢?前者在心中所占的分量比例,明显要重上万倍,但是后者的意义也非同一般,嗯,这个得好好想想,仔细考虑考虑……

    一边低头沉思,我们一行,也因为莱曼长老和贝雅这两个主角的离去,而相续离开。

    突然,我感觉到有两道怪异的气息在身上游离。

    抬头一看,才发现是琳娅和莱娜,两个女孩,正在用相当严肃和怪异的神色打量着我。

    “有……有什么事吗?”

    回想起不久之前被琳娅的火球爆头那悲剧一幕,再次感受到琳娅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淡定气息,我开始不安起来。

    琳娅这小妮子,平时冷静过人,但是一旦蹦断了脑子里那根理智之线,头脑发热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恢复。

    “吴……吴大哥,你没事吧。”两个女孩,还是琳娅先开了口。

    “我……我有什么事?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除了刚才被你的火球爆头,头发略焦之外。

    “等等,我还是不大放心,能不能……能不能让我看看?”

    琳娅紧张的握着小手,目光楚楚,脸上的忧虑神色,和世上任何一个担心着丈夫的妻子一样。

    “当然,尽管看吧。”

    面对妻子提出的这种小要求,我自然是不会拒绝,虽然很快就后悔了。

    紧张兮兮的凑上来,首先,琳娅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手上,轻轻抚摸了一会,感觉到是平常的,她无比熟悉的手感和线条之后,略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小手直接命中主题,在我的胸膛上摸了又摸,仿佛要摸出个啥来似地。

    “……”

    我说……琳娅,虽说我十分明白你现在的举动,所代表的沉重心情,但是,希望你也能稍微的体谅一下作为丈夫的我,刚刚被幻象折腾的筋疲力尽的我,现在的感受。

    琳娅的俏脸上,逐渐露出喜悦笑容。

    是的,绝对没错,这种平坦,这份硬朗,还有传达过来的温暖和安全感,就是平常压在自己身上,所感受到的沉实分量。

    “怎么样,终于确认了吧。”见琳娅露出笑容,在胸膛上轻轻抚摸的小手,收了回去,我也略带这一种微妙的失落感,松了一口气。

    毕竟,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琳娅的小手的那份轻柔和温暖,十分的舒服呀。

    “叽~~~~~~”

    琳娅没有说话,目光从胸膛上笔直滑落,最后落到了那个部位。

    “等等,这里就不用了吧。”

    我下意识的****双腿,退后几步。

    “这……这里才是最……最关键的……的地方,不好好……不好好确认一下的话……不行”

    琳娅两眼晕乎乎的转着圈圈,以一种完全失去了思冷静的思考能力,仅凭着本能而行动的露骨姿态,伸出小手,慢慢逼近过来。

    我现在终于能够确认,从菲妮事件以后,琳娅那根突然断掉的理智之线,到刚才还未能完全接驳回去,尚且脆弱的接口,因为刚才的幻象再次断开了。

    “吴大哥,不用紧张,只是……只是稍微验证一下而已,只要脱下裤子就行了。”

    这样说着,琳娅的小手伸向我的腰间。

    虽然断掉理智,变得迷迷糊糊,不可理喻的琳娅,也别有一番类似于天然呆的萌度,不过现在明显不是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然后用记忆水晶将这一幕保留下来,留待以后作弄琳娅的时候。

    我惊慌的再次退后几步,躲开了琳娅的小手。

    “等……等等,琳娅,这种事情……好吧,回家去再做好不好,回家让你验个够。”

    “不……不行,呜呜,已经忍不住了,现在就要……”

    琳娅的声音带着一种泣音,那股浓浓的担忧之情让人心生感动,当然,感动归感动,妥协又是另外一回事。

    “不要跑,吴大哥,只是……只是稍微确认一下而已,很快,很快,所以冷静点。”

    “该冷静的人是你呀琳娅,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让你脱下裤子”

    我哭笑不得的大声喊道,再次避开了琳娅的小手突袭。

    “莱娜,你也说说琳娅吧。”

    我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一个救星,或许她的话能让琳娅冷静下来也说不定。

    “没错,琳娅姐姐,不能这样哦,哥哥会很为难的。”

    果然,任何时刻都冷静无比的莱娜,在这种时候,终于站了出来。

    “这和我们当初商量好的不一样,不是说把哥哥抓过来,我们两个一起摸一摸,确认一下就行了吗?琳娅姐姐怎么能独自一个人行动呢?这不公平”

    “……”

    原来你也是共犯呀莱娜

    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是被委以莫大信任的警察,当着面给出卖了一样,泪流满面,只觉得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好人了。

    为什么,这很奇怪吧,一定是有哪里不对劲,为什么被阿卡拉寄以厚望,总是给人如沐春风的安宁冷静感,总是流露出恬静笑容的莱娜,今天也怪怪的,好像和琳娅一样,脑子里的某根线都已经被扯断了。

    好不容易,从变得奇奇怪怪的琳娅和莱娜手中逃脱,扶着旁边一棵大树,弯着腰,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勉强的地狱格斗熊变身,就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再加上精神上的双重打击,我现在颇有些心力憔悴的感觉,说不定身体的恢复速度,会因为今天而大打折扣,一夜回到解放前也说不定。

    今天一定是按下了某个奇怪的开关,为什么,这种即使对于我这个准悲剧帝来说,也是一年也难得遇到一次的人间惨剧,会接二连三的发生呢?难道上帝那家伙打了一个喷嚏,将我和菲妮的排位顺序,给调换过来了?

    突然,一股轻微的气息从后面靠近。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现在是连琳娅和莱娜,都不敢相信了,见着人影都觉得心慌慌,于是果断回头,以人类姿态摆出地狱格斗熊的经典格挡姿势,满脸的戒心。

    “原来是你呀,蒂亚。”

    看清楚来人之后,我松了一口气。

    蒂亚能让我那么放松的原因,是因为从高特事件一开始,由始至终,这个本应该最大惊小怪的赫拉迪克小丫头,都保持着一种相当冷静的态度。

    当然,中间还表现出可疑的腹黑一面,而正是这一面,间接导致了我和菲妮的悲剧事件,不过,这件事我不会将责任推卸和迁怒的蒂亚身上,是一心想着作弄菲妮的自己不对,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明知道准悲剧帝和悲剧帝碰撞,绝对会有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我却依然不知死活的凑上去,那场悲剧我对谁都毫无怨言,要怪只能怪自己。

    所以,一系列的悲剧事件,蒂亚给我的感觉,都是相当的沉稳,相当的让人放心,我都觉得这丫头是不是在路上捡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吃下去。

    “凡凡,你没事吧。”蒂亚抿着小嘴,露出治愈心灵的纯真笑容。

    “勉强生存。”我无力的罢了罢手,背靠着树坐下。

    “要加油哦”

    气势十足的朝我握了握小拳头,那元气满满的姿势和笑容,仿佛真的让我感受到了她的气势,正涌入自己的体内。

    “那么,我先走了,明天见,凡凡。”

    说着,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极度喜悦,十分让人在意的意味深长笑容,蒂亚飞快的离开了。

    奇怪,这小丫头是怎么了,一路跟上来,只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吗?虽然以她的性格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我总感觉不对劲。

    没错,是她的笑容。

    感觉上……

    就像得到了什么梦寐以求的,却又不能对任何人展示出来的东西,忍不住找到和自己最亲密的人,分享了那份笑容和喜悦之后,匆匆离去的感觉。

    莫名其妙的,我打了一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