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啾~~~
    告别卡琳娜大姐之后,我一心想着快点将这帮精灵带回去。

    男人的第六感在发出红色预警,前面一定还有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去吐槽,毕竟这批冒险者里面,不止高特一个是傻蛋。

    可惜世事往往是事与愿违,我的嘴巴都张开一半了,这时候,却在前面听到一阵骚动声,回复到原来本性的贝雅丫头,爱凑热闹的童心也得到了充分的释放,闻声立刻就好奇的凑了上去,将我劝回的话堵在喉咙里面,呛了一口气。

    希望不是那群傻蛋,又在搞什么丢人的把戏。

    叹了一口气,带着连自己都不抱期待的不安,我们跟了上去,只见坡顶上一个已经大致搭建起来的舞台旁边,正围着几十号人在鼓掌欢呼,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坐落在五光十色的大型剧院门口旁边的一个小小马戏团。

    “咳咳,既然大家那么喜欢喵,那我就再表演一个喵,这可是我打算在神诞日的时候拿出来的压轴技喵。”

    我:“……”

    听到这把隐约的娇俏声音,我的脑海之中,马上升起了再不拔腿跑人的话,联盟的节操值又要经历一番水深火热的熊市了的预感。

    顺便,如果不是周围上百名精灵士兵和莱曼长老盯着的话,我绝对会冲上去,就算做出人贩子一样的行为,也要一手抱起贝雅小丫头,一手封住嘴巴,将她带走。

    提问:当准悲剧帝遇上悲剧帝,究竟会给联盟带来什么样的末日天灾呢?

    “吴……吴大哥,前面莫非是菲妮?”

    琳娅也暂时搁下刚才的小小嫉妒,在旁边小声的问道。

    “嗯,没错,就是她”

    我知道,我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和擎天柱遇上霸天虎时一样那么棱角分明的肃然。

    “虽然这样想有些失礼,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阻止一下比较好……”

    莱娜清澈柔软的声线里,也掩饰不住的透露出一股担忧。

    “放心吧,这次我一定会将任何事故扼杀在摇篮之中。”

    同时接受到妻子和妹妹投过来的信任目光,现在,就算是巴尔童鞋站在我面前也大丈夫萌大*。

    重重的应了一声,我摩拳擦掌,冲入拥挤的人群之中。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你还是小孩子吗?”

    同样在挤人群的贝雅,朝我嘘声罢手,驱逐和鄙视之意一目了然。

    “这句话同样还给你。”我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得意的笑起来。

    “你凭你这副小身板子,也想挤进去,还是好好在外面做白日梦,为自己的可怜个头而饮泣吧,哈哈哈~~~~~~~”

    这样说着,我一个用力,凭着就算在不变身的情况下也能傲视第一世界的力量,顺利的挤了进去。

    就在挤开人群的一瞬间,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八爪鱼似的拥抱,好像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等挤到里面,我刚来得及回过头,背上的吸附感就立刻消失,只见贝雅小丫头从背上跳下来,拍拍小手,得意的笑。

    “蛮牛再有力气,也要被智者所驾驭。”

    “……”

    这小丫头,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是吗?原来是你这小丫头贴在我背后,我还以为是一块搓衣板呢。”说完,用怜悯的目光,在她胸上一掠而过。

    “什什什……什么?”

    贝雅的长发再次无风自动,怒气值爆满,我说小丫头,老生气不好,伤肝知道不。

    警惕的退后一步,这一次,却是另外一个人替我解了围。

    “表哥喵,你怎么来了喵?”

    盈盈的俏脸上,散发着世上独一无二的诱人风情,有着男人杀手之称的暗黑大陆第一伪娘,菲妮,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身后,笑容绚烂,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该……该死,竟然被发现了。

    我原本还打算躲在暗处,只要发现这只伪娘想要做一些降低联盟节操的事情,就立刻暗中出手,将她扔到冰冷之原去吹吹暴风雪,没想到光顾着和贝雅丫头斗嘴,竟然暴露了自己。

    “难道是说……特地来看我的表演喵?”

    双手合十,菲妮露出饥饿小猫一样的期待目光,水光涟漪的眸子闪闪发亮,就仿佛是无孔不入的清泉般,迅速渗透他人的重重心灵防线,直击灵魂最软弱的地方,让其不可抑制的涌起一股强大无比的保护和占有欲。

    可惜,虽然这招萌倒了周围一大片菲妮粉丝,却对免疫伪娘的我无效。

    “恰好路过,话说回来,你在干什么呢?”

    我左右张望,发现空地上摆着六个能容得下一个人躲进去的大木箱,立刻就面瘫了。

    不用说,这家伙一定又是将奥玛斯那个死印度阿三教给她的无聊耍杂,在这里拿出来当众献丑了。

    了解这一切之后,我到是松了一口气,献丑就献丑吧,只要给我好好的把节操流失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别殃及他人和联盟

    “表哥表哥,想试一试喵,正好缺少配合者喵。”这时候,菲妮跃跃欲试的朝我发出邀请。

    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在库拉斯特的教训了?

    转眼一想,也好,自己参与的话,正好可以在最近的位置防范于未然。

    “该怎么样做呢?”

    在一群冒险者羡慕嫉妒恨的刺人目光下,我被菲妮拉着手来到空地中间。

    “很简单,这次的魔术,是名为【无论怎么样都找不到的神奇箱子】喵。”菲妮啧啧的摇着小指,一脸的得意。

    哦,是吗?原来是这样,光听名字就知道是很逊的,只能骗骗小孩的魔术。

    “首先喵,表哥背对着过去,我会躲到其中一个箱子里面喵,等好了以后,表哥尽管在这些箱子里面找就是了,只不过喵,一次只能掀开一个箱盖子喵。”

    最后一句话,有着相当明显的透剧感觉呀,抱着这种微妙心情,我转过身去,默数十秒,然后回过头,目光落到呈现正多边形整齐摆放在空地的六个木箱子上面。

    “凡大人,是第二个箱子,菲妮殿下在那里。”

    周围的围观群众纷纷透剧,没办法,转身背对的只有我一个人,他们是亲眼看到菲妮转到哪个箱子里面去的。

    话说,这样一来的话,我转身有意义吗?

    当然,也有几道微弱的声音,是喊着其他箱子,一听就能听出是不怀好意,比如说贝雅,又比如贝雅,亦或者说还是贝雅。

    于是,我果断向第二个箱子走去,站在面前,重重将盖子一掀,里面黑幽幽的,空无一物。

    “……”

    该怎么说呢,不出意料吧,虽然是骗小孩的三流魔术,但是如果在这里就被找出来,那就连魔术也不是,只能说是低级搞笑了。

    不过……没有瞬移的魔法波动呀,这只伪娘究竟是怎么跑到其他地方去的,奇怪了。

    围观群众里面的冒险者,也是这样一头雾水的思考着,大家开始真正正视起这个魔术了,至少不再是单纯被菲妮的人气所吸引。

    按照游戏规则,我重新将箱盖子合上,然后来到顺时针方向的下一个箱子,打开,还是什么都没有。

    一个接着一个,最后一个箱子也被打开了,结果不出所料,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不死心的重新走到第一个打开的箱子面前,再次打开。

    “奇怪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喃喃自语起来。

    突然,一把将这个箱子高高抬起,可惜,箱子底下,并没有我原先期待的地洞。

    这样的话,那肯定只能是瞬移了,当然,其实隐身也行,但是一来,我不认为菲妮能够做到,就算是刺客,除非世界之力等级,不然也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瞒得过刻意观察的我。

    第二,因为每个箱子我都伸手在里面仔细的摸了一遍,所以完全可以排除掉隐身的可能性。

    那么瞬移呢?菲妮能够做到无声无息的瞬移吗?或许她瞬移的技巧高深,能够瞒得过其他冒险者,但是同样瞒不过我,虽然我现在力量大损,但是那份感知却还是有,想要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瞬移而不被自己察觉到,至少也要法拉老头那种水平。

    不不不,在这些疑点之前,还有一个更加优先的疑点。

    以自己的感知,不管菲妮是不是隐身,不管她能不能做到瞒着自己瞬移,只要她还在箱子里面,只要她还在附近,就根本不可能瞒得过我的感知。

    所以,我敢肯定,这些箱子一定被动了手脚,每一块木头上都散发着可疑的气息。

    “好了,菲妮,魔术成功了,你可疑出来了。”

    我这样大声喊道,片刻之后,其中一个箱子微微颤抖,盖子突然掀开,满脸俏丽笑容的菲妮从里面跳了出来。

    这个箱子,赫然就是我第一个打开,也是刚刚又检查了一遍的箱子。

    从菲妮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周围的掌声热烈起来。

    “表哥表哥,成功了喵~~~”

    菲妮小跑过来,紧握着小拳头,似邀功一般仰起头,目光湿润的看着我,精致无暇的脸蛋上,因为表演成功的喜悦而涌起了一片霞色的酡红,美丽地比天空上的太阳还要夺目。

    “是的是的,成功了,那就拜托大家好好干活吧。”

    虽然有点不甘心,不过秉着公正的原则,我还是勉为其难将这个魔术从三流程度提升到一流。

    这时候,我的余光看到蒂亚不知道从哪里转出来,好奇的在箱子上摸来摸去。

    难道说她发现了什么?一定是了,蒂亚可是赫拉迪克族的公主,而且是年轻一代天赋最高,早早就获得了灵魂传承的巫师,整个罗格营地,说到对魔法的了解,恐怕除了法拉等少数几个老家伙以外,就属于她最厉害了。

    不过已经太迟了,咱都已经被忽悠完了,就算现在找出里面的小伎俩,又有什么用,虽然经常欺负菲妮,不过我还不至于无聊到知道技巧后就将其公布出来,毕竟,菲妮是那么的期待用这个魔术在神诞日上大展身手,将她搞笑艺人的名声传播开来。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活也请好好干吧,蒂亚,要走了。”

    我朝还在箱子上研究的蒂亚打了声招呼,转身正欲走人,不料斗篷却被迅速的拉住了。

    “表……表哥喵,还有第二步喵。”

    脸色潮红,目光闪闪的菲妮,明显有点玩上瘾了,不愿意这样轻易的让我离开。

    “魔术的话喵,当然必须要有惊险刺激的要素在里面喵,所以说喵~~~”

    哗啦一声,菲妮手中扔下大把大把的细剑。

    又是这招吗?这只伪娘吃了那么多苦头,为什么就不能长点教训呢?

    “规则还是和刚才一样喵,我躲到箱子里面,表哥拿着这些剑,可以刺入任意一个箱子喵,这样一来喵,就连我和表哥联手的情况也能排除掉了喵。”

    菲妮继续得意的轻摇小指,然后噗嗒噗嗒的小跑到箱子周围,回过头招手致意,让我背对着空地。

    “……”

    好吧,这次就稍微给这得意忘形的伪娘一点教训。

    我招手将蒂亚叫来,和她咬起了耳朵。

    “没有错,箱子里面布了屏蔽气息的魔法,还有另外一种奇怪的连锁魔法,似乎可以自由传送到任意一个箱子,而不会泄露任何魔法气息。”

    说到那个连锁魔法时,蒂亚显露出了十二分的兴趣。

    “哦,对了,凡凡。”

    正当我皱着眉头,思索这如何才能叫菲妮小小的教训一顿时,蒂亚却突然神秘兮兮的将脑袋过来。

    “刚刚呀,我在检查的时候,稍微在箱子里做了一点手脚。”

    顺着目光所指,赫然就是刚才她刚才捣鼓过的那个木箱。

    “……”

    看着蹦跳离去的蒂亚,我心里深深涌起一股困惑。

    难不成……蒂亚其实是个隐性腹黑?

    于是,我开始将细剑逐一插入箱子里面,外面不明就里的平民看着,着实捏了一把汗水,而冒险者则是不大在乎,因为,这些细剑就算插到了人,对于同为转职者的菲妮来说,也造成不了多大伤害。

    现在,就等菲妮往蒂亚准备好的【陷阱】里跳进去了。

    插着插着,一瞬间,我感觉到了菲妮的气息的出现,果然,她跳进了被蒂亚动了手脚的箱子里面,里面的屏蔽气息魔法已经被蒂亚破坏,所以我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另外,从这个箱子传送到其他箱子的魔法效果,也被蒂亚所破坏,也就是说,除非菲妮承认魔术失败,乖乖的从箱子里面钻出来,不然的话,那里就等于是她的囚笼。

    “喵呜~~~”

    果不其然,从箱子里面传出菲妮的细微悲鸣声,她现在一定很困惑吧,为什么魔法失效了呢?

    怎么样,还不肯认输出来吗?那样的话。

    嘿嘿。

    我的脸色,瞬间闪过一层阴影,带着温和的微笑,持剑来到箱子面前。

    嗦嗦嗦嗦~~

    箱子在不断轻微颤抖着,看似就像装着某只调皮小动物的密封箱,看来,菲妮还没有死心。

    我果断找来几枚钉子,咚咚咚几声,将盖子钉牢了。

    “喵呜呜呜~~~~~”

    箱子里面的菲妮发现了我的阴谋,似乎想逃出来,可惜盖子已经被我压紧。

    然后,我将箱子整个拎起来,转篮球似地,手指盯着箱子一角,呼噜噜的将整个箱子倒转过来,转动起来。

    “喵~喵~喵~喵~喵~喵~……”

    从高速转动的箱子里面,传来菲妮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可怜悲鸣。

    “嘶~~~”

    谁也没注意到,箱子里发出的轻微突兀一声,除了……

    “不好了。”

    蒂亚抱着头。

    “怎么了?”看到蒂亚一副不忍目睹的样子,贝雅不禁凑过头去。

    “箱子里面的魔法,破坏的太直接,要爆炸了,凡凡他,呜~~~~”

    贝雅一脸雾水,然后是黑线,她只听懂了一句,那就是箱子要爆炸了。

    于是,两个女孩果断退后一步。

    “轰轰轰轰轰轰————”

    连续六声爆炸,空地上的六个箱子化成了碎片,好在,因为里面布置的都是小魔法,所以爆炸并不算强烈,并未波及到在后面围观的平民。

    我被炸的莫名其妙。

    谁能告诉我,怎么箱子转着转着,就突然爆炸了呢?

    虽然爆炸的威力并不算大,但还是对我这副虚弱的身体造成了一定冲击,被这股猛烈的爆炸震飞,一屁股躺在了地上。

    还没等我坐起来,一道娇小的黑影接踵而至,好死不死,正好朝这边飞过来,顿时,大脑还未从爆炸的振荡中恢复过来,没明白发什么了什么事,两眼又是一黑,被黑影砸了个正着。

    “啾~~~”

    五感还处于一片混混沌沌之中,嘴唇上传来的柔软湿润触感,率先到达神经中枢,让我惊讶慌张的猛地将眼睛一睁。

    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然后,视野之中,菲妮那张绝色倾城的俏脸,映了进来。

    再然后,耳中听到了一丝从紧贴嘴唇中微弱泄露出来的、满脸羞红目光迷离的菲妮的娇媚和醉人呻吟。

    “表~表哥~喵呜~~”

    爆炸的尘埃落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诺大片空地上静悄悄的,连冬天那总是呼啸起声的寒风,在这惊爆的一幕面前,都畏缩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1111章,献给光棍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