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神诞日的客人们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神诞日的客人们

    “可恶,这该死的老酒鬼,又被她骗了。”

    等我赶回到原地,那里只剩下被打开,里面吃的空空如也的两个散落饭盒,还有钱被盗走的干瘪钱袋,静静躺落在黄泥堆上,饭盒和钱袋张开的大嘴,似乎在散发出嘲笑的意味。

    还有,宣称【将劳动工具扔掉,就是把自己的节操扔掉】的那个老女人,她刚才手中的啄锄,就扔到了一旁,看样子,似乎也是她不知道从哪里摸鱼偷来临时忽悠人的,利用价值没有了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被抛弃在了作案现场。

    我早该知道,这混蛋哪里还有节操可言呀,说出那种大义凛然的话,之后毫不犹豫的去违背,不就是她的一贯风格吗?

    以otz姿势跪倒在地,我留下了悔恨的泪水,这就是年轻所付出的代价呀,以后我宁愿相信三魔神,也不会再相信老酒鬼的鬼话了。

    “话说回来,小幽灵,你知道那老酒鬼在忽悠人对吧。”

    我突然想起了项链里面还有只自称【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的发光体,不由开口道。

    “是哦。”

    里面传来没有丝毫犹豫的肯定回答。

    “是你妹呀,眼睁睁的看着饲主被骗而不出声提醒的你,为什么还能回答的如此理直气壮?”

    我忍住了怒翻心灵茶桌的冲动,即使是心灵虚构出来,但因为最近翻的实在太多,也有点存货不足了,得省着点用。

    “啰嗦啰嗦啰嗦,狮子会把自己的孩子推下悬崖,主人会把自己的侍女扑倒在床,圣女会把自己的骑士玩弄股掌,这不是世间的定律吗?”

    “……”

    还真是找了一个理直气壮的任性理由,而且中间似乎夹杂着一些不得了的话题,是我的错觉吗?

    “总而言之,是因为小凡太笨了,本圣女为了让小凡接受教训,所以才一声不吭,嗯呜,咔嚓咔嚓咔嚓~~~~~”

    说到最后,她在项链里面,似乎啃起了钻石,每次听到这种硬物被啃得粉碎的声音,我的脑海里都会不由自主的浮现这小圣女一点儿也不淑女的呈大八字跪坐着,两手捧着钻石像松鼠和松果一般,啊呜啊呜的小口迅速啃着的情景。

    果然,就和狗听到主人召唤的铃铛就会流口水一样,自己已经被培养出了条件反****么?

    “好友,哦路能理色傻蛋小凡狼冷来狼来来里乐笼罗里一里了里垅(还有,我不能理解傻蛋小凡将钱袋藏在怀里这种多此一举的举动)。”

    一边吞咽钻石,小幽灵一边含糊说道。

    “究竟是要吃,还是要说话,给我选其中一个。”

    我一脸的黑线,要不是自己非凡的理解能力,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听懂小幽灵刚才那一番话?还有,虽然我已经吐槽过很多遍了但还是不得不再吐槽一次——为什么只有【傻蛋小凡】这四个字的发音如此准确呀混蛋

    “啊呜~~咕噜~~”

    “……”

    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声音,这傻蛋圣女,该不会听我这样一说,直接就把吃剩的钻石,像爆米花一样扔到嘴里一口吞下去了吧,等会肚子疼可别怪到我头上……不,准确说是别咬到我头上,为什么到现在还有人相信疼痛可以通过牙齿转移这种荒谬的事情呢?

    还是说,只是小幽灵擅自编出来当做咬我的借口?

    “所以说,为什么好好的物品栏不用,要把钱揣在怀里?”

    小幽灵加重口吻,看看四周无人,项链闪过一道柔和白光,她那散发着强烈圣洁气息的幽灵躯体,已经轻飘飘的挂在了我身上,作状小猫蜷缩,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哼,真是愚蠢,没想到你也会问这种问题。”

    顺势将小幽灵搂在怀里,我发出一声轻哼,目光变得高深莫测,充满了历史的沧桑。

    “哦?”

    小幽灵眨了眨大眼睛,困扰的看着我,诱人的香舌在唇间一舔而过,似乎在说,不好好说明理由的话,本圣女可不能当做没听到刚才的愚蠢二字。

    “不过,人啊……”

    轻轻叹息一声,我将深邃的目光,放到悠远的天空之上。

    “人啊,就是这么一种动物,当有了更加便利的东西之后,就会逐渐抛弃原来赖以生存,谁也夺不走的根本,对于那些守旧的人,更是肆意嘲笑。”

    “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便利的东西,的确有它的好处,但是因此而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忘记了该怎么使用自己的双手和大脑,当有一天,那些便利的东西失去以后,那些嘲笑的人,被活活饿死了,而那些守旧的人,却依然像以前一样,默默的,充实的活着。”

    小幽灵低头沉思中。

    “我不是那种守旧的人,更不想做有了便利之物以后,就忘记了以前该怎么活的人,所以,我将金币放在物品栏里,但是也留下一小袋揣如怀中,最后,顺便一说,钱袋在怀里发出的叮叮当当清脆响声,不觉得很悦耳吗?”

    “哇”

    小幽灵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标志性的惊呼一声后,便是极为困扰的抬起头,水灵灵的银色眼眸紧紧盯着我,唇口轻颤。

    “小凡……前面说了一大堆废话,最后一句才是心里话吧。”

    “……”

    这傻蛋圣女,第六感总是在最不需要敏锐的时候,特别敏锐呢,那个宫廷的裁缝大师说错了,眼前的圣女殿下,不是目光如炬,而是目光如钻。

    不一会儿,我们两个找到了在工地巡查的琳娅和莱娜,也在她们口中得到确认,老酒鬼这些天里,除了刚刚好和她在工地上遇到那一天,装模作样的甩了几下锄头,她的身影,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里过。

    老酒鬼,你死定了

    我一身的熊熊怒火燃烧起来,如果老酒鬼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话,就算眼睛里突然发出两道只有在动漫里才会出现的xx死光,向她怒射而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来,陆续几天,听到了有陌生的其他种族从传送站里出现的消息,尤其是在今天,听说了有重要人物出现,我不由精神一振。

    是谁呢?我比较熟悉的几个种族,有狐人,狼人,精灵,矮人,难道说是小狐狸和她的玛玛加奶奶带领狐人族来了?

    如果是狼人的话,该不会是假笑王子克里斯吧,啧,如果是他的话,随便安排到哪个羊圈里落脚就行了,狼和羊不是一家亲,因此衍生了许多让小孩子们津津乐道的小故事吗?所以就这么做,让他这匹狼去与羊共舞吧。

    还有精灵族……呃,说起精灵族的话,这几天忘记和阿卡拉打听消息了,阿尔托莉雅已经回来了吗?虽然不用太担心这呆毛会遇到什么危险,不过还是稍微关注一下比较好,我这个做丈夫的可不能失职了,对自己的妻子不闻不问。

    雅兰德兰大长老位高权重,而且身体不大好,应该不会亲自前来,如果是精灵族来人,而且那个人不是阿尔托莉雅,我想最有可能是——前女王的女儿贝雅小丫头,还有和联盟来往比较密切的莱曼长老,这两个人。

    贝雅那小丫头,也不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让人生厌了,她要是能来的话,蒂亚那小丫头应该会很开心吧,看结婚典礼的时候,两人分明打成了一片,果然因为都是公主,而且带着小丫头三个字,所以互相之间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共鸣吗?

    最后是矮人族,呃,说到矮人族的话呀……

    说到矮人族的话……

    心里总会滋生一种——一定是上帝挖鼻孔的时候不小心,才会挖出两团奇怪的鼻屎这种感觉。

    虽然一百个不愿意承认,不过,如果是矮人族来人的话,要么就是老冬瓜穆拉丁,要么就是小冬瓜图拉丁,无论是哪个来,估计在营地某些人眼中看来,都同样具备移动地图炮,人形群嘲机一样的效果。

    这样一想的话,这两个矮冬瓜还真不愧是父子关系呢。

    无论如何,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从阿卡拉那里接过了迎接重要客人的任务,才刚刚来到传送阵,就听到一阵热火朝天的打斗声。

    拨开围观群众一看,我立刻晕菜了。

    准悲剧帝光环发威,竟然是最不想看到的矮人族,我说你们怎么不干脆神诞日过后再来,这样或许还能在世人面前保住一点矮人族的名声。

    真的听不出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你真听不出吗?穆拉丁先生?我是说,光你和你儿子两个,就将矮人族的万年英明给全部卖光了

    这场闹剧的主角之一,赫然竟是法拉老头,这吝啬鬼一脸愤怒,嘴里念叨着什么骂人的话,手中的法杖毫不迟疑,轻轻一点就有无数的闪电四溅。

    而另外一个主角,闭着眼睛都能猜出来,除了穆矮冬瓜还能有谁,他在法拉老头的黑名单里,可是远远列在凯恩之上,排行首位,闪烁着猩红色的刺眼光芒。

    自从精灵族一别之后,这厮日子过的越发滋润了,那张石墩一样的脸,上面闪烁着的油腻红光,都像一个百瓦的灯泡似地,而且实力提升的速度,也吓了我一大跳。

    当年比武大会的时候,仅凭着二重技巧,甚至还没有动用血熊变身,我就勉强将这矮冬瓜给打败了,当然,以那时候的情况看来,这矮子留了一手,没有使尽全力,也不是不无可能,不过无论留了多少手,他那时候的实力还未达到伪领域,却是不争的事实。

    而现在看来,他竟然能和法拉老头打的有声有色,法拉老头是谁?他可是我迄今为止所见过的,等级最高的冒险者(因为加仑老头没有自报等级所以姑且这么认为吧),足足有八十二级,伪领域巅峰的实力,而且经验老道,对魔法的研究极为高深,不然他这个法师公会会长的位置,哪能坐的让人心服口服。

    所以说,在现在,实力已经到达了一定高度,有了一定的高手眼界的我看来,即使排除掉法拉老头隐藏实力的可能性,他真的只有伪领域巅峰实力,仅仅凭着这样表现出来的实力,普通的领域级强者,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就算是我的地狱格斗熊变身对上,如果这老头真要发起飙,拿出全部的实力和技巧,也没什么必胜的把握。

    如今,穆矮冬瓜却能和已经使用魔法攻击的法拉打成一团,虽然我能轻易看出来法拉老头有演员的嫌疑,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了,穆矮冬瓜的实力,至少应该也有伪领域高级以上,不然就算法拉老头有心想让,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如果再算上他的特殊职业——矮人巨神战士,所拥有的独特技能巨神变身,这厮的全部实力,毫无疑问,已经提高到了伪领域巅峰。

    仅仅是从比武大会到现在的二年多,三年不到的时间而已,穆矮冬瓜就从无到有,由一个伪领域未满的战士,变成了现在伪领域巅峰的强者,这段实力跨进,需要有天赋的冒险者,几十年乃至百年的时间,而他却用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

    这个世上,是不是还有某个地方,某个角度,存在着以穆矮冬瓜为主角的奇怪小说?这一刻,我严重怀疑起来。

    不过,特殊职业者的优势,到这里也就要停滞下来了,因为前面的巨大关卡,突破领域瓶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都足足花了两年,穆矮冬瓜想要突破,所要花的时间绝对不可能比这两个人少。

    这样一想的话,我心里又平衡起来了,果然,天才呀特殊职业什么的,都是浮云,主角光环才是王道,当然,如果能去掉准悲剧帝光环,再给些智慧光环和魅力光环什么的,就更加完美了。

    “好了,穆矮子,你不怕丢脸,我还怕呢。”

    打断这场僵持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跟随而来的粗大矮人,这位矮大爷似乎有点眼熟,不是矮人十长老里的大长老吗?名字叫啥啥啥的,我已经忘记了。

    “你才是矮子,你quan家都是矮子”

    穆矮冬瓜闻言,立刻放下了战斗,回过头,指着对方破口大骂。

    “你就不是矮人?你quan家也是矮子”

    大长老一愣,不淡定了。

    你们全都是矮子好不好?

    我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乘着这个机会迅速插入到了里面。

    “吝啬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在这种地方就打起来了,不好好解释个清楚的话,可别怪我在阿卡拉奶奶面前给你穿小鞋。”

    “吴小子,你来的正好,给我评评理。”

    见我一来,法拉老头立刻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嘴脸,可惜这一套对我已经不管用了,自从前几天被老酒鬼忽悠了之后,我的眼中,除了维拉丝她们几个之外,任何人都仿佛摇身一变,变成了带着小丑面具的演员。

    “听着呢,有屁快放,我还等着回家哄女儿。”我将脸一臭,摆出宪兵大队的姿态。

    于是接着,法拉老头将他和穆矮冬瓜的某段恩怨史,泪声俱下的控诉出来。

    听到一半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段所谓的恩怨史,我也是目击者之一,没错,还记得在精灵族,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婚礼之前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法拉老头这悲剧的家伙,惨遭穆矮冬瓜的ps,在精灵族广场上大秀魔法少女变身舞之变态巫师法拉版的影像,立刻就让在场的成千数万人喷了出来。

    这段深仇大恨,我就想没那么容易被一笔带过,果然,隐藏了许久的导火索,在此刻被发现并点燃了。

    “别听他胡说。”穆矮冬瓜在一旁听了,顿时不乐意。

    “那之后我不是和你道歉过了吗?”

    “道歉有用,要拳头干毛啊”

    法拉老头挥舞着拳头大吼大叫,和恐吓平民的流氓简直没什么两样。

    “而且也答应过补偿了。”穆矮冬瓜两眼一瞪。

    “有这回事吗?我可没听说过。”法拉老头吹了吹口哨,明显有点虚了。

    看了看法拉闪烁的目光,再看看穆矮冬瓜忿忿的,好像被割了一块肉的心疼表情,我不由的将下巴一沉,目露思索。

    嗯,看来其中还有内情,并非是法拉老头单方面的仇恨那么简单。

    一群刚刚清理了一批深海烂泥兽,空出了大约三十多个位置,现在已经开放入群限制,想要加群的yin们手脚可要快点,500个一满,小七会再次落闸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