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国士无双的男人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国士无双的男人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样的状况,持续两天过后,我终于忍无可忍的将桌子一掀。

    要将这些吃白食的家伙感受。

    一百多个冒险者,足足吃了多少食物来着,数量太大我都不敢算了,虽然从第二天开始,这帮家伙收敛了,只来了一些熟人,可是也有好几十个,这些人的饭量加起来,都能将十头烤大象给啃干净了。

    就算我不心疼钱,也要心疼维拉丝她们呀,虽然说丽莎阿姨,卡丽娜大姐,德鲁夫的妻子依哈娜,还有维拉丝的好友,那个胸部平平的……咳咳,艾露拉,是艾露拉,不会再忘记了混蛋

    虽然有不少人帮忙,但是光烹调出能填饱这帮吃货的胃的食物,也忙得够呛,自己都没顾得上吃上一口。

    等想个法子赶走这些家伙才行。

    翻来覆去考虑了一夜,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但能够将这群死皮赖脸的食客,统统驱赶,同时,也是为了神诞日那天的其中一个节目的预热。

    “来打麻将吧。”

    额冒青筋,摩拳擦掌,我对着这一帮食客虚伪笑道。

    “麻将?”

    马拉格比停下那副狼狈的吃相,嘴里还塞着大半口酱肉,模糊不清的跟着问道。

    “我知道了”

    高特大猩猩突然像猜到了什么似地,得意的在一旁使劲举手,然后站起来,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朝我竖起大拇指,雪白的牙齿闪过一道阳光。

    “是脱衣噗喔……”

    是丽娜大姐的十字绞喉落地摔,高特,阵亡。

    我:“……”

    其实某个方面来说,这头猩猩并没有说错,至于是哪个方面我就不说了。

    “我知道喵,表哥,我知道喵”

    侍女打扮,手里娴熟的托着两个托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侍女之魂熊熊燃烧起来,开始将这一帮吃货的端茶送水和上菜任务接手过来的菲妮,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托盘往地上一放,雀跃起来。

    “知道的人就给我闭嘴,没看到我正在给不知道的人说明吗?”

    我瞪了她一眼,她立刻就喵呜喵呜的把脑袋上若有的两只猫耳垂了下去,沮丧的重新拾起地上的托盘,一步三摇端向厨房。

    “凡凡,是什么,是什么?”

    脑后生风,我还没反应过来,蒂亚就像一头小猎豹,从我身后扑了上来,整个挂在我的脖子上,妖娆性感的身段贴了上来,胸前那两团充满弹性的高耸,重重的顶在后背,差点没让我被一口气呛死。

    “是什么呢?”

    这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从后面将脑袋探上来,还恶作剧的将油腻小嘴在我的脸上擦来擦去,引得众人欢腾大笑。

    可恶,别在这种时候给我捣乱呀你这元气小丫头。

    将蒂亚从脖子上甩下来,缺乏威慑力的瞪了她一眼,我开始将今天一大早就让三无公主准备好的说明书,给每人发了一份,麻将的规则并不难,当然,想精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场的人,能够成为冒险者,没有一个人是傻瓜,哦,抱歉,这番话可能会伤害到高特大猩猩的自尊,之后得向他郑重道歉才行,总而言之,这些玩法和规则,他们只是看了一两遍,就知道大概应该怎么玩了。

    “为了让大家实际感受一下,我们就先示范几轮吧。”

    我哧溜一声跑回帐篷里面,不一会儿就抱着一张麻将台和一副麻将出来。

    这些都是以前闲着无聊的时候让法师公会做的,以暗黑大陆的工艺,想要不依靠魔法做出一枚枚四方均匀,光滑润手的麻将,并在上面整齐雕刻,还真有点难度。

    “首先,谁先来呢?就维拉丝,莎拉和琳娅吧。”

    目光转了一圈,我指着几个女孩说道。

    做麻将的时候,也曾经将玩法和规则教过她们,本来是想让她们在自己不再的时候,有点娱乐,可以打发打发时间,不过出乎我意料的,几个女孩对麻将似乎都并不是十分热衷。

    而且,她们实际上清闲的时间并不多,维拉丝要忙家务,闲暇下来的时间会给我做斗篷围巾什么的,莎拉热衷剑术,闲暇之余要么帮维拉丝做家务,要么和维拉丝学习织缝衣物,琳娅的时间则是分配给了练习魔法和帮忙处理联盟事务,偶有空闲也会和维拉丝一起做些衣物……

    好吧,我终于明白自己房间里面的衣物,为什么每出去一段时间回来,就会焕然一新,有些根本还没有穿就被换了下去,收藏起来,这些年,几个女孩给自己做的衣物鞋袜,加起来恐怕能够塞下十个地下室了。

    三无公主喜欢喝茶,或是外出做一些奇怪的研究,最近还知道禽兽公爵系列也是她写出来的,看不出,还是个大作家呀,啊哈哈(头冒青筋中)。

    最后是小幽灵,我不在的时候,她只会把自己宅在家里,就更不用说了。

    综合以上所述,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刚刚拿出麻将台和麻将的时候,上面会布着一层灰尘了吧,不过说到怎么玩的话,玩过几次的女孩们,还是比其他刚刚看了玩法和规则,未曾有过实践的家伙要懂得。

    很快,在三个女孩略带困扰(?)的表情中,四人做成一桌,排好麻将,扔头子,****为做在下方的维拉丝。

    “哼,说到麻将的话,我可是曾经被誉为国士无双的男人”

    指尖碰触牌子的那一刻,从我身上散发出了苍茫的气息,那是只有经历过巅峰,看破一切之后才能够散发出来的气势。

    “国士无双喵?那可是很难组成的胡牌,我一次也没成功过,表哥真厉害喵。”

    同样是玩过几次的菲妮,站在一旁,露出崇拜的目光。

    “没什么,天才与凡人,也不过是一字之差而已。”我将额头上的刘海轻轻一抹。

    “一字之差喵?”

    菲妮扳着指头比较起来,越比越困惑。

    “闭嘴,给我好好看。”

    我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这伪娘喵一声,立刻委屈的抱着头,安静下来。

    “烂牌……呢。”

    显然,菲妮并不属于观棋不语真君子那一类,牌刚刚上手,她就一脸同情的嘀咕起来。

    “所以我才说,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一字之差。”

    我推了推鼻梁,用智珠在握的沉稳目光,看了菲妮一眼,声音充满了嘶哑低沉的味道,就仿佛是从千岁的智者口中发出。

    “是两个字喵……”

    “闭嘴,我说一个就是一个。”

    “喵呜~~”

    “看吧,这些牌。”

    轻轻瞟了老实下来的菲妮一眼,我的双手在歪歪扭扭,看似毫无规则排列的十三张牌上,像张开一扇门似地,从中间向两边排开。

    顿时,十三张牌发出璀璨光芒,仿佛将我和菲妮拉入了一片奇异的空间,这个空间一片虚无,四面八方都是神秘浩瀚的宇宙星河。

    在我们面前,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唯有眼前十三张牌,散发着忽明忽暗的微光,仿佛暗含着一种奇妙的空间规则,仿佛成了这个宇宙的中心,操纵着星河流转,日月泯灭。

    “看好了,菲妮,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雀神”

    宛如从宇宙四面八方响起的声音,不断回荡,我轻轻伸手,轻柔捏着第一张牌,然后一直划过,指尖落到最后一张牌上,顿时,十三张牌散发出爆发出了惊人的光辉。

    每一张光芒暴涨的牌,都仿佛是极其了七颗龙【哔】后,召唤出神【哔】那一瞬般,向着宇宙无穷的深处,直冲而起一条巨大笔直的光柱,十三张牌,十三条平行的光柱,直冲宇宙,组成一道绚丽无比的光景。

    这十三道光柱冲起之后,仿佛变成了以宇宙为平台的十三条回路,或是分裂成数道,或是合并成一道,交**合,在宇宙上空形成一片密织的光桥,但是,它们似乎总是受到某种规则的牵引,在经过复杂万分的不断分裂和聚合之后,最终还是回归了原本之数,重新凝聚成十三道平行的光柱。

    刹那间,这十三道光柱再次爆发出光芒,在宇宙的另外一边,重新变成了十三张牌,和原本不同的是。新出现的十三张牌,已经变成极其有规律,围绕在它们周围的星河漩涡,在经过不断变幻之后,赫然组成了四个大字。

    国士无双

    “看到了吗?”

    我的手指,带动着菲妮的目光,在眼前的牌上一点,然后顺着那无数回路一般的光柱组成的桥梁,直指向对面的十三张牌,然后,低着头,推了推眼镜,用看破一些的落寞声音,缓缓说了一句。

    “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啪啦一声,宇宙破碎,我和菲妮重新回到了现实,依然是那张麻将桌,依然是那群人,依然是那十三张麻将,可是,我和菲妮的心境已经截然不同。

    “表哥,你真厉害喵。”菲妮擦着眼眶中的泪水,露出几近膜拜的尊敬目光。

    “哼,知道结果的比赛,真没意思呢。”

    轮到我摸牌,伸手轻轻一捏,大拇指在牌面上抹过,我发出分外寂寞的感叹。

    一切都如自己所料,我现在要做的,只是按照刚才那些“回路”的指示,一直走到已经知晓的结局而已。

    “四条。”

    “咦?”维拉丝旁边的丽娜大姐轻轻咦了一声。

    “维拉丝,这难道就是玩法上面写着的【杠】?”

    “哈……啊哈哈,应该是吧。”

    维拉丝低头苦笑了一声,困惑的应道。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想放水……似乎不大可能呢。

    “表哥,表哥,被杠了,怎么办喵?”

    菲妮抓着我的肩膀,着急的不断摇晃起来。

    “晃什么晃,一切尚在预料之中。”

    我闭着眼睛,脑海中划过那一道道回路,然后猛地张开,自信满满道。

    “二筒”

    “杠”

    “五条”

    “杠”

    “三筒”

    “杠”

    我:“……”

    菲妮:“……”

    “表哥喵~~~~~”

    看着维拉丝台前一排的杠,还有唯一一张牌,菲妮露出欲哭神色。

    “没关系,不是还没有结束吗?这是计谋,计谋懂吗?”我依然不为所动。

    “你想想看,维拉丝只有一张牌了,也就是说她只能听一张牌,难度不是大了许多吗?”

    “表哥英明喵。”菲妮露出恍然神色,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然后,现在才是国士无双的第一步”

    摸出一张宝贵的【西】之后,我深沉的露出笑容,将六条打出。

    “咦?”

    卡丽娜再次发出惊疑,而维拉丝则是像被雨淋湿的小狗一样,呜咽的低下头去。

    “恰好呢,维拉丝这张牌也是六条,难道说……胡了?”

    我:“……”

    菲妮:“……”

    “表哥喵~~~”菲妮真的哭了。

    “原来是这样。”我揉着太阳穴,发出沉思之声。

    “我看到了自己的国士无双之路,却没有看到其他人的道路,所以被抢先胡牌了。”

    “这种胡法……似乎叫四杠子吧,是吴你放的哦,和莎拉没关系。”

    坐在莎拉旁边的拉尔,得意挥了挥手中的说明书,仿佛是他赢了一般。

    “麻将这种东西,未来最是难预测,往往前面一直输的人,后面都会赢,别高兴的太早。”

    忍痛付出一半筹码之后,继续开始。

    “表哥表哥喵,似乎少了一张牌。”

    第二轮到三分之一,菲妮压低声音,在我的耳边悄悄说道。

    “没有吧。”我数了一遍,是十三张没错。

    “但是你摸了牌还没打出去。”

    再数了一遍,我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没关系,别慌张,还有补救的办法。”我悄声对菲妮道。

    片刻之后……

    “喵呜,表哥表哥,似乎又多出了一张喵……”菲妮撇过头去,不忍心看了。

    “纳尼?”

    我低声惊呼,数了数,不多不少,刚好十四张牌,问题是现在还没轮到自己出牌,呃……

    结果这轮是对家的琳娅胡了,幸好翻数不大。

    第三轮……

    运气终于来了

    我和菲妮精神一振。

    竟然直接就听牌了

    “菲妮,我感觉到了。”我露出凝重的神色。

    “就是那张,那张就是我要的牌了。”目光落到即将要被自己的摸上手的牌面上,仿佛有一道闪电,将我和这张牌连接了起来。

    “表哥加油喵~~”菲妮在一旁紧张的握着小手。

    哦哦哦哦,来吧,我的地胡

    “胡了。”

    旁边的拉尔突然得意洋洋的将莎拉的拍一番。

    我和菲妮瞬间石化。

    抢先地胡。

    “凡长老出局罗。”

    看着眼前呈现刺眼负数的筹码,耳中传来裁判无情的宣判声,我顿时就otz了……

    小七不怎么会打麻将,查了几天的资料,结果还是一知半解,有什么漏洞之处还请包涵(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