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小算盘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三无公主的小算盘

    最后,我将这一百来个冒险者全部交给丽娜大姐分配去了,有她这个伪领域级的高手在,也能镇住场面,指挥起来,得心应手。

    扩建的事情一解决之后,我清闲下来了。

    于是,我决定坐下来,好好和三无公主谈谈心,得让她深刻体会到她所写的禽兽公爵系列,对社会的危害性究竟有多大才行。

    为了增加说服力,我还特地琢磨了一个实际案例,比如说黄段子侍女,只要先将她的过去洗白,描述成是一个天真善良,连从口中说出和“吻”读音相似的字眼都会脸红的纯白少女,自从看了禽兽公爵系列以后——再把她现在的无节操卖萌性格,老老实实,一字无假的和三无公主描述一番。

    我想,哪怕三无公主是可以面不改色的将婴儿杀掉的冷血杀手,也会因为这个范例而后悔的痛哭流涕,深刻的感受到了她所写的禽兽公爵系列,究竟是一本如何扭曲人的性格,将贞洁天使变成黄段子侍女的可怕小说。

    “咳咳,小茉莉呀,有件事情我得和你说说。”

    见三无公主还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又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可怕的东西,我咳嗽数声,坐在了她对面。

    “……”

    抬起头,她用那双人偶一样漂亮而无生气的眼睛,看着我,似乎在说,什么,没事别打扰我。

    “关于禽兽公爵系列呀,那个……我和凯恩也说了,如果你再继续下去……”

    我将酝酿已久的话题,刚开了头,就见三无公主放下手中的羽毛笔,两只小手啪啪的整理了一下头顶上的包子帽,一副我有话要说的样子。

    然后,她将手中写着的那份稿子,竖直立起在我面前,露出大大的书名。

    伟大的岁月——联盟篇

    “哦哦哦哦哦————”

    我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叫声,就仿佛被照妖镜照个正着的三流低级妖怪一般,被那金光闪闪的书名照耀得越发渺小,身体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中,只感觉到灵魂得到了升华,思想得到了救赎,节操得到了净化,面庞露出痛苦而安详的神色,逐渐在那浩大威严的光芒中消失。

    “小……小茉莉,是谁……是谁让你写这种书的。”

    “凯恩爷爷,拜托。”

    三无公主嗯嗯的点着头。

    “原来如此。”我欣慰的抹了一把泪水,抬手在她的香肩上轻拍了拍。

    “好孩子,好好做,人民不会忘记你的功绩。”

    擦着欣慰的泪水,我默默站起身,走出了外面,独自一人品尝内心的感动去了,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就犹如看到天天深夜出去飙车的飞车党女儿,终于洗心革面,乖乖的坐在了书桌面前一样。

    然后,在看不到的地方……

    三无公主面无表情的收回目送的目光,确定傻蛋主人已经走了以后,才动手拾起羽毛笔。

    被凯恩拜托不假,但她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

    只见三无公主一只手在桌子上梭梭的奋笔疾书着,另外一只小手,却有点姿势诡异的,伸到了桌子下面。

    如果能顺着这一幕,趴下去,往桌子底下一瞅,就会惊讶的发现,这小不点公主藏在桌底下的膝盖上,也摆放着一叠雪白稿纸,而她另外一只伸到里面去的小手,和桌上一样,也握着一只羽毛笔,在膝盖上的稿纸上梭梭奋笔疾书。

    一上一下,两只小手互不干扰,所写的内容也截然不同,简直就好像被两个不同的大脑所支配着一般。

    一边思路毫无阻滞的写着,三无公主还在一边思考。

    不能给傻蛋主人添麻烦了。

    这是最优先的事项。

    然后,禽兽公爵也不想放弃。

    于是得出结论,必须化解凯恩那边的仇恨。

    方案一:制作和谐版——似乎傻蛋主人曾经说过这种事情,什么和谐全年龄版本18x版本,虽然18x版本不大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前面的说法还真是个好主意。

    和谐版本的话,只要将里面大量的h内容删减掉,将**之中深深隐藏的爱情主线,稍微勾勒的明显一点,达到凯恩他们能容忍的最大底线就行,这一点不难。

    方案二:低调发行,和谐版要做,但总会有人想要完全版内容,所以可以尝试少量印刷,大幅度提高价格限定发售,只卖给少数特定的人群。

    方案三:寻求外援,在禽兽公爵系列中,自己用十分隐蔽的方法留下了笔名和联络方式,结果没想到,凑齐了禽兽公爵包括限量版在内的全系列的,并且能看懂暗号的聪明人比预料的要多一点,几经筛选后,最值得考虑协助的对象,是一封从精灵族寄来的信。

    真稀奇呢,没想到精灵族竟然也有读者。

    带着这样的困惑,三无公主停下双笔,在物品栏找了找,取出一封淡紫色的,信纸上面画着一朵郁金香图案的信封。

    无论是从信纸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还是上面娟秀优雅的小字,都足以说明对方是一个女性精灵。

    精灵族的……还是女性……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就算经常被某人暗地里称呼为死高智商儿童的三无公主,这时候也有点迷糊了。

    ……

    “哈欠”

    是我的错觉吗?刚才背脊突然寒了一下。

    “表哥喵,感冒了喵?”

    菲妮好奇的凑上来,担心的看着我。

    体质强悍的冒险者一旦感冒,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没事没事,你怎么跑出来了,大家都有在正经干活吗?”

    我擦了擦鼻子,四处望了一眼。

    从家里出来,享受了那份父亲的感动以后,我来到了神诞日扩建区域,怎么说这些人也是自己拉过来的,于情于理,都应该过来看一眼,或者帮忙打打下手才对。

    “喵,我可是负责这片区域喵,不信表哥你看。”

    说到这里,这只小伪娘立刻把胸膛一挺,有点小自豪的指着不远处。

    “哦哦,这不是很快吗?”

    入目之处,已经是一片成型的木质店铺,还有不少摆地的摊位,都被划分的极为整齐,中央留下了一条足够宽大的道路,就算是野蛮人那种大块头都不会感觉到狭小。

    昨天和琳娅一起巡逻的时候为止,这里明明还是一片半成品的街道,上面摆满了未处理的树干,削好的木板、方木和圆木,则是无规则的叠放在一堆,切落的多余方块,满地的木屑,做好一半的商铺,一条条挖沟,林林总总,杂乱无章,刺耳的锯木、挖地、打桩和吆喝声直往耳朵里灌。

    结果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成型了,冒险者的行动力还真是可怕。

    “这样一来,在神诞日之前就能赶上了,到时候,享受自己亲手打造的街道,也是一种乐趣呢。”

    看到这一幕,我满意的点点头。

    “也是喵,即使现在,想到神诞日那天能见到许多人在这里玩闹,也觉得有成就感喵。”

    依然穿着侍女服的菲妮,将手中的大木锤一把扛在肩上,兴致满满。

    “对了,菲妮,听说你在精灵族那边被关了一段时间,没事吧。”

    我突然想起还有这事,不由问道。

    “喵~~~~”

    菲妮一听,顿时由刚才的劲头满满变得异常失落,拉耸的脑袋上,仿佛有一双毛茸茸猫耳,垂了下去,无精打采的贴在两边。

    “表哥真是太过分了喵~~~”

    然后,这样仰着头,瞪了我一眼。

    “是我的错吗?不是你自己偷偷潜入到婚礼上,冒充侍女才被抓?”我一脸黑线。

    “就算是这样喵,不是因为表哥完~~全~~忘记了邀请我,才不得不潜入去喵?”

    “不对不对,不是有外场吗?就算不用邀请,你也能在那里好好享受吧。”

    当初和阿尔托莉雅的婚礼上,分了内外场,外场的话无论是谁,都可以在那里好好的享受,而内场位于水晶之树的台上,自然只有精灵族的高层,还有各种代表,当然,还有我和阿尔托莉雅。

    “人家想靠近看看精灵女王和表哥的说喵。”菲妮脑袋一歪,困惑的说道。

    “精灵女王可真漂亮,身上的威凛气势让人不敢接近。”

    这样说着,菲妮还打了一个颤抖,看到阿尔托莉雅的王之威仪,至今对她依然是余威犹在呀。

    “表哥穿着礼服,像……像头笨熊。”菲妮低着头,略为羞涩的接着说了一句。

    “……”

    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感受一下精灵族的皇家牢房和联盟的冒险者专用地牢有什么不同?

    “那时候真是可惜喵。”说着,菲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可惜什么?”

    “内场不是全部都是精灵贵族和各族代表喵?只要稍微顺手牵羊的话,说不定都能偷到稀有的珍藏品喵”

    两手轻轻一拍,菲妮高兴的这样说道。

    “……”

    果然,还是将把身为流浪者的某些恶习继承下来的这只伪娘惯犯抓起来算了。

    “别用看小偷的眼神看着我喵,请称呼我为高雅的收藏者喵。”察觉到我的冰冷目光,菲妮忿忿抗议起来。

    “最近呀,欧娜完全不让我出去喵,好想好想去盗墓喵。”

    我:“……”

    “好不容易去了一次精灵族,只可惜那时候太贪心喵,一开始就将目标放到了精灵女王身上,结果还没靠近就被她的气势吓得半死喵,只能畏缩到角落里头喵~~~”

    做贼做到菲妮这个份上,也算可悲了。

    “然后刚打起精神喵,打算另选目标,就把盘子打翻了,暴露了身份喵。”

    “祸不单行呀。”

    我用一点儿也不同情的冷漠目光注视着菲妮,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眼前就是了。

    “你应该心怀感激才对,只被关了一个月。”

    “谁说是一个月,我最近才被放出来喵”说到这里,菲妮突然挥舞着手中的木锤,抗议起来。

    “骗人也该有个限度,我可是打听的一清二楚了。”

    “才没有骗人喵,我可是从来没有骗过表哥喵,太过分了,竟然这样怀疑我喵”

    “……”

    那个……难道是黄段子侍女说谎了?不对,这种事情她应该没有理由骗我才对。

    “的确,那时候是被放出来了喵。”这时候,菲妮又开口了。

    哦哦哦,感觉已经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可是回到酒吧没多久,又被抓去了喵。”菲妮垂头丧气中。

    “只不过看地牢里的蜡烛台很精致,挖了一个喵,真是一群小气的精灵喵。”

    我:“……”

    “等……等等喵,为什么突然就……就摸过来了喵,就算是表哥也太……也太突然了喵”

    “不,我只是在确定你有没有把神诞日用的木头之类的藏起来罢了。”我漠然的继续搜着菲妮的身。

    “才没有,我才不会去偷那种没有收藏价值的东西喵”

    结果遭到了菲妮楚楚可怜的泪眼控诉,加上她的亲卫队还有欧娜将不怀好意的目光盯过来,我只能作罢。

    这家伙,听她刚才那番话,似乎是特别执着于顺手牵羊这种事情。

    直到后来,我才从欧娜那里无意得知,引起这一切的根源,是因为菲妮身上的某件宝物被刺客给顺手牵羊了,似乎因此起了报复社会的念头,最后反被社会所正义制裁,怎么说呢,还真是个从头悲剧到尾的伪娘。

    接下来……我看看,去舞台那边好了,毕竟那里,可是我神诞日那天,要登上世界之巅的地方呀。

    远目夕阳,我长吁一声,背着双手,露出高处不胜寒的风姿。

    “噗——”

    然后被一道迎面冲上来的身影扑飞。

    “是凡凡,好久不见了,凡凡”

    “……”

    不用说,整个暗黑大陆,这样叫我的人也只有一个。

    “蒂亚,你还没走吗?”

    我吃疼的揉了揉后背,将挂在脖子上的天真烂漫少女放了下来。

    “什么呀,凡凡就那么想将我赶出营地吗?”

    “不……那到不是……”

    “骗你的,其实前几天才刚刚过来。”

    “……”

    “凡凡,凡凡,我听说了你在第二世界的事,能不能详细点告诉我?”

    蒂亚自然而然的搂住了我的肩膀,整个靠上来撒娇道。

    “好……好吧,真是怕了你。”

    我看了这小丫头一眼,一阵子没见,依然还是那么活泼元气的打扮,明明是强大的巫师,却穿着短胸无袖的兽皮上衣,将纤细性感的身材完全衬托出来,下面也不过是一件勉强遮得住半条大腿的紧身兽皮短裤,挺翘的臀部绷得紧紧,腰间皮革上插着两边匕首,两条裸露出来的散发健康色泽的匀称修长大腿,交错走动之间,几乎吸引了所有男性的目光。

    如此糅合着健康的野性和灿烂的笑容的小丫头,几乎是人见人爱,在营地里的人气极高,听说某些无聊的家伙,最近又在编排营地几大美女了,蒂亚小丫头以性感的打扮和阳光的性格名列其中。

    “你也在这帮忙吗?”

    “是哦,这样的节日不参加多可惜。”蒂亚不断点着头,然后指了指周围。

    这时候,我才惊讶的发现,许多木匠工具,竟然虚浮在周围的半空,如同被看不见的幽灵把握着一样,在那些未处理的木材上加工着,或是铛铛铛的将一块削尖的圆木打入地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擦了擦眼睛,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这些灵异的事情,都是旁边这位赫拉迪克小公主做出来的。

    是巫师的心灵传动呀。

    我记起了这个似乎被自己遗忘许久的技能,当初法拉老头还千叮万嘱的让我练习这个技能,以提高那可怜的魔法操纵能力,结果后来见我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分,也就死心了。

    巫师的心灵传动,可是锻炼魔法操纵力的不二技能,也是偷懒的必备技巧,我就经常见法拉老头站在试验台上,周围的瓶瓶罐罐无风自动,仿佛被一只只大手所操纵,以极其精密的动作完成实验,而整个过程法拉一动也没动。

    若是不知情的家伙闯进去,肯定会把他的实验室当成鬼屋。

    如今蒂亚也用着这一手,只不过是实验道具换成了木匠工具,虽然看起来还没有法拉老头那么灵活熟练,但是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巫师来说,已经是惊才艳绝了。

    “对了,蒂亚,神诞日过后有时间吗?”我想起那天和凯恩说过的话,不由问道。

    “嗯,要说有没有的话,只要是为了凡凡,也是有的。”蒂亚歪着头,一副比较困惑的样子。

    那我就姑且当做有吧。

    “咳咳,那么能带我去赫拉迪克族走一趟吗?”

    “要去我家?”这小丫头突然两眼放光起来。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抱着双手打了一个寒颤,是我的错觉吗?这赫拉迪克小公主身上,刚刚似乎散发出了一丝让自己警惕的气息……

    稍微有点睡过头了,求月票,求推荐,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