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今天是禁止事项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今天是禁止事项

    第二天一大早,先将莱娜送回去,然后带着三无公主,和维拉丝她们打了招呼后,两人坐上了传送阵,来到鲁高因。

    如果是按照联盟长老身份正式拜唔,说不定光是通报准备这些流程,都要一两天,还得和一大堆满脸流油的贵族打交道,所以我想都没想,私底下和肥猪国王说了一声,就带着三无公主来到了她的父王,原西部王国国王海杰因被软禁的皇宫小别墅里。

    杰海因看似精神还不错,刚刚被踹下位的时候,他还有点无法释怀,总是郁郁的板着一张脸像别人欠了他钱似地,那么多年过去,大概也是想通了,或者说是看破了,那张带着独特的异国沙漠风情的满络胡须脸上,能看到一股安详的神情,据说加入某个小教会,研究起什么**来了。

    肥猪国王见此,几经试探,确认了杰海因不似作假,自然是乐得笑眯眯,本来按照篡位者的正常思想,应该是偷偷将杰海因干掉才是最安枕无忧,无奈当初和联盟这边有过约定,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手,再说联盟这边还是比较支持她在位,所以也没必要太担心什么。

    对于我这个当年叫他踹下王位的主谋者之一,刚开始的时候,杰海因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的脸色,本来他就是个颇有野心的家伙,因此才对掌握了绝对力量的冒险者势力忌讳莫深,只不过在大多数人看来,你管理你的国家,冒险者打冒险者的小怪物,两者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杰海因偏偏淡定不了,总觉得有冒险者在自己的国家溜达,这屁股就坐不热,所以要和冒险者过不去,试图将其控制,这也是他被推翻的最大原因。

    三无公主不同,虽然同样是主谋,而且是最大的幕后凶手,但是怎么说也是她的唯一的亲生女儿,在理解女儿的用心良苦后,也就放下了,对我就没有好脸色,特别是知道我“强迫”她的宝贝女儿做自己的侍女之后。

    不过现在,他的态度到是好多了,来探望他的时候,经常是先看看自己的女儿,再看看我,然后露出有那么点天伦之乐意思的和蔼笑容,笑的我是毛骨悚然,老国王哟,你的女儿我伤不起呀,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想拿出禽兽公爵系列,和杰海因一起分担内心这份悲哀。

    让三无公主留在这里后,我抱着勉强的态度,见了肥猪国王一面,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联盟长老了,有些事情任性不了,并不是说我不喜欢,就可以不做,联盟和西部王国打好关系还是必须的,比如说这次神诞日,如果有西部王国这边大力支持的话,将会顺利和隆重许多,最重要的是——会赚更多钱。

    到也不是说我讨厌肥猪国王,这家伙虽然吨位大了一点,但是为人处世却是圆滑的不得了,不会给你摆国王的架子,说的话也特顺心,阿卡拉好几次都感叹,等这肥猪国王下位以后,是不是要考虑聘请他过来担当个荣誉长老,专门处理联盟的外交,嗯,前提是他把吨位给减下来,要是让他挺着这身肥肉跑去精灵族搞外交,话还没说,印象分就先要减个1000了。

    究其根源,是因为……我心虚呀,当年三无公主离开的时候,在国库狠狠搜刮了一笔,在知道这件事以后,每次见到肥猪国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老感觉像是他时不时将债主的目光投过来。

    打发了肥猪国王以后,本来想立刻离开,不过想了一会,我还是去贵族住宅区绕了一圈。

    真怀念呢,这里也有自己的搬个家呀。

    看着那栋肥猪国王送的,曾经住过的精致小别墅,我眯着眼睛,感叹起来,时间一晃,从当年那个在鲁高因混的小德鲁伊,自己已经是一头领域级的布偶熊了。

    好吧,吐槽自己就到此为止。

    别墅的钥匙至今我还有保留,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只要没有将它卖出去,就不会有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打这栋小别墅的主意。

    别墅里面打扫的很干净,花园也能看出刚刚修剪过,不知道是三无公主时不时回来照顾,还是那头肥猪国王心细,总而言之,除了缺乏点人气以外,并不像是好几年没有人住过的房子。

    顺便一说,拉尔他们的房子就在隔壁,再顺便一说,事实证明,在暗黑大陆里囤房炒房,果然不是赚钱的买卖。

    哦,对了对了。

    离开之前,我的目光落到家对面。

    那是一座宏伟的如同城堡般的巨大别墅,自己的小别墅与之相比,就仿佛是一只小麻雀,在和飞机场上的波音747面对面干瞪着眼一样,光是看一眼,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升起“有钱人呀”这样的惊叹。

    我对这座别墅的主人到是没什么印象,唯一印象尤深的是别墅里的可爱小萝莉……咳咳,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可疑的萝莉控,我说的是当年,因为三无公主和莎尔娜姐姐的打闹而不得不蹲在家门口数蚂蚁,把那时的我当成了是乞丐,将她身上的零花钱——一枚金币送给了自己的对面别墅的那个善良小萝莉。

    记得她的名字……叫莉莉丝吧,和自己给小黑炭取的名字很相似呢,只差一个字,读音也完全一模一样。

    我徒然发现,说不定当时给小黑炭取名字的时候,正是受到了这份回忆的影响,那一枚微不足道却饱含着沉重分量的金币的影响。

    想到这里,我不由深深为世间微妙而神奇的联系所感叹。

    “咔锵——”一声。

    对面别墅那金碧辉煌的巨大铁栏门轰然打开,十几名士兵排成两行从里面整齐跑出,位列两边,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大概看我是冒险者,也不敢贸然行事。

    这时候,一辆精致的白色马车,雕着精美的花纹,代表着身份和高贵的族徽傲然镶在车前,马车内里被一层白纱所隔绝,一看就知道是女眷用车。

    马车从大门处,在两排士兵的拱卫中驶出,拐弯上道的时候,窗纱被轻轻掀开一条缝隙,从里面透露半张少女的美丽面庞,大约十五六岁,依稀有些面熟,带着好奇的目光,朝这边看来。

    然后,扬尘而去。

    整整七年了呀。

    看到这一幕,内心对光阴似箭的感慨,在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无限的唏嘘,无限的怀念,唯独没有后悔。

    我,尽力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尽力保护了自己该保护的人,如此足矣。

    接下来便是……

    很快,在便利的远程传送站帮助下,我在库拉斯特,群魔堡垒和哈洛加斯逛了一大圈,将能拉的人,都拉了回来。

    库拉斯特那边,我认识的人已经不多,那些曾经认识的人,都已经跑群魔堡垒,甚至哈洛加斯去了。

    只有一个……

    “喵,虽然接到表哥的邀请很高兴但是总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喵~~~”

    绿林酒吧,被我和酒吧老板私底下谈妥条件,交易过来的酒吧招牌娘菲妮,捂着脸,叹着气说道。

    “别这样说,多亏我你们现在才能提前回到营地,参与这次盛大的准备。”搂着菲妮的娇小肩膀,我朝她竖起大拇指。

    “盛大的准备……喵,指的就是这个喵?”菲妮一脸困扰的晃了晃手中的铁锹。

    “凡凡凡……凡长老,就算你是……是长老大人,也不能……不能对我家的菲妮……”

    菲妮旁边的欧娜,紧紧握着手中的锄头,一脸紧张的盯着我搂着菲妮肩膀的动作。

    “讨……讨厌,欧娜,人家和表哥不是那种关系喵~~~”

    菲妮扭捏的低着头,一边把玩着侍女服的褶丝袖口,一边脸色泛红的解释起来。

    拜托,解释的时候别脸红行么?

    我一脸漠然的看着即将进入黑化模式的欧娜,再看看其他混蛋投过来的八卦目光,松开

    了她的肩膀。

    “混蛋,这次你要不给我个解释,我让我家莎拉修了你”

    转过身,怒气冲冲的拉尔就抓着我的袖口摇晃起来,跟在他身后的道格和格夫,一左一右,像两座门神似地瞪着我。

    “解释?”我把头一歪,然后指着一地的建筑工具。

    “随便选一样吧。”

    “这算毛解释呀我们被骗了”拉尔仰头喷火中。

    “没错没错,说什么提前回来感受神诞日的气氛。”道格也在一旁不亦说乎的嚷嚷道。

    “结果却连酒吧也没有。”

    格夫这小子特细心,来的路上竟然已经注意到了营地的酒吧停业了。

    “我要见莎拉,我要见我的宝贝女儿”

    拉尔这条子竟然耍赖起来,就差没满地打滚了。

    顺便说一下条子三人组的状况吧,三人已经到了群魔堡垒,而且进度不满,再过一阵估计就可以去和大菠萝玩玩了,有趣的是,这个由一个圣骑和两个野蛮人组成的小队,在库拉斯特的时候终于是熬不住,各自雇佣了佣兵,才算将鱿鱼墨给斩掉。

    到不是说这三人不给力,冒险者之中,他们的实力绝对是精英级别的,但再怎么精英的冒险者,缺乏有效的组合,历练路上也会感到淡淡的蛋疼,一个圣骑士,两个野蛮人,全都是近战职业,缺乏远程和魔法攻击,能够一路走到库拉斯特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们雇佣的佣兵,我到是见过一面,野蛮人两兄弟雇佣的是一对剑法师夫妇,而拉尔考虑再三,最后雇佣了一名罗格弓箭手,男的,呃……

    为了照顾这三个大男人,丽莎阿姨只能一路陪同到群魔堡垒定居下来,不过,她怎么说也是我这个联盟长老的丈母娘,用用远程传送这种小要求还是能够满足的,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从群魔堡垒回来看看莎拉,偶尔莎拉也会去群魔堡垒,所以拉尔现在撒泼耍赖,说什么好久没有见莎拉了,完全就是在口胡。

    “那就送你回去吧,等神诞日的时候,远程传送站向所有人开通后再过来。”我瞪了沙尔一眼,冷冷说道。

    “哼,别误会,我只是想为莎拉打造一个完美的神诞日场所。”

    结果话才刚刚落音,这货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手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上了一把大锤子,一脸大义凛然的说着女儿控才会说的话。

    “凡老大,你看我给你拉来一大帮劳力了。”

    说话的是马拉格比,指着后面一看,果然,都是一些熟人,有八卦大光头库特,他的队友卡迪亚,有冷冰冰的刺客迪卡,还有德鲁伊马克思……哦不,是马科斯,等等,还有一些脸熟但是说不上名字的,都是曾经参加过支援精灵族活动的那帮家伙,只是粗略一算就有二三十人。

    “那帮家伙,我只是刚刚开了口,就有几百人一哄而上,没办法,我也知道凡老大你不需要那么多,所以精挑细选了二十几个。”

    马拉格比一脸的得意,他旁边的库克也是猛点头,话说白狼去哪里了?

    我左右瞅了一眼,没看到白狼,听库克一说才知道他偷偷溜去见莱娜了,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死妹控,我摇着头,哀其不争的想到。

    至于露西亚那只小狐狸……不用马拉格比他们说我也知道,她现在还在狐人族进行什么奇怪的天狐试炼,从哈洛加斯离别后的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保持着通信,只不过最近这半个月,小狐狸的来信明显少了,看来是试炼到了紧要时刻。

    希望还来得及赶上神诞日吧,脑海中浮现出那只小狐狸的身影,便会被一股满满的妩媚风情所充斥,那一颦一笑的迷人诱惑,仅仅只是回忆,就会有神魂颠倒的感觉,天狐这种生物,还真是天下所有男人的至宝,女性的公敌,什么夜魔一族,在倾倒众生的天狐面前,恐怕都只能用弱爆了来形容。

    接下来还有奥斯卡,这厮已经到了哈洛加斯,据说在那里混得还不错,是还是个精英小队,就是不知道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巴尔童鞋喝茶。

    哦哦,对了,还有他的队友拉丁。

    一想到这个名字,我的心中就熊熊燃烧起了八卦之魂,不用寻找,目光直接往菲妮附近寻去,果然在她不远处找到了正用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菲妮的刺客拉丁。

    这悲剧的刺客,上辈子一定是折翼天使。

    看到这令人心酸的痴情一幕,我在心中暗暗抹了一把鼻涕泪水。

    “吴院长”

    奥斯卡这大块头,笑眯眯的凑了上来,话说,我似乎被冠以了什么奇怪的称号,吴院长?

    “是的,忘记了,你可是孤儿院的创始人之一呀。”

    “哦,是有这么回事。”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终于回想起来了点什么。

    是的,死灵法师罗德死后,他一直照顾着的那些孤儿,就被奥斯卡成立的孤儿院所收留,而大力周旋,成功的让孤儿院获得联盟承认和援助的我,还有死灵法师罗德,就被奥斯卡擅自推上了第一代孤儿院院长的位置。

    “你看,我也给你拉来了一大帮劳力,这些人大多都是孤儿院的救济者,荣誉长老。”

    奥斯卡得意洋洋的指着他身后的一大群冒险者,有男有女,不过大多还是女性冒险者,能够救济孤儿院,自然都是一些同情心比较旺盛的人,愿意过来帮忙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吴院长好。”

    在奥斯卡的带领下,几十人齐声说道。

    “哈……哈哈……感谢诸位能过来帮忙。”

    我苦笑着,总感觉以后又要多上一个奇怪的称号了。

    “凡长老好,我们相应菲妮大人的号召过来帮忙了”

    将菲妮众星拱月包围起来的那群人,不用介绍,我已经知道他们是菲妮粉丝了。

    最后还有一些闲散的冒险小队,比如说德鲁夫小队,比如说胸部平平的那个……咳咳,抱歉,我只记住了这个称号,真的是非常抱歉。

    这样一算的话,来的冒险者就有一百多个了,而且这个数量,还是经过一再的删选,不然的话,轻而易举就能有几千冒险者涌过来。

    哎呀哎呀,真是一群爱凑热闹的家伙呀,我头疼的按着太阳穴,原本是发愁劳力不够,但是现在,我似乎该发愁应该如何有效分配这群精力过旺的冒险者了。

    哈,不知不觉就是1096章了,一直期待着这章到来,本来想乱入点什么,但总觉得不大合适,只能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