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野外求【生】+茉莉【工房】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野外求【生】+茉莉【工房】

    “哈呜~~~~~~~”

    朦胧的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淡淡的朝色透过帘幕,将房间里的事物渲染成一片模糊灰色轮廓。

    下意识的抬起头,立刻从胸膛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重量,赤luo的肌肤上面,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被宛如木瓜一样形状的两团巨大柔软同时具备惊人弹性的物体紧紧压迫着。

    其他部位也或多或少接触到了一片片不属于自己的细腻光滑肌肤,但是果然,还是以胸前那份紧迫感最为美妙,被两团巨大的软肉顶着,从上面传来的致命酥麻感,几乎让自己全身使不出力气。

    光凭这份“迫力”,我就知道怀里的人是谁了,低头一看,如同丝绸一样的笔直长发,披洒在胸前,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仿佛床上盛开了一朵娇艳的墨绿色鲜花。

    墨绿秀发的主人,正完全的依附在自己怀中,那份**蚀骨的压迫,就是从和她胸部的接触位置上传来。

    “呼~~呼呼~~~~”

    这样发出均匀可爱的呼吸声,我的小琳娅,睡得正想,在墨绿色发丝中隐现的柔软嘴唇,尚带着一丝勾起,是在做什么好梦吗?自己有在她的梦里出现吗?

    轻轻搂着怀里全身赤luo的小羊羔,我微微转身,换成一个更加舒服,更加紧密接触,如同水乳【哔】交融的完美契合姿势,彼此仿佛完全成为了一体的,将琳娅紧紧抱着,大手顺着她背脊上的完美曲线轻柔爱抚着,同时仰头,在眼前光滑的额头上亲吻一口。

    然后,因晨醒而昏昏沉沉的大脑,总算在一点一点的回忆起了昨天的事情。

    自从被丽娜大姐的不知什么话所迷惑,琳娅竟然抛下手头上的工作,陪我四处逛了起来,陪同的小甲自然成为了我们的坐骑,坐在它背上的大篮子里,一路私语柔情,笑声不断,羡煞了不知多少路人。

    只是,我和琳娅也算多年的老夫老妻了,多少能看出她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莫名的脸红耳燥的把头低下去,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逛了足足一个下午,临近傍晚,夕阳铺洒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小甲走着走着,竟然回到了法师公会,正好来到那座自己时常顿足逗留,躺在草地上吹吹风、数星星的小山丘上。

    “吴大哥,我们下去坐坐吧。”

    不知为何,琳娅说这话的时候,头已经完全埋入她高耸的胸部之中。

    “哦,我到是没什么问题……”

    虽然不大明白,现在可是冬天,草地已经枯黄,加上寒风阵阵,虽然草原这边的气候对我们冒险者来说实在没什么威力,不过却也没有任何在这里坐下吹风看夕阳的价值。

    不过,既然是琳娅的要求,就算这里摆着的是刀山火海,我也照样会一屁股坐下去,更别说区区枯草寒风。

    琳娅牵着我的手,从小甲背上跳下,来到平时我喜欢靠着的那颗大树下,这里的位置较为偏僻,适合一个人静静躺着,或细数头顶上的树叶阳光,或呆呆看着天空上面优哉游哉飘着的白云,享受着草原的清风和寂寞的滋味,当然,仅限于另外三季,冬天的话,仅是那阵阵刺耳的寒风就能将所有的兴致扫去。

    利用完毕的小甲,突然受到一股不明魄力的威压,脖子一凉,这头没胆的攻城兽,乖乖的接受了无法判断来源的威压的要挟,灰溜溜跨着大步离去。

    “琳娅,冷吗?”

    靠坐在树底下,不知道什么原因而一直低头走路的琳娅,依靠在自己肩膀上,正好一阵寒风吹来,我连忙用宽大的斗篷将琳娅裹起来,虽说以冒险者的体质根本不畏这种温度,但是也没有谁喜欢白白遭寒风吹不是吗?

    这种天气,一个人的话的确无趣,但是多了一个琳娅,到是有了几分浪漫气息,头上这颗大树,在这种环境下,仿佛能让人联想到那颗传说之树,树底下,互相爱慕的男女轻轻依偎的坐在一起,目光相对……呃,虽然我和琳娅之间的关系,早就已经过了告白阶段就是了。

    咦,等等

    看着头顶上的大树,脑袋一歪,有什么模糊的既视感从脑海中一划而过。

    貌似……此情此景有点眼熟啊,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季节,现在吹着的凉风稍微有点煞风景罢了,但是……

    脑海之中的景象逐渐清晰,最后,我在心里把掌心一拍。

    这里不是自己和琳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野战”的地方吗?

    想起这件事之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琳娅一直通红着脸低头走路的原因了,或许就连小甲来到这里,都是受到她的暗中趋势。

    只是……琳娅虽然不像维拉丝那样害羞,但也绝对不是能做出这种大胆行动的女孩,这一定和丽娜大姐在她耳边窃窃私语的那些话有关,究竟她对我家的琳娅说了什么呢?或者说是下了催眠术,才能让如此聪慧的琳娅,也乖乖受到诱惑,做出这种不符合她性格的事情?

    真的很好奇啊,真的很想知道丽娜大姐究竟下了什么魔法,如果知道的话,以后就可以……嘿嘿,咳咳咳,打住打住,不然节操又要开始漏了。

    而且,现在绝对不是去思考这些事的时候,难得琳娅那么主动,如果辜负了她的期待,自己岂不是要遭天谴?

    低下头,看着依偎怀中的琳娅,她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了然目光,变得越发害羞,俏脸完全的埋在了怀里,在上面不断拱着,发出细若蚊音的声音,那股强烈的娇羞之意甚至能从声音里感受得到。

    “吴大哥……欺负人……”

    短短的六个字,立刻让自己的灵魂宛如原子爆炸一样,轰然爆发,大脑嗡的一声,理智差不多就已经被名为**的野兽所完全占据。

    “要欺负我的小琳娅……现在才开始哦……”

    用几近颤抖的声音,这样说着,我伸出手,将怀中那张深埋的俏脸抬起来,指尖在脸颊上轻轻抚过,从上面传来火烫的感觉,直到那张俏脸完全映入眼中,我才知道,原来琳娅远远还比自己所料的要害羞,眼前这张通红发烫的脸蛋,已经完全像一个香喷喷的红拼过般诱人。

    大大的天蓝色眸子,上面荡漾着一层妩媚秋波,因紧张和害羞而略显呼吸急促的微微张开的嘴唇,呼出宛如**媚药一般的幽香吐息,慢慢的扶着肩膀,朝自己贴近过来。

    “吴大哥……啾~~~~”

    一声深情的呼唤,紧接着的便是不需要等待答案的深吻,琳娅湿润柔软的朱唇,主动的紧紧贴了上来。

    “琳娅……”

    从最后一丝嘴唇缝隙中,轻轻呼唤出爱妻的名字,两手大张,一边从琳娅那里将亲吻的攻击权夺取过来,一边将琳娅火烫的娇躯用力搂入怀中,温情的**终于完全战胜了理智,此时此刻,我只想将琳娅和自己融为一体,灵魂永世缠绵相恋,再也不分彼此。

    许久许久,我轻轻挪开嘴唇,贴近到琳娅娇羞通红的耳根上面,低声喃喃道。

    “琳娅宝贝……还是像上次……那样?”

    “呜~~~~”

    琳娅羞涩的无以复加的低鸣一声,将似醒似醉,如梦似幻的绝色容颜,深深埋向自己的肩膀之中。

    这也是就是说……默认了吗?

    心脏剧烈跳动着,肺部传来一阵几近窒息的感觉,我颤抖的将琳娅抱起,让那具火热滚烫的娇躯完全趴在自己身上,然后将巨大的斗篷一扬,紧紧裹住了两具紧密相连的身体,只露出肩膀以上部分。

    “嗯呜~~~~”

    不一会儿,从琳娅嘴里漏出娇媚的细吟,但是立刻就被另外一张嘴巴给堵住,只能闷在喉咙里面,如果靠近的话,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裹着两人的斗篷正在剧烈震动……

    然后……然后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回到家,吃了晚饭,陪两个小公主和一只小天使玩到睡觉时间,最后意犹未尽的在琳娅房间度过了回到营地之后的第三天夜晚。

    以上,就是昨天之后发生的一切。

    好想学呀,能让琳娅变得如此主动,予取予求的咒语。

    回想起来昨天的事情之后,我几乎有拜丽娜大姐为师的冲动了。

    “嗯呜~~~”

    这时候,怀里传出一声细微低吟,低头看去,不知何时,那双宝石一般的天蓝色眸子,已经睁开,正透过洒落下来的墨绿色发丝,打量过来。

    “琳娅宝贝,打扰到你了?”

    哄宝宝一样,我轻抱着琳娅,爱抚着她的光滑背部,要不要来段催眠曲呢?

    在怀里伸了一个懒腰,流露雨露过后的出慵懒妩媚姿态,那两团巨大软肉,随着琳娅的仰身动作,更加紧密的压迫过来,将那股柔软弹性的触感传达的淋漓尽致,让我不禁惊叹,究竟该如何成长,才能让如此巨大的两团软肉,还能有这如此挺拔高耸的美丽形状。

    “天色还早着呢,不多睡一会?”

    按耐住心中的蠢蠢欲动,我继续轻抚着琳娅,想让她多睡一会,虽说女人在这方面的耐力永远比男人要强,但也禁不住我和琳娅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多,身为巫师的琳娅,在自己这样的德鲁伊面前,体质柔弱的只能算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萝莉。

    “唔嗯嗯,不想睡了~~~~”

    大概的确是累坏了,琳娅依然在尽情舒展着她的动人腰肢,一点儿也没注意她的动作对自己来是多么大的刺激。

    “既然是这样的话……”

    “呜?”

    在琳娅尚且迷迷糊糊的目光中,我翻身将她压在了下面。

    “就再来一次吧……”

    不一会儿,在黎明之刻,黑糊糊一片的昏暗房间里面,再次响起了女人柔媚动人的**。

    直到日上三竿,我才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换好衣服,从琳娅的房间里摇摇晃晃走出来。

    外面已经空无一人,维拉丝应该去西区市场了,昨天晚饭过后,还在那里嘀咕了好久,列举着今天要买的东西。

    莎拉应该是练习剑术,或者陪维拉丝买东西去了。

    琳娅还在身后的房间……咳咳咳。

    炉子里还温着维拉丝细心为自己准备的早餐,感激的膜拜了一下维拉丝的温柔贤淑,我大口吃了起来,嗯嗯,实在消耗了不少力气的说,每当这时候,才会分外怀念黄段子侍女的给力补魔能力。

    话说回来,总觉得关于补魔这段,洁露卡还隐瞒着什么东西,没有完全的说出来,是自己的错觉吗?

    将几人份的早餐吃个精光,琳娅才脸蛋泛红,姗姗来迟的从房间里出来,没办法,缠胸可是件麻烦事,虽然我十分热情的表示要帮忙,但还是被琳娅无情的赶了出来。

    “肚子饿了吧,快去洗洗,吃点早餐吧。”

    我将给准备琳娅那份——依然是清淡的稀粥,殷勤端了上来。

    “哼~~”

    结果被害羞娇俏的白了一眼,似乎在说,肚子饿都是谁的错?哦哦哦,琳娅,你不能这样诱惑我,我会再忍不住的。

    被我露出的色迷迷目光一看,琳娅吓了一跳,脸色更加的娇羞泛红,连忙跑到浴室梳洗去了。

    “啊,都那么晚了,肯定要被丽娜姐姐笑话了,呜~~~”

    琳娅一边急急忙忙的喝着稀粥,一边悲鸣。

    “怕什么,翘班即正义,磨刀不误偷懒工。”

    我挖着耳朵,大言不惭的下定结论,结果被气呼呼的鼓着小嘴的琳娅,用手中的汤匙敲了一下脑袋。

    “肯定要被丽娜姐姐笑话了……昨天才说了那样的话,今天就……呜呜~~~”

    琳娅再次沮丧,脸上甚至一度浮现出“算了,干脆找个什么理由请假不去好了,省得被丽娜姐姐取笑”的消极态度。

    究竟是什么话,丽娜大姐昨天究竟和琳娅说了什么,我真的很好奇呀混蛋

    “都是吴大哥的错。”琳娅有点自暴自弃的瞪着我。

    “明明……明明说好了再来一次的……却……呜呜~~~~”

    看来琳娅已经是相当的自暴自弃了,这样害羞的话也能垂头丧气的说出口……

    “唉,小心点,反正已经赶不及了。”

    见匆匆吃完早餐的琳娅,飞快整理好着装,恨不得能长一双翅膀飞过去的样子,我连忙说道。

    “呜~~~~哼”

    已经跑到门口的琳娅,闻言转过身,俏脸带着一丝绯红,朝我摆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吴大哥是大骗子,再也不相信了,哼”

    说完以后,她自己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带着百灵鸟似地清脆笑声,身影飞快的消失在了门口处。

    好吧,今天做什么好呢?

    一直目送着琳娅的动人倩影消失在视线,我才伸着懒腰,心里琢磨起来。

    去找卡洛斯和西雅图克?

    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我就摇起了头。

    算了,找那两个家伙能做什么,还想像前天晚上那样,被他们坑一晚的时间吗?再说为什么非得去找他们不可,搞的好像自己除了找他们两个就没什么其他事情可做似地。

    对了,去找阿卡拉吧,和她说说神诞日扩建的事,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来不及怎么办?

    我就奇怪,这头老狐狸到了现在,怎么还能如此淡定,在前天的会议上也一点儿都没有提起这件事,难道她真的不怕到时候完成不了?

    打定主意以后,我立刻一扫刚才的懒洋洋姿态,理了理斗篷,站起来,正要出门。

    就在这时,一道雪白色的幻影,如同一阵微不可察的轻风般,轻轻从身前擦身而过。

    我敢保证,若是换做其他人,就算是如同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那种强者,也极为容易忽略掉这道白影,并非感觉不到,而是白影散发出来的飘渺无存在感气息,会让他们的第六感下意识的忽略不计,就仿佛有一粒尘埃从眼中飘过,虽然你的目光捕捉到了,但是会不会放在心上,要不要去理会,去将这粒尘埃抓住,又是另外一回事。

    一粒尘埃,普通人的肉眼也能看到,但是谁也不会去注意,都把它当成了空气的一部分,白影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但是很可惜,这股无存在感在我面前,作用并不大。

    大手一声,我已经提着三无公主那顶软蓬蓬的包子帽,将她拎小猫似地的拎回来。

    “去哪呢,能告诉我吗?小茉莉。”

    见三无公主怀里抱着一本书,我立刻就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放下怀中的书本,努力的高举小手,啪啪啪的拍打着微微变形的包子帽,这小不点公主用她那副淡漠的表情,摇了摇头。

    “可别想就这样蒙混过去。”

    我不为所动,并顺势拾起了她放下的书,托在手里一看,顿时就我勒个去,竟然就是前天那本禽兽公爵系列外传

    对呀,差点忘记了,明明说过要好好和这小不点公主好好谈一谈,自己也差点被她的无存在感气息给蒙混过去了。

    “小茉莉,你坐在那里。”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准备进入说教模式,去阿卡拉那边的事情可以暂时缓一缓,拼着神诞日扩建无法完全完工,我也要循循善诱,将小茉莉先引导向正道。

    以前的确计算过一笔,如果三无公主写h书的话,光是收入就能让全家人过上国王一样的生活,当时只是吐槽用意的想想,却没想到事情竟然真的应验,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这h公主已经将禽兽公爵发展成一个庞大的系列书籍。

    摇头,摇头,这小公主竟然拒绝了,虽然平时就很嚣张,但是一般在这种时候,她是不会拒绝我的命令,或者说有点享受被管教的感觉,平时就能察觉到,这小不点公主似乎把自己当成了介乎于主人和父亲之间的复杂角色了。

    但是现在,她却拒绝了,难道说终于进入了叛逆时期?不可能,以这家伙的高智商儿童属性,应该不至于还要经历这种时期。

    突然发现,三无公主正紧紧盯着自己手上的书,紧紧的,漠无表情的,亮黄色的卡通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一副“我急用,快点还给我”的样子。

    哦哈?很急用?哼哼

    我仿佛抓住了对方把柄的反派角色一样,发出嘿嘿的邪恶笑声,摸着下巴,正想着该怎么逼这小公主乖乖的就范……

    “咚————”

    无存在感加毫无预兆的一记公主踢,完美的躲过了我的直觉反应,命中小腿最柔软的那一块肉,我立刻单脚直跳,抱着那条被偷袭的大腿哀嚎起来。

    不带你这样的,按照一般剧情发展,不是应该我先发出威胁,在对方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发出这么一记愤怒的公主踢吗?竟然直接违背剧情,违背常理,二话不说就一脚踢来。

    由此可见,对于我这个主人,三无公主比自己预料中的还要更嚣张,更不放在眼里。

    在我吃疼抱腿的瞬间,三无公主迅速上前,一把抓住掉落的书,转身,拔腿就跑,犹如练习过千万次一般,数个动作灵活精简,一气呵成,哧溜一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

    哼哼,太甜了,以为区区一介巫师,可以逃脱得了我这个德鲁伊的跟踪吗?

    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隐藏着气息,将一屡细微的余光落到在前面百米远的地方探头探脑,宛如出来觅食的仓鼠一样小心翼翼的三无公主身上。

    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当三无公主的身影,消失在法师公会后院一处貌似已经荒废掉的法师石塔里面时,我轻轻伸出中指,推了推黑色的镜框(假想),心里暗暗得意的想道。

    就是现在

    在三无公主的身影消失在石塔门里的瞬间,我以鬼魅的身法迅速掠去,贴着门口侧,将头探了进去,顿时看到惊奇的一幕。

    只见三无公主的脚步毫不停留,径直在已经完全荒废的石塔内部穿梭,来到一处墙壁,左右看了一眼,才踮起脚尖,高举小手,面前够着墙上一盏已经破烂掉的魔法灯,轻轻一转,顿时,原本天衣无缝的墙壁露出一个黝黑入口。

    我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法师公会何时有了如此牛x的机关……不,有是有,而且应该多得是,因为光看一眼法拉老头猥琐的嘴脸,就能立刻从脑海中蹦出狡兔三穴之类的贬义词。

    但是,这样的机关,出现在这么一处荒废的石塔里面,就显得有点诡异了。

    在入口关闭的前一刻,我迅速掠了进去,跟在三无公主身后不足十米远,蹑手蹑脚的经过一条狭隘昏暗的地下螺旋石梯,然后目光突然一亮。

    “是茉莉殿下”

    “茉莉老大终于来了”

    “哦哦,终于又有新作看了,禽兽万岁”

    耳边响起一阵欢呼声,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只见出现在自己眼中的灯火明亮地下室,几十个法师袍穿着的年轻人,围着刚刚到来的三无公主欢呼起来,完全就是一副我是茉莉粉的表态。

    难道说是这小公主的书迷?嗯,有可能,那个……咳咳,怎么说呢,禽兽公爵我也稍微翻了几页,当然,真的仅仅只有几页而已,如果能无视里面的**成分,会发现,其实里面所蕴含着的文笔好得让人惊讶。

    毕竟,论到阅读量的话,除了凯恩那样的老学者,这个世上能超过三无公主的真的不多,她那几乎过目不忘的的本事,再加上以前公主的身份,使得书的摄取极为容易,当然,如果能少读一些h书,多读读有用点的书,或许现在的三无公主已经足以配得上大学者的称号了。

    正因为这样,所以三无公主的文笔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让我惊讶的是,欢呼的人也有好几个女性,要知道,无论文笔再怎么好,三无公主写的始终是“那种”书呀。

    不过想一想,暗黑大陆都已经孕育出了三无公主、阿琉斯和黄段子侍女这等神奇的生物,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哦哦哦,这就是茉莉殿下这次的新作吗?兄弟姐妹们,开工了”

    正当我摇着头,又嗯嗯点头,神色怪异无比的时候,一声号令,只见三无公主手中的书被分为好几份,几十个人也分成了相应数量的小组,各拿着一份,在一些看上去结构很简单的魔导器上捣鼓起来。

    这些魔导器旁边,堆着堆积如山的一叠叠雪白纸张。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恍然。

    原来这就是三无公主的小说印刷厂呀,我就说,三无公主写出的书,究竟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大量印制,大量传播,原来罪恶的根源就在这里。

    搞清楚一切来龙去脉之后,我从阴影里现身,向三无公主走去,她背对着我,两手抱胸,漠无表情的将所有人忙碌的身影到引入那双明亮的亮黄色眸子之中,俨然一副指挥官的架势。

    小小的公主指挥官,并未发现我从后面靠近,于是,我很不客气的瞄准她那圆润微翘的小臀,不轻不重的啪啪打了两掌。

    “呜”

    受袭的三无公主立刻转过身,发现我之后,手上的小法杖顿时掉落,宛如双手被铐住的犯人一样,低垂着脑袋。

    “是谁?是谁?胆敢侵入我们的秘密基地,竟然还敢侵犯茉莉殿下,不可饶恕。”

    声音传出,那些小法师们也从忙碌中回过神,停下手中的工作,忿忿的围了上来。

    “慢着,这个人好像有点……有点眼熟。”

    突然,其中一个人停下脚步,愣愣的注视着我这身打扮,还有从斗篷帽子下露出的半张脸孔。

    “这张熟悉的脸,而且能够让茉莉殿下没有一点脾气的接受拍打屁股……”

    所有人的动作都僵硬下来,脸上的表情由愤怒,逐渐转为疑惑,再转为惊恐,简直就像拍电影一般夸张。

    “完蛋了,是凡长老呀”

    不知道是谁惊恐的大喊一声,顿时,几十个身穿法师袍的菜鸟法师乱作一团,宛如被猫闯入窝里的老鼠一般,四处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