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主人?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主人?

    乱了好一阵,这几十个法师终于低垂着头,安分下来。

    站在他们面前,我略扫了一眼,这些人当中,小的可能不到二十,大点的,可能有三四十岁,年龄层次总体分布在一个比较年轻的阶段。

    见他们拉耸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犹豫好一会儿,才咳嗽出声。

    “你们,难道不知道做这种事情的后果吗?凯恩大人可是直接放出话来了,要将做这些书的人统统严惩。”

    这些法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个人大胆点的,颤颤的抬起头。

    “凡长老,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

    说着,他似乎找到了一分自信,头更抬起一分。

    “但是我们并不认为要做到这种程度,是凯恩大人太大惊小怪了。”

    “哦,凯恩大人太大惊小怪?有意思的说法,你给我解释一下。”

    我一听这家伙的胡言乱语,气乐了,感情这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孩,竟然指责起凯恩的不是来了,老实说,就连我这种从灯红酒绿的原来世界穿越而来的,都觉得禽兽公爵的内容实在太不和谐了,更何况是更加保守的暗黑人,凯恩心中的恼火和做法,也就可以理解了。

    “真的?凡长老,您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这法师听我这么一说,以为有转机,可以说服得了我,甚至拉入阵营之中,立刻精神一振。

    “凡长老,那些学者看东西,都只看到表面,一口就咬定禽兽公爵系列是霍乱之书,简直是不可理喻,在我们看来,这些书里面所蕴藏着的感情,其实再纯洁不过了。”

    这样说着,他将分出去的几份书稿重新凑成一份,献宝似地递到我的手上,似乎要让我再好好的品鉴一下,将这本书的内涵给看出来。

    “我看这些内容,光只看表面就已经足够下判断了。”感受到从完整书稿上传来的异常沉重分量,我叹一口气,看也没看的将它摆在一旁。

    公爵和侍女的游戏,公爵与养女的游戏,公爵与妹妹的游戏,偏僻的别墅,荒无人烟的无人岛,各种禁忌关系,各种场所,各种调教,各种**,各种爱恨纠缠和黑化,集黑暗暴力恐怖血腥**为一体,光是从这些内容散发出来的气息,难道还不足以对其下定判断吗?

    就算这些内容之中,由始至终贯彻着一条纯爱的暗线,但也不足以为禽兽公爵洗脱罪名,而且最坑爹的是——那该死的禽兽公爵的原型竟然还是我

    侍女,养女,妹妹……小茉莉,你还真会从身边挖掘题材呀,怎么,为什么不敢写女王呢?莎尔娜姐姐对你来说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哈哈,啊哈哈哈~~~~~

    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太阳穴都会剧烈做疼,有一股彻底黑化掉的冲动。

    “怎么这样,连凡长老也不理解我们吗?”听我这么一说,这些法师顿时骚乱起来,窃窃私语,并发出一阵阵悲鸣。

    “是的,茉莉殿下的书里面的确描写了很多**,是那些学者们所不容的东西,但是我们坚持相信,里面的爱情是纯洁的,至于**部分……”

    突然,某个慷慨激扬的家伙一脚踏在凳子上,高举拳头。

    “男人好色有什么不对”

    “没错没错”所有男性法师附和起来。

    “**万岁”

    “万岁,万岁”再次欢呼。

    “公爵纯爷们”

    “纯爷们,纯爷们”无限欢呼。

    “侍女王道,养女至上,妹妹最高”

    “最高最高”

    “呃……”

    看到一群完全沉醉在奇怪幻想之中的**雄性,我摁着两边的太阳穴,考虑是不是要先将这些家伙关起来,以免他们将这股**付诸实践,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h书的罪恶体现,在这一刻被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咦?

    是我的错觉吗?刚才好像听到有什么谜之声,说要关也要先将我这种家伙关起来。

    混蛋,我只不过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充当了那个罪恶体公爵的原型罢了,我可是受害者,说到侍女养女妹妹什么的,侍女……咳咳,侍女先不提,养女的话,我和西露丝她们的关系可是……咳咳,对,没错,还有妹妹,我可是把莱娜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

    说到底,我可是禽兽公爵系列的最大受害者,凭什么要审判我的灵魂混蛋

    “臭男人就是臭男人,狗改不了吃屎。”

    突然,因为刚才男性法师那份激昂宣言,原本团结一致的书迷分成了两派。

    分裂出去的一派,自然是剩余那五六位女性法师,她们看着其余男性法师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脑子里只有**的蛆虫。”

    “一群被**支配的野兽。”

    “只知道大喊大叫的傻蛋。”

    女性法师冷冰冰的三连发,就仿佛一阵阵忽左忽右的飓风,将有着数量上的压倒性优势的男性法师吹的东倒西歪,脸色苍白,呈现出溃散之势。

    真是太没用了,这些家伙,明明占据数量优势却被女性法师打的溃不成军,刚才还一副要屠龙的热血沸腾,现在立刻就焉了下去。

    “你们在说什么,那么鄙视**的话,你们看茉莉大人的书干什么?”

    好一会,男性法师终于组织起兵力,发动反击。

    “我们可是和你们这些傻蛋不同,我们追寻的是里面深深隐藏的纯爱。”女性法师反驳道。

    “骗人吧,明明就是色女,老老实实的承认了吧,这里没有人会笑话你们的。”

    “不要用你们的野兽目光去判断其他人”

    分裂的男女军团,就这样喋喋不休的吵了起来,到是把我给忽略了。

    “都给我安静下来”

    深呼吸,然后,我大吼一声,整个地下室顿时安静一片。

    “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听你们吵架,你们这些家伙呀,身为法师学徒,明明前途一片光明,却不好好学习,不嫌糟蹋吗?”

    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静静在地下室里流淌着,注入每一个人的耳朵和心里。

    “我们……”

    许久许久,不知道是谁,人群里发出一声低沉回应。

    “像我们这种家伙,虽然比普通人好一点,但既不是转职者,也不是佣兵,只不过是稍微有点魔法能力,能在法师公会打打杂的学徒罢了。”

    “没错,无论怎么努力,也只不过是好一点的学徒,差一点的学徒,我们的前途,从进入法师公会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定下来了。”

    “没什么可以期待和努力的东西,又无法离开这份工作,当法师学徒的话,薪酬方面还算不错,比去耕地放牧好多了,也轻松多了。”

    “我的老师到是说了,如果我能努力的话,说不定还能晋职佣兵,但是那也太辛苦了,我做不过来的,而且晋升佣兵的话,以后说不定就要和怪物打交道了,想到我就怕,不敢努力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让这里的气氛变得低沉起来。

    我沉默无语,或许如果是别的冒险者,听到他们这些话,肯定会愤怒的一拳头砸过去,怒骂一群没有出息的废物,干脆从个世界上消失好了。

    但是我不会,因为我和其他冒险者稍稍有些不同。

    如果不是穿越凭空得来的力量,或许我现在连这些人都不如,如果不是遇到莎拉她们,或许我也会不思进取,和这些人一样沉沦。

    说白了,这些法师,其实就是一群暗黑式的宅,他们要比平民好些,所以没办法像平民一样,通过劳作获得充实感,但却又比不上法师和冒险者,夹在中下层,以缺乏希望为由而放弃努力,又没有改变现状的勇气,精神生活格外空虚,正因为如此,才如此迷恋于它物。

    这样的人,即使在暗黑世界也不在少数,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无法像其他冒险者那样,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们,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这个世上有各种各样的人,因此才多姿多彩,才有伟大平凡的区分,我们并不能否认眼前这些人的存在,虽然不思进取,但法师公会没有了这群学徒,恐怕会立刻陷入瘫痪状态。

    思考了良久,我发出一声叹息。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先行散去,让我好好想想。”

    几十人面面相窥,最终低着头,一个个相续离去,最后,偌大的地下室,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哦,还有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三无公主。

    她既没有出声为粉丝们打抱不平,似乎也不打算接受反省,就这么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站着。

    所有人都离开以后,一杯茶悄悄的递到自己面前。

    “哦,谢谢了,小茉莉。”

    接过茶杯,我深深的啜了一口,呼出热气,眯起了眼睛,不愧是有喝茶神的奇怪称号,这小公主的泡茶手艺简直是神级水准。

    “怎么样,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舒缓了一口气后,我看着三无公主,轻声问道。

    “我……”

    漠无表情的注视着这边,这小不点公主微微颤抖嘴唇,低下头,然后毫不犹豫的说道。

    “会继续。”

    “哦?”

    “爱丽丝姐姐,要很多钻石,主人,喜欢钱,神诞日也要用很多钱……我想做自己能做到的事。”

    一双小手,轻轻的拉上了我的衣袖,三无公主仰起头,用那双大而明亮的亮黄色眸子紧紧注视着自己,是我的错觉吗?里面刚刚似乎闪逝过了一丝晶莹水光。

    “主人……不喜欢?”

    “呃……”

    老实说,我差点被这样的三无公主给萌杀了,差点就要被本能驱使,高举双手发出“怎么可能不喜欢呢我的贴身公主侍女才是最高”这样的奇怪宣言了。

    “我现在也糊涂了,究竟该不该放任你继续下去呢?凯恩爷爷迟早有一天会察觉到的。”想了想,我越发头疼。

    “嗯嗯,那样就够了。”

    三无公主淡漠的点点头,小手一探,突然从她的物品栏里掏出一**袋的沉重事物,放在地上,发出清脆声音。

    “给”

    她言简意赅的,将几乎有她那么高的巨**袋,推到我面前。

    “这是……”

    我目瞪口呆的看了看三无公主,再看了看麻袋,作为营地第三吝啬,我怎么可能听不出刚才麻袋里面发出的清脆声音,是堆在一起的宝石所发出。

    也是就是说,这一**袋的东西,竟然全都是宝石,哪怕都是碎裂宝石,也十分惊人了。

    “这些,都是【赚】回来的。”

    三无公主特意强调一个赚字,似乎是想告诉我,这里面的宝石,没有一颗是她从鲁高因的国库带出来的,全都是她通过自己的努力所赚。

    “不喜欢?”

    仰着头,她漠漠的注视着我,神色眼睛看不出一丝感情,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期待感情,就仿佛是孝顺的子女将自己第一次赚到的钱,递到父母手中时一样。

    “欸,茉莉乖。”

    面对这种感情,我抹着眼角,轻轻应了一声,将她搂入怀中。

    “哭了吗?真是……傻蛋主人。”

    那副呆板的精致美丽容颜,在怀里抬起,并从修长的袖口中伸出纤长小指,在我的眼角上轻轻抹着,这样说道。

    可恶,我明明这么感动的说,就算是再怎么害羞也别破坏了气氛呀你这傻蛋公主。

    “你这……”

    我刚刚想伸出手,在她那顶软呼呼的包子帽上重重搓*揉一番以示惩戒,结果怀里那张精致淡漠的绝美脸蛋,却突然在眼中放大,凑了上来。

    “啾~~~”的轻轻一声,双唇紧贴相依,伴随着一条娇小香滑的舌头,熟练的钻入自己口中,肆意游动起来。

    咦……咦咦?

    现在不是温情的父女时间吗?怎么立刻就进入了主人+h公主侍女模式了?

    在三无公主甜蜜的深吻中,我困惑的歪着头。

    难道说刚才的感情,不是女儿将第一次赚到的钱交给父亲,而是侍女将第一次赚到的钱奉献给主人?

    还有这种凶残的设定?

    好吧,明天7000字补完,求月票,求推荐,dq什么的最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