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歌神乐队VS羊骡鸡小队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歌神乐队vs羊骡鸡小队

    琳娅:“……”

    我:“……”

    “抱歉,大概是睡眠不足,最近有点眼花了,经常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说法拉穿草裙在眼前晃来晃去,比如说多啦【哔】梦变成了魔鬼肌肉人(狸猫?),比如说擎天柱被霸天虎压在身下什么的……”

    “是……是呀,啊哈哈,眼睛……眼睛是有点花了。”琳娅跟着露出僵硬的笑容。

    我和琳娅努力的将老酒鬼当成是一片空气,头一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旁边快速路过。

    “喂,你们这两个混蛋,竟然……”

    背后传来老酒鬼忿忿的叫喊声,我们一边加快步伐,一边屏蔽了耳朵,顿时,世界一片清净,活在这个世上那么久,我从未感受到原来听不到声音是如此幸福,感谢你,老酒鬼,祝你早日成佛。

    “多啦【哔】梦和擎天柱霸天虎是谁?”走了一段路,琳娅突然歪头看着我。

    “那个……是菲妮的朋友。”

    “菲……菲妮吗?”

    琳娅露出微妙的表情,大概以为它们都是菲妮的同类,算了,无论怎么样都好。

    老酒鬼那家伙,大概是靠不住了,认真起来的话或许的确可以一个顶千个劳力,但是看她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明显是好玩多过于认真,想要她安安分分的做好工作,可能性不比让三魔神过来抬抬柱子挖挖土沟来的大。

    果然,还是得想点其他办法,现在离神诞日只有二十天左右,再不赶快点,恐怕到时候就来不及了,改天去找阿卡拉商量一下吧。

    “哟~~~~~~琳娅妹妹,凡小弟~~~~~”

    正当我一边想着,一边和琳娅四处逛逛,没走多久,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回头一看,我顿时乐了,是丽娜大姐,身后跟着鼻青脸肿的大猩猩高特。

    这厮还活着呀,受到了那么大的创伤,不在床上好好躺几天真的行吗?这样想着,我将充满了恶意臆测的目光,落到高特的股部。

    “喔哈哈哈哈哈哈~~~~~~~~,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吴老弟呀。”

    高特那大猩猩式的经典笑声,跟在丽娜大姐后面响了起来,真的已经没事了?看到高特不似作假的傻瓜笑容,我暗地里抹了一把感动的泪水,或许自己该让三无公主给这头大猩猩写一本书,书名就叫【一头猩猩的坚强人生】。

    “哟,高特,你……还好吧。”

    话里说着,我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将目光朝他的股部瞥去。

    “好?我有什么不好的,吃的好,睡的香,和丽娜天天像猪一样噗喔~~~~~~~”

    话说到一半,就被丽娜大姐的手肘攻击命中腹部,结果吃疼的弯下腰,一口老血吐出来,但是出奇的,他两手捂住的不是肚子,而是……屁股。

    呃,牵扯到旧伤了吗?果然还是很疼吧,我露出居高临下的怜悯目光。

    现在看来,高特这头笨猩猩显然还不知道他被做成“手办”的时候,我也在场,还以为只有丽娜大姐一个人知道,呲牙裂嘴的摸了摸屁股,他抬起头朝我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洁白的牙齿闪过一道晃眼阳光。

    “抱歉抱歉,让两位见笑了,说起来呀,今天早上一起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屁股像着火了似的,所以呀,你们知道的,遇到这种情况,不是一定要冰敷吗?不是一定要这样做吗?不是有这样的风俗吗?”

    不……抱歉了,高特,身为人类的我们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有这种风俗。

    “所以说啊,我就这样做的,但是呢,结果不小心,似乎有一块冰碎跑去进去了噗喔~~~~~~~”

    高特,惨遭第二次肘击,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生死不明。

    “抱歉了,我家的高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丽娜大姐拼命的给露出微妙笑容的我,还有满脸通红、无奈之极的琳娅鞠躬道歉,还不忘记踹地上的高特几脚。

    高特,他是一个即使撒谎,也会诚实的撒谎的正直圣骑士,愿上帝保佑,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

    “没有死,我没有死呀混蛋”

    不知为何突然发挥出了动物的本能,察觉到我目光意思的高特,突然将脸从土里拔出来,大声吼道。

    “哼,不说这些了。”

    突然,高特突然生硬的转移了话题,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毫无突兀之处,露出了一副“被我这样一说,你们现在一定也很想聊聊其他事情吧”这样的理所当然神态。

    “吴老弟,你在第二世界的事情,我已经听阿卡拉大人说了。”

    露出严肃正经的面容,长着一张国字型的威严面孔,向后竖直的短发很容易让人感受到一种硬朗强悍的作风,高特散发他那极具欺骗性的“仿佛某个奇怪组织的局长”一样的威严气势。

    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做的不错,吴老弟,你也越来越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啊……谢谢……”

    我歪着头,困惑起来,被这样夸该不该高兴呢?或者准确点说,被这样的家伙夸,自己是否该觉得高兴呢?

    “怎么样,已经决定好了吗?加入我们的羊骡鸡小队。”

    “不,这个请务必允许我郑重拒绝”

    我毫不迟疑的将肩膀上的手拍掉,加入那种已经不能用奇怪形容而是可以直接称呼为变态鬼畜傻蛋的动物部队,维拉丝她们会立刻和我离婚的,阿卡拉也会立刻炒我的鱿鱼,甚至可能连人类世界都无法再接纳那样的自己,简直比堕落地狱还可怕,我宁愿将灵魂出卖给路西法也不会加入这种组织。

    “是吗?真可惜,别怪我没告诉你,现在加入的话,还来得及在神诞日那天,借着我们羊骡鸡小队的名声和策谋已久的计划,一飞冲天,威名天下,不,就算称霸世界也不是不可能,怎么样?不再考虑考虑吗?”

    高特两眼放光的看着我,一副“你现在不加入我们就亏大了以后肯定会后悔莫及到时候想再加入的话就太迟了”的推销员目光,我敢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让人想痛揍一顿的猩猩推销员。

    “哦,是吗?神诞日当天你们羊骡鸡小队有策划了呀……”

    我用漠然的目光看着高特,然后回过头,对琳娅点点头。

    “琳娅,将这事记起来,神诞日那天,将高特、米山和可汗列为危险分子,要是发现三人想聚集在一起,立刻以破坏神诞日的罪名将他们逮捕。”

    “我知道了,吴大哥。”

    毫不怀疑这个组合的破坏力的琳娅,一脸严肃的点点头,在她的小本子上唰唰记录着。

    “不——吴老弟,你怎么能这样,我知道了,你一定也是计划着什么,打算在神诞日的时候大出风头,害怕我们羊骡鸡小队抢去了你的风头,所以才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高特忿忿的指着我怒骂道。

    “害怕抢了风头?”

    听了高特的狂妄无稽之言,我的大脑嗡一声,身为歌神那份尊严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什么?”

    一时之间,高特也被这充满了(肤浅的)自信和高傲的笑声给震住了。

    “愚蠢的人类。”

    轻轻将披风一扬,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俗世的傲然笑容,此时此刻,我已经不是平时的我,不再是在“要不要用刘海遮住脸”这样的设定中徘徊不定的路人,而是歌神吴凡

    “的确,我在神诞日是有计划,但是,凭你们那种只配担当搞笑艺人的羊骡鸡小队,就想抢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乐队?真是愚昧无知。”

    “什……什么,岂有此理,竟然说我们羊骡鸡小队是搞笑艺人组合?我到是更想知道,你那什么奇怪的乐队,该不会是模仿一些动物叫声的低俗组合吧,啊哈哈哈哈~~~~~~”

    “你……你说什什么?”

    我愤怒到了极点,这家伙,这头失礼的猩猩,竟然将以“用歌声征服宇宙”为目标的我和阿琉斯组成的史上最强乐队组合,说成是那个样子,真是有狗胆,就凭这句话,就算现在遭到天诛,被雷霆地火烤一头焦黑猩猩,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一时之间,两个人对峙起来,目光之中充满了刀枪剑影。

    “……”

    看到这一幕的琳娅,歪着头,困惑的打量着自己的丈夫,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带着一脸的歉意,轻轻的挥动着羽毛笔,在需要警惕的人员名单上,加上吴凡二字。

    对面的卡丽娜,也向琳娅投过来“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定会管好这头大猩猩”的歉意目光。

    “哼,看来只能在神诞日那天一决高下了。”

    对峙了许久,突然,我们的目光变得风轻云淡起来,就仿佛经过一场大战之后,突然看破了红尘生死的绝代刀豪和剑客。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哼,放心吧,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见识到我们羊骡鸡小队的真正实力,你的乐队,将陨落,而我,米山和可汗,将永世长存。”

    高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诉述着一件事实的自信目光中,饱含淡漠和沧桑,似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得了他了。

    带着这股与世出尘的气息,高特缓缓转身,将斗篷帽子往下压了一压,微微偏头,目光似乎往这边瞥了一眼,似乎又没有,然后踏着孤寂的步伐,头也不回的离开。

    “啪。”

    一条皮鞭卷住了高特的脖子,将他拉了回来。

    “丽娜,你在做什么,明明是最重要的时刻”仿佛重新被捕入笼子的猩猩一般,高特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

    没有理会自己丈夫的挣扎和抱怨,丽娜大姐再次深深的朝我们鞠了一躬。

    “抱歉了,神诞日的时候,我一定会管好这家伙,因为真的很想参加这次神诞日,请务必不要驱赶我们夫妇离开。”

    “丽娜,你在说什么呀说的我们好像做了什么会被联盟驱赶出罗格营地的事情似地。”高特一边解着脖子上的绳索,一边大声嚷嚷。

    “不是我们,是你”

    啪啪几声,忍无可忍的卡丽娜给了自己丈夫一个龙卷风过肩摔,将其击倒在地。

    “哈、哈哈~~~~,放心吧,丽娜姐姐,请不必介意,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神诞日。”面对这一幕,琳娅也只能苦笑再苦笑。

    “那么,今天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吧。”

    卡丽娜牵着绳子,晃了晃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高特,冲琳娅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咦……咦咦?这样怎么可以……”琳娅俏脸一红,连忙摇头。

    “安啦安啦,难道说是不放心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得了,快去吧。”

    说着,卡丽娜凑上了琳娅的耳朵,轻声悄悄道。

    “要好好把创造独处的机会哦,女人啊,只有生了孩子才会更得男人的欢心。”

    “咦……咦咦咦?”

    琳娅噗的一声,通红的额头冒起了烟。

    “怎么了?”

    看到丽娜大姐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琳娅变得和维拉丝一样害羞,我不由好奇的凑上头去,竖起耳朵。

    “去去去,这可是女人之间的私话。”

    结果被丽娜大姐挥手驱赶,我只能悻悻然的走到一边。

    然后,卡丽娜继续将嘴凑到琳娅那害羞通红的耳朵:“小琳娅,可别怪我偏心,维拉丝和我是一个姐妹村的,我平时定然会更加支持她,给她建议,这样的话,只和你说这一次哦。”

    卡丽娜露出一道充满成熟味道的笑容,说完以后,就拉着高特离开了。

    “琳娅,丽娜姐姐究竟和你说了什么?”

    两人身影消失后,我立刻就窜了上去,好奇的看着满脸通红,水灵灵的俏脸娇艳欲滴的琳娅。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琳娅吓了一跳,然后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地,越发的可疑了。

    “走……我们走吧。”

    不待我继续追问,手就被琳娅牵上,大步向前,我说,琳娅,你也太夸张了吧,都同手同脚走路了。

    “去哪里?”

    见琳娅一副不胜凉风的娇羞,惊艳之余,我也是一脑子的问号。

    “去……去随便逛逛吧……就我们两个。”

    不知道想到什么,琳娅通红的俏脸,已经几近埋入了她那即使在束胸过后亦是傲人无比的胸部之中。

    “不用管这里了吗?”我傻傻的一愣。

    “吴大哥你……呜呜,真是的,丽娜姐姐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里交给她就行了。”

    不知为什么,我被琳娅娇嗔的瞪了一眼,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吗?回想一下,也没觉得。

    算了,既然琳娅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十分好奇呢,丽娜大姐究竟和琳娅说了些什么,竟然能让责任心强的琳娅放弃现在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