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小黑炭的身份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小黑炭的身份

    啧,那老女人,原来也风光过吗?

    我暗地里啐了一口,无论怎么在脑海里模拟,都无法将那醉鬼和酒红色恶魔这样的牛x称号联系在一起,这太可怕了,要知道,我可是能用自己的精密大脑去模拟,将钢甲厚实的刚大木那一块块铁甲剥下来,最后变成衣着片缕的娇羞机甲娘,有着这样凶残的脑补能力。

    连自己也无法脑补的老酒鬼,在这种方面还真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就在我摇头晃脑的时候……

    “其实我到是觉得这件事情不用着急。”阿卡拉突然这样说道。

    我困惑的看着阿卡拉,事关小黑炭,我这能不着急吗?

    “或许现在的冰封,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好……好事?”我更加困惑了。

    “没错,虽然没有什么依据,但如果你愿意相信我这个老婆子的预言的话,就安心下来吧。”

    “阿卡拉奶奶,谢谢你,我知道了。”

    我异常感激的点点头,阿卡拉身为一名强大的大预言师,对于许多事情,只需要凭着直觉就能模糊感觉到未来,但是,如果对方是一个素未谋面,而且远隔千里的小女孩,也是必须脚踏实地的用预言术才行,越是强大的预言师,做出一次预言的消耗越是庞大,这大概也是规则对预言师的一种特别限制。

    所以,作为堂堂的联盟大长老,阿卡拉能够仅仅因为小黑炭是自己新认的女儿,就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施展预言术,这份情无论如何我也是要感激涕零的心领。

    “你相信就好,这未尝也不是一种强大自己的鞭笞,自己的女儿,当然是要作为父亲的自己亲自挺身而出,伸手拯救,不是吗?”

    “哦哦哦,凯恩爷爷,你说的没错。”

    凯恩这样一说,身上的女儿控属性顿时暴走,熊熊燃烧,没错,小黑炭就交由我这个父亲来拯救吧阿鲁。

    “那么凯恩爷爷,阿卡拉奶奶,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办法恢复身体,提升实力。”

    体内激昂的热血澎湃,神色一肃,我开始认真考虑起来,如今能够迅速恢复实力的办法,也只剩下黄段子侍女的补魔手段了,难道真得厚着脸皮去精灵族求合体?这样做,装载节操的那个瓶子,真的不会产生永久性裂痕漏口?

    应该还有其他办法吧,比如说去莱娜那里补充妹之力,只不过这个方法似乎不大靠谱,至少和黄段子侍女补魔比起来效果差多了,明明今天补了好几个小时,但是从帐篷出来以后,我不但没有精力充沛,反而有两腿发软的感觉。

    妹之力真的存在吗?我的宝贝妹妹莱娜哟,你该不会是听信了一些以欺骗少女的宝贵初吻为目的而捏造出来的奇怪民间谣言吧。

    “咳咳,吴~”

    耳边突然传来阿卡拉重重的咳嗽声,吓了我一大跳,回过神来,回过头困惑的看了她一眼。

    拜托,我现在可是遵照你们一直的希望,努力在寻找提高自身实力的办法诶,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能让我安安静静的考虑吗?

    “打扰你的思考很抱歉,但是,你真的就只有这些问题了吗?”

    “咦?”我把脑袋一歪。

    然后,目光和阿卡拉与凯恩对视片刻……

    一拍掌心,想起来了。

    龙魂草的事情,反倒是从洁露卡那里了解了不少,并非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询问小黑炭的真正身份吗?

    没想到立刻就被一件事情给吸引过去,将这个主要目的给忘了,大脑只是傻蛋级的单核cpu所以只能一次处理一个问题,还真是十分抱歉了呢。

    再看看自己,竟然一边思考,一边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门口,正打算离开,难怪阿卡拉和凯恩要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讪讪笑着坐了回去,不好意思的朝两位老人哈哈一笑,反正两位也知道我的大脑处理信息能力是什么水平了,到不必觉得太困窘,这也就是所谓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嗯嗯。

    “差点忘记了,这次来最主要的目的,我是想和你们请教一件事情。”

    “是小黑炭的身份是吧。”

    阿卡拉笑眯眯的接下了话题,难怪,原来这两个人早已经了然我的困惑了。

    “抱歉,隐瞒了你,关于小黑炭的事情,从当初你决定以父亲的身份拯救她以后,我就稍微去了解了一下。”

    “哦,你们知道就最好了。”

    我不以为忤的点点头,那时候正是敏感的时期,大家都被水晶碎片的事情搅的一头乱,所以小黑炭的出现,会让阿卡拉产生“谁知道这是不是贝利尔的阴谋”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奇。

    “关于这件事,我和凯恩也商量过,并让侦查部队去寻找了不少线索,只可惜这件事涉及的时间实在太长了,而小黑炭原来的父母也不过是普通的平民一员,你也知道,对于一个平民来说,失踪五年意味着什么。”

    “是的,我了解。”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应道。

    别说在暗黑大陆,就算是在原来的世界,如果跟你不是很熟的邻居消失了五年,恐怕也不会在你心里留下什么印象,而在人心惶惶,自己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暗黑大陆,一对失踪了五年的夫妇,就更没有人会去关注,想要打探到有用的线索,就算对于联盟的侦察部队来说,也有些强人所难。

    “本来是没抱什么希望,不过到是有点意外的收获,你等等。”

    说着,阿卡拉回到她的小屋子,片刻之后出来,手里拿出一叠信纸,递给我。

    我低头逐一阅览上面的文字信息,旁边传来阿卡拉的声音。

    “这些资料,是我们从一个垂垂暮老的老人手里获得,据说他和小黑炭原本的父亲,有些亲属关系,而且大概在十年前左右的时间,曾一起参与了某项工作,所以了解的比较清楚。”

    我看着手里的资料,心里陷入沉思之中。

    这应该算得上是一份平淡无奇的资料,上面的内容说白了就是一部十分粗糙和简略的平民史,没有丝毫品鉴的价值,小黑炭原来的父亲,继承了从他死去的父亲手上的工具,和群魔堡垒那数十万矿工一样,是平凡中的一员,几乎在矿山里干了一辈子。

    值得注意的地方,只有以下这一段,大概是十年前左右的时间,群魔堡垒曾经出现过一阵“矿工热”,据说在离群魔堡垒几十公里远的一处山脉,无意间,有一个矿工在那里发现了一种珍贵稀有的矿石,这个秘密悄悄的传开,很快就得到了小部分将信将疑的矿工们的证实——有一小批敢死的矿工,从那里带回来了不少这样的矿石,发了一笔大财。

    于是,那些知道消息的矿工轰动了,在黑漆漆的矿山里面工作了一辈子,谁不想有朝一日能够发财,过上舒服的日子,这个秘密最先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就连联盟也没能察觉到,在这种情况下,一小批一小批矿工接踵的去冒险了。

    至于为什么说是冒险,道理很简单,从群魔堡垒到那处发现珍贵矿石的小山脉,途中要经过不少必经的怪物出没的道路,据估计,从那里来回通过并生存下来的几率,仅仅只有二分之一而已,可别小看这二分之一带来的恐惧,这可不是游戏,挂掉的话是没办法读档的。

    但是,连二分之一的死亡率也无法阻止矿工们的发财梦,一批又一批矿工前赴后继,在那条路上留下了不知多少鲜血,有多少生命,葬身在怪物口中。

    并且,随着不断的牺牲,就算是头脑简单的怪物,在尝到甜头之后,也懂得经常去那里狩猎,于是这个二分之一的死亡率,迅速提高起来,可惜,许多矿工依然沉浸在二分之一的发财机会美梦之中,而且随着消息扩散,越来越多矿工参与其中。

    据最后统计,在这次矿工热之中死掉的矿工足有两三千人,那条通往山脉的唯一路径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凄凉血迹和恐怖的残缺尸骸,在以后的时间,每当老人们提起这件事,就算曾经是最勇敢的家伙,也会瑟瑟发抖,将之称为死亡通道。

    这些都是后话,随着淘宝梦的矿工人数不断扩大,联盟也迅速的察觉并封锁了这条道路,不然的话,死去的矿工何止是两三千,两三万都有可能。

    这就是当年矿工热的来龙和去脉,当然,这已经成为历史,现在看到,也不过能让没有参与其中的人,感到微微的叹息,摇着头发出“人为财死”之类的评论。

    这其中让我关注的是小黑炭原来的父亲,以及那位提供情报的老人。

    这两个人,在十年左右以前,那段短暂的矿工热时期,也参与了行动,并且侥幸的活着回来。

    可惜,大概是这份侥幸已经用光了他们所有的运气,两人的第一次寻宝之旅毫无所获,最后只能两手空空而回。

    几天后,小黑炭原来的父亲就提出第二次寻宝的建议,但是老人当时已经隐隐察觉到了危险性的加剧,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怕死,没有答应。

    结果,小黑炭原来的父亲,便愤然加入了另外一帮人,一起出发了,也是因此这次的事情,原本是亲戚和伙伴关系的两人,就此关系淡漠起来。

    在最后面,那位老人提到了一点,也就是小黑炭原来的父亲第二次回来的时候,依然是一无所获,纸上写着,当时和小黑炭原来的父亲一伙同去的十多个人,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不但令人诡异的毫发无损,而且怀里还多了一个婴儿。

    当时,大家都沉浸在矿工热之中,而小黑炭原来的父亲,也并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所以他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女婴的事情,除了老人因为那段刻苦铭心的经历,还记得以外,早就被其他人淡忘了,只当那个女婴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难怪……难怪我和身为情报头子洁露卡,打听了那么久,都没能找到有用的情报,原来事情是这样,这个世上,知道小黑炭来历的人,大概也只剩下那个老人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感慨莫名。

    虽然早就猜到小黑炭应该不是她原来的父亲所生,但是看到白纸黑字的叙述,还是忍不住发出感叹,没想到小黑炭的来历,还有这么一段坎坷的经历。

    “那一次的矿工热,联盟的札记上面也有记载,的确是发生在十年前左右的时间,小黑炭的年龄,大概也是十岁左右,所以那位老人应该没有撒谎。”

    阿卡拉在一旁叹息的解释道。

    “我知道了,阿卡拉奶奶,替我好好感谢那位老人。”

    我抬头一笑,无论如何,能够提供这么一份有力的情报,就算给予那位老人在剩余的时间里,如同贵族一样的丰裕生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放心交给我处理吧,怎么说他也是帮了我们联盟的救世主一把啊,这份功劳可大了去。”阿卡拉笑眯眯的调侃了我一句。

    “不过,这份情报也只能说明了小黑炭并非原来的父亲所生,凭此想要知道小黑碳的真正身份,那是绝无可能,得知这份情报以后,我也立刻派了侦查部队去昔日矿工热的那条山脉,甚至是一路上,都搜索了个遍,但是没有找到丝毫有用的线索。”

    说到这里,阿卡拉摇起了头。

    “究竟她原来的父亲,是在什么情况下,什么地方,捡到小黑炭,小黑炭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是被抛弃,被谁所抛弃?还有,我很在意一点,就是那位老人提到的,小黑炭原来的父亲的队伍都在半路上被怪物杀光了,只有他没有受到丝毫袭击,毫发无损的回来,或许是他的运气真有那么好,但是……或许这也是一条线索也说不定。”

    “阿卡拉奶奶说的极是。”

    我点着头,佩服死了阿卡拉的细心,的确没错,小黑炭的真正身份,或许……不,绝对是让人出乎意料的诡异,这在每当回想起她那双诡异和妖艳的眼睛时,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认识。

    “我想,或许我们能从你这里获得更有用的,甚至足以判断小黑炭身份的情报也说不定,你说是吗,亲爱的吴?”

    阿卡拉看着我,笑容越发透露出一股看透的了然。

    “阿卡拉奶奶,看来你的预言术又精进了。”

    我适当的小拍了一记马屁,当然,也是不算是拍马屁了,阿卡拉这份预知实在让人心服口服。

    整理了一下思路,我缓缓的,一字一句详细无比的将那一天,所见到小黑炭的眼睛异样的一幕,告诉了这两位老人。

    仔细观察着阿卡拉和凯恩的神色,两人脸上的表情,越发诧异,似是已经有所发现了般,这让我精神一振,更加卖力的将那一幕的一点一滴描述出来。

    片刻之后,声音回落,只留下阿卡拉和凯恩两副满是惊讶的表情。

    “你是说,那双眼睛是三重瞳?”凯恩为了要确认什么一般,这样问道。

    “看上去是这样,但如果再仔细往深处看的话,其实应该不止三重,但是越往深处看,就越是有一种灵魂被吸入的感觉,最后我自己也迷糊了。”

    我想了想,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不是三重瞳,而且会有灵魂被吸引的感觉,原来是这样,那一切就好说了。”凯恩松出一口气,喃喃自语着,露出一副“这样的话就能确认了”的……微妙笑容。

    为什么要说微妙呢,因为那股笑容,包含和一股震惊,感兴趣,还有……还有一股针对我的,微妙的意思。

    微妙中的微妙,这是何等的微妙,我整个人都微妙了。

    “如果我所阅览过的那些知识不假的话,我想我已经知道小黑炭的身份了,和你所料的一样,她的确不是人类,并且也不是暗黑大陆上已知的那些常见的或是稀有的种族。”

    顿了顿,凯恩目光闪烁着智慧,一字一句,自信无比的说道。

    “小黑炭应该是……传说之中很久就已经绝迹的一个种族,夜魔一族。”

    “夜魔一族?”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我伤不知道它代表着何等让我泪流满面的意义在里面,于是无知者无畏的,弱弱的反问了一句。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为什么会绝迹?小黑炭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关于夜魔一族的历史,说起来就话长了。”

    不知为何,我感到凯恩的目光一阵闪闪烁烁,有种让人觉得他正在思考着“要不要告诉这小子残酷的事实”的可疑感觉……

    好吧,请待下一章某凡的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