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百十一章 笨蛋妹控的幸福
    从莱娜的帐篷里出来,大脑依然晕乎乎的,到了辨不清东南西北的程度。

    虽然我平时就很少能辨认出来。

    不不不,为什么要开始吐槽起自己来了,这不正是证明自己头脑已经一片混乱的最好证据吗?

    刚才发生的事情,恍若梦中。

    但是触摸嘴唇,轻舔舌尖,莱娜柔软嘴唇的触感,还残留在上面,久久挥之不去,属于她的,带着淡淡的哈洛加斯那般冷澈清新、香甜芬芳的少女味道,还在舌蕾上不断的回味徘徊,如同一颗永远也含不化的糖果。

    这些清晰的感觉,在不断提示着自己,那一切并不是梦。

    那可是接吻,代表男女之间最纯洁,最真挚的爱情,竟然发生在我和莱娜,兄妹之间。

    这……

    不对,莱娜似乎说了什么。

    晕忽忽之中,我逐渐回忆起那些话语,被莱娜用梦幻一般的可爱声线,一遍又一遍的在耳边低吟,然后便是那让人心醉神迷的湿润嘴唇紧密贴上来,发出“啾”的一声……

    为了部落……哦不,是为了联盟。

    为了自己

    为了保持最佳的状态

    不补充妹之力的话,自己的宝贝妹妹莱娜,会被所有人责难

    这些低吟私语的甜腻语言,化作一个个烧红的烙子,深深印在大脑意识层的深处。

    没错,原来是这样

    我恍然觉悟的一拍掌心。

    并非是那种禁忌的兄妹爱情,而是象征着另外一种至纯至洁的,妹妹对兄长的关怀,那是唯一几种可以和爱情相媲美的感情——亲情。

    如果只是怀着一颗纯洁之心的话,就算兄妹接吻又有什么大不了呢?将这当成不纯洁的事情的人,只是说明他们自己的内心不纯洁而已。

    这句话究竟是莱娜说的,还是自己突然顿悟出来的真理呢?算了,不管它,总而言之自己认为没错就是了。

    而且,这是紧急状态,没错,身为联盟长老,身为联盟的主要战斗力,如果缺乏妹之力,如果不保持在最佳的状态,如何去应付地狱一族随时可能的侵袭?

    那帮阴暗邪恶家伙呀,估计正在第三世界眼红妒忌着现在罗格营地一片欢乐的景象,妒忌着就快要到来的神诞日,而千方百计,想尽办法的破坏,将恐惧和毁灭的意志笼罩人间。

    尤其是贝利尔那家伙,外表长得一副风骚美丽的鸟样,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那种心狠手辣尖酸刻薄见不得别人开心的毒妇,它没理由会安安心心让我们过一个完美的神诞日,所以莱娜的那些话,十分有可能会出现。

    为了莱娜,为了联盟,也是为了自己,补充妹之力都是应该的,绝对没有包含着一丝不纯洁的念头在里面,这唇间的柔软触感,还有舌蕾的少女甜蜜,都是象征一份沉甸甸的拯救之心。

    这一刻,我紧握拳头,内心再也没有丝毫迷茫。

    没错,妹之力对自己来说,就是如此的重要,按照莱娜的说法,不补充妹之力的话自己就无法战斗

    莱娜,我的宝贝妹妹哟,哥哥为你感到自豪,为了这个世界,你竟然想到了那么多,付出那么大,虽说是纯洁无暇,但毕竟也是少女最宝贵的初吻……咳咳,至少莱娜还是这么认为的,仅仅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就将自己少女最宝贵的事物之一的初吻献出,我这个做哥哥的,深深的为有这种大义的妹妹而感到自豪。

    这一刻,我的目光充满了如同被纳粹思想洗脑之后的德意志少年士兵一样的狂热和坚定。

    但是走出几步,头一歪,又是觉得……好似还有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

    紧急补充……紧急补充……

    话说,为什么莱娜会觉得,接吻是更有效的补充妹之力的方式呢?

    除此之外,似乎还有更深层次的……更接近本质的被歪曲的东西……妹之力……妹之力究竟是……

    不行了

    我痛苦的抱着头。

    脑海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禁锢起来了,莱娜在耳边一句句亲切甜美的呢咛,所组成的语言,就仿佛实质化成一条条的符咒锁链,这些锁链紧密的缠绕在一起,组成一个牢不可破的囚笼,将什么非常重要的认识,牢牢的锁在了里面。

    妹之力……这个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吗?究竟是谁创造出来的理论?究竟是一种病还是什么?为什么回想起来,好像自己认识的人当中,就只有自己需要得到妹之力的补充?

    算了,既然是莱娜说的,当然不可能骗我,妹之力呀……还真是深奥的东西呢。

    我露出深沉的表情,看看天色,突然一惊。

    这个……自己在莱娜的帐篷里究竟呆了多久,记得会议刚刚完毕的时候,太阳也不过升起一杆的高度,然后立刻就狂奔向莱娜的帐篷。

    再次看看太阳的高度,我一脸严肃认真的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数了一遍又一遍,脸上的神色越发吃惊。

    天啊,看看现在的天色,下午都已经过去了一半,这样一算的话,除去开头和莱娜对话那段时间,接下来就是……就是接吻,不间断的接吻,以此补充着体内枯乏的妹之力。

    也……也就是说,自己竟然和妹妹,在那个小房间里,断断续续的拥抱聊天……接吻……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莱娜究竟吻了多少次呀,我摸摸已经有点脱水的干燥嘴唇,内心惊愕不已。

    就算是纯洁的,不包含任何其他意义的兄妹之吻,正义之吻,但是想想自己竟然和莱娜断断续续的吻了那么多次,全部加起来,嘴唇与嘴唇接触的时间,怕至少也有一个小时以上吧,这样一想的话,果然还是有点摘取禁果的罪恶感呢,是因为自己内心的不纯吗?

    抱着头,我一步一悲鸣的离开了莱娜帐篷,还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接下来还得去阿卡拉那里询问小黑炭的事情呢,糟糕,过了那么久,阿卡拉和凯恩会不会等不及,先去忙活去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加快脚步,无论如何,都想在今天知道小黑炭的真正身份。

    片刻之后,克罗蒂亚的身影出现在帐篷门口,困惑的看了一眼远处急急忙忙离去的身影后,转身进入帐篷,来到莱娜的房间,轻轻敲门。

    “莱娜大人,是我,克罗蒂亚。”

    “稍等……请进。”

    好一会儿,克罗蒂亚才得到进入的允许,默默数了数时间,她不由有些疑惑——就算平时莱娜大人在里面换衣服,也未曾需要这么长时间,这是这么了?

    当然,这个疑问只不过在她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作为护卫,她绝对不会去臆测主人的**。

    克罗蒂亚推开门,流动着静谧的房间,迎面扑来她所熟悉的气息,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克罗蒂亚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似乎要比平时略高一些,而且残留着……残留着一股她无法解释的陌生气氛。

    作为一个将以前的全部青春都奉献给了战斗和守卫的女罗格,克罗蒂亚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钢铁一样的意志,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她对其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缺乏了解,克罗蒂亚想尽办法,充其量也只能依赖身为女人的本能,将这股气氛的颜色定义为——粉红色。

    “克罗蒂亚姐姐,哥哥已经离开了吗?”

    被窝里,传来莱娜平静温和的声音,可惜,作为伪领域级的高手,克罗蒂亚能轻而易举的从这股平静之中,察觉到说话之人仍在剧烈蹦跳的心脏。

    谨遵着护卫的铁则,克罗蒂亚没有升起丝毫探究主人**的念头,恭恭敬敬的低头应了一声。

    “是的,莱娜大人,凡大人已经离开,他的脚步似乎有些匆忙……”

    “这样吗……”

    床上,传来了一声感情不明的低吟。

    莱娜感觉脸上的发烫感,似乎褪去了一些,于是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克罗蒂亚连忙上前搀扶。

    “咝~~~~”

    克罗蒂亚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那双锐利瞳孔所倒影出来的,是淡灰色的美丽瞳孔轮廓之中,一股娇媚水雾流转,尚未完全褪去,白皙的俏脸尚残留着一丝淡淡红晕的莱娜,和平时那个文静聪慧的大长老接替人不同,那是一种……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克罗蒂亚翻遍了脑内的贫乏词语,只能找到“有女人味”这样的说辞,虽然她知道“有女人味”这四个字,尚不足以表达出十分之一的此时莱娜大人的动人心魄。

    总而言之,哪怕是身为女人,本身也具有不俗容貌的克罗蒂亚,也在片刻之间,为莱娜这股突然的风情而惊艳不已,按照后来克罗蒂亚的反省——如果她面对的是敌人,或许这时候已经死了不下十次。

    莱娜没有察觉到克罗蒂亚的短暂失神,似乎有些恋恋不舍房间内的空气,她深深的,夸张的吸了一口气,带动着白皙圆润的鼻翼轻颤数次,然后,才将旁边的窗户轻轻打开一道缝隙,顿时,冷澈的寒风灌入,将克罗蒂亚所感觉到的那股奇怪气息,吹淡了不少。

    “莱娜大人,你的脸色有些差,还是好好休息一会,我去给你找药师和牧师。”

    克罗蒂亚仔细打量了一眼莱娜,发现对方在表现出那股让她为之惊艳的气质之中,依然无法掩饰充满了疲惫的感觉,连忙说道。

    “不用了,克罗蒂亚姐姐。”莱娜出言阻止了克罗蒂亚。

    “只是有点累而已。”

    莱娜做出让克罗蒂亚再次惊艳的下意识触摸嘴唇的妩媚小动作,淡灰色瞳孔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股幸福和恍惚的色彩,然后喃喃自语了一句。

    “没想到……原来这种事情……也是蛮消耗体力的……”

    “什……什么?”

    克罗蒂亚表示无法理解。

    “嘻嘻,克罗蒂亚姐姐总有一天也会明白的。”

    莱娜只是抿着有些干燥的嘴唇,朝克罗蒂亚文静的笑了笑。

    然后,莱娜旁若无人的低着头,疲惫的神色中,再次满溢着幸福和满足的微笑喃喃了一句。

    “幸好……哥哥是傻蛋呢……”

    克罗蒂亚:“……”

    今天的莱娜大人……似乎有些奇怪,不但露出了少见的,漂亮到了让自己也惊叹的表情,甚至将一直是她最尊敬和喜欢的哥哥——凡大人,说成是傻蛋,却又是用很幸福的笑容说出来……

    于是今天一整天,克罗蒂亚都无法自已的被这件诡异的事情困惑着。

    另外一边……

    匆匆忙忙赶回阿卡拉的小黑店,听里面的气息,不但阿卡拉,连凯恩都还在,我不由松了一口气。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我回来了。”

    推开帐门,我小声的打了一声招呼,眼睛溜溜的往里面看了一眼,果然,阿卡拉和凯恩还在就一些联盟事物在讨论,其中最多的,还是关于即将来临的神诞日。

    两位老人回过头,朝我露出稍等的笑容,我便随意的给自己泡了一杯清神水,坐在在一旁,一边往杯子里吹着泡泡,一边细心聆听两位老人的讨论,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偷懒的空隙。

    半个小时之后……

    似乎结束了讨论,喝了口清神水润润喉咙,两个人回过头,将目光落到我身上。

    “让你久等了,吴,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会议的时候,就见你心不在焉,几次三番想开口询问,老婆子我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重要的事情,能让我们亲爱的吴如此心神不宁。”

    阿卡拉轻声笑着,和凯恩一起投过来温和而略带调侃的笑意。

    原来两个人早就注意到了呀,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果然,自己如此明显的心情,还是瞒不了这两只老狐狸的金睛火眼。

    “嘿嘿,是这样的,有关于小黑炭的事情。”

    “就是你在群魔堡垒,新认的那个女儿?听你这么一说,我到是很想看看吴你的新女儿,小究竟有多可爱。”

    阿卡拉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到是凯恩,曾经和法拉老头,为了小黑炭的事情二度拜访群魔堡垒,见过了小黑炭。

    “既然是吴的女儿,自然是漂亮可爱到了极点。”于是,凯恩也在一旁和蔼笑着,调侃起来。

    “你这样一说,我更感兴趣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羞的我抬不起头,两只老狐狸,老是突出容貌性格这两个点,说的我好像非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就不会认女儿一样,虽说女儿自然是越漂亮可爱越好……

    “好了好了,再说下去,吴可就要抬不起头了。”阿卡拉笑着结束了这次的调侃。

    “大致上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小黑炭现在的情况……虽然让人伤心,不过却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老实说,当我从凯恩那里得到消息的时候,真的很担心……”

    说到这里,阿卡拉微微一顿,究竟担心什么呢?是小黑炭,还是别的?她那尚带着一丝年轻时美丽痕迹的苍老脸庞,流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龙魂草这种东西,你们知道吗?”我单刀直入的问了起来。

    阿卡拉和凯恩似乎早知道我会问这个问题,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龙魂草我到是知道一些,可以向你保证,这种东西的确存在,而且的确可以救活小黑炭。”

    凯恩抚着白胡子,笑着说道。

    “这样啊……这样就好……”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虽说在洁露卡那里就已经得到了确认,但是再次从凯恩嘴里听到同样的话,我还是有种心头大石落下的巨大喜悦感。

    这就是知识的权威性呀,虽然可能比起凯恩,我会更加信任已经被认定为妻子的洁露卡,但仅仅在博学多识这一方面,我还是更看好凯恩。

    “那……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你们能弄到龙魂草,或者有什么弄到龙魂草的好办法吗?”乘热打铁,我连忙接着问道。

    “这……”

    两人面露难色,让我看到了其中的艰难。

    果然,龙族作为一个传说,想要弄到它们的宝物,就连这两个联盟最大的头头,整个人类世界最具权利的人,都会感到为难……

    嘛嘛,该怎么说呢?前天丢了全勤,的确很失落,但是昨天没更,也并非全是这个原因,三年了,小七写这本小说,已经接近三年了,这三年里,超过一千个晚上,小七能够安稳享受度过的,不超过十个晚上,每次都是在电脑面前冥思苦想度过,偶尔停更,则更是因为那些烦人的公司培训和应酬。

    就连血汗工厂里的工人,每个星期都尚有假放,至少还能有一晚快乐的夜生活,可以出去唱唱歌,吃吃宵夜,所以小七觉得,给自己放一天假,真的不算过分,更不想被人说……好恶心。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