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人狗大战
    老酒鬼带着她的敌人和徒弟一帮,轻轻松松就在以“某联盟长老的家”为名的副本,来了个血屠,最终boss什么的,已经阻止不了她了。

    西雅图克一人就顶了三个野蛮人的分量,这不出奇,他的战斗力也是野蛮人的三倍嘛。

    问题是老酒鬼身为人类,竟然也作出了非人的无耻举动,两个野蛮人分量的食物,被装到了她那已经如怀胎十月一般的鼓鼓肚子里,满足的吐出一口气,沉重的上半身重重往后一仰,最后连着整张椅子一起倒在地上,摔的七晕八素。

    拍拍快要撑破的肚皮,这老女人有了今晚这一顿,估计接下来可以饿上个三两天都没问题了。

    再看看法拉老头,罗格营地第一吝啬的名头不是白叫的,他的肚量既比不上西雅图克,也无法和非人类的老酒鬼相比,但是为了捞回两次去群魔堡垒的劳务费,浑身竟然散发出一股悍不畏死的气势,硬生生就将一个半野蛮人分量的食物,塞进自己干瘪瘪的肚皮里面,完全就是一副要捞本不要命的派头,看的我们在一旁是心惊胆战,已经不是心疼食物,而是担心这家伙会不会随时因为撑太多而暴毙。

    卡洛斯斯斯文文的,大部分精力放到了偷看卡洁儿的功夫上,两手漫不经心的在餐桌上动着,无意识的吃下去一个野蛮人的分量。

    ——面条果然不怎么好吃吧,看到这一幕,我背过去狂笑不已。

    这些家伙一来,就已经搞定了……我扳着一只手的手指数了数……

    咳咳……就已经搞定了超过半的食物,我们全家加起来,除了我自己,因为好几个月未能吃到维拉丝的手艺,而胃口大开,比平时吃多了点,相当于三分之二个野蛮人的分量。

    接下来就是三无公主,明明是个小不点,却只比我吃的少,而且还有餐桌无影手的称号,手中的刀叉飞快,一大块疏肉落在她的盘子里,只见两只小手轻轻一抬,正当你为她所展现的充满了贵族礼仪的动作而感到赏心悦目的时候,手上的刀叉突然一闪,消失在视线之中,等你回过神来,她已经将刀叉放在两边,用手帕优雅的轻抹着嘴角,盘子上连一滴汁都没剩下,摆在她面前的水果拼盘,她的小手唰一下,看也看不见,再等回过神,她的小嘴就脆声嚼动了起来。

    如果说三无公主体现了优雅和快速,是餐桌无影手、餐桌上的杀手,那么小幽灵则是重点突出一个暴饮暴食,是名副其实的餐桌暴君、餐桌上的巨食猛犸

    这只傻蛋幽灵,明明嘴巴那么小,却能将一块块成*人巴掌大的烤肉片,或者蔬菜,面饼什么的,直接塞到嘴巴里,连嚼都不用嚼,咕噜一声,烤肉变成了一根干净的骨头吐出来,其余没骨头的,则是连渣都不剩。

    如果将一百片烤肉堆成的肉山摆在这只小圣女面前,她能左右手并用,以每秒一块的惊人速度往嘴里不断的塞,偶尔心血来潮甚至一次塞两块,那副鲸吞的模样,夸张得简直就如同动漫里那些场面一般。

    状态好的话,小幽灵或许是唯一一个敢和西雅图克叫板食量的人,当然,如果比拼速度的话,两个西雅图克加在一起也快不过她——就算是西雅图克这样的巨人,要是敢学小幽灵,将一块肉片塞入嘴里直接吞下,好吧,就当是这些烤肉全都已经处理过,剔掉了骨,一块两块或许没问题,连续不断塞的话,三秒过后,他准会被噎的直翻白眼……

    自己家里养的究竟都是什么样的女孩呀,三无属性、发光幽灵体质也就罢了,其他方面也是一个比一个古怪——有时候,我难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幸好,其他女孩的正常表现,给予了我很大的欣慰,维拉丝、琳娅和莎拉,都是正常女孩的分量,莎拉的量要稍微大一点点,而且特别爱吃水果,具体是因为她修行剑术,消耗的能量比维拉丝和琳娅多,还是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就不大清楚了,咳咳……

    莎拉宝贝,就算你不再长大也我是爱你的倒不如说最好别再长大算了我就喜欢这副模样的你还有我不是萝莉控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哦,怎么回事?感觉节操又在流逝了,我明明只是把自己的心底话,只在心里面吼出来而已,为什么,呜呜呜

    剩下的维拉丝和琳娅,则属正常,不过我发现琳娅最近减少了水果的进食量,难道是说……

    最后便是三个女儿,西露丝和艾柯露的饭量都很小,大概是出于牧师职业的关系,两个小公主不大喜欢吃肉,这可不行,偏食可不行,虽然我并未发现她们的发育出现任何问题。

    至于卡洁儿,则是完完全全的除了水果以外,蔬菜少吃,肉几乎不吃,玫瑰糖果几乎一天没断,得抽个空好好提醒一下卡洛斯,宠女儿也不是这么个宠法的,虽然我不知道天使会不会蛀牙,但是吃糖果难免会营养失衡,这样一来卡洁儿就更长不大了。

    于是,在没有小幽灵参战的情况下,我们一家子解决了两个野蛮人的分量,这已经实属不易了,其中大部分都是落入了我和三无公主的肚子里。

    这样一来的话,十个野蛮人分量的超丰盛晚餐,我数数看……这次两只手十根手指一起扳上了。

    嗯,已经吃了九份半,也就是说,现在餐桌上的残羹剩饭只是余下原本的十分之一而已,维拉丝,你的第六感真是太强悍了,不愧是有着第七感之神的我的妻子。

    晚饭过后,这群吃货剔着牙,没有一点吃饱喝足以后拍拍屁股走人的意思,老酒鬼和西雅图克连着将我在群魔堡垒的事情调侃了一顿,所幸这对无良师徒还会点察言观色,或者说是单细胞动物对危险的回避本能,每当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快要提及洁露卡和小黑炭,维拉丝她们露出特别专注的神色的时候,身体就会无意识的打起冷战,然后话题一下子就撇了开去。

    结果,本来我是想将自己的英雄事迹,稍微添油加醋,得意洋洋的给维拉丝她们一一叙述出来,却被这两个混蛋给先暴了光,而且极尽贬低之能事,仿佛群魔堡垒的功劳都是他俩个的一样,让我在一旁是气得牙根直咬,虽然在最后,老酒鬼的确帮我擦了一次巨大的屁股。

    直到血月升起三个杆头,几人才带着酒足饭饱的气息,鼓着肚皮,毫不知廉耻的离去,到是还有点良心的卡洛斯,在外面塞给了我一大把玫瑰糖果,虽然是给卡洁儿的说。

    我一直很好奇,这些糖果卡洛斯是在哪里买的,我记得有一次心血来潮,在营地逛了个遍,却并未找到一处卖玫瑰糖果的地方,这或许足以列入营地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

    说起另外六大不可思议事件……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

    下一刻,就在我一脚踏入帐门,毫无防备的时候,小腿肚子立刻传来一阵巨疼,我大声嚎叫起来。

    被偷袭了,我被偷袭了,犯人就是这家伙,同为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的储备干粮,不知在哪里长出一身风骚的金色卷毛,据说能够用爪子写字,还恶心兮兮的给自己取了一个女性名字的金色京巴狗,蕾奥娜

    这家伙,竟然躲到门后偷袭我,太卑鄙了,简直就是狗族之耻,京巴狗里面的败类,史上最嚣张的金色动物,胆大包天的储备干粮

    我二话不说,立刻将手伸向腿肚子,要将这只将自己染成金色的不良少……少狗,给逮在手中,狠狠教训一番,让它知道什么叫上下有别,什么叫强弱悬殊。

    哧溜一声,腿肚子一松,这死狗躲开了我的手,然后一个回窜,犬牙大张,竟然又想咬我去抓它的手。

    这还得了,简直就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我勃然大怒,一个恶狗扑食就和这只死狗战成了一团,顿时,以战场为中心的一米范围内夸张的灰尘滚滚,只能听到里面宛如两军相交一般剧烈的吼叫,诸如“嘎哦嘎哦”、“噢噢噢,看我的庐山升狗霸,去死吧”之类。

    “呜”

    一旁的几个女孩,看的再次捂脸,这种时候,她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不要和狗一般见识”这种话说出来。

    最终,虽然是处于被偷袭的不利状态,但我还是成功的抓住了这只死狗的后颈,在四只短小狗足的不断挣扎舞动中,将它提在眼前。

    “嘿嘿嘿嘿嘿”

    看着呲牙裂嘴的死狗,我发出了如同汤姆抓住杰利时一般的邪恶笑声。

    “埃里雅呢?”

    回过头,我对一脸微妙表情维拉丝问道。

    “等等,我看看……”

    维拉丝慌慌张张的回到她的房间,很快就从里面端出了鱼缸。

    “埃里雅似乎还在睡觉……”

    话没没说完,鱼缸里面就突然窜出来了埃里雅的上半身,咿呀咿呀的向我伸着两只小手,做出一副要抱抱的样子。

    “埃里雅,最近过的还好吗?”

    我眯着眼,用另外一只手轻轻伸向埃里雅的俏脸,人鱼族果然不愧是上天最眷顾的美丽种族,有着即使连精灵也要自叹弗如的美貌,尤其是眼前这只小人鱼公主,几个月不见,似乎又漂亮了一分,这个世上,能在容貌方面胜过莎拉的,恐怕也只剩下她了。

    “咿呀咿呀”

    埃里雅依然是用着那糯糯的撒娇口音,回应着我,人鱼族特有的美丽歌喉,让她的每一个发音都如同一首歌般,让人陶醉,和小幽灵那歌唱了万年的带有圣歌旋律的声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要不是人鱼族,尤其是埃里雅这样的人鱼皇族,出现在大陆上会引起巨大的混乱,我说不定会让她在神诞日舞台上一展歌喉,人鱼公主的歌声,想必是这个世上最美妙的音乐了吧,身为罗格歌姬的维拉丝也不能和她相比,没办法,这是巨大的种族天赋差距,是上帝的偏爱。

    “咿呀呀咿呀咿呀”

    这漂亮可爱的小人鱼公主,将我伸去在她精致完美的脸颊上轻点的食指,抱了起来,和往常一样,在上面蹭了蹭,就将食指含入了嘴里,轻轻吸允着,顿时,被口腔完全包裹的指尖,传来一阵温润柔软的触感,一条小巧的软滑事物在上面熟练舔舐着,让自己**不已。

    我是不知道这种行为,是不是人鱼族一种表示亲昵的礼仪,只是在自己看来,埃里雅吸允手指的举动,伴随着从里面发出的会让人浮想翩翩的吧嗞吧嗞吸允声,还有能从指尖上的**感想象到的,埃里雅的小舌头不断在上面舔舐的情形,这些声视效果以及联想,加上埃里雅绝美陶醉的容颜,每一个样都能让男人立刻弯下腰去。

    亲昵够了,埃里雅才将我的食指吐出,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口水,一些丝线还连在她的嘴唇上,可想而知她刚才吸允的多么起劲,简直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小狗一般。

    “哗啦”一声,埃里雅的娇躯直接从水缸里跃起,弹向我的怀里,我连忙用手将她搂住。

    “埃里雅……是不是又长大了一点?”怀里抱着埃里雅,我疑惑的问道。

    以前刚刚好是自己一条手臂长的高度,现在似乎高了一点点,还是说自己的手臂变短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吧混蛋。

    “大概是吧,大人走后,埃里雅睡的更起劲了,几乎四五天才会醒来一次。”维拉丝她们在一旁,亲切的和埃里雅打着招呼,换来埃里雅一声声高兴优美的“咿呀咿呀”。

    “是这样吗?小埃里雅,长大了哦。”

    我低下头去,和埃里雅那双金色的瞳孔对视着,那是世间最纯净无暇的金色,这样看着,就会产生一种感慨——那些金币饰物所散发出来的俗气光芒,将其形容为金光闪闪,这简直就是对金色的一种侮辱。

    “咿呀”

    乖巧的埃里雅哧溜一下窜上了肩膀,一屁股坐在上面,金色的鱼尾巴在胸前一甩一甩,两只手臂抱着我的脸颊,亲上去,伸出只有指甲般大小的小巧香滑粉舌,在上面轻轻舔舐起来。

    又来了吗?有点痒哈。

    我并不拒绝这种舒服的亲昵,只不过有点不好意思。

    那尾金色的鱼尾巴,轻甩着,时不时碰触到自己的下巴,从上面传来的气味,没有一丝海水的咸腥气息或是鱼腥味,反而是一股淡淡的,能够舒展人的心神,宛如珍珠散发出来的天然清香传来,

    尾巴上那些细密的金色鱼鳞,并不会给人鳞甲般的坚硬触感,就像包裹着双腿的一层薄薄丝质衣物,能够从鱼鳞上感受到少女肌肤一样的光滑柔软和弹性,这不禁让人怀疑这层金色鱼鳞究竟有没有防御效果,但其实这种事情无需置疑,只要看过埃里雅的爸爸,人鱼王艾克希亚,他那身上每一片都有半个房子大小的金色鱼鳞,你就绝对不用再去操心这些精致的鱼鳞有没有用。

    “等等,等等,埃里雅,待会再陪你玩,现在我们先来做一个小游戏。”

    又酥又痒的笑着,阻止了埃里雅用她的小舌头在自己脸上不断舔舐,在那双纯净的金色眸子传来的无垢的疑惑目光中,我将另外一只手抓着的,还在不断精力充沛的四肢挣扎着的死狗提到她的面前。

    “埃里雅,听说最近练了新的绝技,不如让我见识一下吧。”我咧齿一笑。

    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挣扎的死狗,善良的小人鱼公主最终点点头。

    “埃里雅,接球”

    “咿呀嘎哦哦哦哦哦哦(惨叫的回音)”

    片刻之后,从法师公会的某个地方突然高高卷起了一条水龙卷,远远看去,夜色之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的金光,在那条水龙卷中一闪一闪,发出巨大惨叫和溺水声,最后终于被甩了出去,化成一颗流星消失……

    第二天一大早,联盟四大长老齐齐在阿卡拉的小帐篷外面集合。

    “让大家久等了,请进。”

    帐篷里面传来联盟头头阿卡拉的声音,法拉抢先一步进去,却被凯恩突然伸出拐杖把脚一勾,摔了个狗吃屎,老酒鬼大笑着踩着法拉的身体前进,结果因为昨晚吃太饱,身体有失灵活,没能躲掉我从旁边发出的一脚飞踹。

    “好了,你们看看都成什么样子,这还是联盟长老吗?”

    看着我和凯恩洋洋得意的进来,老酒鬼和法拉老头灰头土脸的跟在后面,对着我们两个的背影发出恶狠狠的目光,阿卡拉不禁合着那双泛白眼睛,大摇起了头。

    “你们都坐吧,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还没到吗?”

    话刚落音,远处就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营地特色的非常5+2会议,正式开始……

    换了张电脑椅,因为高度和两边的扶手问题,左右坐着打字的姿势不舒服,一晚下来肩膀酸疼,只好换回原来的了,唉,当初为什么会心血来潮买这玩意呢?